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书网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穿越之幸福农妇

穿越之幸福农妇
更新时间:2020-02-19
出门相个亲,竟然遭雷劈!穿越了,却穿到连朝代都无法查证的古代农村!但…………这绝不是重点!重点是:穿过来才一天,她就被扶上了大花轿!她举目仰望老天爷,我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呀,不就是二十八岁了还没嫁人吗?公告:亲爱的姐妹们,这本书已经完结,被通知要繁体出版,我想趁修稿的同时,开个简体定制,希望大家支持哦。谢谢大家,^_^...  到了傍晚,方老爹从成叔家回来了,对张氏说:“道成家的那口灶打得着实好,火烧得旺,锅底热得快,样式也时兴,难怪要两百文钱哩!”  张氏有些犯愁,说:“我们家办了喜事后,手里就剩一千文钱,若打两个灶,花掉四百文,那就只剩六百文钱了。若要分家,两个儿子也分不到什么钱。”  ...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架空穿越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于隐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首页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阅读到:第三章 降龙伏虎 第二节 飞龙在天
分享到:

8第八章 打灶分家更新时间:2020-02-19

  到了傍晚,方老爹从成叔家回来了,对张氏说:“道成家的那口灶打得着实好,火烧得旺,锅底热得快,样式也时兴,难怪要两百文钱哩!”  张氏有些犯愁,说:“我们家办了喜事后,手里就剩一千文钱,若打两个灶,花掉四百文,那就只剩六百文钱了。若要分家,两个儿子也分不到什么钱。”  方老爹坐了下来,喝了口茶,说:“分家是迟早的事,钱多钱少都是要分的。”  张氏望了方老爹一眼,知道他是下定决心要分了,提醒道:“你可别忘了,小源年底就要出阁,陪嫁也不能寒酸了!”  方老爹思虑了一阵,说:“小源出阁不是有男方给彩礼钱么?把彩礼钱全填进去买嫁妆,我们也无需另花太多钱,我们拿出三百文给小源压箱底就行了。”  张氏听了觉得这样也行,有的人家嫁女儿,不但不另拿钱压箱底,就连彩礼钱都不一定全买嫁妆,而是抠一点下来留着家用。  张氏叹了叹气,说:“他爹,那最后只剩三百文钱分家了。”  方老爹盘算了一下,“我们自己留一百,两个儿子一家一百。待收了油菜籽,除了打油吃,还能余些,可以卖点钱。到时再分分,节省着也能管到过年。”  “也只能这样了。”张氏应着。  “大哥、大嫂!”外面有一位妇人在院子里叫着。  方老爹与张氏走了出来,一瞧,是方老爹的妹妹荣娘,泽生的小姑。  “小妹,你怎么来了,还没吃饭吧?”张氏出来迎接。  荣娘只是笑笑,没有回答吃了还是没吃。  张氏见天色才刚刚黑了下来,荣娘从她家走到这里得一个时辰的路,不消说,肯定没吃饭。  张氏拉着荣娘进来后,小源、小茹、瑞娘已将饭桌摆好了。  “小妹,快坐下,一起吃吧。”方老爹招呼着。  荣娘也不客气,就***一坐,提起了筷子。  小茹在泽生的提醒下,叫了荣娘一声小姑。荣娘直夸小茹嘴甜,长得好看,她夸完了小茹觉得不能冷落了瑞娘,又夸瑞娘勤快、能干。  张氏知道荣娘来这一趟可不是光为了夸她两个儿媳妇的,但这时在饭桌上,她也不好问。  吃完饭后,荣娘跟着方老爹和张氏进了卧房。  张氏给荣娘递上茶,说:“小妹,你有啥事就说吧,是不是打谷子忙不过来了?”  “不是。”荣娘刚才还强硬堆着笑容的脸,此时蒙上了一层阴郁,“你妹夫可能是打谷子累着了,咳病又犯了,昨夜咳了整整一夜。你们也都知道,他这咳病时好时坏,前年为治这病,欠了一***债,这两年他的病好了一些,我们也还了一些债。可没想到,他这***病又犯了,下午我出门时,他还在咳呢,只是……现在我们手里就六十文钱根本不够,不治又不行,……”  她这一说,张氏与方老爹就知道荣娘是来借钱的。  这几年,荣娘陆陆续续来借过好多次钱,每次借钱的原因就是给她家那口子治咳病。开始他们哪怕是自己不过日子,这钱也得借。  可是,这次数多了,人的同情心也渐渐的淡了。  反正荣娘的那口子总是病病好好的,有时候拖着不治,也没有性命之忧,照样过得下去。  张氏前些日子还算了一下,荣娘已欠下他们家九百文钱,一文钱都没有还过。可谁叫荣娘那...

更新时间:2020-02-19

   到了傍晚,方老爹从成叔家回来了,对张氏说:“道成家的那口灶打得着实好,火烧得旺,锅底热得快,样式也时兴,难怪要两百文钱哩!”  张氏有些犯愁,说:“我们家办了喜事后,手里就剩一千文钱,若打两个灶,花掉四百文,那就只剩六百文钱了。若要分家,两个儿子也分不到什么钱。”  方老爹坐了下来,喝了口茶,说:“分家是迟早的事,钱多钱少都是要分的。”  张氏望了方老爹一眼,知道他是下定决心要分了,提醒道:“你可别忘了,小源年底就要出阁,陪嫁也不能寒酸了!”  方老爹思虑了一阵,说:“小源出阁不是有男方给彩礼钱么?把彩礼钱全填进去买嫁妆,我们也无需另花太多钱,我们拿出三百文给小源压箱底就行了。”  张氏听了觉得这样也行,有的人家嫁女儿,不但不另拿钱压箱底,就连彩礼钱都不一定全买嫁妆,而是抠一点下来留着家用。  张氏叹了叹气,说:“他爹,那最后只剩三百文钱分家了。”  方老爹盘算了一下,“我们自己留一百,两个儿子一家一百。待收了油菜籽,除了打油吃,还能余些,可以卖点钱。到时再分分,节省着也能管到过年。”  “也只能这样了。”张氏应着。  “大哥、大嫂!”外面有一位妇人在院子里叫着。  方老爹与张氏走了出来,一瞧,是方老爹的妹妹荣娘,泽生的小姑。  “小妹,你怎么来了,还没吃饭吧?”张氏出来迎接。  荣娘只是笑笑,没有回答吃了还是没吃。  张氏见天色才刚刚黑了下来,荣娘从她家走到这里得一个时辰的路,不消说,肯定没吃饭。  张氏拉着荣娘进来后,小源、小茹、瑞娘已将饭桌摆好了。  “小妹,快坐下,一起吃吧。”方老爹招呼着。  荣娘也不客气,就***一坐,提起了筷子。  小茹在泽生的提醒下,叫了荣娘一声小姑。荣娘直夸小茹嘴甜,长得好看,她夸完了小茹觉得不能冷落了瑞娘,又夸瑞娘勤快、能干。  张氏知道荣娘来这一趟可不是光为了夸她两个儿媳妇的,但这时在饭桌上,她也不好问。  吃完饭后,荣娘跟着方老爹和张氏进了卧房。  张氏给荣娘递上茶,说:“小妹,你有啥事就说吧,是不是打谷子忙不过来了?”  “不是。”荣娘刚才还强硬堆着笑容的脸,此时蒙上了一层阴郁,“你妹夫可能是打谷子累着了,咳病又犯了,昨夜咳了整整一夜。你们也都知道,他这咳病时好时坏,前年为治这病,欠了一***债,这两年他的病好了一些,我们也还了一些债。可没想到,他这***病又犯了,下午我出门时,他还在咳呢,只是……现在我们手里就六十文钱根本不够,不治又不行,……”  她这一说,张氏与方老爹就知道荣娘是来借钱的。  这几年,荣娘陆陆续续来借过好多次钱,每次借钱的原因就是给她家那口子治咳病。开始他们哪怕是自己不过日子,这钱也得借。  可是,这次数多了,人的同情心也渐渐的淡了。  反正荣娘的那口子总是病病好好的,有时候拖着不治,也没有性命之忧,照样过得下去。  张氏前些日子还算了一下,荣娘已欠下他们家九百文钱,一文钱都没有还过。可谁叫荣娘那...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