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书网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清风欲孽

清风欲孽
更新时间:2018-03-19
《清风欲孽》全集 作者:皇甫蓝 声明:本书由追书网(www.zshu.net)自网络收集整理制作,仅供交流学习使用,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有,如果喜欢,请支持正版. 第一章 (1) “完了……这是什么地方?”赵佳欣咬牙切齿地看着四周。 赵佳妍缩在姐姐身后,被冷风吹得簌簌发抖。 黑魆魆的石板街道,冰冷的夜风挟着微微的呼啸声,一点点的月色照在脚前,勉强能看清三步之内的动静,再远处就是伸手不见五指了。 “走——”佳欣拽上妹妹,往前试探着走去。 在这之前,她已经狠狠掐过一下大腿,证明了这里不是任何人的愚蠢梦境。 ——五分钟以前,赵家姐妹,正在自己一室一厅的小公寓里面舒舒服服温温暖...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历史传记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1.55 MB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皇甫蓝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首页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阅读到:第三章 降龙伏虎 第二节 飞龙在天
分享到:

更新时间:2018-03-19

天气并不算很热。 但佳欣却在流汗。 她很想悄悄从后门溜走,随便入宫,或是去什么地方,都好。 但无数双眼睛盯着她,她走不脱。 她也想从前门堂而皇之地去六部或是军机处处理国家要务。但是她仍然没办法走出一步—— 富察若罕披麻戴孝,跪在门口,已经有一个晚上。 她还带着四个月的身孕。 幸好天气不算很热,不然,她必定早晕了过去。 但她坚持了下来。 她要入怡府,见弘驐一面。——事实上,只是见其灵堂一面。 但是佳欣不允许。 于是她就一直跪在那里。 ——佳妍气得挥了佳欣一巴掌,佳欣宁愿挨打,也坚持了家主的威严命令:不让她入来。 她自称是弘暾未过门的妻子,虽然现今还无人知道她究竟姓什么名谁是谁家女儿,但只要一入怡府,必定是守节全贞的命运。 佳欣有时候也会怀念弘暾:他实在是聪明、有才华、性格很好的小孩。有决断力,也有胸襟,眼光精准,身体健康。 但是很遗憾,他没有任何将自己的名字和才华留在历史上的机会。——他碰到了一个宿命定好的,比他更有才华更有手段更有城府更有良好背景的弘历,同时也碰到了一个也是宿命定好的,莫名其妙爱上他的绝***子富察若罕。 ——佳欣不知道用“绝色”来形容富察若罕是否妥当。但她带着身孕跪在门外素服悴容得样子,却还是那样清纯美丽,乃是不争的事实。佳欣见过很多美人,很多卓尔不群,很多惊世独立。就连她自己,也曾经因为容貌而被人称颂、记忆。但她不会用绝色来形容那些女子,包括她自己。这个词似乎带上了奇怪的意味,只能够来形容那些用红尘中人预设下地轨迹来行走的女性。譬如,与郎君私奔又千里戴孝回来的,富察若罕。 佳欣不能够让她进来。 原本倒也无碍。但是,佳欣在富察若罕跌跌撞撞进城的同时,收到了报告:富察若罕的确是孤身一人寻夫入京的,但一路上曾遇险情七次,均是弘历的人暗中化解。 也就是说,富察若罕的行程,早在弘历掌握之中。 他未曾出手夺回富察若罕,显而易见,怕的并不是任何人,包括佳欣这位十三叔。他怕的,只是得不到富察若罕的心。 所以佳欣要将富察若罕的心,送还给弘历。 终于到了暮色出垂。佳欣瞅个人少的空挡,终于溜出了府去——临走前命人锁了大门,栓紧。下钥,严密杜绝了佳妍等人出来捣乱的可能性。 陪伴在身边的,乃是怡王爷的新宠,年轻娇俏的新福晋珊瑚小姐。 珊瑚一身男装,陪着佳欣溜达,闪闪发光的眼睛,如一只小耗子般伶俐。“爷,”她问。“咱们去哪儿?” “入宫看你姑姑,好不好?” “好啊好啊!”珊瑚的一双丹凤眼亮了起来,小手不自觉地就挽上了佳欣的臂弯。 佳欣笑一笑,便由着她去。“对了,你喜不喜欢那些?”佳欣随手指了指还未下市的胭脂摊贩,“喜欢就给你买。” “不用啦。”珊瑚摇摇头,“若是生的好看,不用那些胭脂水粉,也能楚楚动人。就好像……好像有些人一样。若是生得普通,那便要多修心性德行,在旁的地方修补,靠脂粉动人,并不能长久的。” 佳欣...

第七十章待从头收拾旧山河 更新时间:2018-03-19

 天气并不算很热。 但佳欣却在流汗。 她很想悄悄从后门溜走,随便入宫,或是去什么地方,都好。 但无数双眼睛盯着她,她走不脱。 她也想从前门堂而皇之地去六部或是军机处处理国家要务。但是她仍然没办法走出一步—— 富察若罕披麻戴孝,跪在门口,已经有一个晚上。 她还带着四个月的身孕。 幸好天气不算很热,不然,她必定早晕了过去。 但她坚持了下来。 她要入怡府,见弘驐一面。——事实上,只是见其灵堂一面。 但是佳欣不允许。 于是她就一直跪在那里。 ——佳妍气得挥了佳欣一巴掌,佳欣宁愿挨打,也坚持了家主的威严命令:不让她入来。 她自称是弘暾未过门的妻子,虽然现今还无人知道她究竟姓什么名谁是谁家女儿,但只要一入怡府,必定是守节全贞的命运。 佳欣有时候也会怀念弘暾:他实在是聪明、有才华、性格很好的小孩。有决断力,也有胸襟,眼光精准,身体健康。 但是很遗憾,他没有任何将自己的名字和才华留在历史上的机会。——他碰到了一个宿命定好的,比他更有才华更有手段更有城府更有良好背景的弘历,同时也碰到了一个也是宿命定好的,莫名其妙爱上他的绝***子富察若罕。 ——佳欣不知道用“绝色”来形容富察若罕是否妥当。但她带着身孕跪在门外素服悴容得样子,却还是那样清纯美丽,乃是不争的事实。佳欣见过很多美人,很多卓尔不群,很多惊世独立。就连她自己,也曾经因为容貌而被人称颂、记忆。但她不会用绝色来形容那些女子,包括她自己。这个词似乎带上了奇怪的意味,只能够来形容那些用红尘中人预设下地轨迹来行走的女性。譬如,与郎君私奔又千里戴孝回来的,富察若罕。 佳欣不能够让她进来。 原本倒也无碍。但是,佳欣在富察若罕跌跌撞撞进城的同时,收到了报告:富察若罕的确是孤身一人寻夫入京的,但一路上曾遇险情七次,均是弘历的人暗中化解。 也就是说,富察若罕的行程,早在弘历掌握之中。 他未曾出手夺回富察若罕,显而易见,怕的并不是任何人,包括佳欣这位十三叔。他怕的,只是得不到富察若罕的心。 所以佳欣要将富察若罕的心,送还给弘历。 终于到了暮色出垂。佳欣瞅个人少的空挡,终于溜出了府去——临走前命人锁了大门,栓紧。下钥,严密杜绝了佳妍等人出来捣乱的可能性。 陪伴在身边的,乃是怡王爷的新宠,年轻娇俏的新福晋珊瑚小姐。 珊瑚一身男装,陪着佳欣溜达,闪闪发光的眼睛,如一只小耗子般伶俐。“爷,”她问。“咱们去哪儿?” “入宫看你姑姑,好不好?” “好啊好啊!”珊瑚的一双丹凤眼亮了起来,小手不自觉地就挽上了佳欣的臂弯。 佳欣笑一笑,便由着她去。“对了,你喜不喜欢那些?”佳欣随手指了指还未下市的胭脂摊贩,“喜欢就给你买。” “不用啦。”珊瑚摇摇头,“若是生的好看,不用那些胭脂水粉,也能楚楚动人。就好像……好像有些人一样。若是生得普通,那便要多修心性德行,在旁的地方修补,靠脂粉动人,并不能长久的。” 佳欣...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