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书网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军旅战争 > 汉瓦

汉瓦

汉瓦
更新时间:2019-09-23
  曾经强盛无比的汉帝国走到了它的穷途末路,曾经铸就辉煌的汉民族也将沦入黑暗深渊,乱世的帷幕徐徐拉开,这是一个血与火的时代,一个属于英雄的时代,同时也是一个悲情的时代……以我之血,荐轩辕之魂,护我大汉万千黎庶!以我之躯,化秦砖汉瓦,筑我华夏万里长城!我是刘泽,我来了,这是我的故事:看丝如何逆袭三国!一千人心中便有一千个三国,老风的笔下,也许写不出最完美的三国,但绝对不会是让大家失望的三国。以煌煌片瓦,在汉墟之中,重塑一个汉末中国梦。PS:新书《最后的三国》已开坑,欢迎书友们来吐槽拍砖!  热门推荐:、 、 、 、 、 、 、  一切就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那舞女划动着轻盈的舞步,在不经意之间慢慢...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军旅战争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风之清扬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首页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阅读到:第三章 降龙伏虎 第二节 飞龙在天
分享到:

完本感言更新时间:2019-09-23

  热门推荐:、 、 、 、 、 、 、  一切就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那舞女划动着轻盈的舞步,在不经意之间慢慢地靠近了刘泽,没有任何人查觉出任何的异常,似乎所有的人都沉浸着那跹翩舞姿当中。当那舞女距离刘泽只有数尺之遥的时候,突然间眸光中闪过一抹凌厉的狠色,而她的手中,不知何时竟然多了一把寒光四溢的匕首,但听她一声娇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着刘泽的胸口刺了过来。  很显然这个舞女明显是习武出身,这一匕刺得又快又稳又准又狠,凌厉而迅捷,不是练家子绝没有这般手段。刘泽与她近在咫尺,众侍卫则相距甚远,潘凤等人一看变生肘腋,可却又救之不急,不由地齐声惊呼。  这么短的距离之内,如果刘泽全然无备的话,那就算刘泽反应再敏捷,也决计是能逃一死,但刘泽方才闻到一丝淡雅的香气,便隐然已经猜到了对方的身份,所以自然多有了层戒备之心,等那舞女图穷匕现一匕刺来的时候,刘泽猛得侧身一闪,堪堪避开了这致命的一击。不过那舞女刺得快逾闪电,还是划破了刘泽左臂的衣袖。  显然那舞女对这一匕是志在必得,一击落空之后,脸上微露诧异,不过她可没有死心,未等招式用老,反手一拧,匕首直切向刘泽的咽喉。  这个时候刘泽可没有再给那舞女半点机会,出手如电,一个擒拿手便死死地扣住了那舞女的手腕,毕竟刘泽的力气要远比那舞女大的多。那舞女一挣之下,那里还能挣得脱,刘泽紧扣着她的脉门,稍一用力,那舞女就痛彻入骨,“哎唷”地呻吟了一声,手中的匕首再也拿捏不住,当啷一声跌落在地。  这个时候,侍卫们也已经是亮出了刀剑,一齐地扑了上来。两柄柳叶刀压在了那舞女的白皙玉颈上。令她动弹不得,其余的侍卫将扑上去将其余的歌姬和船主擒了下来。  潘凤脸色极为难看,刘泽突遭行刺,完全是他的失职。潘凤一脸的懊丧与愧咎。向刘泽拱手道:“卑职失职。请主公责罚。”  刘泽放开了那舞女,让这些舞女上船是他自己的主意,淡淡地道:“不甘你事。你且退下吧。”  潘凤看到刘泽左臂被匕首划了一刀,那匕首甚是锋利,不但刺破了刘泽的衣袖,还在他的左臂上留下了一道浅浅的伤口,已经有鲜血渗了出来,濡湿了刘泽的半截衣袖。潘凤大惊失色道:“主公,你受伤——”  刘泽想当年也是戎马倥锪,驰骋疆场,这点小伤他如何放在眼里,轻轻地瞥了一眼,不以为然地道:“这点小伤,算不得什么。”  潘凤一腔怒火,自然发泄到了刺客身上,他转身提剑,对着船主喝道:“大胆刺客,你们是受何人指使,竟敢行刺靖王殿下,还不快快如实招来!”  那船主跟一班歌姬根本就没有进行任何抵抗就被侍卫擒下,此刻早吓得是魂飞魄散,抖若筛糠了,船主结结巴巴地道:“老爷饶命,老爷饶命,我等皆是老实本分的船家,如何敢……敢做行刺之事……她……她是今天上船的,小老儿根本就不知道她是刺客……”  潘凤正欲施以颜色,刘泽摆摆手,道:“看的出他们的确是歌班船家,不过是受人利用而已,带下去吧。”潘凤领命,令人船主及一干歌姬押下船去...

更新时间:2019-09-23

   热门推荐:、 、 、 、 、 、 、  一切就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那舞女划动着轻盈的舞步,在不经意之间慢慢地靠近了刘泽,没有任何人查觉出任何的异常,似乎所有的人都沉浸着那跹翩舞姿当中。当那舞女距离刘泽只有数尺之遥的时候,突然间眸光中闪过一抹凌厉的狠色,而她的手中,不知何时竟然多了一把寒光四溢的匕首,但听她一声娇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着刘泽的胸口刺了过来。  很显然这个舞女明显是习武出身,这一匕刺得又快又稳又准又狠,凌厉而迅捷,不是练家子绝没有这般手段。刘泽与她近在咫尺,众侍卫则相距甚远,潘凤等人一看变生肘腋,可却又救之不急,不由地齐声惊呼。  这么短的距离之内,如果刘泽全然无备的话,那就算刘泽反应再敏捷,也决计是能逃一死,但刘泽方才闻到一丝淡雅的香气,便隐然已经猜到了对方的身份,所以自然多有了层戒备之心,等那舞女图穷匕现一匕刺来的时候,刘泽猛得侧身一闪,堪堪避开了这致命的一击。不过那舞女刺得快逾闪电,还是划破了刘泽左臂的衣袖。  显然那舞女对这一匕是志在必得,一击落空之后,脸上微露诧异,不过她可没有死心,未等招式用老,反手一拧,匕首直切向刘泽的咽喉。  这个时候刘泽可没有再给那舞女半点机会,出手如电,一个擒拿手便死死地扣住了那舞女的手腕,毕竟刘泽的力气要远比那舞女大的多。那舞女一挣之下,那里还能挣得脱,刘泽紧扣着她的脉门,稍一用力,那舞女就痛彻入骨,“哎唷”地呻吟了一声,手中的匕首再也拿捏不住,当啷一声跌落在地。  这个时候,侍卫们也已经是亮出了刀剑,一齐地扑了上来。两柄柳叶刀压在了那舞女的白皙玉颈上。令她动弹不得,其余的侍卫将扑上去将其余的歌姬和船主擒了下来。  潘凤脸色极为难看,刘泽突遭行刺,完全是他的失职。潘凤一脸的懊丧与愧咎。向刘泽拱手道:“卑职失职。请主公责罚。”  刘泽放开了那舞女,让这些舞女上船是他自己的主意,淡淡地道:“不甘你事。你且退下吧。”  潘凤看到刘泽左臂被匕首划了一刀,那匕首甚是锋利,不但刺破了刘泽的衣袖,还在他的左臂上留下了一道浅浅的伤口,已经有鲜血渗了出来,濡湿了刘泽的半截衣袖。潘凤大惊失色道:“主公,你受伤——”  刘泽想当年也是戎马倥锪,驰骋疆场,这点小伤他如何放在眼里,轻轻地瞥了一眼,不以为然地道:“这点小伤,算不得什么。”  潘凤一腔怒火,自然发泄到了刺客身上,他转身提剑,对着船主喝道:“大胆刺客,你们是受何人指使,竟敢行刺靖王殿下,还不快快如实招来!”  那船主跟一班歌姬根本就没有进行任何抵抗就被侍卫擒下,此刻早吓得是魂飞魄散,抖若筛糠了,船主结结巴巴地道:“老爷饶命,老爷饶命,我等皆是老实本分的船家,如何敢……敢做行刺之事……她……她是今天上船的,小老儿根本就不知道她是刺客……”  潘凤正欲施以颜色,刘泽摆摆手,道:“看的出他们的确是歌班船家,不过是受人利用而已,带下去吧。”潘凤领命,令人船主及一干歌姬押下船去...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