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书网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鬼叔,不可以

鬼叔,不可以
更新时间:2020-02-21
我误开了一只神秘的盒子,放出了一只惊才绝艳的厉鬼。阴差阳错之下,我和他形成了冥婚契约!厉鬼要和我洞房,我到底从还是不从?本书正式更名为:《鬼叔,不可以》严正  我看见他笑了,他竟然对我笑了。(www.zshu.net)  原来这只鬼他不是一块冷冰冰的冰坨子,他也会笑!  白皙的脸上浅笑初绽,温润如玉,若有若无之中还有一丝耐人寻味的意味。他用指尖轻轻的弹了一下我的额头,眼睛里面有一丝威严的讥讽,“小东西,你也太天真了。我把阳魄还给你了,你还能听我的话吗?”  “不能。”我没有虚与委蛇,哭丧着脸看着他。萧龙溟一看就是个聪明“人”,我骗他心中有数,这种情况我还是说真话的好。  萧龙溟脸上的笑意更加的...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灵异惊悚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魔女雪儿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首页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阅读到:第三章 降龙伏虎 第二节 飞龙在天
分享到:

第82章更新时间:2020-02-21

  我看见他笑了,他竟然对我笑了。(www.zshu.net)  原来这只鬼他不是一块冷冰冰的冰坨子,他也会笑!  白皙的脸上浅笑初绽,温润如玉,若有若无之中还有一丝耐人寻味的意味。他用指尖轻轻的弹了一下我的额头,眼睛里面有一丝威严的讥讽,“小东西,你也太天真了。我把阳魄还给你了,你还能听我的话吗?”  “不能。”我没有虚与委蛇,哭丧着脸看着他。萧龙溟一看就是个聪明“人”,我骗他心中有数,这种情况我还是说真话的好。  萧龙溟脸上的笑意更加的灿烂了,他看着我,讥诮的一抬唇角,“还好你聪明,没有骗我,我这辈子最恨的就是被人欺骗。(www.zshu.net最快更新)”  我对他,对待鬼魂,那是从心底一直都留有些许畏惧的。  但是为了我的阳魄,我还是委屈的有点撒娇意味的问他,“那你……那你到底怎么样才能把阳魄还给我嘛?”  “坐到我身边来,快点,我耐心有限。”龙溟他的目光一扫他身边的坐垫,瞳孔里全都是让人身体发寒的寒光。  我一听,还以为我坐到他身边,他就会把阳魄还给我。所以,不经大脑的就一***坐在他的身边,拉着他衬衣上的袖口小声的求他,“你一看就是大人物,大贵族,肯定不会为难我一个小女生,拜托拜托,你把阳魄还给我嘛。(www.zshu.net最快更新)我求求你……”  我的举动好像让他很开心,他脸上的笑意更加浓烈,长臂紧紧的搂住我的身子,将我完全的掌控在怀中。另一只手陡然就张开,从里面掉出一条玉石项链。  这不是普通的玉石项链!  是那只我从古玩地摊上淘来的单翼雄蝉,当时我没想通为什么会在随葬入殓的单翼雄蝉上有一个孔洞,但是现在似乎想明白了。  那是我们在钥匙上,经常会打的钥匙眼儿,为的就是方便携带钥匙。  “帮我戴上它。”萧龙溟简直就是说话不算话,他明明说好了以后不需要我为他更衣,现在却让我给他戴玉佩。  我感觉自己简直有精神***,心里面一面抗议着,一面劝说自己戴吧戴吧又不会少块肉。我听他的话,拿了项链,老老实实的帮他戴到了脖子上。  身子向前倾的一瞬间,整个后背都被他搂住了,心脏差点就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就在我感觉到晴天被晴天一计雷劈中的时候,萧龙溟的声音在我耳边轻轻的响起来,“阳魄在盒子里锁着,钥匙暂时由我来保管。你是我冥婚的妻,身子不能给我,至少阳魄要放在我这里几天吧?”  “萧龙溟,你混蛋,你是大坏蛋。”我哭了,我彻底的崩溃大哭出声,总觉得自己被命运捉弄,被萧龙溟耍弄了。miao笔ge.更新快  要知道,我只不过十八岁,说起来才刚刚成年,心智还很不成熟。  遇到这种事情,我能不哭吗?  我高一那会儿就辍学到了八仙庵古玩市场寻找那枚失落的钥匙。可这一切换回的是什么,是萧龙溟恩将仇报。  可是在这时候,他的手忽然把我抱的更紧了。  他无声的,一句话也不说,也没有其他逾越的举动。那一个拥抱我挣脱不了,冰冷中还带着腐烂的气息,但是我居然已经不再害怕他了。  我咬...

更新时间:2020-02-21

   我看见他笑了,他竟然对我笑了。(www.zshu.net)  原来这只鬼他不是一块冷冰冰的冰坨子,他也会笑!  白皙的脸上浅笑初绽,温润如玉,若有若无之中还有一丝耐人寻味的意味。他用指尖轻轻的弹了一下我的额头,眼睛里面有一丝威严的讥讽,“小东西,你也太天真了。我把阳魄还给你了,你还能听我的话吗?”  “不能。”我没有虚与委蛇,哭丧着脸看着他。萧龙溟一看就是个聪明“人”,我骗他心中有数,这种情况我还是说真话的好。  萧龙溟脸上的笑意更加的灿烂了,他看着我,讥诮的一抬唇角,“还好你聪明,没有骗我,我这辈子最恨的就是被人欺骗。(www.zshu.net最快更新)”  我对他,对待鬼魂,那是从心底一直都留有些许畏惧的。  但是为了我的阳魄,我还是委屈的有点撒娇意味的问他,“那你……那你到底怎么样才能把阳魄还给我嘛?”  “坐到我身边来,快点,我耐心有限。”龙溟他的目光一扫他身边的坐垫,瞳孔里全都是让人身体发寒的寒光。  我一听,还以为我坐到他身边,他就会把阳魄还给我。所以,不经大脑的就一***坐在他的身边,拉着他衬衣上的袖口小声的求他,“你一看就是大人物,大贵族,肯定不会为难我一个小女生,拜托拜托,你把阳魄还给我嘛。(www.zshu.net最快更新)我求求你……”  我的举动好像让他很开心,他脸上的笑意更加浓烈,长臂紧紧的搂住我的身子,将我完全的掌控在怀中。另一只手陡然就张开,从里面掉出一条玉石项链。  这不是普通的玉石项链!  是那只我从古玩地摊上淘来的单翼雄蝉,当时我没想通为什么会在随葬入殓的单翼雄蝉上有一个孔洞,但是现在似乎想明白了。  那是我们在钥匙上,经常会打的钥匙眼儿,为的就是方便携带钥匙。  “帮我戴上它。”萧龙溟简直就是说话不算话,他明明说好了以后不需要我为他更衣,现在却让我给他戴玉佩。  我感觉自己简直有精神***,心里面一面抗议着,一面劝说自己戴吧戴吧又不会少块肉。我听他的话,拿了项链,老老实实的帮他戴到了脖子上。  身子向前倾的一瞬间,整个后背都被他搂住了,心脏差点就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就在我感觉到晴天被晴天一计雷劈中的时候,萧龙溟的声音在我耳边轻轻的响起来,“阳魄在盒子里锁着,钥匙暂时由我来保管。你是我冥婚的妻,身子不能给我,至少阳魄要放在我这里几天吧?”  “萧龙溟,你混蛋,你是大坏蛋。”我哭了,我彻底的崩溃大哭出声,总觉得自己被命运捉弄,被萧龙溟耍弄了。miao笔ge.更新快  要知道,我只不过十八岁,说起来才刚刚成年,心智还很不成熟。  遇到这种事情,我能不哭吗?  我高一那会儿就辍学到了八仙庵古玩市场寻找那枚失落的钥匙。可这一切换回的是什么,是萧龙溟恩将仇报。  可是在这时候,他的手忽然把我抱的更紧了。  他无声的,一句话也不说,也没有其他逾越的举动。那一个拥抱我挣脱不了,冰冷中还带着腐烂的气息,但是我居然已经不再害怕他了。  我咬...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