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书网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盛世婚约:财阀的一品新娘

盛世婚约:财阀的一品新娘
更新时间:2019-09-23
六年前,青梅竹马,海誓山盟,她是他视若珍宝,疼爱至深的女人。六年后,再度重逢,往事如烟,她却是他恨之入骨的仇人,不共戴天。……她是盛家捡来的女儿,聪明美丽,却有着神秘莫测的多重身份。一场家族利益的是非争斗,将单纯心善的她搅入其中,成了最卑微的牺牲品。精心策划的阴谋,一场蓄谋已久的复仇之战。一时间,秦牧遥成了红......  秦牧遥单手支着墙,疼痛的感觉一次胜过一次,像惊涛的巨浪,翻滚拍击着她的大脑,冲刷着她的理智。(追书网www.zshu.net最快更新)  疼,已经不能用这个字眼形容了。  用手摁着右上腹,此时的她,比任何时候都要糟糕,脸色煞白,额上噙满了汗珠,在盛逸熙的眼中,与一个反了毒瘾...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女生小说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三月叶子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首页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阅读到:第三章 降龙伏虎 第二节 飞龙在天
分享到:

第175章 番外更新时间:2019-09-23

  秦牧遥单手支着墙,疼痛的感觉一次胜过一次,像惊涛的巨浪,翻滚拍击着她的大脑,冲刷着她的理智。(追书网www.zshu.net最快更新)  疼,已经不能用这个字眼形容了。  用手摁着右上腹,此时的她,比任何时候都要糟糕,脸色煞白,额上噙满了汗珠,在盛逸熙的眼中,与一个反了毒瘾的瘾君无异。  “你该不会是……”他猜出了什么,却不敢确定。  秦牧遥在他复杂的目光中隐隐预感到了答案,这个时候,也顾不上什么解释了,一狠心,她奋力的点点头,然后使出了全力的抓住了盛逸熙的胳膊,像抓一颗救命稻草。  “让我走吧,求你了……”感觉分量还不够,又附加了一句,“逸熙哥!”  盛逸熙疑惑的皱紧双眉,回想刚才的一切,“你到底是怎么了?遥遥,你骗不了我的,如果你不说的话,我马上打电话叫医生过来……”  “叫医生过来有什么用?”一听医生,秦牧遥莫名的一阵紧张,着急的语无伦次,“逸熙,你觉得你了解我,其实你所了解的不过是小时候的那个秦牧遥罢了,既然你知道我这六年都生过什么,那就该知道我还有一个身份,我是金龙九的女儿,骨里就有混混的血统,吸毒坐牢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说不正常吗?”  一时说了这么多,秦牧遥的情绪过于紧张,加重了身上的疼痛,她下意识的捏紧拳头。  盛逸熙深吸了口气,恢复了理智的说,“我现在想静一静,你在这里等下,我马上叫人送你需要的东西过来。”  “?!”  秦牧遥大骇,他知道她需要什么?  盛逸熙说完,转过身,走出了房间。  她捂着身体,脸色苍白,因为身上的疼,身上不断的有冷汗渗出,她扶着墙,慢慢的走了出来,看着出了别墅径直走向海边的盛逸熙,她咬着牙也出了房。(www.zshu.net最快更新)  她怎么可能老实的等在这里,他知道她需要什么吗?估计盛逸熙肯定是误会了,此时的秦牧遥也顾不上什么形象了,走出去,记得不远的地方停着盛逸熙的布加迪,如果她没记错车钥匙应该还在上面……  刚走到公路边,秦牧遥就疼的走不下去了,不得不弓着身蹲在了地上。  缓缓,或许还能好一些。  “盛臣宥是什么样的人你比我了解,还有盛家,名声在外,又是百年历史的名门望族,他们怎么可能接受一个坐过牢又吸过毒的女人做媳妇呢?”  “六年前,盛臣宥的父亲,你的公公,那个道貌岸然的伪君,他策划了一切,设计陷害让你坐牢,又活活逼死了你的亲生父亲……”  “你所有的苦衷我能明白,他能明白吗?他如果明白的话,就不会在六年前和他人合伙意图置你于死地了!”  盛逸熙说过的每一句话,刹那间在她脑海浮现,一遍又一遍。  他们像蛀虫,吞噬着她的大脑,啃食着她脆弱的神经。  越平常的疼痛,剧烈到一定程度,秦牧遥感觉意识越来越薄弱,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模糊。  最坏的可能要生了。  回国前,主治医师提醒过她,肝癌晚期,时不时的会根据病人情绪变化而反应增加,昏厥,随时可能生。  而且一旦出现了昏厥症状,短时间内是不会醒的。  也因此,医生...

更新时间:2019-09-23

   秦牧遥单手支着墙,疼痛的感觉一次胜过一次,像惊涛的巨浪,翻滚拍击着她的大脑,冲刷着她的理智。(追书网www.zshu.net最快更新)  疼,已经不能用这个字眼形容了。  用手摁着右上腹,此时的她,比任何时候都要糟糕,脸色煞白,额上噙满了汗珠,在盛逸熙的眼中,与一个反了毒瘾的瘾君无异。  “你该不会是……”他猜出了什么,却不敢确定。  秦牧遥在他复杂的目光中隐隐预感到了答案,这个时候,也顾不上什么解释了,一狠心,她奋力的点点头,然后使出了全力的抓住了盛逸熙的胳膊,像抓一颗救命稻草。  “让我走吧,求你了……”感觉分量还不够,又附加了一句,“逸熙哥!”  盛逸熙疑惑的皱紧双眉,回想刚才的一切,“你到底是怎么了?遥遥,你骗不了我的,如果你不说的话,我马上打电话叫医生过来……”  “叫医生过来有什么用?”一听医生,秦牧遥莫名的一阵紧张,着急的语无伦次,“逸熙,你觉得你了解我,其实你所了解的不过是小时候的那个秦牧遥罢了,既然你知道我这六年都生过什么,那就该知道我还有一个身份,我是金龙九的女儿,骨里就有混混的血统,吸毒坐牢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说不正常吗?”  一时说了这么多,秦牧遥的情绪过于紧张,加重了身上的疼痛,她下意识的捏紧拳头。  盛逸熙深吸了口气,恢复了理智的说,“我现在想静一静,你在这里等下,我马上叫人送你需要的东西过来。”  “?!”  秦牧遥大骇,他知道她需要什么?  盛逸熙说完,转过身,走出了房间。  她捂着身体,脸色苍白,因为身上的疼,身上不断的有冷汗渗出,她扶着墙,慢慢的走了出来,看着出了别墅径直走向海边的盛逸熙,她咬着牙也出了房。(www.zshu.net最快更新)  她怎么可能老实的等在这里,他知道她需要什么吗?估计盛逸熙肯定是误会了,此时的秦牧遥也顾不上什么形象了,走出去,记得不远的地方停着盛逸熙的布加迪,如果她没记错车钥匙应该还在上面……  刚走到公路边,秦牧遥就疼的走不下去了,不得不弓着身蹲在了地上。  缓缓,或许还能好一些。  “盛臣宥是什么样的人你比我了解,还有盛家,名声在外,又是百年历史的名门望族,他们怎么可能接受一个坐过牢又吸过毒的女人做媳妇呢?”  “六年前,盛臣宥的父亲,你的公公,那个道貌岸然的伪君,他策划了一切,设计陷害让你坐牢,又活活逼死了你的亲生父亲……”  “你所有的苦衷我能明白,他能明白吗?他如果明白的话,就不会在六年前和他人合伙意图置你于死地了!”  盛逸熙说过的每一句话,刹那间在她脑海浮现,一遍又一遍。  他们像蛀虫,吞噬着她的大脑,啃食着她脆弱的神经。  越平常的疼痛,剧烈到一定程度,秦牧遥感觉意识越来越薄弱,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模糊。  最坏的可能要生了。  回国前,主治医师提醒过她,肝癌晚期,时不时的会根据病人情绪变化而反应增加,昏厥,随时可能生。  而且一旦出现了昏厥症状,短时间内是不会醒的。  也因此,医生...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