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书网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
更新时间:2019-09-23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还他一针!人再犯我,斩草除根!!她,来自现代的首席军医,医毒双绝,一朝穿越,变成了帝都第一丑女柳若水。未婚被休,继母暗害,妹妹狠毒。一朝风云变,软弱丑女惊艳归来。一身冠绝天下的医术,一颗云淡风轻的心。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棋子反为下棋人,且看她素手指点万里江山。“江山为聘,万里红妆......  早上她离开的时候,程老夫人的精神和身体都还不错。  但是人年纪大了,病情难免会出现反复。  沈清如最担心的就是程老夫人会有什么并发症。  “我不清楚。”靳少北冷着脸道:“你去还是不去?”  “去。”  沈清如几乎毫不考虑的就答应下来,她对程老夫人印象非常好,更何况她是自己的...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架空穿越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香盈袖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首页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阅读到:第三章 降龙伏虎 第二节 飞龙在天
分享到:

第2102章 一团冷气更新时间:2019-09-23

  早上她离开的时候,程老夫人的精神和身体都还不错。  但是人年纪大了,病情难免会出现反复。  沈清如最担心的就是程老夫人会有什么并发症。  “我不清楚。”靳少北冷着脸道:“你去还是不去?”  “去。”  沈清如几乎毫不考虑的就答应下来,她对程老夫人印象非常好,更何况她是自己的病人,她既然给老夫人诊治了,就一定会为病人负责到底。  听到她答应下来,靳少北绷得紧紧的脸皮顿时缓和了不少。  他松开了手指,走过去打开路虎的后车门。  沈清如正准备走过去,忽然想起了墨白。  她觉得自己有必要给他一个解释。  “小白,我必须要去看望程老夫人,她是我的病人,我……”  话未说完,已经被墨白打断。  墨白微笑着道:“我知道,她是你的病人,你当然要为病人负责到底,你应该去,必须去。”  沈清如大出意料之外,她以为墨白绝对不会同意,至于不会答应得这么痛快。  “那再联系。”  她交待了一句,正准备上车,墨白却抢先一步,坐到了白色路虎的后座上,速度快得让靳少北都没反应过来。  “你干什么,下车!”  靳少北马上冷下脸来,眼光不善地瞪着墨白。  墨白懒洋洋的伸直了长腿:“她是我的女朋友,这么晚上随你去出诊我不放心,我这个当男朋友的当然要送自己的女朋友了,免得她被一些不安好心的小子惦记上了,那我岂不是亏大了?”  “你给我下车!”  靳少北再次被他气得脸色铁青。  他想把墨白抽筋扒皮的心都有了。  “叫我下车也行,除非她不去了,否则她去哪我去哪,你别想把我们分开。”墨白歪着脑袋笑着看他。  靳少北气得越是厉害,他就笑得越是动人。  这一世,他已经稳操胜券,谁也休想把她从他身边带走。  就算靳少北长了和小七一模一样的脸又如何,现代的沈清如不再是古代的柳若水,她的记忆里已经没有了小七。  而他墨白,已经先一步在水丫头的心里留下了影子。  虽然坏印象比好印象要多,但总比没印象要好。  靳少北胸口剧烈的起伏,他自己也不明白,自己一向冷静自持,在部队里首长最赞不绝口的就是他的冷静。  可为什么一遇到墨白,他所有的冷静都不见了。  他用力呼出一口气,瞪了墨白一眼,然后转身沈清如。  “上车。”  他决定无视墨白。  这个家伙简直比苍蝇还要讨厌,让他恨不能一巴掌拍死,可现在的情况,他只能忍受这只苍蝇继续在他的耳边嗡嗡叫。  这一回合,明显是墨白胜出。  沈清如将两个男人的表情尽收眼底,心里好气又好笑。  她坐上了靳少北的车,然后问墨白:  “你就这样走了?你的车怎么办?”  墨白满不在乎的耸耸肩膀:“丢在那儿好了。”  他连车钥匙也没拔。  “会被人偷走的。”  “谁爱偷谁就偷呗,我不在乎。”他笑,“我只在乎你。”

更新时间:2019-09-23

   早上她离开的时候,程老夫人的精神和身体都还不错。  但是人年纪大了,病情难免会出现反复。  沈清如最担心的就是程老夫人会有什么并发症。  “我不清楚。”靳少北冷着脸道:“你去还是不去?”  “去。”  沈清如几乎毫不考虑的就答应下来,她对程老夫人印象非常好,更何况她是自己的病人,她既然给老夫人诊治了,就一定会为病人负责到底。  听到她答应下来,靳少北绷得紧紧的脸皮顿时缓和了不少。  他松开了手指,走过去打开路虎的后车门。  沈清如正准备走过去,忽然想起了墨白。  她觉得自己有必要给他一个解释。  “小白,我必须要去看望程老夫人,她是我的病人,我……”  话未说完,已经被墨白打断。  墨白微笑着道:“我知道,她是你的病人,你当然要为病人负责到底,你应该去,必须去。”  沈清如大出意料之外,她以为墨白绝对不会同意,至于不会答应得这么痛快。  “那再联系。”  她交待了一句,正准备上车,墨白却抢先一步,坐到了白色路虎的后座上,速度快得让靳少北都没反应过来。  “你干什么,下车!”  靳少北马上冷下脸来,眼光不善地瞪着墨白。  墨白懒洋洋的伸直了长腿:“她是我的女朋友,这么晚上随你去出诊我不放心,我这个当男朋友的当然要送自己的女朋友了,免得她被一些不安好心的小子惦记上了,那我岂不是亏大了?”  “你给我下车!”  靳少北再次被他气得脸色铁青。  他想把墨白抽筋扒皮的心都有了。  “叫我下车也行,除非她不去了,否则她去哪我去哪,你别想把我们分开。”墨白歪着脑袋笑着看他。  靳少北气得越是厉害,他就笑得越是动人。  这一世,他已经稳操胜券,谁也休想把她从他身边带走。  就算靳少北长了和小七一模一样的脸又如何,现代的沈清如不再是古代的柳若水,她的记忆里已经没有了小七。  而他墨白,已经先一步在水丫头的心里留下了影子。  虽然坏印象比好印象要多,但总比没印象要好。  靳少北胸口剧烈的起伏,他自己也不明白,自己一向冷静自持,在部队里首长最赞不绝口的就是他的冷静。  可为什么一遇到墨白,他所有的冷静都不见了。  他用力呼出一口气,瞪了墨白一眼,然后转身沈清如。  “上车。”  他决定无视墨白。  这个家伙简直比苍蝇还要讨厌,让他恨不能一巴掌拍死,可现在的情况,他只能忍受这只苍蝇继续在他的耳边嗡嗡叫。  这一回合,明显是墨白胜出。  沈清如将两个男人的表情尽收眼底,心里好气又好笑。  她坐上了靳少北的车,然后问墨白:  “你就这样走了?你的车怎么办?”  墨白满不在乎的耸耸肩膀:“丢在那儿好了。”  他连车钥匙也没拔。  “会被人偷走的。”  “谁爱偷谁就偷呗,我不在乎。”他笑,“我只在乎你。”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