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书网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女神棍在古代

女神棍在古代
更新时间:2019-09-22
前世十岁遇到师傅,于是被拽着朝女神棍的路上越走越远。苦学风水术十年,刚出师没几个月,就被玩脱到古代。今生的花家大姑娘,家徒四壁,幼时死了娘,只有一个傻爹。前世被逼所学的风水之术,此时成了养家糊口的关键。哎,走过路过别错过,算命、测字、看风水!!某男问:“能改运?”花家姑娘答:“别说改运,改命都行!”其实,这就是个女神棍在古代养家糊口的故事。★本文于6月22日(星期一)加位亲  说实话,花萦醒来后,发现自己身处暗牢的时候,她第一反应就是后悔。  后悔今日出门太匆忙,没想起来照照镜子,顺便看看她今日有无灾祸。  不然的话,她现在也不会毫无防备的就被人给掳走了。  她打量了一下四周环境,这应该是在一...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古代穿越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月萦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首页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阅读到:第三章 降龙伏虎 第二节 飞龙在天
分享到:

第76章更新时间:2019-09-22

  说实话,花萦醒来后,发现自己身处暗牢的时候,她第一反应就是后悔。  后悔今日出门太匆忙,没想起来照照镜子,顺便看看她今日有无灾祸。  不然的话,她现在也不会毫无防备的就被人给掳走了。  她打量了一下四周环境,这应该是在一个地下的暗牢内,除了四周有些空气不通风之外,还有那股子发霉的潮湿味儿,都能感觉出来,这是在地下。  她来沧澜国,认识的人本来就不多,得罪的当然也不会很多。  不用掐指一算,她都能知道掳了她来的人是谁。  花萦自己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知道自己碍了谁的眼。  不外乎就是这沧澜国的当今圣上老儿呗!  至于她为什么不猜是崔七郎,她觉得完全没那个必要,不就是退婚这件小事儿嘛,对方本来就有另娶他妇的打算,就算被她点穿了有些恼羞成怒,但也到不了非要掳走她的地步。  所以有动机,又有本事在沧澜国大街上,大费周章设下局,然后还要不被人察觉的情况掳走她的人,除了这圣上老头儿还能有谁?  至于对方掳她的原因,花萦倒是一时间有些猜不准。  掳走她到底是为了在皇后寿诞上让她无法出席,然后好他一个理由对陆子墨发怒呢?又或者是,想让她无法医治裴家大小姐裴清箐?  不管是上面哪一种,花萦都觉得不是好事。  这会儿让她有些着急的是,不知道她现在已经被抓来多久了?  那裴清箐鬼蛊的母蛊在子蛊被废之后,最多能保持两天,如果花萦被抓来的时间久了,那就算把花萦救出去,恐怕等着的也是参加那裴清箐大小姐的丧礼罢了。  或者她再悲观点,她如果没准是参加那皇后寿诞,圣上老儿对陆子墨那厮发难,花萦回去之后,除了参加那裴大小姐的丧礼,顺便还要替陆子墨那厮收尸都有可能。(www.zshu.net)  不过,现在最急的倒不是花萦,陆子墨和裴家人,现在知道她失踪的话,才是急的火烧眉毛才是。  至于十八叔……  她有些不太确定,毕竟三年未见,如果他知道她是被这沧澜国圣上给掳走,他还会不会来救她了。  至于陆子墨和裴家,他们也是没办法,不得不来救她。  不过,她还是有些不放心,万一这陆子墨和裴家人没有找来,那圣上老儿就拿她开刀了咋整?  花萦看了一下四周,并没发现看守之人,她蹙眉低头摸了摸兜里,摸到自己兜里并没有被人搜走的铜钱时,她松了一口气。  没搜走就好。  将那三枚当初为了起卦而挑选出来福泽最深厚的铜钱拿了出来,花萦四处打量一番,发现的确没人的存在后,这才将铜钱轻轻抛起。  手起手落,三枚铜钱‘叮’一声,落地成卦。  低头一观卦象,花萦淡淡笑了,也不再着急,低头一个一个慢慢将铜钱捡起来揣进兜里。  五关脱难之卦!  从卦名都能看出,这算是一个好卦。  至少在花萦此时身处暗牢的情况下,这卦让她明白,她不需要费事去逃跑激怒掳她的人,直接等着,很快就有会来接她。  只要花萦不激怒掳她的人,让对方提前对她下狠手,那么她就没有什么危险了。  花萦坐了下来,只等着掳她之人出现,然后与之周旋即可。  那头花萦...

更新时间:2019-09-22

   说实话,花萦醒来后,发现自己身处暗牢的时候,她第一反应就是后悔。  后悔今日出门太匆忙,没想起来照照镜子,顺便看看她今日有无灾祸。  不然的话,她现在也不会毫无防备的就被人给掳走了。  她打量了一下四周环境,这应该是在一个地下的暗牢内,除了四周有些空气不通风之外,还有那股子发霉的潮湿味儿,都能感觉出来,这是在地下。  她来沧澜国,认识的人本来就不多,得罪的当然也不会很多。  不用掐指一算,她都能知道掳了她来的人是谁。  花萦自己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知道自己碍了谁的眼。  不外乎就是这沧澜国的当今圣上老儿呗!  至于她为什么不猜是崔七郎,她觉得完全没那个必要,不就是退婚这件小事儿嘛,对方本来就有另娶他妇的打算,就算被她点穿了有些恼羞成怒,但也到不了非要掳走她的地步。  所以有动机,又有本事在沧澜国大街上,大费周章设下局,然后还要不被人察觉的情况掳走她的人,除了这圣上老头儿还能有谁?  至于对方掳她的原因,花萦倒是一时间有些猜不准。  掳走她到底是为了在皇后寿诞上让她无法出席,然后好他一个理由对陆子墨发怒呢?又或者是,想让她无法医治裴家大小姐裴清箐?  不管是上面哪一种,花萦都觉得不是好事。  这会儿让她有些着急的是,不知道她现在已经被抓来多久了?  那裴清箐鬼蛊的母蛊在子蛊被废之后,最多能保持两天,如果花萦被抓来的时间久了,那就算把花萦救出去,恐怕等着的也是参加那裴清箐大小姐的丧礼罢了。  或者她再悲观点,她如果没准是参加那皇后寿诞,圣上老儿对陆子墨那厮发难,花萦回去之后,除了参加那裴大小姐的丧礼,顺便还要替陆子墨那厮收尸都有可能。(www.zshu.net)  不过,现在最急的倒不是花萦,陆子墨和裴家人,现在知道她失踪的话,才是急的火烧眉毛才是。  至于十八叔……  她有些不太确定,毕竟三年未见,如果他知道她是被这沧澜国圣上给掳走,他还会不会来救她了。  至于陆子墨和裴家,他们也是没办法,不得不来救她。  不过,她还是有些不放心,万一这陆子墨和裴家人没有找来,那圣上老儿就拿她开刀了咋整?  花萦看了一下四周,并没发现看守之人,她蹙眉低头摸了摸兜里,摸到自己兜里并没有被人搜走的铜钱时,她松了一口气。  没搜走就好。  将那三枚当初为了起卦而挑选出来福泽最深厚的铜钱拿了出来,花萦四处打量一番,发现的确没人的存在后,这才将铜钱轻轻抛起。  手起手落,三枚铜钱‘叮’一声,落地成卦。  低头一观卦象,花萦淡淡笑了,也不再着急,低头一个一个慢慢将铜钱捡起来揣进兜里。  五关脱难之卦!  从卦名都能看出,这算是一个好卦。  至少在花萦此时身处暗牢的情况下,这卦让她明白,她不需要费事去逃跑激怒掳她的人,直接等着,很快就有会来接她。  只要花萦不激怒掳她的人,让对方提前对她下狠手,那么她就没有什么危险了。  花萦坐了下来,只等着掳她之人出现,然后与之周旋即可。  那头花萦...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