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书网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腹黑总裁小小妻

腹黑总裁小小妻
更新时间:2019-08-24
逃跑九次,被捉回来八次。终于以为可以摆脱他,没想到肚子里却有颗“豆子”在发芽。最后一次被抓回来,他连皮带肉的拔光她身上所有刺,真相浮出水面,她却早已伤痕累累。他运用全球人脉,掘地三尺的寻找她,猛然发现,她的身边已经有了他。她如涅之凤,惊艳地出现在他面前,旁若无人的谈论今晚……好吧,这个问题就由他来告诉她!!!...  等待司徒夜回答的时间也不过是几分钟,但对于安琪来讲,却像是几个世纪般的漫长。  “那你觉得,什么办法才能更好的解决呢?”司徒夜挑了眉梢,迈开靠近安琪。  安琪下意识地后退,如避鬼魔般的躲避着司徒夜。  司徒夜瞬间俊脸微沉,紧锁了剑眉,质问,“你就那怕我吗?”  安琪诚实地点了点头...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都市暧昧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梦幻祝福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首页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阅读到:第三章 降龙伏虎 第二节 飞龙在天
分享到:

司徒晨日记 相忘于江湖更新时间:2019-08-24

  等待司徒夜回答的时间也不过是几分钟,但对于安琪来讲,却像是几个世纪般的漫长。  “那你觉得,什么办法才能更好的解决呢?”司徒夜挑了眉梢,迈开靠近安琪。  安琪下意识地后退,如避鬼魔般的躲避着司徒夜。  司徒夜瞬间俊脸微沉,紧锁了剑眉,质问,“你就那怕我吗?”  安琪诚实地点了点头,“怕,因为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又会……又会,”她找了个婉转的词汇,“又会做出一些易于常会的举动。”  “你还真是会说啊!”司徒夜充满戾气地说完,电梯恰在此时打开。  他转身,不再看安琪一眼,大步走了出去。  安琪只司徒夜和迎面走进来的男人道,“给她安排到清洁部门。”  男人应了下,又迎面走向安琪,友好道,“我们见过。”  “是,没想到我们会成为同事。”安琪舒心地笑了下。即使打扫洗手间,她也比留在司徒夜身边情愿。  “那我带你去人事部报道。”杰森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很是客气。  这种客气使安琪有些不自在,“谢谢。”  ……  ‘我不仅有丈夫,还有女儿。’司徒夜烦躁地扔了手里的钢笔,拨通杰森的电话,“去调查下安琪的背景,我要清楚的知道,那个男人和她的女儿的资料。”  简单明了地话落,司徒夜便挂断了通话。  一想到,她已经有了丈夫和女儿,他的胸口就像有什么东西堵似的难受。  修长地手指操作上笔记本,LED屏随着操作而弹跳出画面。  画面里护士正在为一位与他拥有着一样精致容貌,却骨瘦如柴的男人打点滴,毫无疑问,那个男人是已经沉睡了三年之久的司徒晨。  护士见LED屏自动开起,了解地知道了司徒夜有话要对司徒晨说,因尔做好自己的事情后,走了出去。  “小晨,”司徒夜的声音低低沉沉地,像是有什么划破喉咙般的压抑,“沐依涵那个女人不但活着,还有了丈夫和孩子。”  司徒晨的心电仪显示异样的波动。  司徒夜看在眼里,三年前,当他试探着想知道,成为植物人的司徒晨是否能听见他的讲话时,他用沐安琪死亡的消息来验证。  那一次,他心有余悸。  司徒晨确实能听见外面的声音,并且能做出正确的判断,以至于在得知沐依安去逝时,一度生命垂危。  闵尚权说,沐依涵是小晨活下去的希望与牵挂,得知她去逝,所以司徒晨也觉得再坚持下没什么意思。  那晚,司徒夜咆哮在司徒夜的床前,“就因为一个女人的去逝,你就想放弃生命?那父母呢?你有没有想过他们会因为你的去逝有多难过?你不能活的这么自私,如果你还是我弟弟,你必须给我坚持到最后一口气,我不允许你因为一个女人放弃生命……”  一痛骂声,第二天司徒晨的心跳仪显示正常。  想到这,司徒夜苦笑出声,“你在因为得知她生活美满而喜悦还是愤怒?小晨,沐依涵真的不值得你爱。”  他在告诉司徒晨,又像是在告诉自己……  打扫卫生的工作对于安琪来说是小儿科。此时,穿身一套黑色保洁服的安琪来到秘书室门前。  敲了敲门,她推门走了进去,看着低头忙碌的四个身穿职业服的女人道,“你们好,我是新来的保洁员。”  ...

更新时间:2019-08-24

   等待司徒夜回答的时间也不过是几分钟,但对于安琪来讲,却像是几个世纪般的漫长。  “那你觉得,什么办法才能更好的解决呢?”司徒夜挑了眉梢,迈开靠近安琪。  安琪下意识地后退,如避鬼魔般的躲避着司徒夜。  司徒夜瞬间俊脸微沉,紧锁了剑眉,质问,“你就那怕我吗?”  安琪诚实地点了点头,“怕,因为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又会……又会,”她找了个婉转的词汇,“又会做出一些易于常会的举动。”  “你还真是会说啊!”司徒夜充满戾气地说完,电梯恰在此时打开。  他转身,不再看安琪一眼,大步走了出去。  安琪只司徒夜和迎面走进来的男人道,“给她安排到清洁部门。”  男人应了下,又迎面走向安琪,友好道,“我们见过。”  “是,没想到我们会成为同事。”安琪舒心地笑了下。即使打扫洗手间,她也比留在司徒夜身边情愿。  “那我带你去人事部报道。”杰森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很是客气。  这种客气使安琪有些不自在,“谢谢。”  ……  ‘我不仅有丈夫,还有女儿。’司徒夜烦躁地扔了手里的钢笔,拨通杰森的电话,“去调查下安琪的背景,我要清楚的知道,那个男人和她的女儿的资料。”  简单明了地话落,司徒夜便挂断了通话。  一想到,她已经有了丈夫和女儿,他的胸口就像有什么东西堵似的难受。  修长地手指操作上笔记本,LED屏随着操作而弹跳出画面。  画面里护士正在为一位与他拥有着一样精致容貌,却骨瘦如柴的男人打点滴,毫无疑问,那个男人是已经沉睡了三年之久的司徒晨。  护士见LED屏自动开起,了解地知道了司徒夜有话要对司徒晨说,因尔做好自己的事情后,走了出去。  “小晨,”司徒夜的声音低低沉沉地,像是有什么划破喉咙般的压抑,“沐依涵那个女人不但活着,还有了丈夫和孩子。”  司徒晨的心电仪显示异样的波动。  司徒夜看在眼里,三年前,当他试探着想知道,成为植物人的司徒晨是否能听见他的讲话时,他用沐安琪死亡的消息来验证。  那一次,他心有余悸。  司徒晨确实能听见外面的声音,并且能做出正确的判断,以至于在得知沐依安去逝时,一度生命垂危。  闵尚权说,沐依涵是小晨活下去的希望与牵挂,得知她去逝,所以司徒晨也觉得再坚持下没什么意思。  那晚,司徒夜咆哮在司徒夜的床前,“就因为一个女人的去逝,你就想放弃生命?那父母呢?你有没有想过他们会因为你的去逝有多难过?你不能活的这么自私,如果你还是我弟弟,你必须给我坚持到最后一口气,我不允许你因为一个女人放弃生命……”  一痛骂声,第二天司徒晨的心跳仪显示正常。  想到这,司徒夜苦笑出声,“你在因为得知她生活美满而喜悦还是愤怒?小晨,沐依涵真的不值得你爱。”  他在告诉司徒晨,又像是在告诉自己……  打扫卫生的工作对于安琪来说是小儿科。此时,穿身一套黑色保洁服的安琪来到秘书室门前。  敲了敲门,她推门走了进去,看着低头忙碌的四个身穿职业服的女人道,“你们好,我是新来的保洁员。”  ...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