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书网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金银错

金银错
更新时间:2019-09-23
她特许他在没人的时候可以喊她的名字,她的闺名叫婉婉,自从有了封号,这个乳名几乎不再使用了。她带了些轻轻的哀怨,皱着眉头对他抱怨:“将来我死了,恐怕也不会有人知道我究竟叫什么了。”*架空文,BEHE未定,入坑谨慎。若无意外,每日早8点准时更新。*已完结:*我的窝  </>  “殿下最害怕的是什么?”  “是失去。”  过了很久她才停止哭泣,伶仃站着,背后是无尽的山峦。  “如果从一开始就注定要失去,何必叫我尝着拥有的滋味儿。”她说,“所谓的长公主,不过是面子上的荣光罢了。其实我是个囚徒,就连到香山来,也要经过皇上的首肯。你们这些人,嘴里说着保护我,但只要皇上一声令下,随时都可以要我的...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军旅战争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尤四姐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首页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阅读到:第三章 降龙伏虎 第二节 飞龙在天
分享到:

第88章 金镜难补更新时间:2019-09-23

  </>  “殿下最害怕的是什么?”  “是失去。”  过了很久她才停止哭泣,伶仃站着,背后是无尽的山峦。  “如果从一开始就注定要失去,何必叫我尝着拥有的滋味儿。”她说,“所谓的长公主,不过是面子上的荣光罢了。其实我是个囚徒,就连到香山来,也要经过皇上的首肯。你们这些人,嘴里说着保护我,但只要皇上一声令下,随时都可以要我的命。我现在怨恨这个身份,为什么要让我降生在帝王家。我情愿当个平头百姓,就算因此不能遇见南苑王,我也不后悔。我总觉得老天爷对我不公,今儿让你高兴了,明儿必叫你哭出来。到最后一无所有……我真怕这样。”  金石微微别过脸,最后一道残阳打在他肩头,他的脸一半明亮,一半阴暗。听见她说出身,他慢慢摇头,“人活着,各有各的艰难,殿下以为当个寻常百姓,就没有那些烦心事了吗?殿下听过朝天女户没有?”  朝天女户她知道,大邺历来有殉葬的习俗,皇帝驾崩,宫里会点几十个宫女子委身蹈义,她们的家眷就称为朝天女户。当初音楼险些殉葬,后来被肖铎救下后回杭州,步太傅怪她没有死成,不能为家里挣功勋。要是说起那些出身卑微,却在宫里讨生活的姑娘们,她倒确实是不能相比的。  “龙驭上宾初进爵,可怜女户尽朝天。”金石牵唇一哂,“臣生在一个小吏之家,父亲是中书省检校,七品的芝麻小官,照理说,臣是当不上锦衣卫千户的。可臣家里有个妹妹,隆化九年入宫充了贵人,上年先帝升遐,妹妹授命殉葬,朝廷为了嘉奖忠勇,破格提拔臣,换言之,臣的官职,是拿妹妹的性命换来的。家妹走时不过十八岁,没有过过什么好日子,花一样的年纪被迫上吊,死后哀荣仅仅是享殿里有一块名牌,先帝受祭时,她可以沾点光……”  婉婉没想到他竟然是朝天女户,他说这些的时候她有些怕,怕他迁怒,会做出什么事来。  她略往后缩了缩,他见后竟一笑,“殿下用不着害怕,臣要是想寻仇,刚才就不会伸援手。臣虽驽钝,还知道这弊病源头不在殿下身上,也不能逮着个姓慕容的就怎么样。臣只是想告诉殿下,要比惨,天底下的可怜人多了去了,殿下绝不是最惨的。退一万步,就算没有了驸马,您还有孩子,只要孩子在,您就有希望。”  婉婉定定站着,他的话够她消化半天了,可是这种钝刀子割肉的煎熬,他也许不能体会,“其实我情愿死了,也不愿意现在这样。我的幸福那么短,接下去就只能活孩子了,为什么?”  “因为您是大邺的长公主,是皇上的亲妹妹。皇上对任何人可以说杀即杀,对您永远不会。所以您只要保重自己,朝堂上的腥风血雨您可以不去理会,安心带好您的小世子,您和驸马团聚,也不是没有指望。”  婉婉呆滞地看他,他的面孔渐渐隐匿在黑暗里。远处传来铜环的喊声,她定了定神说谢谢,“谢谢你刚才出手相救,也谢谢你和我说了这么多话。你妹妹的事儿,我觉得很对不住你。拿活人殉葬,我从来就不赞同。但愿有朝一日,皇上能斩断这种陋习,不要再让那些年轻女孩子死于非命了。”  她转身朝见心斋走去,廊子尽头...

更新时间:2019-09-23

   </>  “殿下最害怕的是什么?”  “是失去。”  过了很久她才停止哭泣,伶仃站着,背后是无尽的山峦。  “如果从一开始就注定要失去,何必叫我尝着拥有的滋味儿。”她说,“所谓的长公主,不过是面子上的荣光罢了。其实我是个囚徒,就连到香山来,也要经过皇上的首肯。你们这些人,嘴里说着保护我,但只要皇上一声令下,随时都可以要我的命。我现在怨恨这个身份,为什么要让我降生在帝王家。我情愿当个平头百姓,就算因此不能遇见南苑王,我也不后悔。我总觉得老天爷对我不公,今儿让你高兴了,明儿必叫你哭出来。到最后一无所有……我真怕这样。”  金石微微别过脸,最后一道残阳打在他肩头,他的脸一半明亮,一半阴暗。听见她说出身,他慢慢摇头,“人活着,各有各的艰难,殿下以为当个寻常百姓,就没有那些烦心事了吗?殿下听过朝天女户没有?”  朝天女户她知道,大邺历来有殉葬的习俗,皇帝驾崩,宫里会点几十个宫女子委身蹈义,她们的家眷就称为朝天女户。当初音楼险些殉葬,后来被肖铎救下后回杭州,步太傅怪她没有死成,不能为家里挣功勋。要是说起那些出身卑微,却在宫里讨生活的姑娘们,她倒确实是不能相比的。  “龙驭上宾初进爵,可怜女户尽朝天。”金石牵唇一哂,“臣生在一个小吏之家,父亲是中书省检校,七品的芝麻小官,照理说,臣是当不上锦衣卫千户的。可臣家里有个妹妹,隆化九年入宫充了贵人,上年先帝升遐,妹妹授命殉葬,朝廷为了嘉奖忠勇,破格提拔臣,换言之,臣的官职,是拿妹妹的性命换来的。家妹走时不过十八岁,没有过过什么好日子,花一样的年纪被迫上吊,死后哀荣仅仅是享殿里有一块名牌,先帝受祭时,她可以沾点光……”  婉婉没想到他竟然是朝天女户,他说这些的时候她有些怕,怕他迁怒,会做出什么事来。  她略往后缩了缩,他见后竟一笑,“殿下用不着害怕,臣要是想寻仇,刚才就不会伸援手。臣虽驽钝,还知道这弊病源头不在殿下身上,也不能逮着个姓慕容的就怎么样。臣只是想告诉殿下,要比惨,天底下的可怜人多了去了,殿下绝不是最惨的。退一万步,就算没有了驸马,您还有孩子,只要孩子在,您就有希望。”  婉婉定定站着,他的话够她消化半天了,可是这种钝刀子割肉的煎熬,他也许不能体会,“其实我情愿死了,也不愿意现在这样。我的幸福那么短,接下去就只能活孩子了,为什么?”  “因为您是大邺的长公主,是皇上的亲妹妹。皇上对任何人可以说杀即杀,对您永远不会。所以您只要保重自己,朝堂上的腥风血雨您可以不去理会,安心带好您的小世子,您和驸马团聚,也不是没有指望。”  婉婉呆滞地看他,他的面孔渐渐隐匿在黑暗里。远处传来铜环的喊声,她定了定神说谢谢,“谢谢你刚才出手相救,也谢谢你和我说了这么多话。你妹妹的事儿,我觉得很对不住你。拿活人殉葬,我从来就不赞同。但愿有朝一日,皇上能斩断这种陋习,不要再让那些年轻女孩子死于非命了。”  她转身朝见心斋走去,廊子尽头...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