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书网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姜姒虐渣攻略

姜姒虐渣攻略
更新时间:2019-09-23
前世女主白莲花,男主心机婊;今生女主心机婊,男主绿茶婊(。人都言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殊不知赔了夫人又折兵!重生之后,姜姒仔细思考了一下自己的人生:抛开那个渣(睡)过自己的男人不提,自己这人生也很是跌宕起伏酷炫无比了(^_^)/~~备注:1)就是个要跟作者的智商较真儿;2)架了个空,懒考据,谢扒榜;3)谢绝言情文下刷耽美,心情不好看到直接开喷,被喷别玻璃心,谢谢合作。  场中一溜排开好几张桌案,上首高坐的便是魏王与七皇子,和靖公主与傅臣等人在两侧,其余勋贵子弟更在旁侧。(www.zshu.net)  时有暗香浮动,暑气早消,夜里却不冷。  傅臣玄衣墨发而坐,婢‘女’将擦过了好几遍的酒盏端了上来,为...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重生异能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时镜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首页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阅读到:第三章 降龙伏虎 第二节 飞龙在天
分享到:

第109章 大结局尘埃落定更新时间:2019-09-23

  场中一溜排开好几张桌案,上首高坐的便是魏王与七皇子,和靖公主与傅臣等人在两侧,其余勋贵子弟更在旁侧。(www.zshu.net)  时有暗香浮动,暑气早消,夜里却不冷。  傅臣玄衣墨发而坐,婢‘女’将擦过了好几遍的酒盏端了上来,为其斟酒,傅臣只看着前方竖起来的对联,似乎兴致缺缺。  上手位置萧祁眼一扫,便见谢方知那一桌空了两个位置出来,因问道:“怎没见谢乙?”  这时候,傅臣才微微一挑眉,看了过去,而后一笑:“怕是逃也来不及吧。”  席间众人闻言都笑了起来,只当萧祁不知道其中关窍。  由是有人半是幸灾乐祸,半是羡慕嫉妒地出来解释,道:“谢大公子逃的原因实则很简单,想来诸位都听说过翰林顾家吧?掌院学士顾严德掌上明珠顾芝,大家也都知道,咱京城里数一数二的才‘女’。郎才‘女’貌,或是这才气总要能相合。”  其实这人一说顾芝,众人便已经回过神来了,只是有些没想到谢方知竟然怕这‘女’人怕到这地步。  只有这种时候,傅臣才觉出几分乐趣来,头疼的也不止他一个。  那人又道:“京城才俊里,傅世子已是有了意中人,那顾姑娘定然不好‘插’足,算算这京城里不就只有谢大公子了吗?”  顾家想要与谢氏结为姻亲,在京中并非秘闻,只是谢氏那边似乎对顾家不大喜欢。按理说,顾芝也快到了该婚嫁之龄,上‘门’提亲的人真是踏破了‘门’槛,可=偏偏就是没有人能抱得美人归。  所为何?  还不是因为才气不够。  因而众人仔细琢磨一下,总算是明白顾家这意思了。  谢方知此人吧,为人轻慢孟‘浪’,醉时‘花’宿柳眠,醒时舞文‘弄’墨,说是不见半分本事,可人赞一句“腹中锦绣文章,舌尖珠玑莲‘花’”,并非作假。  抛开谢乙为人不算,与顾芝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  坊间不少人打赌,说这顾芝最后还是能嫁进谢氏,成为当家主母。  当然这些都是坊间传闻,当不得真,可顾芝对谢方知有那么一点意思却是不假。  而谢方知往年参加小瑶池会,也时常来对上一联,今年顾芝也来了,要说没什么企图,那才是作假。  这不,谢乙人都不知道哪里去了!  明白个中缘由,席间人都大笑起来,只道:“谢乙风流一世,今夜竟如此狼狈,真不知此刻还在哪里躲着呢!真真笑煞人也!风水轮流转,今年到了谢乙这儿了!哈哈哈……”  赵百站在傅臣身后,忍笑忍得肚子疼。  傅臣听见了,也是轻笑。  都说什么一物降一物,指不定谢乙还真要被这顾芝给降住。  赵百憋得厉害,咳嗽道:“世子爷,要不……属下去寻寻谢公子?”  傅臣笑:“寻他作甚?”  小心翼翼打量自家世子一眼,赵百道:“前阵您那个什么心烦的时候他笑个没完,属下想着吧,这时候他总不能逃。要属下说,这会儿就该他来……”  平时谢方知上下嘴皮子一碰,那损人的话真跟倒不尽的‘春’江水一样出来,平时谁没被他喷过?  怎么说,赵百也觉得自己是个有骨气的‘侍’卫,锦上添‘花’雪中送炭的事情,他做起来真是一刻也不手软。当然了,作...

更新时间:2019-09-23

   场中一溜排开好几张桌案,上首高坐的便是魏王与七皇子,和靖公主与傅臣等人在两侧,其余勋贵子弟更在旁侧。(www.zshu.net)  时有暗香浮动,暑气早消,夜里却不冷。  傅臣玄衣墨发而坐,婢‘女’将擦过了好几遍的酒盏端了上来,为其斟酒,傅臣只看着前方竖起来的对联,似乎兴致缺缺。  上手位置萧祁眼一扫,便见谢方知那一桌空了两个位置出来,因问道:“怎没见谢乙?”  这时候,傅臣才微微一挑眉,看了过去,而后一笑:“怕是逃也来不及吧。”  席间众人闻言都笑了起来,只当萧祁不知道其中关窍。  由是有人半是幸灾乐祸,半是羡慕嫉妒地出来解释,道:“谢大公子逃的原因实则很简单,想来诸位都听说过翰林顾家吧?掌院学士顾严德掌上明珠顾芝,大家也都知道,咱京城里数一数二的才‘女’。郎才‘女’貌,或是这才气总要能相合。”  其实这人一说顾芝,众人便已经回过神来了,只是有些没想到谢方知竟然怕这‘女’人怕到这地步。  只有这种时候,傅臣才觉出几分乐趣来,头疼的也不止他一个。  那人又道:“京城才俊里,傅世子已是有了意中人,那顾姑娘定然不好‘插’足,算算这京城里不就只有谢大公子了吗?”  顾家想要与谢氏结为姻亲,在京中并非秘闻,只是谢氏那边似乎对顾家不大喜欢。按理说,顾芝也快到了该婚嫁之龄,上‘门’提亲的人真是踏破了‘门’槛,可=偏偏就是没有人能抱得美人归。  所为何?  还不是因为才气不够。  因而众人仔细琢磨一下,总算是明白顾家这意思了。  谢方知此人吧,为人轻慢孟‘浪’,醉时‘花’宿柳眠,醒时舞文‘弄’墨,说是不见半分本事,可人赞一句“腹中锦绣文章,舌尖珠玑莲‘花’”,并非作假。  抛开谢乙为人不算,与顾芝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  坊间不少人打赌,说这顾芝最后还是能嫁进谢氏,成为当家主母。  当然这些都是坊间传闻,当不得真,可顾芝对谢方知有那么一点意思却是不假。  而谢方知往年参加小瑶池会,也时常来对上一联,今年顾芝也来了,要说没什么企图,那才是作假。  这不,谢乙人都不知道哪里去了!  明白个中缘由,席间人都大笑起来,只道:“谢乙风流一世,今夜竟如此狼狈,真不知此刻还在哪里躲着呢!真真笑煞人也!风水轮流转,今年到了谢乙这儿了!哈哈哈……”  赵百站在傅臣身后,忍笑忍得肚子疼。  傅臣听见了,也是轻笑。  都说什么一物降一物,指不定谢乙还真要被这顾芝给降住。  赵百憋得厉害,咳嗽道:“世子爷,要不……属下去寻寻谢公子?”  傅臣笑:“寻他作甚?”  小心翼翼打量自家世子一眼,赵百道:“前阵您那个什么心烦的时候他笑个没完,属下想着吧,这时候他总不能逃。要属下说,这会儿就该他来……”  平时谢方知上下嘴皮子一碰,那损人的话真跟倒不尽的‘春’江水一样出来,平时谁没被他喷过?  怎么说,赵百也觉得自己是个有骨气的‘侍’卫,锦上添‘花’雪中送炭的事情,他做起来真是一刻也不手软。当然了,作...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