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书网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毒妃万万岁:邪王太妖孽

毒妃万万岁:邪王太妖孽
更新时间:2019-08-21
身死方知,枕边人毒如蛇蝎,重生一世,她定要搅翻天与地!前世夫君负她、小三欺她、父母弃她,这一世便角色互换,让他们知道什么叫狠辣凶残!最好玩的莫过于扮猪吃虎,谁能想到纯洁小白兔其实是腹黑恶狼?只是,苏瑾这一世什么都想到了,却独独没料到会蹦出来一只大灰狼,天天叼着她不放!既然如此,尝尝我新制的毒药!某狼君轻巧一笑,”既然你我乃同类,正好凑一块繁衍后代!“  <="kj_n">喵喵><="">解封者  刚到昆珝没多久,轩辕夜就发现了了问题。当地人之间谈话多用一种听不懂的语言,可他们不懂人家在说什么,人家却能明白他们说的北境通行之语。  毕竟是多年前遍布天下的“通语”,即...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重生异能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半月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首页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阅读到:第三章 降龙伏虎 第二节 飞龙在天
分享到:

第784章 临终,护她母子平安更新时间:2019-08-21

  <="kj_n">喵喵><="">解封者  刚到昆珝没多久,轩辕夜就发现了了问题。当地人之间谈话多用一种听不懂的语言,可他们不懂人家在说什么,人家却能明白他们说的北境通行之语。  毕竟是多年前遍布天下的“通语”,即便演化至今各地有所区别,但上流社会还是以语音纯正为荣。  很需要一种只有自己人才知道的交流方式啊。  他与段清黎极小声地讨论了一会之后,便睡下了。反正现在也想不出结果,明日还有诸多事情要做。  第二天一早,轩辕夜早早醒了,却闭目养神,缓缓调息,试了试经脉恢复得如何了,结果并无惊喜。  觉得宫人快要过来伺候洗漱了,他便在宽大的床上悠闲地滚来滚去,竭力让自己看起来不像一个正常人。  之后,梳洗、用膳,他照例稍稍折腾了一番,弄出了一些小小的乱子。不过,宫人们都很习惯了一样?  真好。  想必,他是傻子的消息,也不等过夜便在私底下传开了,大部分人都该知道了。毕竟,能到这里来的各国皇子,都不是什么简单角色,不会不重视情报的收集。  所以,拜托颜羽先出去打探一番,是很有必要的。  他其实也在想,颜羽会趁此机会主动把某些事告诉他吗?并没做好接受的准备,而且如果要说的话,早就说了。  这里白天这么漫长,女帝的耳目又是众多,某些谈话不能进行,该做些什么打发时间呢?  轩辕夜又找宫人陪他玩,段清黎则在旁边静静看着,实则在想自己的心事。现在的局势看似平静,但暗流汹涌,已经能看见隐隐的漩涡了。  最重要的是,女帝目的何在?之后,这次外出牵扯到的许多人,诸如漠北老怪、毒老等人,还没有解决呢。最后,他的身子必须尽快恢复了。  可虽然问诊,云叟根本没开药,又是什么意思?  而作为一个注意力分散的傻子,不到一上午,轩辕夜的兴致已经换了好几次,把一众宫人折腾得够呛,然而今日已经无财可散了。  段清黎神色淡然,默默跟在他旁边,看他专心致志趴在草丛里逮蛐蛐儿。习惯了他这样胡闹之后连好笑都不觉得,反而有几分心疼。  他们现在的处境,实在让人为难,现实与理想之间矛盾太大。  他不想显露丝毫锋芒,虽然不是非傻不可,但在桃渊受的伤不利用简直浪费,而且对于一个傻子,还能要求什么呢?难道能要他留在昆珝吗?  林地间空气清新湿润,因阳光尚柔和的缘故,泥土都带着几分湿气。在外面玩久了,轩辕夜早上才换的衣服已经满是泥印了,衣摆上膝盖的位置两块黑斑格外显眼,可最黑的却是一双手。  他偶尔挠挠脸和头发,力图蓬头垢面到更像一个傻子……  段清黎见他转头朝自己傻笑,便微一挑眉,就不帮你擦干净脸,就让我们彼此彼此吧。  却在这时有宫人前来通报:“殿下,大夏某位皇子殿下来看你了。”  轩辕夜恍如未闻,双手微合往草里某处一罩,却扑了个空,顿时垮了脸不耐地重重哼了一声,一屁股坐在地上开始撒泼。  他们二人自然知道是谁来了,心里反应也是相似,狗改不了吃屎真是一点没错,这落井下石的速度无人...

更新时间:2019-08-21

   <="kj_n">喵喵><="">解封者  刚到昆珝没多久,轩辕夜就发现了了问题。当地人之间谈话多用一种听不懂的语言,可他们不懂人家在说什么,人家却能明白他们说的北境通行之语。  毕竟是多年前遍布天下的“通语”,即便演化至今各地有所区别,但上流社会还是以语音纯正为荣。  很需要一种只有自己人才知道的交流方式啊。  他与段清黎极小声地讨论了一会之后,便睡下了。反正现在也想不出结果,明日还有诸多事情要做。  第二天一早,轩辕夜早早醒了,却闭目养神,缓缓调息,试了试经脉恢复得如何了,结果并无惊喜。  觉得宫人快要过来伺候洗漱了,他便在宽大的床上悠闲地滚来滚去,竭力让自己看起来不像一个正常人。  之后,梳洗、用膳,他照例稍稍折腾了一番,弄出了一些小小的乱子。不过,宫人们都很习惯了一样?  真好。  想必,他是傻子的消息,也不等过夜便在私底下传开了,大部分人都该知道了。毕竟,能到这里来的各国皇子,都不是什么简单角色,不会不重视情报的收集。  所以,拜托颜羽先出去打探一番,是很有必要的。  他其实也在想,颜羽会趁此机会主动把某些事告诉他吗?并没做好接受的准备,而且如果要说的话,早就说了。  这里白天这么漫长,女帝的耳目又是众多,某些谈话不能进行,该做些什么打发时间呢?  轩辕夜又找宫人陪他玩,段清黎则在旁边静静看着,实则在想自己的心事。现在的局势看似平静,但暗流汹涌,已经能看见隐隐的漩涡了。  最重要的是,女帝目的何在?之后,这次外出牵扯到的许多人,诸如漠北老怪、毒老等人,还没有解决呢。最后,他的身子必须尽快恢复了。  可虽然问诊,云叟根本没开药,又是什么意思?  而作为一个注意力分散的傻子,不到一上午,轩辕夜的兴致已经换了好几次,把一众宫人折腾得够呛,然而今日已经无财可散了。  段清黎神色淡然,默默跟在他旁边,看他专心致志趴在草丛里逮蛐蛐儿。习惯了他这样胡闹之后连好笑都不觉得,反而有几分心疼。  他们现在的处境,实在让人为难,现实与理想之间矛盾太大。  他不想显露丝毫锋芒,虽然不是非傻不可,但在桃渊受的伤不利用简直浪费,而且对于一个傻子,还能要求什么呢?难道能要他留在昆珝吗?  林地间空气清新湿润,因阳光尚柔和的缘故,泥土都带着几分湿气。在外面玩久了,轩辕夜早上才换的衣服已经满是泥印了,衣摆上膝盖的位置两块黑斑格外显眼,可最黑的却是一双手。  他偶尔挠挠脸和头发,力图蓬头垢面到更像一个傻子……  段清黎见他转头朝自己傻笑,便微一挑眉,就不帮你擦干净脸,就让我们彼此彼此吧。  却在这时有宫人前来通报:“殿下,大夏某位皇子殿下来看你了。”  轩辕夜恍如未闻,双手微合往草里某处一罩,却扑了个空,顿时垮了脸不耐地重重哼了一声,一屁股坐在地上开始撒泼。  他们二人自然知道是谁来了,心里反应也是相似,狗改不了吃屎真是一点没错,这落井下石的速度无人...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