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书网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鬼叔,不可以

鬼叔,不可以
更新时间:2019-09-23
我误开了一只神秘的盒子,放出了一只惊才绝艳的厉鬼。阴差阳错之下,我和他形成了冥婚契约!厉鬼要和我洞房,我到底从还是不从?本书正式更名为:《鬼叔,不可以》严正  “我……我,笙儿,我真的是想留住你的性命,我宁可你恨我。(追书网www.zshu.net最快更新)%d7%cf%d3%c4%b8%f3”老爷子大概是没想到我会从两三米高的墙上摔下来。也傻了眼。  他连拐杖都扔掉了。将浑身颤抖抽出的我搂在怀里,指尖猛然扣住着我的脉搏。  冰冷的感觉从腹部贯穿了我的整个身体,小腹的传来的那种痛,就好像把生命当中某个极为贵重的东西,生生的就从身体里抽离。  额头的虚汗冒出来以后,整个人就好像被扔进的冰箱里一样...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灵异惊悚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魔女雪儿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首页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阅读到:第三章 降龙伏虎 第二节 飞龙在天
分享到:

第82章更新时间:2019-09-23

  “我……我,笙儿,我真的是想留住你的性命,我宁可你恨我。(追书网www.zshu.net最快更新)%d7%cf%d3%c4%b8%f3”老爷子大概是没想到我会从两三米高的墙上摔下来。也傻了眼。  他连拐杖都扔掉了。将浑身颤抖抽出的我搂在怀里,指尖猛然扣住着我的脉搏。  冰冷的感觉从腹部贯穿了我的整个身体,小腹的传来的那种痛,就好像把生命当中某个极为贵重的东西,生生的就从身体里抽离。  额头的虚汗冒出来以后,整个人就好像被扔进的冰箱里一样。  我面对现实的残酷。悲怆的感觉油然而生,浑身打着哆嗦,整个人就像疯子一样大声的哭泣着。哭喊的声音划破了佟府上空的夜色,我从未有过的无助,我想大喊萧龙溟的名字,最后所有的语言都变成了泪水。  老爷子的声音带着苍老和痛楚,“笙儿。你只是和这个孩子没有缘分,将来你和萧先生还会再有孩子的。”  还会再有孩子?  再有的那个孩子,也已经不是这一个了。  两只手紧紧的捂着肚子,我想挽留这个在我身体里并不长的生命,我想把他留在这个美好的人世间。  泪水模糊了视线,却感觉有一双凉凉的小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我的脸庞。我以为是夜晚的吹过带来的错觉,反应有些迟钝。  那只冰凉的小手它顺着我脸上冰凉的液体触摸着,将我泪水轻轻的擦去,我猛然间睁大了眼睛。  一个小小的孩子,看起来不过一两岁的样子。  他是那样的小,白透明的身子飘在黑暗的空中,那张俊俏的面容上有我熟悉的五官,他对我轻轻的微笑,“妈妈,不要难过。”  我睁大了眼睛,以为自己是在做梦。我喊了一声:“姥爷!”  “小孩,小孩,鬼……”老爷子惊得语无伦次了。  那个孩子是那么的小,他悬停在空中小手抓住老爷子的一根手指,认真的看着老爷子,低低的唤了一声:“曾外祖。”  “你叫我什么!”老爷子张大了嘴,他的声音已经哽咽了。  漂浮在空中的那个幼小的身影。他逐渐变得模糊,最后红了眼眶。眼眶里缓缓的滚落一滴泪水,他凝视着老爷子说:“曾外祖,曾外祖,我……我舍不得你,你可以抱抱我吗?”  稚嫩的童音就好像一根竹刺一样,扎进人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你是我的曾外孙是吗?你是吗?”老爷子喘着气追问那个孩子。  那个孩子的身体在朦胧的月光下,忽然变成了流沙一样的存在,凭着一股清风吹过变成了虚无。  老爷子整个人都僵住了,他伸手虚抓,想要抓住什么,却只有夜空中的空气。他的眼泪也从浑浊的眼睛里滚落下来,他颤抖着声音对着地面颓然道:“不如说让我抱抱你的吗?不是说让我抱抱你的吗?怎么就走了……”  地面的青石上,是一圈又一圈被水花打成深色的水渍。  我捂着肚子整个人因为疼痛虚脱了,唇却是因为悲痛而不断颤抖着,我说不出话来。我看着那个捂住的老人,感觉血液从身体力流出,不知道应该怪谁。  孩子走了,他变成一团雾气离开了。  “血!地上怎么这么多血!小小姐你是从墙上摔下来的吗?老爷子不是告诉过你吗?基本功不扎实的话,还...

更新时间:2019-09-23

   “我……我,笙儿,我真的是想留住你的性命,我宁可你恨我。(追书网www.zshu.net最快更新)%d7%cf%d3%c4%b8%f3”老爷子大概是没想到我会从两三米高的墙上摔下来。也傻了眼。  他连拐杖都扔掉了。将浑身颤抖抽出的我搂在怀里,指尖猛然扣住着我的脉搏。  冰冷的感觉从腹部贯穿了我的整个身体,小腹的传来的那种痛,就好像把生命当中某个极为贵重的东西,生生的就从身体里抽离。  额头的虚汗冒出来以后,整个人就好像被扔进的冰箱里一样。  我面对现实的残酷。悲怆的感觉油然而生,浑身打着哆嗦,整个人就像疯子一样大声的哭泣着。哭喊的声音划破了佟府上空的夜色,我从未有过的无助,我想大喊萧龙溟的名字,最后所有的语言都变成了泪水。  老爷子的声音带着苍老和痛楚,“笙儿。你只是和这个孩子没有缘分,将来你和萧先生还会再有孩子的。”  还会再有孩子?  再有的那个孩子,也已经不是这一个了。  两只手紧紧的捂着肚子,我想挽留这个在我身体里并不长的生命,我想把他留在这个美好的人世间。  泪水模糊了视线,却感觉有一双凉凉的小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我的脸庞。我以为是夜晚的吹过带来的错觉,反应有些迟钝。  那只冰凉的小手它顺着我脸上冰凉的液体触摸着,将我泪水轻轻的擦去,我猛然间睁大了眼睛。  一个小小的孩子,看起来不过一两岁的样子。  他是那样的小,白透明的身子飘在黑暗的空中,那张俊俏的面容上有我熟悉的五官,他对我轻轻的微笑,“妈妈,不要难过。”  我睁大了眼睛,以为自己是在做梦。我喊了一声:“姥爷!”  “小孩,小孩,鬼……”老爷子惊得语无伦次了。  那个孩子是那么的小,他悬停在空中小手抓住老爷子的一根手指,认真的看着老爷子,低低的唤了一声:“曾外祖。”  “你叫我什么!”老爷子张大了嘴,他的声音已经哽咽了。  漂浮在空中的那个幼小的身影。他逐渐变得模糊,最后红了眼眶。眼眶里缓缓的滚落一滴泪水,他凝视着老爷子说:“曾外祖,曾外祖,我……我舍不得你,你可以抱抱我吗?”  稚嫩的童音就好像一根竹刺一样,扎进人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你是我的曾外孙是吗?你是吗?”老爷子喘着气追问那个孩子。  那个孩子的身体在朦胧的月光下,忽然变成了流沙一样的存在,凭着一股清风吹过变成了虚无。  老爷子整个人都僵住了,他伸手虚抓,想要抓住什么,却只有夜空中的空气。他的眼泪也从浑浊的眼睛里滚落下来,他颤抖着声音对着地面颓然道:“不如说让我抱抱你的吗?不是说让我抱抱你的吗?怎么就走了……”  地面的青石上,是一圈又一圈被水花打成深色的水渍。  我捂着肚子整个人因为疼痛虚脱了,唇却是因为悲痛而不断颤抖着,我说不出话来。我看着那个捂住的老人,感觉血液从身体力流出,不知道应该怪谁。  孩子走了,他变成一团雾气离开了。  “血!地上怎么这么多血!小小姐你是从墙上摔下来的吗?老爷子不是告诉过你吗?基本功不扎实的话,还...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