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书网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小侯爷

小侯爷
更新时间:2019-09-22
小侯爷洛骁默默握拳,重来一世,这次一定要擦亮眼睛,找对明主,努力升官进爵,继而走向人生巅峰。只不过,在那之前…… 阿久,别闹脾气了,我们先把药给喝了好不好?一句话简介:小侯爷强势归来,帮着药罐子小太子打天下的故事   第一百零一章  秋闱之后,慕容远得了个乡试第二的成绩。@樂@文@小@说|成了举人便有了做官的资格,瞧着模样,只等来年的春闱。  洛骁抽了个休沐的日子,便去茶坊寻他。往日里生意不过二三文人的地方,自从慕容远中了举人之后,来的人倒是多出了不少。秀娘在柜台前忙得不可开交,正低头记着帐,却听前头突然传来个熟悉的声音:“一壶君山银针,送到二楼来。”  “君山银针?”秀娘正待答话,一抬头见了...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官场商战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醉笑浮生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首页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阅读到:第三章 降龙伏虎 第二节 飞龙在天
分享到:

第134章 番外一更新时间:2019-09-22

  第一百零一章  秋闱之后,慕容远得了个乡试第二的成绩。@樂@文@小@说|成了举人便有了做官的资格,瞧着模样,只等来年的春闱。  洛骁抽了个休沐的日子,便去茶坊寻他。往日里生意不过二三文人的地方,自从慕容远中了举人之后,来的人倒是多出了不少。秀娘在柜台前忙得不可开交,正低头记着帐,却听前头突然传来个熟悉的声音:“一壶君山银针,送到二楼来。”  “君山银针?”秀娘正待答话,一抬头见了竟是洛骁,先是一怔,便是一笑,“洛公子却是来得不巧,阿远一个时辰前被旁人叫走了,此刻并不在此处。只不过白公子却是已然到了,现下正在二楼上面候着呢。”  洛骁微微点了点头,笑着道了一声:“现在慕容兄倒真是忙得厉害,也怪我未提前同他说上一声”,又道,“不过时候还早,在这里坐上一坐,喝杯茶倒也不虚此行。”  秀娘笑道:“那就请洛公子先上二楼坐一坐,待会儿我让人将茶水给你送上去。”  洛骁道了一声“有劳”,而后便转了身径直上了二楼。  二楼洛骁推了门进去的时候,却看到里头闻人久一人正捧着个白底青花的瓷盏坐在窗子旁,侧着脸透过半开的窗户向外瞧着街上如织的行人。眉眼神情淡淡的,像是在想着什么。  听到这边有动静,那头便微抬了眼眸望了过来,见是洛骁,眉头微不可见地一蹙,但是转瞬间便又恢复如常。洛骁将他的每一份表情变化印在眼里,心里隐隐划过一阵细微的刺痛。  自那两次亲密之后,洛骁再次与闻人久见面时,他便发现了,他的殿下似乎在有意无意地抗拒着与他独处。并不明显,但是靠近了便能察觉,闻人久这是在明明白白地给他传递着一种拒绝的信号。  洛骁不由得开始觉得,他的小殿下也未免太过于任性了。明明一开始,在他只想尽心尽力做一位臣子,做一位友人时,是他的殿下先向他提出的邀约。但是现在,他已经再也没有了退路之时,他的殿下却开始毫不犹豫的转身。  难道他的殿下真的以为经过那样的亲密之后,他还能同自己这么干干脆脆的撇清关系么?  他从来不认为自己是那种良善之辈,既然这一次是闻人久先出手搅乱了这一切,此后,他便不会再有所顾忌。  ——他绝不放手。  “殿下既然决定来了,怎么不叫我一起?”洛骁带着笑走进屋子,却在离闻人久三步远的地方止了,一双眼看着他,黑黑沉沉的,却难得没什么笑意渗进深处,“随行可带了侍卫?”  闻人久的视线与洛骁撞在了一处,随即却垂下了眼帘,稍稍地避开了洛骁的目光,淡淡道:“不过是临时起意,却怕耽误了世子的行程,是以才未唤人去平津侯府上叨扰。”又道,“侍卫就在楼下,世子不必担心。”  洛骁听着闻人久一口一个“世子”,便直直地看着那头,不笑了:“殿下是后悔了么?”  闻人久垂下的睫微微一动,声音却未曾有过什么变化:“什么?”  洛骁却不顾闻人久避而不谈的态度,一字一顿清清楚楚地盯着闻人久的面容,问道:“同我欢好,殿下你后悔了么?”  闻人久忽而抬了眸,却不做声,一双漆黑的桃花眼隐约像是笼着一层极淡的水雾...

更新时间:2019-09-22

   第一百零一章  秋闱之后,慕容远得了个乡试第二的成绩。@樂@文@小@说|成了举人便有了做官的资格,瞧着模样,只等来年的春闱。  洛骁抽了个休沐的日子,便去茶坊寻他。往日里生意不过二三文人的地方,自从慕容远中了举人之后,来的人倒是多出了不少。秀娘在柜台前忙得不可开交,正低头记着帐,却听前头突然传来个熟悉的声音:“一壶君山银针,送到二楼来。”  “君山银针?”秀娘正待答话,一抬头见了竟是洛骁,先是一怔,便是一笑,“洛公子却是来得不巧,阿远一个时辰前被旁人叫走了,此刻并不在此处。只不过白公子却是已然到了,现下正在二楼上面候着呢。”  洛骁微微点了点头,笑着道了一声:“现在慕容兄倒真是忙得厉害,也怪我未提前同他说上一声”,又道,“不过时候还早,在这里坐上一坐,喝杯茶倒也不虚此行。”  秀娘笑道:“那就请洛公子先上二楼坐一坐,待会儿我让人将茶水给你送上去。”  洛骁道了一声“有劳”,而后便转了身径直上了二楼。  二楼洛骁推了门进去的时候,却看到里头闻人久一人正捧着个白底青花的瓷盏坐在窗子旁,侧着脸透过半开的窗户向外瞧着街上如织的行人。眉眼神情淡淡的,像是在想着什么。  听到这边有动静,那头便微抬了眼眸望了过来,见是洛骁,眉头微不可见地一蹙,但是转瞬间便又恢复如常。洛骁将他的每一份表情变化印在眼里,心里隐隐划过一阵细微的刺痛。  自那两次亲密之后,洛骁再次与闻人久见面时,他便发现了,他的殿下似乎在有意无意地抗拒着与他独处。并不明显,但是靠近了便能察觉,闻人久这是在明明白白地给他传递着一种拒绝的信号。  洛骁不由得开始觉得,他的小殿下也未免太过于任性了。明明一开始,在他只想尽心尽力做一位臣子,做一位友人时,是他的殿下先向他提出的邀约。但是现在,他已经再也没有了退路之时,他的殿下却开始毫不犹豫的转身。  难道他的殿下真的以为经过那样的亲密之后,他还能同自己这么干干脆脆的撇清关系么?  他从来不认为自己是那种良善之辈,既然这一次是闻人久先出手搅乱了这一切,此后,他便不会再有所顾忌。  ——他绝不放手。  “殿下既然决定来了,怎么不叫我一起?”洛骁带着笑走进屋子,却在离闻人久三步远的地方止了,一双眼看着他,黑黑沉沉的,却难得没什么笑意渗进深处,“随行可带了侍卫?”  闻人久的视线与洛骁撞在了一处,随即却垂下了眼帘,稍稍地避开了洛骁的目光,淡淡道:“不过是临时起意,却怕耽误了世子的行程,是以才未唤人去平津侯府上叨扰。”又道,“侍卫就在楼下,世子不必担心。”  洛骁听着闻人久一口一个“世子”,便直直地看着那头,不笑了:“殿下是后悔了么?”  闻人久垂下的睫微微一动,声音却未曾有过什么变化:“什么?”  洛骁却不顾闻人久避而不谈的态度,一字一顿清清楚楚地盯着闻人久的面容,问道:“同我欢好,殿下你后悔了么?”  闻人久忽而抬了眸,却不做声,一双漆黑的桃花眼隐约像是笼着一层极淡的水雾...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