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书网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盛明贤王

盛明贤王
更新时间:2019-09-22
道长曰:“龟蛇所宿,江南王府,吐哺之贤,庶人之命。”人生似有天命,终于一语成谶。一代亲王,年少多难,辗转归来,命系社稷。可叹,丑时,相忘于江湖;美时,幽闭于深宫。设下惊世奇谋,搅动京华风云,存亡续绝,扶大厦之将倾。可悲,繁华落尽后,富贵如烟云。可喜…  午膳后,朱祁铭来到芙蕖楼,正待披挂上盔甲,外出寻找吕夕瑶的小落,却见庞哲匆匆走了进来。  庞哲支走丫鬟,“北境刚刚传来消息,宣府那边有大批鞑贼入境,意图不明,殿下宜速赶往宣府,迟恐生变!”  朱祁铭一惊,脸上立马浮起难色,“夕瑶妹妹下落不明,小王怎能一走了之!”  “请殿下放心,郕王早有吩咐,在下定将设法找到吕姑娘的下落,殿下不妨将这边的事交给...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历史传记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汉水谣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首页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阅读到:第三章 降龙伏虎 第二节 飞龙在天
分享到:

第四百二十三章 归隐江南更新时间:2019-09-22

  午膳后,朱祁铭来到芙蕖楼,正待披挂上盔甲,外出寻找吕夕瑶的小落,却见庞哲匆匆走了进来。  庞哲支走丫鬟,“北境刚刚传来消息,宣府那边有大批鞑贼入境,意图不明,殿下宜速赶往宣府,迟恐生变!”  朱祁铭一惊,脸上立马浮起难色,“夕瑶妹妹下落不明,小王怎能一走了之!”  “请殿下放心,郕王早有吩咐,在下定将设法找到吕姑娘的下落,殿下不妨将这边的事交给在下去办。”  交给你们?本王今日回来时,你们问都懒得问她一声,本王又如何放心得下!朱祁铭心中不乐,面上还算淡定。  “新来的贼人武功不俗,本王实在是放心不下!”  庞哲暂不说话,先邀朱祁铭上了游廊。  “龙骧卫的人马到来后,那些贼人相继遁去,吕姑娘有凌虚道长相护,料不会有失。再说,殿下不是见过那个马利吗?他们并未回京,而是就地隐伏了下来,马利的身手颇为不俗,有他相助,必能找到吕姑娘的下落。”  朱祁铭扶栏遥望天边的流云,默然不语。  “望殿下以大局为重!在下发誓,若找不到吕姑娘的下落,庞某愿以死谢罪!”  朱祁铭心有万般不情愿,但庞哲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他不便再固执己见。  “也罢,小王即刻启程回宣府,这边的事便拜托庞先生了!”  “郕王的事过去了,而今庞某将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寻找吕姑娘的下落上,但请殿下信任庞某。”庞哲邀朱祁铭在栏边的木椅上入座,“殿下,瓦剌该不会是打算开战吧?若瓦剌选在这个时候动手,大明只怕够呛!”  朱祁铭伸手抚弄扶栏边的一盆含羞草,含羞草迅速卷起叶片。  “算算时日,瓦剌在这个时候动手似乎为时过早。”  庞哲思虑片刻,“唉,想不到泱泱上国竟落得如此境地!”  朱祁铭怅然,“小王仔细想过,其实,从宣德末年开始,大明的国运便开始衰落,只是表面上的繁华蒙蔽了世人的眼睛,真是当局者迷呀!积弊日重,大明自己看不清,瓦剌却探得清清楚楚。内忧必招来外患,而外患一生,大明更不敢大刀阔斧革除时弊了,使得内忧愈来愈重,内忧愈来愈重,束缚住了大明的手脚,外患便随之愈来愈重,内忧与外患,就像形影不离的一对兄弟!”  庞哲点头,“管仲说得好,‘内政不修,外举事不济’!眼下即便平定了浙闽叛乱,那也仅是治标,要想治本,还须大刀阔斧革除时弊,整肃吏治,抑制豪强,让天下苍生各得其所,迎来一个海清河晏的治世,到了那时,大明岂会遭受瓦剌这样的蕞尔小邦欺凌!”  对庞哲描述的这番愿景,朱祁铭不禁悠然神往,片刻后,他的神思回归现实,“庞先生的抱负须等到大明击败瓦剌之后方可施展。”  “不,在下以为,眼下该有所作为了,有些名高实劣的大员仍混迹于朝堂之上,这对大明摆脱当下的困境而言,无异于拦路虎!”  朱祁铭诧异地望了庞哲一眼,“这里的许多人都遭受过苦难,小王猜得不错的话,他们的苦难恐怕全拜权贵所赐!而今这些历经苦难的幸存者成了庞先生手上的牌,可以用来随时拔除先生所说的‘障碍’,是么?”  庞哲神色穆然,“在下如此行事,虽有失君子之风...

更新时间:2019-09-22

   午膳后,朱祁铭来到芙蕖楼,正待披挂上盔甲,外出寻找吕夕瑶的小落,却见庞哲匆匆走了进来。  庞哲支走丫鬟,“北境刚刚传来消息,宣府那边有大批鞑贼入境,意图不明,殿下宜速赶往宣府,迟恐生变!”  朱祁铭一惊,脸上立马浮起难色,“夕瑶妹妹下落不明,小王怎能一走了之!”  “请殿下放心,郕王早有吩咐,在下定将设法找到吕姑娘的下落,殿下不妨将这边的事交给在下去办。”  交给你们?本王今日回来时,你们问都懒得问她一声,本王又如何放心得下!朱祁铭心中不乐,面上还算淡定。  “新来的贼人武功不俗,本王实在是放心不下!”  庞哲暂不说话,先邀朱祁铭上了游廊。  “龙骧卫的人马到来后,那些贼人相继遁去,吕姑娘有凌虚道长相护,料不会有失。再说,殿下不是见过那个马利吗?他们并未回京,而是就地隐伏了下来,马利的身手颇为不俗,有他相助,必能找到吕姑娘的下落。”  朱祁铭扶栏遥望天边的流云,默然不语。  “望殿下以大局为重!在下发誓,若找不到吕姑娘的下落,庞某愿以死谢罪!”  朱祁铭心有万般不情愿,但庞哲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他不便再固执己见。  “也罢,小王即刻启程回宣府,这边的事便拜托庞先生了!”  “郕王的事过去了,而今庞某将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寻找吕姑娘的下落上,但请殿下信任庞某。”庞哲邀朱祁铭在栏边的木椅上入座,“殿下,瓦剌该不会是打算开战吧?若瓦剌选在这个时候动手,大明只怕够呛!”  朱祁铭伸手抚弄扶栏边的一盆含羞草,含羞草迅速卷起叶片。  “算算时日,瓦剌在这个时候动手似乎为时过早。”  庞哲思虑片刻,“唉,想不到泱泱上国竟落得如此境地!”  朱祁铭怅然,“小王仔细想过,其实,从宣德末年开始,大明的国运便开始衰落,只是表面上的繁华蒙蔽了世人的眼睛,真是当局者迷呀!积弊日重,大明自己看不清,瓦剌却探得清清楚楚。内忧必招来外患,而外患一生,大明更不敢大刀阔斧革除时弊了,使得内忧愈来愈重,内忧愈来愈重,束缚住了大明的手脚,外患便随之愈来愈重,内忧与外患,就像形影不离的一对兄弟!”  庞哲点头,“管仲说得好,‘内政不修,外举事不济’!眼下即便平定了浙闽叛乱,那也仅是治标,要想治本,还须大刀阔斧革除时弊,整肃吏治,抑制豪强,让天下苍生各得其所,迎来一个海清河晏的治世,到了那时,大明岂会遭受瓦剌这样的蕞尔小邦欺凌!”  对庞哲描述的这番愿景,朱祁铭不禁悠然神往,片刻后,他的神思回归现实,“庞先生的抱负须等到大明击败瓦剌之后方可施展。”  “不,在下以为,眼下该有所作为了,有些名高实劣的大员仍混迹于朝堂之上,这对大明摆脱当下的困境而言,无异于拦路虎!”  朱祁铭诧异地望了庞哲一眼,“这里的许多人都遭受过苦难,小王猜得不错的话,他们的苦难恐怕全拜权贵所赐!而今这些历经苦难的幸存者成了庞先生手上的牌,可以用来随时拔除先生所说的‘障碍’,是么?”  庞哲神色穆然,“在下如此行事,虽有失君子之风...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