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书网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军旅战争 > 金枝

金枝

金枝
更新时间:2019-08-24
金枝作者面北眉南PS:本书简介在书页,您可以到书页查看  第二日,贺林晚收到了李毓的信。s  李毓问贺林晚要不要去大牢里会一会陈闳。  贺林晚并没有考虑太久,就去与卫氏说自己想要出门,卫氏叮嘱了几句就同意了。  贺林晚坐着自家的马车出门,先去了县衙附近的一家茶楼,然后将将春晓等人留在了茶楼里,自己则从茶楼的后门出来,上了一个早就等候在那里的青帷小轿。  小轿抬着贺林晚从后门进了县衙,从轿子上下来的时候贺林晚第一眼就看到了等候在旁的李毓。  李毓将轿夫打发了,然后走到贺林晚面前,他也不说话,只是很自然地抬手帮贺林晚将她头上那根刚刚下轿子的时候被碰歪了的金簪,然后才冲她一笑,“跟我走。”  贺林晚...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军旅战争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面北眉南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首页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阅读到:第三章 降龙伏虎 第二节 飞龙在天
分享到:

第535章 武立言回家更新时间:2019-08-24

  第二日,贺林晚收到了李毓的信。s  李毓问贺林晚要不要去大牢里会一会陈闳。  贺林晚并没有考虑太久,就去与卫氏说自己想要出门,卫氏叮嘱了几句就同意了。  贺林晚坐着自家的马车出门,先去了县衙附近的一家茶楼,然后将将春晓等人留在了茶楼里,自己则从茶楼的后门出来,上了一个早就等候在那里的青帷小轿。  小轿抬着贺林晚从后门进了县衙,从轿子上下来的时候贺林晚第一眼就看到了等候在旁的李毓。  李毓将轿夫打发了,然后走到贺林晚面前,他也不说话,只是很自然地抬手帮贺林晚将她头上那根刚刚下轿子的时候被碰歪了的金簪,然后才冲她一笑,“跟我走。”  贺林晚还是第一次进县衙,她点了点头一边跟上李毓,一边打量了一眼四周,发现这里是县衙后院的某偏僻之处,李毓正带着她往前院走,不过从她进来到现在,除了李毓和之前的轿夫,竟然一个人都没有遇到。  “你打点过了?”贺林晚偏头问李毓道。  前面有一个小台阶,李毓顺手牵住了贺林晚的手,笑道:“小心看路。这里是别人的地盘,在你过来之前我自然要打点好。”  贺林晚想说自己有在看路不可能摔倒,不过李毓牵着她顺利地跨过了台阶之后就自觉地放了手,贺林晚便把话咽下去了。  很快,李毓就带着贺林晚走到了县衙大牢门前,他停了下来,对贺林晚道:“等会儿再进去,里面需要先清一下场。”  “你什么时候跟薛行衣这么熟了?”贺林晚看着前面有人把守的大牢,所有所思地道。  李毓否认道:“并不是太熟,互相利用罢了。”  李毓的话音刚落,就有一个狱卒走了出来,对李毓和贺林晚道:“两位请跟我来。”狱卒并没有点破李毓的身份,只是含混地打了一声招呼。  李毓和贺林晚跟在这名狱卒身后进了县衙大牢。  一走进去,浑浊难闻的空气就让贺林晚忍不住皱了皱眉,李毓拿出一个小香包递给了贺林晚,温声道:“你忍一忍,难受的话就用它捂住口鼻。”  贺林晚本想说不用,但是看着李毓手里的那个看上去很精致的香包她还是接了过来,就着昏暗的壁灯随意看了一眼,发现针线居然还不错,贺林晚也没说什么,继续与李毓跟在名狱卒身后。  狱卒将两人带到了大牢的刑房。  面对着满屋子寒气森森的刑具,贺林晚也只是面不改色地一眼扫过,然后就当做没有看到一般,似乎这个屋子里比外头浓郁了好几倍的血腥味也没有引起她的不适,淡定的姿态惹得领他们进来的那名狱卒偷偷看了她好几眼。  “你家大人让你带我们来这里的?”李毓扫了一眼挂满了刑具的四壁,走到贺林晚身边,似笑非笑地问那名狱卒。  狱卒连忙解释道:“刑房的隔壁就是审讯室,等会儿犯人会被带到隔壁,带两位来此是为了方便两位听清楚审讯过程。”  不好意思,今天卡文了。  未免大家久等,先发一章小短章。  未完待续。

更新时间:2019-08-24

   第二日,贺林晚收到了李毓的信。s  李毓问贺林晚要不要去大牢里会一会陈闳。  贺林晚并没有考虑太久,就去与卫氏说自己想要出门,卫氏叮嘱了几句就同意了。  贺林晚坐着自家的马车出门,先去了县衙附近的一家茶楼,然后将将春晓等人留在了茶楼里,自己则从茶楼的后门出来,上了一个早就等候在那里的青帷小轿。  小轿抬着贺林晚从后门进了县衙,从轿子上下来的时候贺林晚第一眼就看到了等候在旁的李毓。  李毓将轿夫打发了,然后走到贺林晚面前,他也不说话,只是很自然地抬手帮贺林晚将她头上那根刚刚下轿子的时候被碰歪了的金簪,然后才冲她一笑,“跟我走。”  贺林晚还是第一次进县衙,她点了点头一边跟上李毓,一边打量了一眼四周,发现这里是县衙后院的某偏僻之处,李毓正带着她往前院走,不过从她进来到现在,除了李毓和之前的轿夫,竟然一个人都没有遇到。  “你打点过了?”贺林晚偏头问李毓道。  前面有一个小台阶,李毓顺手牵住了贺林晚的手,笑道:“小心看路。这里是别人的地盘,在你过来之前我自然要打点好。”  贺林晚想说自己有在看路不可能摔倒,不过李毓牵着她顺利地跨过了台阶之后就自觉地放了手,贺林晚便把话咽下去了。  很快,李毓就带着贺林晚走到了县衙大牢门前,他停了下来,对贺林晚道:“等会儿再进去,里面需要先清一下场。”  “你什么时候跟薛行衣这么熟了?”贺林晚看着前面有人把守的大牢,所有所思地道。  李毓否认道:“并不是太熟,互相利用罢了。”  李毓的话音刚落,就有一个狱卒走了出来,对李毓和贺林晚道:“两位请跟我来。”狱卒并没有点破李毓的身份,只是含混地打了一声招呼。  李毓和贺林晚跟在这名狱卒身后进了县衙大牢。  一走进去,浑浊难闻的空气就让贺林晚忍不住皱了皱眉,李毓拿出一个小香包递给了贺林晚,温声道:“你忍一忍,难受的话就用它捂住口鼻。”  贺林晚本想说不用,但是看着李毓手里的那个看上去很精致的香包她还是接了过来,就着昏暗的壁灯随意看了一眼,发现针线居然还不错,贺林晚也没说什么,继续与李毓跟在名狱卒身后。  狱卒将两人带到了大牢的刑房。  面对着满屋子寒气森森的刑具,贺林晚也只是面不改色地一眼扫过,然后就当做没有看到一般,似乎这个屋子里比外头浓郁了好几倍的血腥味也没有引起她的不适,淡定的姿态惹得领他们进来的那名狱卒偷偷看了她好几眼。  “你家大人让你带我们来这里的?”李毓扫了一眼挂满了刑具的四壁,走到贺林晚身边,似笑非笑地问那名狱卒。  狱卒连忙解释道:“刑房的隔壁就是审讯室,等会儿犯人会被带到隔壁,带两位来此是为了方便两位听清楚审讯过程。”  不好意思,今天卡文了。  未免大家久等,先发一章小短章。  未完待续。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