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书网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邪魅总裁冷傲妻

邪魅总裁冷傲妻
更新时间:2019-08-22
  他是背景不详的神秘boss,喜欢沾花惹草,个性风流。  她是人前人后判若两人的冷傲女神。  五年前,她是他眼中的小白兔。五年后,她华丽蜕变,成为了别人眼中的性感尤物。  相遇是种吸引,最反感的人却变成了致命的深爱。  命运弄人却让两人擦肩而过,再次相遇却早已不是当初的彼此……  “啪”的一声,皇甫贝儿手中的刀叉不轻不重的拍在了桌面上,她的忍耐力也是有限的,面对殷少堂时而认真时而轻佻的态度,她实在是接受不了,她宁愿他就像从前一样,是那个阳光爱笑的大男孩儿,而不是现在这个整天阴阳怪气的样子。  “殷少堂,你知不知道我真的很讨厌现在你这个样子,作为曾经的朋友,我很想知道这么多年你到底经历过什么,...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现代言情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惟媚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首页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阅读到:第三章 降龙伏虎 第二节 飞龙在天
分享到:

118 终于在一起更新时间:2019-08-22

  “啪”的一声,皇甫贝儿手中的刀叉不轻不重的拍在了桌面上,她的忍耐力也是有限的,面对殷少堂时而认真时而轻佻的态度,她实在是接受不了,她宁愿他就像从前一样,是那个阳光爱笑的大男孩儿,而不是现在这个整天阴阳怪气的样子。  “殷少堂,你知不知道我真的很讨厌现在你这个样子,作为曾经的朋友,我很想知道这么多年你到底经历过什么,让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你跟我谈以前,可是你还是以前的那个你吗?就算我心里对你有过那么一丝丝的留恋,都会被你现在的所作所为扼杀了!”  殷少堂深深的看了一眼皇甫贝儿因为愤怒而有些微红的俏脸,之后收敛起脸上的轻佻,靠在椅背上长长的叹息了一声,“其实我也不是想要刻意的骚扰你的,只是你一出现在我面前,我总是会控制不住我自己想要吸引你的注意力,或许你说的对,过去的终究都是过去的,我不再是从前的自己,又凭什么要求你还是从前的你呢!我一直放不下,可能就是因为当年我们没有一个正式的结束,不是因为吵架,不是因为背叛,也不是因为感情不合,那毕竟是我的初恋,男人都有这么一个初恋情结,所以这辈子我注定忘不掉你!如果可以,我也希望你可以不要忘记我,毕竟那段感情是我们毫无杂质最青涩的时光!”  皇甫贝儿觉得男人有的时候幼稚的可笑,既然都分开了,又何必要求对方记住呢?其实记不记住又有什么意义呢?  如今他也有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却又总是忘不掉昔日的旧情人,难怪人家说男人都是**的,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说的就是这么回事?  沉默了片刻,皇甫贝儿缓和了一下情绪说道:“如果想要让我记住也可以,你要保证以后不可以再对我说一些轻佻的话,更不许对我做过份的事情,怎么说大家都相识一场,能成为朋友的,我也不想成为敌人!”  听了皇甫贝儿的话,殷少堂的脸上总算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好,我答应你!”  殷少堂的笑容很阳光,他笑起来很好看,有一种带着清新自然的味道,恍惚间,皇甫贝儿仿佛看见了高中时的那个他,就像现在一样单纯而美好,将她原本黑暗的世界照亮。  殷少堂突然话锋一转,问道:“那你跟慕桀骜呢?还可能有未来吗?”  皇甫贝儿回过神来,脸上又恢复了淡漠,“我不想回答这种假设性的问题!”  哪怕她不回答,殷少堂也知道自己在她心中的位置远远不如慕桀骜。  她虽然是在逃避这个问题,可是她并没有直接否认的态度已经表明了她的立场了。  这时,一阵高跟鞋踩在实木地板上的闷响声向他们这边靠了过来。  一听这脚步声就知道来者不善,皇甫贝儿甚至没有抬头就知道肯定又是刘纹纹那个狗皮膏药来找殷少堂了。  果不其然,刘纹纹站定在他们面前,狠狠的瞪了一眼坐在殷少堂对面始终低着头吃东西的皇甫贝儿,语气不善的对着殷少堂问道:“你们怎么会在一起?”  殷少堂对于刘纹纹的态度一向都是可有可无,也从来没有给过他任何的希望,漫不经心的说道:“这似乎跟你没有什么关系?我也没有任何解释的必要!”  倘若在没有人的时候,殷少堂对她这种态度...

更新时间:2019-08-22

   “啪”的一声,皇甫贝儿手中的刀叉不轻不重的拍在了桌面上,她的忍耐力也是有限的,面对殷少堂时而认真时而轻佻的态度,她实在是接受不了,她宁愿他就像从前一样,是那个阳光爱笑的大男孩儿,而不是现在这个整天阴阳怪气的样子。  “殷少堂,你知不知道我真的很讨厌现在你这个样子,作为曾经的朋友,我很想知道这么多年你到底经历过什么,让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你跟我谈以前,可是你还是以前的那个你吗?就算我心里对你有过那么一丝丝的留恋,都会被你现在的所作所为扼杀了!”  殷少堂深深的看了一眼皇甫贝儿因为愤怒而有些微红的俏脸,之后收敛起脸上的轻佻,靠在椅背上长长的叹息了一声,“其实我也不是想要刻意的骚扰你的,只是你一出现在我面前,我总是会控制不住我自己想要吸引你的注意力,或许你说的对,过去的终究都是过去的,我不再是从前的自己,又凭什么要求你还是从前的你呢!我一直放不下,可能就是因为当年我们没有一个正式的结束,不是因为吵架,不是因为背叛,也不是因为感情不合,那毕竟是我的初恋,男人都有这么一个初恋情结,所以这辈子我注定忘不掉你!如果可以,我也希望你可以不要忘记我,毕竟那段感情是我们毫无杂质最青涩的时光!”  皇甫贝儿觉得男人有的时候幼稚的可笑,既然都分开了,又何必要求对方记住呢?其实记不记住又有什么意义呢?  如今他也有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却又总是忘不掉昔日的旧情人,难怪人家说男人都是**的,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说的就是这么回事?  沉默了片刻,皇甫贝儿缓和了一下情绪说道:“如果想要让我记住也可以,你要保证以后不可以再对我说一些轻佻的话,更不许对我做过份的事情,怎么说大家都相识一场,能成为朋友的,我也不想成为敌人!”  听了皇甫贝儿的话,殷少堂的脸上总算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好,我答应你!”  殷少堂的笑容很阳光,他笑起来很好看,有一种带着清新自然的味道,恍惚间,皇甫贝儿仿佛看见了高中时的那个他,就像现在一样单纯而美好,将她原本黑暗的世界照亮。  殷少堂突然话锋一转,问道:“那你跟慕桀骜呢?还可能有未来吗?”  皇甫贝儿回过神来,脸上又恢复了淡漠,“我不想回答这种假设性的问题!”  哪怕她不回答,殷少堂也知道自己在她心中的位置远远不如慕桀骜。  她虽然是在逃避这个问题,可是她并没有直接否认的态度已经表明了她的立场了。  这时,一阵高跟鞋踩在实木地板上的闷响声向他们这边靠了过来。  一听这脚步声就知道来者不善,皇甫贝儿甚至没有抬头就知道肯定又是刘纹纹那个狗皮膏药来找殷少堂了。  果不其然,刘纹纹站定在他们面前,狠狠的瞪了一眼坐在殷少堂对面始终低着头吃东西的皇甫贝儿,语气不善的对着殷少堂问道:“你们怎么会在一起?”  殷少堂对于刘纹纹的态度一向都是可有可无,也从来没有给过他任何的希望,漫不经心的说道:“这似乎跟你没有什么关系?我也没有任何解释的必要!”  倘若在没有人的时候,殷少堂对她这种态度...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