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书网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皇帝教我去宅斗

皇帝教我去宅斗
更新时间:2019-09-22
厉害的舅舅战死了漂亮的娘亲病重了偏心的爹,不靠谱的祖母内忧外患之下,蒋明珠晕倒了,醒来却发现身体里竟然多了个灵魂。此人姓聂名玄,当朝太子,当然,也就是后来的皇帝了。所以这篇文章。。本来是叫《三千宠爱》的,不过,其实也可以叫做《皇帝教我去宅斗》?聂玄:把一朵小花养成了黑牡丹,却发现舍不得这朵花被别人摘了。只好把她移到自家地里,给她三千宠  第五十七章相知相爱  蒋明珠被何皇后打一棒子给个甜枣的话弄得有点晕,待回想过来她的意思,又有些莫名的感动。  何皇后开始先是告诫她待秦绯等这几人不能太过分,别妄想聂玄身边就只剩她一个。紧跟着却又教她这几人分别该怎么对待,提醒她要注意金秀,希望她能管得住后宅,稳...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军旅战争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意忘言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首页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阅读到:第三章 降龙伏虎 第二节 飞龙在天
分享到:

第96章 番外123更新时间:2019-09-22

  第五十七章相知相爱  蒋明珠被何皇后打一棒子给个甜枣的话弄得有点晕,待回想过来她的意思,又有些莫名的感动。  何皇后开始先是告诫她待秦绯等这几人不能太过分,别妄想聂玄身边就只剩她一个。紧跟着却又教她这几人分别该怎么对待,提醒她要注意金秀,希望她能管得住后宅,稳得住太子妃之位。无论是作为皇后还是聂玄的母亲,都可说是费尽了心思。  何皇后和她说了会儿话,才带她去给老太后请了个安,老太后久不见外人,见了孙媳妇倒也高兴,虽没怎么和她说话,却也赏赐了不少贵重的东西。  待两人回到栖凤宫,何皇后一眼就瞧见了聂玄身边的大太监江清源,不由对蒋明珠一笑,心情颇好地玩笑道:“娶了媳妇忘了娘,当真是说的不错。平常也没见他往我这儿来得这么勤快,今儿你一到,后脚就赶过来了。怕我吃了你不成?”  因为方才的事,蒋明珠对她已生出了不少亲近之意,笑着上前扶着她:“母后快别冤枉了殿下,是殿下要我带着她们过来给母后请安的,想来是怕我们不懂事,惹母后生气,所以过来盯着点。”  何皇后也不戳穿,笑着拍了拍她的手,与她一道进了屋里。  没料到的是屋里竟不止聂玄在,连聂至也在。再一问下人,才知道聂柔也到了,正和秦绯她们几个去小花园里闲逛,所以才不在屋中。  聂玄和聂至两人见了何皇后便一道上前请安。  何皇后心里虽疑惑他们怎么一道过来了,面上却显得十分高兴,笑道:“快起来快起来,平日里你们都忙得不行,要见一个都不容易,今儿怎么一道过来了?”  聂玄笑着应道:“母后这话真是折煞我们,显得我们不孝极了。”  何皇后自然不把这话当真,和他们说了几句话,见聂柔带着人回来了,才笑道:“好了,知道你们都是孝顺的,不过我今儿还真没准备你们几个来蹭饭,只备了柔儿的,这可怎么好?”  聂至是半路碰上了,不好当做没看到,所以跟着过来请个安,原本也没有留在这里用饭的打算,聂玄则是过来接人的,听何皇后这么一说,就知道她今儿找了聂柔过来是有话要说的,自然也不多留,两人都顺势问安告退了。  蒋明珠与聂玄同坐一辆车,她对聂玄已是十分了解了,方才在栖凤宫就觉得他有些怪怪的,这会儿到了车上,两下无人,果然见他神色十分疲惫。忙小心地坐到他身边,轻声道:“殿下,怎么了?”  聂玄冲她笑笑,伸手让她握住:“河间这一带前年夏天发了洪灾,朝廷免了两年赋税,这才刚缓过劲来,今年又决堤了,朝上意见不一,有说筑堤的,有说引河道改流的,有说干脆把人疏散了,放弃沿河一带,一了百了的。总之是各执己见地吵了一早上,真是一刻都没消停。要不是父皇发了火又咳了血,只怕这会儿还在吵呢。”  这些朝廷上的事蒋明珠不清楚,虽想为他分忧,却不敢胡乱开口,怕说错了影响到他。  聂玄其实也就是随便说给她听听,说完便罢了。闭着眼睛稍微歇了会儿,又问她今日见何皇后的情形。  蒋明珠想了想,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便一一和他说了,聂玄听了也一点头:“嗯,母后待你到底还是亲近的,才和你...

更新时间:2019-09-22

   第五十七章相知相爱  蒋明珠被何皇后打一棒子给个甜枣的话弄得有点晕,待回想过来她的意思,又有些莫名的感动。  何皇后开始先是告诫她待秦绯等这几人不能太过分,别妄想聂玄身边就只剩她一个。紧跟着却又教她这几人分别该怎么对待,提醒她要注意金秀,希望她能管得住后宅,稳得住太子妃之位。无论是作为皇后还是聂玄的母亲,都可说是费尽了心思。  何皇后和她说了会儿话,才带她去给老太后请了个安,老太后久不见外人,见了孙媳妇倒也高兴,虽没怎么和她说话,却也赏赐了不少贵重的东西。  待两人回到栖凤宫,何皇后一眼就瞧见了聂玄身边的大太监江清源,不由对蒋明珠一笑,心情颇好地玩笑道:“娶了媳妇忘了娘,当真是说的不错。平常也没见他往我这儿来得这么勤快,今儿你一到,后脚就赶过来了。怕我吃了你不成?”  因为方才的事,蒋明珠对她已生出了不少亲近之意,笑着上前扶着她:“母后快别冤枉了殿下,是殿下要我带着她们过来给母后请安的,想来是怕我们不懂事,惹母后生气,所以过来盯着点。”  何皇后也不戳穿,笑着拍了拍她的手,与她一道进了屋里。  没料到的是屋里竟不止聂玄在,连聂至也在。再一问下人,才知道聂柔也到了,正和秦绯她们几个去小花园里闲逛,所以才不在屋中。  聂玄和聂至两人见了何皇后便一道上前请安。  何皇后心里虽疑惑他们怎么一道过来了,面上却显得十分高兴,笑道:“快起来快起来,平日里你们都忙得不行,要见一个都不容易,今儿怎么一道过来了?”  聂玄笑着应道:“母后这话真是折煞我们,显得我们不孝极了。”  何皇后自然不把这话当真,和他们说了几句话,见聂柔带着人回来了,才笑道:“好了,知道你们都是孝顺的,不过我今儿还真没准备你们几个来蹭饭,只备了柔儿的,这可怎么好?”  聂至是半路碰上了,不好当做没看到,所以跟着过来请个安,原本也没有留在这里用饭的打算,聂玄则是过来接人的,听何皇后这么一说,就知道她今儿找了聂柔过来是有话要说的,自然也不多留,两人都顺势问安告退了。  蒋明珠与聂玄同坐一辆车,她对聂玄已是十分了解了,方才在栖凤宫就觉得他有些怪怪的,这会儿到了车上,两下无人,果然见他神色十分疲惫。忙小心地坐到他身边,轻声道:“殿下,怎么了?”  聂玄冲她笑笑,伸手让她握住:“河间这一带前年夏天发了洪灾,朝廷免了两年赋税,这才刚缓过劲来,今年又决堤了,朝上意见不一,有说筑堤的,有说引河道改流的,有说干脆把人疏散了,放弃沿河一带,一了百了的。总之是各执己见地吵了一早上,真是一刻都没消停。要不是父皇发了火又咳了血,只怕这会儿还在吵呢。”  这些朝廷上的事蒋明珠不清楚,虽想为他分忧,却不敢胡乱开口,怕说错了影响到他。  聂玄其实也就是随便说给她听听,说完便罢了。闭着眼睛稍微歇了会儿,又问她今日见何皇后的情形。  蒋明珠想了想,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便一一和他说了,聂玄听了也一点头:“嗯,母后待你到底还是亲近的,才和你...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