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书网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温香阮玉

温香阮玉
更新时间:2019-09-22
谢阮玉上辈子跟过三个男人,沈七爷不喜欢她,所以她差点死了;穆度年不喜欢她,所以她差点又死了;她等啊等啊,终于遇上了孟儒景,那个喜欢她喜欢的不得了的男人,于是,她真的死了。 等谢阮玉睁开眼,再度看到沈七爷的一瞬间,脑海飘过两个大字:要完。  “我真的就知道这么多,军爷放过我吧。”哭喊声响彻了整座牢狱,带头的男人背上鲜血淋淋,“他们给了三万大洋,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些钱,这才动了歪心思。”  “他们是谁?”丁安敏感的捕捉到话语中的字眼,他们,那么就是不止一个。  “这我真的不知道啊。”男人恨不得立刻把钱都给吐出来,“车里那人一直没现身,还是…”边说边指着地上被孟儒景打成筛子的尸体,“还是他对车里人...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女生小说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季桃初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首页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阅读到:第三章 降龙伏虎 第二节 飞龙在天
分享到:

第50章 春光正好 完更新时间:2019-09-22

  “我真的就知道这么多,军爷放过我吧。”哭喊声响彻了整座牢狱,带头的男人背上鲜血淋淋,“他们给了三万大洋,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些钱,这才动了歪心思。”  “他们是谁?”丁安敏感的捕捉到话语中的字眼,他们,那么就是不止一个。  “这我真的不知道啊。”男人恨不得立刻把钱都给吐出来,“车里那人一直没现身,还是…”边说边指着地上被孟儒景打成筛子的尸体,“还是他对车里人说“咱走吧”,我才知道车里还有一人,剩下的您就是打死我,我也不知道!”  说着两眼一闭,竟是疼晕了过去。  “真是没用。”丁安把手中的马鞭顺手扔在地上,鞭上血迹斑斑难免沾了些在皮肤上,下边的人连忙递上长帕让他擦手。  丁安边擦手边对孙昀呈道,“孙老板以后若还有什么问不出的,大可找我代劳,我保证让实话实说。”  “不敢不敢。”孙昀呈拭着额上的汗珠,明明是寒冬他却流了满背的汗。  “我现在去报给七爷,孙老板要随我一起吗?”  “不用了,您去办事就好,我帮您把这地收拾下。”  眉毛一挑,丁安点头离开,“也好。”  看着他匆匆而去的背影,孙昀呈这才瘫坐在地上,不忍的看了眼被打的皮开肉绽的男人,心里不由得有些后怕,如果当时他选了冯熏,后果简直不敢想。  “同谋?”沈七爷吃着橘子,眉头微皱,扭头看向谢阮玉,“你可是得罪过谁?”  不像是奔着他来的,而像是奔着谢阮玉。  “没有啊。”谢阮玉脑袋摇成拨浪鼓,“您又不是不知道,自打来了樊城,我做事都收着,不可能得罪人的。不过…”念头一闪,谢阮玉补充道,“夫人曾让我小心一些。”  “陈氏?”沈七爷问道。  “对,可是她话只说一半。”谢阮玉绞尽脑汁也不懂她让自己小心什么。  “这事就这么算了。”沈七爷忽然开口,似乎怕谢阮玉不乐意,伸手拍了拍她的手背,“事已至此,再查下去也没用。”  谢阮玉自然也知道事情到了这个份上,多半是查不出什么了,只是沈七爷开口,让她这个想法更笃定了而已,既然他说不查那就不查好了。顺手塞了颗橘瓣在沈七爷口中,谢阮玉托着腮看他,小模样显得楚楚可怜。  沈培远摸着她的脑袋安慰道,“阿阮最乖了,我保证这种事情没有下一次。”  “芸娘怎么办?”谢阮玉想到了偏厅里的尸体。  “葬了吧。”沈七爷很平静,“就以夫人的名义。”  “七爷不去看看?”  “两个眼睛,一个鼻子,有什么好看的。”说着把脑袋靠在谢阮玉肩上,“你看着办,无需问我。”  眼睛微微眯起,竟是有些困乏。  “嗯。”谢阮玉摇了摇他的肩膀,“去床上睡,在这呆会要受寒的。”  蔓帘把床榻围的严严实实,谢阮玉缩在沈七爷怀里大了个哈欠,周身暖融融的,不会眼皮就开始打架,她寻了个舒服的姿势安稳的躺在沈七爷怀里,甜甜的睡去,发出轻微的鼾声,像只偷觉的猫。  夜色中,沈七爷闭着的眼缓缓睁开,推了推谢阮玉,见她没有动静,这才披了衣裳推门而出。  “七爷。”丁安的声音在隔壁响起,接着是簌簌的穿衣声。  “你不用出来,我交...

更新时间:2019-09-22

   “我真的就知道这么多,军爷放过我吧。”哭喊声响彻了整座牢狱,带头的男人背上鲜血淋淋,“他们给了三万大洋,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些钱,这才动了歪心思。”  “他们是谁?”丁安敏感的捕捉到话语中的字眼,他们,那么就是不止一个。  “这我真的不知道啊。”男人恨不得立刻把钱都给吐出来,“车里那人一直没现身,还是…”边说边指着地上被孟儒景打成筛子的尸体,“还是他对车里人说“咱走吧”,我才知道车里还有一人,剩下的您就是打死我,我也不知道!”  说着两眼一闭,竟是疼晕了过去。  “真是没用。”丁安把手中的马鞭顺手扔在地上,鞭上血迹斑斑难免沾了些在皮肤上,下边的人连忙递上长帕让他擦手。  丁安边擦手边对孙昀呈道,“孙老板以后若还有什么问不出的,大可找我代劳,我保证让实话实说。”  “不敢不敢。”孙昀呈拭着额上的汗珠,明明是寒冬他却流了满背的汗。  “我现在去报给七爷,孙老板要随我一起吗?”  “不用了,您去办事就好,我帮您把这地收拾下。”  眉毛一挑,丁安点头离开,“也好。”  看着他匆匆而去的背影,孙昀呈这才瘫坐在地上,不忍的看了眼被打的皮开肉绽的男人,心里不由得有些后怕,如果当时他选了冯熏,后果简直不敢想。  “同谋?”沈七爷吃着橘子,眉头微皱,扭头看向谢阮玉,“你可是得罪过谁?”  不像是奔着他来的,而像是奔着谢阮玉。  “没有啊。”谢阮玉脑袋摇成拨浪鼓,“您又不是不知道,自打来了樊城,我做事都收着,不可能得罪人的。不过…”念头一闪,谢阮玉补充道,“夫人曾让我小心一些。”  “陈氏?”沈七爷问道。  “对,可是她话只说一半。”谢阮玉绞尽脑汁也不懂她让自己小心什么。  “这事就这么算了。”沈七爷忽然开口,似乎怕谢阮玉不乐意,伸手拍了拍她的手背,“事已至此,再查下去也没用。”  谢阮玉自然也知道事情到了这个份上,多半是查不出什么了,只是沈七爷开口,让她这个想法更笃定了而已,既然他说不查那就不查好了。顺手塞了颗橘瓣在沈七爷口中,谢阮玉托着腮看他,小模样显得楚楚可怜。  沈培远摸着她的脑袋安慰道,“阿阮最乖了,我保证这种事情没有下一次。”  “芸娘怎么办?”谢阮玉想到了偏厅里的尸体。  “葬了吧。”沈七爷很平静,“就以夫人的名义。”  “七爷不去看看?”  “两个眼睛,一个鼻子,有什么好看的。”说着把脑袋靠在谢阮玉肩上,“你看着办,无需问我。”  眼睛微微眯起,竟是有些困乏。  “嗯。”谢阮玉摇了摇他的肩膀,“去床上睡,在这呆会要受寒的。”  蔓帘把床榻围的严严实实,谢阮玉缩在沈七爷怀里大了个哈欠,周身暖融融的,不会眼皮就开始打架,她寻了个舒服的姿势安稳的躺在沈七爷怀里,甜甜的睡去,发出轻微的鼾声,像只偷觉的猫。  夜色中,沈七爷闭着的眼缓缓睁开,推了推谢阮玉,见她没有动静,这才披了衣裳推门而出。  “七爷。”丁安的声音在隔壁响起,接着是簌簌的穿衣声。  “你不用出来,我交...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