收藏追书网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妈咪带球跑:总裁的外遇

妈咪带球跑:总裁的外遇
更新时间:2019-12-10
结婚一年多,她以为他对自己不冷不热,但多少有些感情的。可是,当她检查出自己有了身孕,正想要跟他坦言的时候,他忽然将离婚协议书推到了她面前。她握着黑色签字笔,手微微颤抖,咬紧牙关,一笔一划勾勒好自己的名字,可惜不够端正,歪歪斜斜的,像毛毛虫一般,真够丑的。签完字在街上晃荡,她发现原来他也是可以这般地温柔,他也会等人,但对象却不是自己,而是另外的女人。酒后乱性的一夜情,一年多的婚姻,最终还是抵不过他过   今夜的闻人臻,宛若变了一个人一般,到底是受了什么刺激?还有,虽然她没对他的吻起反感,也不用一再地证明吧?  心底浮现一个念头,却被她给狠狠地掐灭了,怎么可能?  他这样无情的人,对...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现代言情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阳乖乖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首页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阅读到:第三章 降龙伏虎 第二节 飞龙在天
分享到:

第253章更新时间:2019-12-10

  今夜的闻人臻,宛若变了一个人一般,到底是受了什么刺激?还有,虽然她没对他的吻起反感,也不用一再地证明吧?  心底浮现一个念头,却被她给狠狠地掐灭了,怎么可能?  他这样无情的人,对自己八成也不过是三分钟的热度,因为自己对他太过漠视,让他的男性自尊受不住。  他的吻里夹杂着惩罚的刺痛,稍后,齿缝挤出几个字,“给我专心一点。”  这张柔软的唇,他一点也不想从中听到自己不喜欢的字眼,她就知道刺激他,呛人的小辣椒。  还有,他极为不痛快,在自己吻她的时候,她还能心不在焉,她在想什么?  是不是想那个莫浩楠?还是宋柯?那个宋柯竟然还住到她隔壁去了,是不是近水楼台先得月?  还有那个冷天澈,也围着她团团转,相信只要她开口,那冷天澈就算是天上的星星,也会想方设法给她摘来。  他从来没想过她男人缘是这般的好,生过孩子的女人,还这么抢手,而且个个男人都不是一时被眼屎给蒙住了的。  个个都采取了行动,倒是自己慢吞吞的,这样下去,半分胜算也没,该死的,还有,这女人对自己有偏见,极不待见自己。  沈童说,想要重新赢回女人的心,一定要放低姿态,讨好她。  可是自己不觉得自己一味的讨好跟委曲求全是有用的,他若是不霸道点,不强势点,根本就是变相给她制造脱逃的机会。  月光下,黑宝石般的眼眸跳动着愤怒的火焰,愈发的清亮,她嘴唇嫣红,那上面有他嗜咬的痕迹,如玉一般光洁的肌体则染上了令人遐想的酡红。  他腾出一只手,有些笨拙地将她脸庞上散落的几缕秀发刮到耳后。  她的耳垂小巧圆润,他的手指轻巧的捏住把玩,眼见着血液一点点的将凝脂般的耳垂染得殷红。  季璃昕觉得自己的耳朵仿若要烧起来似的,他的气力是这般的大,从来不知道他会对自己用强的。  他贴得自己极紧,身上胸膛的起伏似乎比刚才急了点,健硕的身躯熨贴着她,使彼此的身体不留一丝缝隙,紧紧密合。  甚至她能够体会到他***的紧绷,大腿处被一硬邦邦的物体顶得难受,而且那玩意的热度能够透过两人身上的衣物源源不断地传递了过来。  这是重逢以来,他第三次吻自己了,前两次都没酝酿成后果,但是这一次,她心里一点底也没。  毕竟,这一次的他,宛若受了什么天大的刺激一般,她不认为是莫大哥刺激到了他,难道是之前自己的那番话刺激到了他?  他吻得极为投入,深邃而锐利的眸子闪烁着她熟悉的光芒,男人的情欲。  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得逞,再说这还是在车子里,虽说周遭似乎没人经过,但是她也没他这般的疯狂。  这男人今夜,绝对疯了,魔障入脑了。  她需要喘口气,她都快缺氧而死了,这男人宛若没有意识到一般,自顾着自己快活,当她是死人。  这情形,她是无法指望他放过自己跟等别人来救自己了,人不自救,城门必当失守。  既然她不能以气力取胜,只能退而求其次,以柔克刚。  她动了下自己的双手,依旧被他的一只大掌给扣住了,活动不了。  而他的另一只手,已经推高了自己的上衣,钻了进去,揉捏...

更新时间:2019-12-10

   今夜的闻人臻,宛若变了一个人一般,到底是受了什么刺激?还有,虽然她没对他的吻起反感,也不用一再地证明吧?  心底浮现一个念头,却被她给狠狠地掐灭了,怎么可能?  他这样无情的人,对自己八成也不过是三分钟的热度,因为自己对他太过漠视,让他的男性自尊受不住。  他的吻里夹杂着惩罚的刺痛,稍后,齿缝挤出几个字,“给我专心一点。”  这张柔软的唇,他一点也不想从中听到自己不喜欢的字眼,她就知道刺激他,呛人的小辣椒。  还有,他极为不痛快,在自己吻她的时候,她还能心不在焉,她在想什么?  是不是想那个莫浩楠?还是宋柯?那个宋柯竟然还住到她隔壁去了,是不是近水楼台先得月?  还有那个冷天澈,也围着她团团转,相信只要她开口,那冷天澈就算是天上的星星,也会想方设法给她摘来。  他从来没想过她男人缘是这般的好,生过孩子的女人,还这么抢手,而且个个男人都不是一时被眼屎给蒙住了的。  个个都采取了行动,倒是自己慢吞吞的,这样下去,半分胜算也没,该死的,还有,这女人对自己有偏见,极不待见自己。  沈童说,想要重新赢回女人的心,一定要放低姿态,讨好她。  可是自己不觉得自己一味的讨好跟委曲求全是有用的,他若是不霸道点,不强势点,根本就是变相给她制造脱逃的机会。  月光下,黑宝石般的眼眸跳动着愤怒的火焰,愈发的清亮,她嘴唇嫣红,那上面有他嗜咬的痕迹,如玉一般光洁的肌体则染上了令人遐想的酡红。  他腾出一只手,有些笨拙地将她脸庞上散落的几缕秀发刮到耳后。  她的耳垂小巧圆润,他的手指轻巧的捏住把玩,眼见着血液一点点的将凝脂般的耳垂染得殷红。  季璃昕觉得自己的耳朵仿若要烧起来似的,他的气力是这般的大,从来不知道他会对自己用强的。  他贴得自己极紧,身上胸膛的起伏似乎比刚才急了点,健硕的身躯熨贴着她,使彼此的身体不留一丝缝隙,紧紧密合。  甚至她能够体会到他***的紧绷,大腿处被一硬邦邦的物体顶得难受,而且那玩意的热度能够透过两人身上的衣物源源不断地传递了过来。  这是重逢以来,他第三次吻自己了,前两次都没酝酿成后果,但是这一次,她心里一点底也没。  毕竟,这一次的他,宛若受了什么天大的刺激一般,她不认为是莫大哥刺激到了他,难道是之前自己的那番话刺激到了他?  他吻得极为投入,深邃而锐利的眸子闪烁着她熟悉的光芒,男人的情欲。  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得逞,再说这还是在车子里,虽说周遭似乎没人经过,但是她也没他这般的疯狂。  这男人今夜,绝对疯了,魔障入脑了。  她需要喘口气,她都快缺氧而死了,这男人宛若没有意识到一般,自顾着自己快活,当她是死人。  这情形,她是无法指望他放过自己跟等别人来救自己了,人不自救,城门必当失守。  既然她不能以气力取胜,只能退而求其次,以柔克刚。  她动了下自己的双手,依旧被他的一只大掌给扣住了,活动不了。  而他的另一只手,已经推高了自己的上衣,钻了进去,揉捏...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