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书网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七五]向阳花开暖

[七五]向阳花开暖
更新时间:2019-09-24
没有存在感的小助理穿越了。穿成什么不好,非要穿到一个爬床女身上,爬的还是展昭的床!!展大人各种光环加身,再看他的官配丁月华,也是光芒四射璀璨夺目。小助理胆战心惊,不断降低存在感,卑微到尘埃里,只求展大人休书一封。展大人脸上阴霾一片,嘴上却道:“展某既然娶了你,这一辈子便不离不弃。”小助理泪流满面,心想,大人,你还是弃了我吧。这一辈子不离不弃,那下一辈子可以不闻不问了吧?可是,展大人你怎么能言而无信  “关大哥。(www.zshu.net)。www.zshu.net 更新好快。”丁月华拎着几尾鱼,笑意盈盈地进来,“这几日我学做鱼汤,你跟宝儿宝儿也来尝尝我的手艺。”  关旭笑笑,“姑娘有心了。” ...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古代穿越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新鲜的苹果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首页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阅读到:第三章 降龙伏虎 第二节 飞龙在天
分享到:

第76章 大结局更新时间:2019-09-24

  “关大哥。(www.zshu.net)。www.zshu.net 更新好快。”丁月华拎着几尾鱼,笑意盈盈地进来,“这几日我学做鱼汤,你跟宝儿宝儿也来尝尝我的手艺。”  关旭笑笑,“姑娘有心了。”  丁月华嘻嘻一笑,熟‘门’熟路地往厨房去,“宝儿叫我一声姨,我自然要疼她。”  关旭同她一道到厨房,伸手接过鱼,“我来杀鱼。”丁月华将鱼‘交’给他,转身去找葱姜蒜。关旭回头看看她,复又专注手中的活。丁月华跟兄长闹了一回便留在了开封,她向他哭诉过,似乎铁了心不回去。他也劝过,却未能改变什么。  他觉得这姑娘魔障了,事到如今还执‘迷’不悟。展昭对许向阳,从最开始的许姑娘到后来的展夫人,她还看不明白吗?纵使从前情投意合,变了就是变了,她抓着过往不愿放手,他却早已大步向前,携手许向阳。  世上有太多委屈无处可说,他相信展昭的委屈和隐忍不比她少。即便是许向阳,她也有她的委屈和无奈。他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只知道她忘了前事。他认识的许向阳端秀得体,谨言慎行,处处小心。可她却失了孩子,心灰意冷,悲痛离去。这些,难道和丁月华无关?她的委屈才是真的无处诉说,只因她先亏欠了丁月华,所以大伙都觉得要默默受着这一切。  关旭杀好鱼,“这么多鱼,我跟宝儿可吃不了。”  丁月华切着姜,头也不抬道:“我也要给展大哥送一碗去。”自从许向阳失踪之后,展大哥清减了不少,看着叫人心疼。所以她才努力学厨艺,隔山差五地给他送些吃食过去。  关旭早知如此,轻笑一声,“你学得再像,也不是她。”见丁月华动作停顿,又道:“丁姑娘,你做再多也是徒劳,为此赔了家人,名声,不值得。”  丁月华猛地将菜刀拍在案板上,怒瞪关旭,“怎么就是徒劳?我跟展大哥本来就情投意合,好不容易许向阳走了,我也解除了婚约,我们怎么就不能在一起?”她等这一日已经等了许久了!她绝不放手!  关旭面‘色’如常,依旧云淡风轻,“不是不能在一起,是他不愿跟你在一起。”  丁月华脸上的血‘色’褪去,绷紧身子,紧紧咬牙,无言以对。不知何时起,展大哥开始把许向阳放在了心上,她自欺欺人,她不愿相信,她纠缠不清,她……她……她心有不甘……展大哥对许向阳真的不一样了,他对她怜惜,牵挂,他们甚至有了孩子!  “有些事不必说,皆在人心。你觉得你留在这能得到什么?”  丁月华深深吸了口气,倔强道:“只要能靠近展大哥一些,怎样都好!”  关旭看她把姜切得歪歪扭扭,“丁姑娘,我实在不愿见你执‘迷’不悟,再这般下去,最后一点情谊也要被磨光。你害得展昭失了孩子,失了许向阳,你还要如何?”  “许向阳夺了我的展大哥,偷了他的心,怀了他的孩子,她又要我如何?你说人要活在当下,我如今不是活在当下吗?她走了,生死不明,我跟展大哥怎么就不能再续前缘?”  关旭看着她,良久,一笑,“我深信有些事须得亲身经历了才知道是怎样的一番痛楚,于姑娘而言,展昭这道伤不可避免,唯有伤得彻底才能醒悟。...

更新时间:2019-09-24

   “关大哥。(www.zshu.net)。www.zshu.net 更新好快。”丁月华拎着几尾鱼,笑意盈盈地进来,“这几日我学做鱼汤,你跟宝儿宝儿也来尝尝我的手艺。”  关旭笑笑,“姑娘有心了。”  丁月华嘻嘻一笑,熟‘门’熟路地往厨房去,“宝儿叫我一声姨,我自然要疼她。”  关旭同她一道到厨房,伸手接过鱼,“我来杀鱼。”丁月华将鱼‘交’给他,转身去找葱姜蒜。关旭回头看看她,复又专注手中的活。丁月华跟兄长闹了一回便留在了开封,她向他哭诉过,似乎铁了心不回去。他也劝过,却未能改变什么。  他觉得这姑娘魔障了,事到如今还执‘迷’不悟。展昭对许向阳,从最开始的许姑娘到后来的展夫人,她还看不明白吗?纵使从前情投意合,变了就是变了,她抓着过往不愿放手,他却早已大步向前,携手许向阳。  世上有太多委屈无处可说,他相信展昭的委屈和隐忍不比她少。即便是许向阳,她也有她的委屈和无奈。他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只知道她忘了前事。他认识的许向阳端秀得体,谨言慎行,处处小心。可她却失了孩子,心灰意冷,悲痛离去。这些,难道和丁月华无关?她的委屈才是真的无处诉说,只因她先亏欠了丁月华,所以大伙都觉得要默默受着这一切。  关旭杀好鱼,“这么多鱼,我跟宝儿可吃不了。”  丁月华切着姜,头也不抬道:“我也要给展大哥送一碗去。”自从许向阳失踪之后,展大哥清减了不少,看着叫人心疼。所以她才努力学厨艺,隔山差五地给他送些吃食过去。  关旭早知如此,轻笑一声,“你学得再像,也不是她。”见丁月华动作停顿,又道:“丁姑娘,你做再多也是徒劳,为此赔了家人,名声,不值得。”  丁月华猛地将菜刀拍在案板上,怒瞪关旭,“怎么就是徒劳?我跟展大哥本来就情投意合,好不容易许向阳走了,我也解除了婚约,我们怎么就不能在一起?”她等这一日已经等了许久了!她绝不放手!  关旭面‘色’如常,依旧云淡风轻,“不是不能在一起,是他不愿跟你在一起。”  丁月华脸上的血‘色’褪去,绷紧身子,紧紧咬牙,无言以对。不知何时起,展大哥开始把许向阳放在了心上,她自欺欺人,她不愿相信,她纠缠不清,她……她……她心有不甘……展大哥对许向阳真的不一样了,他对她怜惜,牵挂,他们甚至有了孩子!  “有些事不必说,皆在人心。你觉得你留在这能得到什么?”  丁月华深深吸了口气,倔强道:“只要能靠近展大哥一些,怎样都好!”  关旭看她把姜切得歪歪扭扭,“丁姑娘,我实在不愿见你执‘迷’不悟,再这般下去,最后一点情谊也要被磨光。你害得展昭失了孩子,失了许向阳,你还要如何?”  “许向阳夺了我的展大哥,偷了他的心,怀了他的孩子,她又要我如何?你说人要活在当下,我如今不是活在当下吗?她走了,生死不明,我跟展大哥怎么就不能再续前缘?”  关旭看着她,良久,一笑,“我深信有些事须得亲身经历了才知道是怎样的一番痛楚,于姑娘而言,展昭这道伤不可避免,唯有伤得彻底才能醒悟。...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