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书网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重生之最强弃女

重生之最强弃女
更新时间:2020-02-25
简介无能!此文女强,爽文+宠文+无虐!~欢迎入坑~喜欢请收藏~◆重生前,她是修真界第一天才。重生后,她是胆小懦弱的孤女一枚。十七岁?嗯,不用从婴儿做起,正合她意。捡来的身体竟是被修真界称为‘废灵根’的五行灵根?废不废要看在谁身上,她有宝物在手,别人眼里的‘废灵根’在她这里就成了‘至宝’。想欺负她?没门!窗都没留一个!欠她的一个都跑不了  吕昕霖毕竟是大乘修士,即便身体被缚,无法动弹,但五感听力却不受影响,南宫玉儿的话他听见了。  “不可能!他不可能找到这里!他怎么可能会知道?!”  他满脸惊骇,不可置信,怎么也无法相信,他拿捏在手里的筹码,竟然找到这里!  并且,南宫玉儿还知道他下毒的事情,甚...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重生异能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木子妍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首页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阅读到:第三章 降龙伏虎 第二节 飞龙在天
分享到:

第29章 九重天(大结局)更新时间:2020-02-25

  吕昕霖毕竟是大乘修士,即便身体被缚,无法动弹,但五感听力却不受影响,南宫玉儿的话他听见了。  “不可能!他不可能找到这里!他怎么可能会知道?!”  他满脸惊骇,不可置信,怎么也无法相信,他拿捏在手里的筹码,竟然找到这里!  并且,南宫玉儿还知道他下毒的事情,甚至知道解毒方法。  对于吕昕霖的问题,没有人给予回答。  夜幽几人皆冷眼旁观,等着冥殇取出他的心头血,解除哥哥身上的隐患,就是那人偿债的时候。  望着浑身散发阴森鬼魅气息的白衣男子步步靠近,吕昕霖眼中闪过慌乱,这些人当中,只有这个戴面具的男子最为神秘莫测,他感觉不到他的修为波动,但那一身诡异的功法却将他压的死死的。  这个人身上阴气很重,像邪道鬼修,却又似乎不同,因为他的驱鬼阵法对他无用,吕昕霖搞不懂他到底是人是鬼,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个人,修为不低于自己。  “你们这么对待本座,一定会后悔的……”  这一次,吕昕霖是真的怕了,他扭动身体想要挣脱绳索,却终是徒劳,他动的越厉害,身上的绳索捆绑的越紧。  看着对方一步步走来,就仿佛看见死神在朝他招手,吕昕霖瞳孔紧缩,望着对方手中溢出一团黑气,黑气化为一把剪刀模样,狠狠刺进胸膛,他耳里清晰的听到“咔嚓咔嚓”剪肉的声音。  冥殇并未用夜幽给的匕首,他不想这人的血弄脏娘子的东西,而他自己也是属于娘子的,所以他只是站在两米开外,使用特殊手法取出娘子要的东西。  吕昕霖的胸膛很快就被破开,他惊恐的瞪大眼睛,眼珠凸出,几乎掉落下来,“不……不……”他想喊叫,可心脏窒息的疼痛迫使他只能张大嘴巴,如同溺水之人,发不出声响。  冥殇拿出一只盒子,随即抬手一抓,黑气包裹着吕昕霖的心脏,生生将其从胸腔剜出,飞入盒中。  此时,它仍然“怦怦”跳动。  “娘子,给你。”冥殇将盒子送到自家娘子面前。  夜幽对他微微一笑,伸手接过,她看得出来,冥殇这只盒子有保鲜作用,这心脏保存个数百年不成问题。  “娘,你收着。”她转手又将东西交给了南宫玉儿。  南宫玉儿看了看夜幽,又望向冥殇,眼眸涌上湿意,伸出的手有些微发颤,本以为拼上性命也不一定能拿到吕昕霖的心头血,没想到现在不但拿到了,还拿了整颗心。  当然,吕昕霖的心她半分不稀罕,她只想要里面的血液。  “痕儿,有救了!”南宫玉儿喜极而泣,夜玄翼伸手将她揽进怀里,此时无声胜有声。  夜幽黛眉一挑,直到今天她才知道,原来哥哥叫恒儿啊,听起来应该是乳名吧。  她转身看向地上的吕昕霖,思忖着该怎么处置他。  吕昕霖已经失去心脏,但他修为高深,一时半会死不了,她想在他死之前好好折磨他一番,然后灭了他的神魂,让他再无来世。  可夜幽的目光刚落在他身上,恰对上吕昕霖眼中那抹戾气,紧接着,一道白光自他丹田迸射而出。  与此同时,地上的身体失去生机。  而此时,另外几人的注意力都不在他身上。  那白光是……吕昕霖的元神!  夜幽黑眸骤然一凝,凌厉喝道:“...

更新时间:2020-02-25

   吕昕霖毕竟是大乘修士,即便身体被缚,无法动弹,但五感听力却不受影响,南宫玉儿的话他听见了。  “不可能!他不可能找到这里!他怎么可能会知道?!”  他满脸惊骇,不可置信,怎么也无法相信,他拿捏在手里的筹码,竟然找到这里!  并且,南宫玉儿还知道他下毒的事情,甚至知道解毒方法。  对于吕昕霖的问题,没有人给予回答。  夜幽几人皆冷眼旁观,等着冥殇取出他的心头血,解除哥哥身上的隐患,就是那人偿债的时候。  望着浑身散发阴森鬼魅气息的白衣男子步步靠近,吕昕霖眼中闪过慌乱,这些人当中,只有这个戴面具的男子最为神秘莫测,他感觉不到他的修为波动,但那一身诡异的功法却将他压的死死的。  这个人身上阴气很重,像邪道鬼修,却又似乎不同,因为他的驱鬼阵法对他无用,吕昕霖搞不懂他到底是人是鬼,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个人,修为不低于自己。  “你们这么对待本座,一定会后悔的……”  这一次,吕昕霖是真的怕了,他扭动身体想要挣脱绳索,却终是徒劳,他动的越厉害,身上的绳索捆绑的越紧。  看着对方一步步走来,就仿佛看见死神在朝他招手,吕昕霖瞳孔紧缩,望着对方手中溢出一团黑气,黑气化为一把剪刀模样,狠狠刺进胸膛,他耳里清晰的听到“咔嚓咔嚓”剪肉的声音。  冥殇并未用夜幽给的匕首,他不想这人的血弄脏娘子的东西,而他自己也是属于娘子的,所以他只是站在两米开外,使用特殊手法取出娘子要的东西。  吕昕霖的胸膛很快就被破开,他惊恐的瞪大眼睛,眼珠凸出,几乎掉落下来,“不……不……”他想喊叫,可心脏窒息的疼痛迫使他只能张大嘴巴,如同溺水之人,发不出声响。  冥殇拿出一只盒子,随即抬手一抓,黑气包裹着吕昕霖的心脏,生生将其从胸腔剜出,飞入盒中。  此时,它仍然“怦怦”跳动。  “娘子,给你。”冥殇将盒子送到自家娘子面前。  夜幽对他微微一笑,伸手接过,她看得出来,冥殇这只盒子有保鲜作用,这心脏保存个数百年不成问题。  “娘,你收着。”她转手又将东西交给了南宫玉儿。  南宫玉儿看了看夜幽,又望向冥殇,眼眸涌上湿意,伸出的手有些微发颤,本以为拼上性命也不一定能拿到吕昕霖的心头血,没想到现在不但拿到了,还拿了整颗心。  当然,吕昕霖的心她半分不稀罕,她只想要里面的血液。  “痕儿,有救了!”南宫玉儿喜极而泣,夜玄翼伸手将她揽进怀里,此时无声胜有声。  夜幽黛眉一挑,直到今天她才知道,原来哥哥叫恒儿啊,听起来应该是乳名吧。  她转身看向地上的吕昕霖,思忖着该怎么处置他。  吕昕霖已经失去心脏,但他修为高深,一时半会死不了,她想在他死之前好好折磨他一番,然后灭了他的神魂,让他再无来世。  可夜幽的目光刚落在他身上,恰对上吕昕霖眼中那抹戾气,紧接着,一道白光自他丹田迸射而出。  与此同时,地上的身体失去生机。  而此时,另外几人的注意力都不在他身上。  那白光是……吕昕霖的元神!  夜幽黑眸骤然一凝,凌厉喝道:“...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