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书网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女生小说 > 荣医

荣医

荣医
更新时间:2019-08-22
凡事皆有因由。想当年宋熠落魄乡野,形同废人,谁嫁谁倒霉。江慧嘉好死不死跳进坑里,偏嫁给了他。于是江慧嘉同他商量:“我给你治病,你给我和离书,我们约法三章!”只等宋先生病好,她就功成身退!许多年后,宋熠:“功成身退?呵呵……”当宋熠终于登上一品大员高位时。皇帝问他有什么想法。宋熠答:“臣为内子请封一品诰命。”昔日你予我不离不弃,今朝我许你盛世荣华。  “宋熠,荆湖南路今秋解元,不但出身宝庆府,他甚至就是粟水县人士。”  人群中,两名青年站在一侧,低声交谈。  江慧嘉耳朵极灵,他们虽然站得远,声音低,可江慧嘉却偏偏听见了他们的说话声。  她似不经意般扫过二人,只见其中一人却是识得的。  在长沙城的...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女生小说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沉舟钓雪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首页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阅读到:第三章 降龙伏虎 第二节 飞龙在天
分享到:

第四百五十七章 良药治病难治心更新时间:2019-08-22

  “宋熠,荆湖南路今秋解元,不但出身宝庆府,他甚至就是粟水县人士。”  人群中,两名青年站在一侧,低声交谈。  江慧嘉耳朵极灵,他们虽然站得远,声音低,可江慧嘉却偏偏听见了他们的说话声。  她似不经意般扫过二人,只见其中一人却是识得的。  在长沙城的时候,江慧嘉曾经远远地见过这人。他便是号称岳麓书院三大才子之一的郑青元,郑家旁支子弟,在今年的乡试中,他考中第十名。  他旁边的青年江慧嘉倒不认识,但看他们说话时的姿态,却也对他的身份隐有猜测。  这时陈睿就站在铺好了纸笔的桌案前,昂首笑道:“宋兄,请。”  他抬手虚引。  宋熠与江慧嘉并排走近,到了桌案边时,宋熠却让到一旁。  江慧嘉一手提起笔,另一手拈开宽大的衣袖。  陈睿一下子就惊了:“宋兄,你这是?”  他对面先前与他针锋相对的青年大笑起来:“陈颂之,你请来的这位似乎并不将你放在眼里啊!”  江慧嘉提笔蘸墨,并在一旁的草纸上试看墨迹浓度。  宋熠侧头对陈睿道:“陈兄,我身旁这位江兄弟,论及书法造诣,更胜于我,稍候可好?”  陈睿面色稍变了变,侧看一旁周常,只见周常对着自己呲牙。  这时候江慧嘉已经试好了墨,并开始在铺好的宣纸上落笔写字。  “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  她写得不算快,然而落笔之时笔尖舒展,墨色的字迹随着她手腕的轻动,真如行云流水般,挟着一片说不出的飘逸古雅之气跃然于白色宣纸之上。  桌案的高度是适合站立书写的,江慧嘉提笔悬腕,气度闲逸,离得近的几人已经能看到她笔下字迹逐渐显露出来的旷雅面目。  原本还有些漫不经心的众人逐渐收敛了议论声,几乎是用惊恐的目光看向江慧嘉。  陈睿也目光回收,他甚至忍不住脚步上前,并探了头,一双眼睛就直勾勾地盯在江慧嘉笔下字迹上。  莫说是移开视线了,就是一个眨眼都舍不得。  气氛是会传染的,很快,全场就安静得落针可闻。  王羲之《兰亭序》被历代书家共推为“天下第一行书”,尤其盛赞其飘若浮云,矫若惊龙,遒媚劲健,绝代所无!  世上临摹兰亭序者太多,得其形者甚众,得其神者又有几个?  而如今江慧嘉笔下的兰亭序,不说矫若游龙,翩若惊鸿,却也称得上遒媚劲健,自有一股不同俗流的潇洒姿态。  在爱字之人的眼中,这一个个墨色的字迹竟像是活了般。  真仿佛是穿越了古今的精灵,采撷了历史的遗篇,在无尽时光长河中,翩然起舞。  墨色虽新,其意却古!  “后之览者,亦将有感于斯文。”  江慧嘉再次蘸墨,终于写下最后一行字,落下最后一个笔画。  此时敞厅外雪尚未停,忽然大风吹起,漫漫飞雪如同挟裹了满天柳絮,呼呼就往敞厅中吹来。  围观众人连忙纷纷奔至晾挂了字幅的木架前,挡风的挡风,收字的收字。  大风也吹起了江慧嘉的衣袖,衣袖飞起,当真是清风入袖。  她将毛笔搁至笔架上。  一旁陈睿忽地闪身而至,在谁也没能反应过来时,一把捧起了墨迹尚未完全干涸的字幅,就哈哈大笑起来。  “...

更新时间:2019-08-22

   “宋熠,荆湖南路今秋解元,不但出身宝庆府,他甚至就是粟水县人士。”  人群中,两名青年站在一侧,低声交谈。  江慧嘉耳朵极灵,他们虽然站得远,声音低,可江慧嘉却偏偏听见了他们的说话声。  她似不经意般扫过二人,只见其中一人却是识得的。  在长沙城的时候,江慧嘉曾经远远地见过这人。他便是号称岳麓书院三大才子之一的郑青元,郑家旁支子弟,在今年的乡试中,他考中第十名。  他旁边的青年江慧嘉倒不认识,但看他们说话时的姿态,却也对他的身份隐有猜测。  这时陈睿就站在铺好了纸笔的桌案前,昂首笑道:“宋兄,请。”  他抬手虚引。  宋熠与江慧嘉并排走近,到了桌案边时,宋熠却让到一旁。  江慧嘉一手提起笔,另一手拈开宽大的衣袖。  陈睿一下子就惊了:“宋兄,你这是?”  他对面先前与他针锋相对的青年大笑起来:“陈颂之,你请来的这位似乎并不将你放在眼里啊!”  江慧嘉提笔蘸墨,并在一旁的草纸上试看墨迹浓度。  宋熠侧头对陈睿道:“陈兄,我身旁这位江兄弟,论及书法造诣,更胜于我,稍候可好?”  陈睿面色稍变了变,侧看一旁周常,只见周常对着自己呲牙。  这时候江慧嘉已经试好了墨,并开始在铺好的宣纸上落笔写字。  “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  她写得不算快,然而落笔之时笔尖舒展,墨色的字迹随着她手腕的轻动,真如行云流水般,挟着一片说不出的飘逸古雅之气跃然于白色宣纸之上。  桌案的高度是适合站立书写的,江慧嘉提笔悬腕,气度闲逸,离得近的几人已经能看到她笔下字迹逐渐显露出来的旷雅面目。  原本还有些漫不经心的众人逐渐收敛了议论声,几乎是用惊恐的目光看向江慧嘉。  陈睿也目光回收,他甚至忍不住脚步上前,并探了头,一双眼睛就直勾勾地盯在江慧嘉笔下字迹上。  莫说是移开视线了,就是一个眨眼都舍不得。  气氛是会传染的,很快,全场就安静得落针可闻。  王羲之《兰亭序》被历代书家共推为“天下第一行书”,尤其盛赞其飘若浮云,矫若惊龙,遒媚劲健,绝代所无!  世上临摹兰亭序者太多,得其形者甚众,得其神者又有几个?  而如今江慧嘉笔下的兰亭序,不说矫若游龙,翩若惊鸿,却也称得上遒媚劲健,自有一股不同俗流的潇洒姿态。  在爱字之人的眼中,这一个个墨色的字迹竟像是活了般。  真仿佛是穿越了古今的精灵,采撷了历史的遗篇,在无尽时光长河中,翩然起舞。  墨色虽新,其意却古!  “后之览者,亦将有感于斯文。”  江慧嘉再次蘸墨,终于写下最后一行字,落下最后一个笔画。  此时敞厅外雪尚未停,忽然大风吹起,漫漫飞雪如同挟裹了满天柳絮,呼呼就往敞厅中吹来。  围观众人连忙纷纷奔至晾挂了字幅的木架前,挡风的挡风,收字的收字。  大风也吹起了江慧嘉的衣袖,衣袖飞起,当真是清风入袖。  她将毛笔搁至笔架上。  一旁陈睿忽地闪身而至,在谁也没能反应过来时,一把捧起了墨迹尚未完全干涸的字幅,就哈哈大笑起来。  “...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