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书网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渣王作妃

渣王作妃
更新时间:2019-08-25
(这是一个扭曲成麻花的男人,和一个势必作出新高度的女人,互作不休的故事)***大元王朝湛王爷:论权势:他是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论做人:那,他是至高无上,无人能及!因为,他就是一变态。护你没原因,杀你没理由;喜怒无常,又扭曲无比。***容家九小姐:论样貌:美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论性情;纯的惊天地,善的泣鬼神!可惜,这些都是装  秒了秒了  天哪天哪  容倾心里的背景曲直接由义勇军进行曲,变成了今天是个好日子。  今天是个好日子呀吉祥的事儿都有我,好日子……  当里个当,当里个当……当当到一半儿,接触到湛王视线,一切戛然而止,就剩二字儿完了  小脸儿绷紧,弯起的眉眼拉平,上扬的嘴角抿紧。  这...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古武机甲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浅浅的心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首页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阅读到:第三章 降龙伏虎 第二节 飞龙在天
分享到:

终:团圆更新时间:2019-08-25

  秒了秒了  天哪天哪  容倾心里的背景曲直接由义勇军进行曲,变成了今天是个好日子。  今天是个好日子呀吉祥的事儿都有我,好日子……  当里个当,当里个当……当当到一半儿,接触到湛王视线,一切戛然而止,就剩二字儿完了  小脸儿绷紧,弯起的眉眼拉平,上扬的嘴角抿紧。  这个时候她该作何反应?心里开始波涛翻涌,乱七八糟的杂念一涌而出……  她若是个不经人事的也就罢了。管他是秒速,还是光速,她只要满脸羞答答,迷糊糊的自然就过去了。  可关键她不是呀在房事上,她理论知识,通。实践姿势,懂。  如此,装糊涂都装不过去呀因为,湛王知道她很懂。她曾经可是评论过他技术差呢  想着,容倾不觉咽口水。其实,这次她真不嫌他时间短,反而很高兴。毕竟,她今天可是累惨了,湛王能速战速决,她可是求之不得。  可是,这话就算是真话湛王也绝对不喜欢听吧毕竟,相比你的心情,他更在意的是自己的能力。  如此,那现在该怎么办呢?  安慰?就说,猴子还有从树上掉下来的时候,何况这事儿了,正常,正常  就说,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的,或者,人在江湖啊飘哪有不挨刀。也许,应该直接了当的说,让你前几次使劲儿折腾,折腾,折腾,这下好了软了吧秒了吧能的你,有本事再来一次。  这挑衅的念头突然而出,容倾一个得瑟一个激灵,相互交替,那酸爽,颤抖的兴奋着。  不过,男人秒了,这个时候任何安慰都有可能会被误解为讥笑吧所以,不能安慰,不能安慰  要不?她直接翻白眼晕倒?或者说,或者说……  想着,纠结着,吃饱的小肚儿,疲惫的身体,给了她一个干脆决定她睡着了  看着躺在他身下,就这么没心没肺睡过去的女人。湛王那脸色黑色的能滴出墨水来  娶了个不着调的女人,连带洞房都变得这么……湛王面皮紧绷,羞怒  极好继技术差之后,他在时间上又创了一个记录。  想着,脸色越发难看。狠狠看了容倾一眼,湛王心里装载着千百种切了她,剁了她的念头。从床上下来,抬脚往洗浴间走去。  馨园  “娘,安安今天嫁人了。嫁给了一个有才华,有样貌,有权势,也有脾气的男人。安安以后的日子怕是不会太好过,而我怕是护不住她。”  “那个男人的身份在哪里摆着,纵然是安安被他欺负了,我也不能伸手去揍他。所以,若是有可能,你记得护着她点儿。”真若有灵,就经常去云珟面前飘飘这念头在容逸柏脑里过了过。  “咳……”轻咳一声压下,看着眼前的牌位,浅笑,略显无奈,“大概是跟安安一起待的有些久了,一些奇怪的念头不觉就冒出来了。娘不要见怪。”  伸手倒一杯清茶放在牌位前,再为自己倒一杯,轻抿一口,随意说着,“安安才嫁人,才是第一天不在家。我发现,我已经有些想她了。这算不算一种依赖?就如娘刚离世时一样,总是不断想起。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儿。”  “不过,她总归是要嫁人的,等时间长久,她不在身边的日子我慢慢会习惯的。就如娘永远的离开一样。”  “只是,安安出嫁了,我忽然不知道该忙些什么了...

更新时间:2019-08-25

   秒了秒了  天哪天哪  容倾心里的背景曲直接由义勇军进行曲,变成了今天是个好日子。  今天是个好日子呀吉祥的事儿都有我,好日子……  当里个当,当里个当……当当到一半儿,接触到湛王视线,一切戛然而止,就剩二字儿完了  小脸儿绷紧,弯起的眉眼拉平,上扬的嘴角抿紧。  这个时候她该作何反应?心里开始波涛翻涌,乱七八糟的杂念一涌而出……  她若是个不经人事的也就罢了。管他是秒速,还是光速,她只要满脸羞答答,迷糊糊的自然就过去了。  可关键她不是呀在房事上,她理论知识,通。实践姿势,懂。  如此,装糊涂都装不过去呀因为,湛王知道她很懂。她曾经可是评论过他技术差呢  想着,容倾不觉咽口水。其实,这次她真不嫌他时间短,反而很高兴。毕竟,她今天可是累惨了,湛王能速战速决,她可是求之不得。  可是,这话就算是真话湛王也绝对不喜欢听吧毕竟,相比你的心情,他更在意的是自己的能力。  如此,那现在该怎么办呢?  安慰?就说,猴子还有从树上掉下来的时候,何况这事儿了,正常,正常  就说,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的,或者,人在江湖啊飘哪有不挨刀。也许,应该直接了当的说,让你前几次使劲儿折腾,折腾,折腾,这下好了软了吧秒了吧能的你,有本事再来一次。  这挑衅的念头突然而出,容倾一个得瑟一个激灵,相互交替,那酸爽,颤抖的兴奋着。  不过,男人秒了,这个时候任何安慰都有可能会被误解为讥笑吧所以,不能安慰,不能安慰  要不?她直接翻白眼晕倒?或者说,或者说……  想着,纠结着,吃饱的小肚儿,疲惫的身体,给了她一个干脆决定她睡着了  看着躺在他身下,就这么没心没肺睡过去的女人。湛王那脸色黑色的能滴出墨水来  娶了个不着调的女人,连带洞房都变得这么……湛王面皮紧绷,羞怒  极好继技术差之后,他在时间上又创了一个记录。  想着,脸色越发难看。狠狠看了容倾一眼,湛王心里装载着千百种切了她,剁了她的念头。从床上下来,抬脚往洗浴间走去。  馨园  “娘,安安今天嫁人了。嫁给了一个有才华,有样貌,有权势,也有脾气的男人。安安以后的日子怕是不会太好过,而我怕是护不住她。”  “那个男人的身份在哪里摆着,纵然是安安被他欺负了,我也不能伸手去揍他。所以,若是有可能,你记得护着她点儿。”真若有灵,就经常去云珟面前飘飘这念头在容逸柏脑里过了过。  “咳……”轻咳一声压下,看着眼前的牌位,浅笑,略显无奈,“大概是跟安安一起待的有些久了,一些奇怪的念头不觉就冒出来了。娘不要见怪。”  伸手倒一杯清茶放在牌位前,再为自己倒一杯,轻抿一口,随意说着,“安安才嫁人,才是第一天不在家。我发现,我已经有些想她了。这算不算一种依赖?就如娘刚离世时一样,总是不断想起。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儿。”  “不过,她总归是要嫁人的,等时间长久,她不在身边的日子我慢慢会习惯的。就如娘永远的离开一样。”  “只是,安安出嫁了,我忽然不知道该忙些什么了...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