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书网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姜姒虐渣攻略

姜姒虐渣攻略
更新时间:2020-05-26
前世女主白莲花,男主心机婊;今生女主心机婊,男主绿茶婊(。人都言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殊不知赔了夫人又折兵!重生之后,姜姒仔细思考了一下自己的人生:抛开那个渣(睡)过自己的男人不提,自己这人生也很是跌宕起伏酷炫无比了(^_^)/~~备注:1)就是个要跟作者的智商较真儿;2)架了个空,懒考据,谢扒榜;3)谢绝言情文下刷耽美,心情不好看到直接开喷,被喷别玻璃心,谢谢合作。  傅臣已回了楼中,却已经与七皇子萧祁分作两处。(www.zshu.net最快更新).最快更新访问:щщщ.SΗυΗāНА.сОΜ 。  今日皇族之中已有不少人前来,最怕便是遇上萧纵这一头‘精’明老狐狸,下手狠辣,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要朝...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重生异能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时镜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首页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阅读到:第三章 降龙伏虎 第二节 飞龙在天
分享到:

第1升08章 番外 御史升官日常更新时间:2020-05-26

  傅臣已回了楼中,却已经与七皇子萧祁分作两处。(www.zshu.net最快更新).最快更新访问:щщщ.SΗυΗāНА.сОΜ 。  今日皇族之中已有不少人前来,最怕便是遇上萧纵这一头‘精’明老狐狸,下手狠辣,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要朝他们发难。不过傅臣此生还没怕过什么人,唯一头疼的兴许只有一个和靖公主,缠人得厉害。  和靖公主已经前来,只是现在还没寻到他这一处,傅臣可暂得几分清闲。  赵百今日作寻常打扮,见傅臣回来,忙摆了摆手,这意思是无事,傅臣见了也就点点头进去。  下面逛游廊的人还没回来,独他一个坐在上头。  不一会儿,便瞧见楼那边谢方知已经回来,接着没了影子,按着是上楼了。  果然,未过得半刻,谢方知便到了‘门’前。  外头伺候着几个小厮,里面仅有傅臣一个人,赵百垂手站在他后面。  谢、傅二人见了面,彼此无话。  待谢方知落了座,傅臣才转着漂亮的宣窑白瓷‘玉’盏,盯着里面‘玉’液琼浆‘波’澜微皱,慢道:“禅房里是谁?”  “……我便知是瞒不过你。”  谢方知面上的确是不怎么惊讶,可心里头是不是这样可不好说。  傅臣也不知是怎么识破的,又或许此人耳目灵通,非他所能比。  总之,这消息似乎不是什么好消息,可表面上他们是至‘交’,所以谢方知不该有任何的隐瞒,而实际上他也不打算隐瞒:“是姜四姑娘。外头出了些许意外,半道上搭了把手,七皇子又来,怕撞见,所以藏了。”  到底是什么意外,又是怎么搭上了手,这些谢方知一概不说。傅臣此人古怪,有洁癖,若叫他清楚姜家里头是个肮脏污秽样,也不知是不是耽误了姜姒终身大事,不是他所愿意看见。只是,不说也有一样不好,傅臣会不会怀疑……  应当不会。  此人不是多疑的‘性’子。  谢方知面上淡淡,拿眼睛去扫外面颜‘色’姣好的姑娘,嘴上还道:“我手背上这伤可不就是你那心尖尖给挠的,这等姑娘家,娶回去也是祸害。”  “她怎样,不容你置喙。”  傅臣终是一笑,端了酒杯与谢方知碰了碰。  饮酒后,又道:“姒儿素‘性’良善,不与人争,我只恐她在姜府吃亏。如今偏又遇着姜源那件事,却是有些为难了。”  “让你抬举你日后岳父大人,你为难个什么?”谢方知挑眉,“那不是人之常情吗?”  姜家始终是支持太子的,老爷子姜坤几个儿子里,还真找不出几个有出息的,倒是今日谢方知请来的姜荀像是个厉害的,不过又矮了一辈。  傅臣自有自己的考量:“这一盘棋还不知是怎么个下法,再观望观望……”  如今朝中局势实则已经足够明朗,皇上的身子骨眼看着要不行了,如今就一个太子,一个七皇子,一个九皇子。九皇子年纪尚幼,其母出身也不高,所以虽然聪慧,可毕竟继承大宝的机会不大。  也就是说,大面上就是太子与七皇子的角逐。  而从外头看,七皇子是远远不如太子的。  谢方知略一思索,便知道傅臣是在担心谁了。  “魏王萧纵?”  傅臣手指尖一点,笑而不言。  两人心底都是一面明镜,各自揣着...

更新时间:2020-05-26

   傅臣已回了楼中,却已经与七皇子萧祁分作两处。(www.zshu.net最快更新).最快更新访问:щщщ.SΗυΗāНА.сОΜ 。  今日皇族之中已有不少人前来,最怕便是遇上萧纵这一头‘精’明老狐狸,下手狠辣,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要朝他们发难。不过傅臣此生还没怕过什么人,唯一头疼的兴许只有一个和靖公主,缠人得厉害。  和靖公主已经前来,只是现在还没寻到他这一处,傅臣可暂得几分清闲。  赵百今日作寻常打扮,见傅臣回来,忙摆了摆手,这意思是无事,傅臣见了也就点点头进去。  下面逛游廊的人还没回来,独他一个坐在上头。  不一会儿,便瞧见楼那边谢方知已经回来,接着没了影子,按着是上楼了。  果然,未过得半刻,谢方知便到了‘门’前。  外头伺候着几个小厮,里面仅有傅臣一个人,赵百垂手站在他后面。  谢、傅二人见了面,彼此无话。  待谢方知落了座,傅臣才转着漂亮的宣窑白瓷‘玉’盏,盯着里面‘玉’液琼浆‘波’澜微皱,慢道:“禅房里是谁?”  “……我便知是瞒不过你。”  谢方知面上的确是不怎么惊讶,可心里头是不是这样可不好说。  傅臣也不知是怎么识破的,又或许此人耳目灵通,非他所能比。  总之,这消息似乎不是什么好消息,可表面上他们是至‘交’,所以谢方知不该有任何的隐瞒,而实际上他也不打算隐瞒:“是姜四姑娘。外头出了些许意外,半道上搭了把手,七皇子又来,怕撞见,所以藏了。”  到底是什么意外,又是怎么搭上了手,这些谢方知一概不说。傅臣此人古怪,有洁癖,若叫他清楚姜家里头是个肮脏污秽样,也不知是不是耽误了姜姒终身大事,不是他所愿意看见。只是,不说也有一样不好,傅臣会不会怀疑……  应当不会。  此人不是多疑的‘性’子。  谢方知面上淡淡,拿眼睛去扫外面颜‘色’姣好的姑娘,嘴上还道:“我手背上这伤可不就是你那心尖尖给挠的,这等姑娘家,娶回去也是祸害。”  “她怎样,不容你置喙。”  傅臣终是一笑,端了酒杯与谢方知碰了碰。  饮酒后,又道:“姒儿素‘性’良善,不与人争,我只恐她在姜府吃亏。如今偏又遇着姜源那件事,却是有些为难了。”  “让你抬举你日后岳父大人,你为难个什么?”谢方知挑眉,“那不是人之常情吗?”  姜家始终是支持太子的,老爷子姜坤几个儿子里,还真找不出几个有出息的,倒是今日谢方知请来的姜荀像是个厉害的,不过又矮了一辈。  傅臣自有自己的考量:“这一盘棋还不知是怎么个下法,再观望观望……”  如今朝中局势实则已经足够明朗,皇上的身子骨眼看着要不行了,如今就一个太子,一个七皇子,一个九皇子。九皇子年纪尚幼,其母出身也不高,所以虽然聪慧,可毕竟继承大宝的机会不大。  也就是说,大面上就是太子与七皇子的角逐。  而从外头看,七皇子是远远不如太子的。  谢方知略一思索,便知道傅臣是在担心谁了。  “魏王萧纵?”  傅臣手指尖一点,笑而不言。  两人心底都是一面明镜,各自揣着...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