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书网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快穿]炮灰逆袭记

[快穿]炮灰逆袭记
更新时间:2019-08-21
这年头,做人都需要注意,太厚道了不行,太没节操也不行,说不准哪天睡觉一觉起来发觉自己已经穿越了。很不幸的,容就被大世界的恶意击中他是一个没有节操的混蛋,只要相貌及格他都会想尽办法用尽手段弄到手里。但坏事做多了总会受到惩罚,于是他被选中,被迫穿越一个个世界完成各种稀奇古怪的任务,只有想不到的任务,没有不会出现的任务……各种姿势的着陆方式,各种勾搭人物的方式……卖的了萌耍的了赖,装的了忠犬扮的了  冬日赏雪景是一件很文雅的事,但若是赏雪景的人体质弱却偏偏要来赏雪景,那就是一件痛苦的事了,至少连绵不绝的咳嗽让人根本无法平心静气。(www.zshu.net最快更新)而一座四面环水且被轻纱围住的小亭内,...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架空穿越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墨烟月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首页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阅读到:第三章 降龙伏虎 第二节 飞龙在天
分享到:

第204章 冷眼旁观漠然式〔04〕更新时间:2019-08-21

  冬日赏雪景是一件很文雅的事,但若是赏雪景的人体质弱却偏偏要来赏雪景,那就是一件痛苦的事了,至少连绵不绝的咳嗽让人根本无法平心静气。(www.zshu.net最快更新)而一座四面环水且被轻纱围住的小亭内,咳嗽声便时断时续。  “子琰,你身体不好跑出来做什么。”云泽无奈的看着面前跪坐于地专心致志煮茶的容璟,眼底却藏着一份爱慕与黯然。  容璟没有回答,直到将一盏茶沏出,放到云泽面前,这才眼睛弯弯的望着对方,声音微微有些沙哑,却不显得难听反而多了几分磁性:“水是最好的泉水凝冰所化,茶叶是最顶级的金山银针,这样沏出的茶味道才是最好的。而且金山银针本就有一种冰凉的感觉,与冰化出的水搭配着更是相得益彰……”  云泽不由得叹气,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将这一盏茶喝下去。至于么,每年都变着花样给他做食物,哪怕他去了军营都会托送信的人将他亲手做的小点心捎带过去,明明是容府公子,却做着这些活计。若是让人知道容府公子有一手好厨艺,怕是下巴都得惊掉了。  见到云泽一滴不剩的喝完,容璟抿着嘴笑了,清雅脱俗的微笑让云泽心脏猛地多跳了几下,但表面上却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模样,将容璟的手抓住放进了自己衣服内:“身体不好就不要逞强,我又不会看不起你。你要是病了我也会担心的好吧。”  容璟轻轻摇头,低低的说了一句:“不是因为这些……”后面的话他没有说出来,而是顺势靠在云泽身上,换了一个话题继续,“奕凌,今天你会陪我睡的对不对?一个人睡着真的好冷。”  “唬谁呢,房间内可是有地龙的。”云泽捏了捏容璟鼻尖,没好气的道,“不就是怕黑么,直说就好了。”  容璟轻轻的哼了两声,似是撒娇似是抱怨,但最终还是温顺的靠在云泽怀里,看着与纯良无害的白兔无甚区别。但云泽知道,谁要敢将容璟当做白兔那才是真的傻,容璟在他面前表现得温良柔弱那只是因为他们一起长大,连性命都可以为对方舍弃,将自己的弱点暴露根本算不上什么。  云泽为云府嫡子,将来必然继承云府的一切,而云府也不似容府那么复杂,云泽没有其他兄弟,倒是有不少姐妹,因此他不需要为继承云府担忧。容璟则不一样,容璟有好几个庶弟,有的资质平庸,有的却仅比容璟略逊半筹。而且容璟的几个姨母心思也不少,对正妻的位置虎视眈眈。  抱着云泽这个热乎乎的人形抱枕,容璟惬意的眯起了眼睛,轻声道:“我们出去走走吧。你不在的时候父亲从不许我不带小厮护卫就出去……带着那些人,出门还有什么意思。(www.zshu.net)”  云泽对容璟从来是有求必应,这一次也不例外,因此没多久两人就从后门离开了容府,一个下人都没带。但在出门前,云泽将容璟里三层外三层裹成圆球才带出门,就是怕他冻着。容父接到这个消息,也只是笑眯眯的压下,不发表任何看法。儿子也长大了,需要经营自己的关系了,奕凌那孩子就不错。  并肩走在街上,那繁华的街道让容璟将眼睛弯成了漂亮的弧度,嘴角浅浅的微笑更是为他增添了一份光彩。云泽就在他身边...

更新时间:2019-08-21

   冬日赏雪景是一件很文雅的事,但若是赏雪景的人体质弱却偏偏要来赏雪景,那就是一件痛苦的事了,至少连绵不绝的咳嗽让人根本无法平心静气。(www.zshu.net最快更新)而一座四面环水且被轻纱围住的小亭内,咳嗽声便时断时续。  “子琰,你身体不好跑出来做什么。”云泽无奈的看着面前跪坐于地专心致志煮茶的容璟,眼底却藏着一份爱慕与黯然。  容璟没有回答,直到将一盏茶沏出,放到云泽面前,这才眼睛弯弯的望着对方,声音微微有些沙哑,却不显得难听反而多了几分磁性:“水是最好的泉水凝冰所化,茶叶是最顶级的金山银针,这样沏出的茶味道才是最好的。而且金山银针本就有一种冰凉的感觉,与冰化出的水搭配着更是相得益彰……”  云泽不由得叹气,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将这一盏茶喝下去。至于么,每年都变着花样给他做食物,哪怕他去了军营都会托送信的人将他亲手做的小点心捎带过去,明明是容府公子,却做着这些活计。若是让人知道容府公子有一手好厨艺,怕是下巴都得惊掉了。  见到云泽一滴不剩的喝完,容璟抿着嘴笑了,清雅脱俗的微笑让云泽心脏猛地多跳了几下,但表面上却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模样,将容璟的手抓住放进了自己衣服内:“身体不好就不要逞强,我又不会看不起你。你要是病了我也会担心的好吧。”  容璟轻轻摇头,低低的说了一句:“不是因为这些……”后面的话他没有说出来,而是顺势靠在云泽身上,换了一个话题继续,“奕凌,今天你会陪我睡的对不对?一个人睡着真的好冷。”  “唬谁呢,房间内可是有地龙的。”云泽捏了捏容璟鼻尖,没好气的道,“不就是怕黑么,直说就好了。”  容璟轻轻的哼了两声,似是撒娇似是抱怨,但最终还是温顺的靠在云泽怀里,看着与纯良无害的白兔无甚区别。但云泽知道,谁要敢将容璟当做白兔那才是真的傻,容璟在他面前表现得温良柔弱那只是因为他们一起长大,连性命都可以为对方舍弃,将自己的弱点暴露根本算不上什么。  云泽为云府嫡子,将来必然继承云府的一切,而云府也不似容府那么复杂,云泽没有其他兄弟,倒是有不少姐妹,因此他不需要为继承云府担忧。容璟则不一样,容璟有好几个庶弟,有的资质平庸,有的却仅比容璟略逊半筹。而且容璟的几个姨母心思也不少,对正妻的位置虎视眈眈。  抱着云泽这个热乎乎的人形抱枕,容璟惬意的眯起了眼睛,轻声道:“我们出去走走吧。你不在的时候父亲从不许我不带小厮护卫就出去……带着那些人,出门还有什么意思。(www.zshu.net)”  云泽对容璟从来是有求必应,这一次也不例外,因此没多久两人就从后门离开了容府,一个下人都没带。但在出门前,云泽将容璟里三层外三层裹成圆球才带出门,就是怕他冻着。容父接到这个消息,也只是笑眯眯的压下,不发表任何看法。儿子也长大了,需要经营自己的关系了,奕凌那孩子就不错。  并肩走在街上,那繁华的街道让容璟将眼睛弯成了漂亮的弧度,嘴角浅浅的微笑更是为他增添了一份光彩。云泽就在他身边...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