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书网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重生之等你长大

重生之等你长大
更新时间:2019-12-09
  这是一个关于青春重来的故事。仅此而已。  ***  重生在2003年,许庭生19岁,项凝14岁……  这里有默默守护/  亲爱的,我会准备好一切,然后,等你长大。  这里有念念不忘/  你是我的旧时光,如同孩提时翻不过的围墙。  这里有壮志凌云/  若一日,我坐视天下如凌泰山而望,愿你在身旁。  ***  亲人犹在,挚友正少年,……  ***  第二百一十章与的对谈  有那么一刻,许庭生感觉“心碎”其实不是一个抽象的词,是具体的,可以察觉,可以听见,甚至可以看见。他应该打开门,冲出去,不顾一切。  但是,他一想,项爸说,“叔叔拜托你”,还有“给我一个保证”。他一看,因为下雨,正专心致志的,...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重生异能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项庭生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首页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阅读到:第三章 降龙伏虎 第二节 飞龙在天
分享到:

新书《仙凡变》已发更新时间:2019-12-09

  第二百一十章与的对谈  有那么一刻,许庭生感觉“心碎”其实不是一个抽象的词,是具体的,可以察觉,可以听见,甚至可以看见。他应该打开门,冲出去,不顾一切。  但是,他一想,项爸说,“叔叔拜托你”,还有“给我一个保证”。他一看,因为下雨,正专心致志的,把窗台上的花一盆一盆的搬下来。  喊:“许庭生,快来帮忙。”  许庭生穿过房间,走到阳台上,才发现这一夜的雨竟然是这么的大。所以,是在一场大雨里的新岩中学,室外公用电话也许安装在某个角落……她才敢这样的哭。  狂风和暴雨会阻止哭声传出去,然后她要穿过这场风雨,回去,露出笑脸。  李琳琳就是这么说的:“挺好的,我看她整天笑眯眯的,很礼貌,也很用功。”  这就像是曾经的她,被大叔欺负了,哭了,然而她大学里的室友闺蜜们全然不知,依然认为她遇到了一个一直都无限包容,宠溺她的大叔。  “要在她们面前帮你建立好形象啊,这样,如果有一天我们闹矛盾,她们就会说你的好话,会劝和不劝散。你不懂,有时候闺蜜的话影响很大的。”那时她说。  转过身时满脸都是雨水,衣服身前一块全部湿透,额前的头发湿漉漉的贴在脸颊上,一脸的焦急担忧。  许庭生说:“你不用这么拼命吧?几盆花而已。别把自己弄感冒了。”  说:“你不知道它们要在我手里活下来有多么不容易,这么顽强努力的生命,我当然要好好珍惜啊。别光顾着说话,快帮忙。”  许庭生探了探头,又缩回来,把从风雨狂乱的阳台上拉开,然后自己脱掉了身上的T恤,冲进雨里,把满架的花花草草一盆一盆搬到墙根。  雨水劈头盖脸的将他笼罩,一道道,顺着他的脸庞、身体冲刷而下。  “为什么你看上去瘦瘦的,想不到身上还有点壮的。尤其是现在这样被雨水冲刷的样子,让人……”靠在门口说。  “让人什么?”许庭生抹一把脸上的雨水,大声问道。  “让人很想偷看你洗澡。”用喊的回答。  许庭生一阵无语,苦笑说:“别闹了,你快去把自己擦干,我再一下就搬好了。”  “嗯。”转身去了卫生间。  许庭生搬完花盆回到房间,把一条浴巾扔过来,罩在他头上。“快擦一下。”她说。但是说完抿唇一笑改了主意,上前自己拿过浴巾,替许庭生擦拭起来。  手掌隔着浴巾抚摩头顶、脸颊,然后是耳朵,脖子……再到胸口。她的动作突然不自觉的开始变慢,变得无力。  也依然穿着湿衣,衣服紧紧贴在身上,勾勒出美好诱人的弧线。  两个人的呼吸都有些渐重。  浴巾已经掉在地上,的手掌压在许庭生胸口。  “怎么办呀?许庭生”,呼吸沉重,俯在许庭生耳边说,“停下来吗?我这回不是装的,是真的喘,控制不住。”  许庭生稳了稳心神,说:“要聊点别的?”  “嗯,你想。要快点。”说。  “我想,想”,许庭生拍了拍脸颊说,“我……我觉得那些花吧,它们本来生长在自然的环境里,也要经历这样的暴雨吧?而且可能要经历无数次。为什么它们原来都可以撑过去,现在有了更好的养分和照顾,却不行了?”  这似乎是...

更新时间:2019-12-09

   第二百一十章与的对谈  有那么一刻,许庭生感觉“心碎”其实不是一个抽象的词,是具体的,可以察觉,可以听见,甚至可以看见。他应该打开门,冲出去,不顾一切。  但是,他一想,项爸说,“叔叔拜托你”,还有“给我一个保证”。他一看,因为下雨,正专心致志的,把窗台上的花一盆一盆的搬下来。  喊:“许庭生,快来帮忙。”  许庭生穿过房间,走到阳台上,才发现这一夜的雨竟然是这么的大。所以,是在一场大雨里的新岩中学,室外公用电话也许安装在某个角落……她才敢这样的哭。  狂风和暴雨会阻止哭声传出去,然后她要穿过这场风雨,回去,露出笑脸。  李琳琳就是这么说的:“挺好的,我看她整天笑眯眯的,很礼貌,也很用功。”  这就像是曾经的她,被大叔欺负了,哭了,然而她大学里的室友闺蜜们全然不知,依然认为她遇到了一个一直都无限包容,宠溺她的大叔。  “要在她们面前帮你建立好形象啊,这样,如果有一天我们闹矛盾,她们就会说你的好话,会劝和不劝散。你不懂,有时候闺蜜的话影响很大的。”那时她说。  转过身时满脸都是雨水,衣服身前一块全部湿透,额前的头发湿漉漉的贴在脸颊上,一脸的焦急担忧。  许庭生说:“你不用这么拼命吧?几盆花而已。别把自己弄感冒了。”  说:“你不知道它们要在我手里活下来有多么不容易,这么顽强努力的生命,我当然要好好珍惜啊。别光顾着说话,快帮忙。”  许庭生探了探头,又缩回来,把从风雨狂乱的阳台上拉开,然后自己脱掉了身上的T恤,冲进雨里,把满架的花花草草一盆一盆搬到墙根。  雨水劈头盖脸的将他笼罩,一道道,顺着他的脸庞、身体冲刷而下。  “为什么你看上去瘦瘦的,想不到身上还有点壮的。尤其是现在这样被雨水冲刷的样子,让人……”靠在门口说。  “让人什么?”许庭生抹一把脸上的雨水,大声问道。  “让人很想偷看你洗澡。”用喊的回答。  许庭生一阵无语,苦笑说:“别闹了,你快去把自己擦干,我再一下就搬好了。”  “嗯。”转身去了卫生间。  许庭生搬完花盆回到房间,把一条浴巾扔过来,罩在他头上。“快擦一下。”她说。但是说完抿唇一笑改了主意,上前自己拿过浴巾,替许庭生擦拭起来。  手掌隔着浴巾抚摩头顶、脸颊,然后是耳朵,脖子……再到胸口。她的动作突然不自觉的开始变慢,变得无力。  也依然穿着湿衣,衣服紧紧贴在身上,勾勒出美好诱人的弧线。  两个人的呼吸都有些渐重。  浴巾已经掉在地上,的手掌压在许庭生胸口。  “怎么办呀?许庭生”,呼吸沉重,俯在许庭生耳边说,“停下来吗?我这回不是装的,是真的喘,控制不住。”  许庭生稳了稳心神,说:“要聊点别的?”  “嗯,你想。要快点。”说。  “我想,想”,许庭生拍了拍脸颊说,“我……我觉得那些花吧,它们本来生长在自然的环境里,也要经历这样的暴雨吧?而且可能要经历无数次。为什么它们原来都可以撑过去,现在有了更好的养分和照顾,却不行了?”  这似乎是...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