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书网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倾世劫

倾世劫
更新时间:2020-05-26
她倾了他的心,成了他一世的劫。    坊间流传着一句谚语,君与臣,抵不上东北一个郑。这个郑,指的就是他,东北大帅——郑北辰了。  而她,却是开在他心头最娇嫩的一朵小花,北平城小家碧玉的女子,又是如何俘获了他的心?   郑北辰看着军帽上那团西瓜瓣,冷峻的容颜一如往昔,只淡淡的举起手,将其挥到了地上,方才抬起眼眸,像楼上望去。  四目相对,叶雪妍真是百口莫辩,突口就要说句“不是我。”可又想到那样岂不是将李语珺出卖了?当下只站在那里,小脸儿通红,也不敢在去看郑北辰,只冲着他弯了弯腰,说了句;“郑司令,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郑北辰收回视线,一手将帽子戴上,只说了句;“没事。”...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古代言情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兰泽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首页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阅读到:第三章 降龙伏虎 第二节 飞龙在天
分享到:

完稿感言 本章免章费更新时间:2020-05-26

  郑北辰看着军帽上那团西瓜瓣,冷峻的容颜一如往昔,只淡淡的举起手,将其挥到了地上,方才抬起眼眸,像楼上望去。  四目相对,叶雪妍真是百口莫辩,突口就要说句“不是我。”可又想到那样岂不是将李语珺出卖了?当下只站在那里,小脸儿通红,也不敢在去看郑北辰,只冲着他弯了弯腰,说了句;“郑司令,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郑北辰收回视线,一手将帽子戴上,只说了句;“没事。”  语毕,便领着众人大步离去了。  叶雪妍看着他的背影,直到他的车队驶出了李公馆的大门,她才轻轻舒了口气。转过身,却见李语珺依然可怜兮兮的蹲在栏下,当下只又好气又好笑的言道;“好了,他已经走了。”  李语珺听闻好友这样说,才敢站起身子,探出头来。  “好险好险!刚才真是要把我吓死了!”李语珺吐了吐舌头,一脸的心有余悸。  叶雪妍学着好友平时的动作,也在她的的眉间点了点,无奈的说了声;“你呀!”  俩个女孩子,便同时笑出了声。  回官邸的路上,郑北辰取下军帽,望着上面那一抹浅浅的果印,脑海里,却浮起一抹娇柔动人的身影。那个女孩子有一张清纯秀美的脸蛋,有着一双轻灵氤氲的美眸,有着一种楚楚动人的气质。  他的眼底逸出一丝自嘲之色,似是为自己的念头而感到不可思议。想起她方才惊慌失措,傻傻的样子,他刚硬的容颜上,唇角却略微的勾了起来,竟是难得的染上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  “司令,这是方才从江北传来的加急文件,还请你过目。”  书房中,男人高大魁梧的身躯正埋首于一堆公文中,握着钢笔的手显得十分的有力,下笔干脆而敏锐,只听纸笔间一片沙沙声。  听到顾有德的声音,郑北辰也并未抬首,只是道了一句;“拿来。”  下一秒,顾有德便双手将一份电报呈到了他面前。  郑北辰取出密件,待他看完后,眼眸却是一片森冷。  “司令,莫不是前线情况有变?”顾有德察觉出郑北辰的面色有异,立时恭谨的询问出声。  郑北辰燃起了一支烟,吐出一口长长的烟雾后,方才摇了摇头,道了句;“与战事无关,是余重庭。”  顾有德眼皮一跳,惊呼出声;“难道那余重庭当真是如此的狼子野心?”  郑北辰笑了笑,淡然的语气似乎说的不过是些闲话家常。  “他想要在各地军阀中独占鳌头,我可以理解。只不过与扶桑人暗地里联合起来对付郑家军,这手段,倒可真称得上卑鄙毒辣。”  顾有德听完郑北辰的话,只觉自个整个后背都是冷汗涔涔。心里却暗自庆幸,亏得自家司令在余重庭身边部署好了一切,知晓他的一举一动。不然,可真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只剩下任人宰割的份了。  当下,他的心里对郑北辰的敬仰只又更深了一层,恭声问道;“司令,那如今我们该怎么办?”  郑北辰将烟头按灭,锐利的眼眸中却闪过一抹戾色,低沉的声音里,只透出一股子肃杀之气。  “既然余重庭处心积虑的要送给我们这样一份‘大礼’,郑家军又哪有却之不恭的道理?”  “司令的意思是?”顾有德心中突突直跳,只觉此举虽说十分巧妙,...

更新时间:2020-05-26

   郑北辰看着军帽上那团西瓜瓣,冷峻的容颜一如往昔,只淡淡的举起手,将其挥到了地上,方才抬起眼眸,像楼上望去。  四目相对,叶雪妍真是百口莫辩,突口就要说句“不是我。”可又想到那样岂不是将李语珺出卖了?当下只站在那里,小脸儿通红,也不敢在去看郑北辰,只冲着他弯了弯腰,说了句;“郑司令,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郑北辰收回视线,一手将帽子戴上,只说了句;“没事。”  语毕,便领着众人大步离去了。  叶雪妍看着他的背影,直到他的车队驶出了李公馆的大门,她才轻轻舒了口气。转过身,却见李语珺依然可怜兮兮的蹲在栏下,当下只又好气又好笑的言道;“好了,他已经走了。”  李语珺听闻好友这样说,才敢站起身子,探出头来。  “好险好险!刚才真是要把我吓死了!”李语珺吐了吐舌头,一脸的心有余悸。  叶雪妍学着好友平时的动作,也在她的的眉间点了点,无奈的说了声;“你呀!”  俩个女孩子,便同时笑出了声。  回官邸的路上,郑北辰取下军帽,望着上面那一抹浅浅的果印,脑海里,却浮起一抹娇柔动人的身影。那个女孩子有一张清纯秀美的脸蛋,有着一双轻灵氤氲的美眸,有着一种楚楚动人的气质。  他的眼底逸出一丝自嘲之色,似是为自己的念头而感到不可思议。想起她方才惊慌失措,傻傻的样子,他刚硬的容颜上,唇角却略微的勾了起来,竟是难得的染上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  “司令,这是方才从江北传来的加急文件,还请你过目。”  书房中,男人高大魁梧的身躯正埋首于一堆公文中,握着钢笔的手显得十分的有力,下笔干脆而敏锐,只听纸笔间一片沙沙声。  听到顾有德的声音,郑北辰也并未抬首,只是道了一句;“拿来。”  下一秒,顾有德便双手将一份电报呈到了他面前。  郑北辰取出密件,待他看完后,眼眸却是一片森冷。  “司令,莫不是前线情况有变?”顾有德察觉出郑北辰的面色有异,立时恭谨的询问出声。  郑北辰燃起了一支烟,吐出一口长长的烟雾后,方才摇了摇头,道了句;“与战事无关,是余重庭。”  顾有德眼皮一跳,惊呼出声;“难道那余重庭当真是如此的狼子野心?”  郑北辰笑了笑,淡然的语气似乎说的不过是些闲话家常。  “他想要在各地军阀中独占鳌头,我可以理解。只不过与扶桑人暗地里联合起来对付郑家军,这手段,倒可真称得上卑鄙毒辣。”  顾有德听完郑北辰的话,只觉自个整个后背都是冷汗涔涔。心里却暗自庆幸,亏得自家司令在余重庭身边部署好了一切,知晓他的一举一动。不然,可真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只剩下任人宰割的份了。  当下,他的心里对郑北辰的敬仰只又更深了一层,恭声问道;“司令,那如今我们该怎么办?”  郑北辰将烟头按灭,锐利的眼眸中却闪过一抹戾色,低沉的声音里,只透出一股子肃杀之气。  “既然余重庭处心积虑的要送给我们这样一份‘大礼’,郑家军又哪有却之不恭的道理?”  “司令的意思是?”顾有德心中突突直跳,只觉此举虽说十分巧妙,...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