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书网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锦衣风流

锦衣风流
更新时间:2019-12-07
  大明正德年间,君臣博弈、文武相轻、阉党弄权、厂卫相争。身为穿越一小民,是随波逐流浑噩一世?抑或是力图奋进彪炳春秋?波橘云诡,风云变幻,权柄美人,敌国之富,尽在《锦衣风流》!《纵横长河帮荣誉出品》  (起早下乡帮着老爹老娘劳动改造去,设了自动更新,也不知能不能更上。(www.zshu.net最快更新我欲封天最新章节))第一九九章  “宋副使,今日我不妨把话说明白,内廷承运库一案震动朝野,这不仅仅是一桩案子,而是干系到内廷权力的归属,我想这一点你事先便一定知晓了。但你身为锦衣卫中一员,却私下行事,甚至没透露一点点的消息,是否有些太过。”孙玄声音平静,但却隐含着威严。  宋楠皱眉道:“镇抚大人,...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古代穿越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大苹果作品集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首页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阅读到:第三章 降龙伏虎 第二节 飞龙在天
分享到:

新书跃马大唐发布更新时间:2019-12-07

  (起早下乡帮着老爹老娘劳动改造去,设了自动更新,也不知能不能更上。(www.zshu.net最快更新我欲封天最新章节))第一九九章  “宋副使,今日我不妨把话说明白,内廷承运库一案震动朝野,这不仅仅是一桩案子,而是干系到内廷权力的归属,我想这一点你事先便一定知晓了。但你身为锦衣卫中一员,却私下行事,甚至没透露一点点的消息,是否有些太过。”孙玄声音平静,但却隐含着威严。  宋楠皱眉道:“镇抚大人,这不能怪我,你知道皇上召见卑职,要我私下奉口谕行事,卑职岂敢违抗圣旨。”  孙玄转身道:“这是托辞,牟指挥说,在此之前,你曾登门询问其对内廷纷争的意见,牟指挥亲口告诉你莫要参与其中;皇上即便是要查此事,大可召我北镇抚司去办,为何要你正南坊外城衙门去办?”  宋楠道:“这个恐怕要去问皇上了,皇上要谁去查我又如何知道?”  孙玄摇头道:“皇上不会不懂这些,便是皇上不明白,你也该说清楚这一点,我们都不是睁眼瞎,整件事其实是你主动查出,压根不是皇上授意,倒有可能是刘瑾求你帮忙,我说的对么?”  宋楠道:“是牟指挥这么说的么?”  孙玄冷笑道:“长眼睛的都能看得出。”  宋楠咬着下唇想了想道:“好,既然如此,我也不隐瞒,此事确实是我暗中进行的,不过并非为了刘瑾,而是为了我锦衣卫和我个人罢了;王岳范亨和外廷文官之间似有协议,内廷权力之争看似与我们无干,但你们有没有想过,一旦这次刘瑾落败,范亨王岳将气焰更甚,我锦衣卫衙门岂非日子更加难过?范亨派罗芳数次欲置我于死地,你们应该知道,无论于锦衣卫衙门还是于我个人,我都不得不这么做;再说王岳范亨又非冤枉,库银被贪墨数百万,难道不该受到惩罚?”  孙玄脸色凝重不说话,手指无意识的在桌面上叩击。  宋楠说的兴起,继续道:“我就不明白了,牟指挥为何要因此事怪罪我,范亨对咱们锦衣卫***良久,对他还有什么好怜悯的?抛却我个人因素,便是站在锦衣卫的立场上,牟指挥也不该怪我,这恰恰是咱们锦衣卫凌驾东厂之上的好机会;刘瑾得我锦衣卫相助才有今天,东厂在他手中起码不至于像之前那般势如水火,这难道不是好事?”  孙玄还是不答,看着宋楠,眼中满是讥诮之色。  宋楠道:“我明白了,是不是牟指挥认为我没把他放在眼里,事情没跟他禀报私自行动?若是这个原因,我便去总衙亲自请罪便是了,要不便辞了官职便是,倒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孙玄喟然长叹道:“宋副使,你毕竟还是嫩,以上若是你真心的辩解,我倒是对你不好指责了;范亨几次欲致你于死地,你定是心中责怪牟指挥不替你做主,罗芳等人被你抓获,你也曾建议借此将范亨拉下马,但却被牟指挥驳回,想必你心头也很是疑惑。但是你想过没有,牟指挥为何会这么做?”  宋楠摇头道:“我要是知道就好了,牟指挥怎么想的我哪里知道。”  孙玄道:“那我便来告诉你,我锦衣卫和东厂本就是一体,虽说之间常有摩擦,但打个比方,咱们两家便是皇上手中牵着的两条恶犬...

更新时间:2019-12-07

   (起早下乡帮着老爹老娘劳动改造去,设了自动更新,也不知能不能更上。(www.zshu.net最快更新我欲封天最新章节))第一九九章  “宋副使,今日我不妨把话说明白,内廷承运库一案震动朝野,这不仅仅是一桩案子,而是干系到内廷权力的归属,我想这一点你事先便一定知晓了。但你身为锦衣卫中一员,却私下行事,甚至没透露一点点的消息,是否有些太过。”孙玄声音平静,但却隐含着威严。  宋楠皱眉道:“镇抚大人,这不能怪我,你知道皇上召见卑职,要我私下奉口谕行事,卑职岂敢违抗圣旨。”  孙玄转身道:“这是托辞,牟指挥说,在此之前,你曾登门询问其对内廷纷争的意见,牟指挥亲口告诉你莫要参与其中;皇上即便是要查此事,大可召我北镇抚司去办,为何要你正南坊外城衙门去办?”  宋楠道:“这个恐怕要去问皇上了,皇上要谁去查我又如何知道?”  孙玄摇头道:“皇上不会不懂这些,便是皇上不明白,你也该说清楚这一点,我们都不是睁眼瞎,整件事其实是你主动查出,压根不是皇上授意,倒有可能是刘瑾求你帮忙,我说的对么?”  宋楠道:“是牟指挥这么说的么?”  孙玄冷笑道:“长眼睛的都能看得出。”  宋楠咬着下唇想了想道:“好,既然如此,我也不隐瞒,此事确实是我暗中进行的,不过并非为了刘瑾,而是为了我锦衣卫和我个人罢了;王岳范亨和外廷文官之间似有协议,内廷权力之争看似与我们无干,但你们有没有想过,一旦这次刘瑾落败,范亨王岳将气焰更甚,我锦衣卫衙门岂非日子更加难过?范亨派罗芳数次欲置我于死地,你们应该知道,无论于锦衣卫衙门还是于我个人,我都不得不这么做;再说王岳范亨又非冤枉,库银被贪墨数百万,难道不该受到惩罚?”  孙玄脸色凝重不说话,手指无意识的在桌面上叩击。  宋楠说的兴起,继续道:“我就不明白了,牟指挥为何要因此事怪罪我,范亨对咱们锦衣卫***良久,对他还有什么好怜悯的?抛却我个人因素,便是站在锦衣卫的立场上,牟指挥也不该怪我,这恰恰是咱们锦衣卫凌驾东厂之上的好机会;刘瑾得我锦衣卫相助才有今天,东厂在他手中起码不至于像之前那般势如水火,这难道不是好事?”  孙玄还是不答,看着宋楠,眼中满是讥诮之色。  宋楠道:“我明白了,是不是牟指挥认为我没把他放在眼里,事情没跟他禀报私自行动?若是这个原因,我便去总衙亲自请罪便是了,要不便辞了官职便是,倒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孙玄喟然长叹道:“宋副使,你毕竟还是嫩,以上若是你真心的辩解,我倒是对你不好指责了;范亨几次欲致你于死地,你定是心中责怪牟指挥不替你做主,罗芳等人被你抓获,你也曾建议借此将范亨拉下马,但却被牟指挥驳回,想必你心头也很是疑惑。但是你想过没有,牟指挥为何会这么做?”  宋楠摇头道:“我要是知道就好了,牟指挥怎么想的我哪里知道。”  孙玄道:“那我便来告诉你,我锦衣卫和东厂本就是一体,虽说之间常有摩擦,但打个比方,咱们两家便是皇上手中牵着的两条恶犬...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