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书网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古代言情 > 妖湄

妖湄

妖湄
更新时间:2019-09-23
执手问年华第二百三十九章大结局后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被帝王送出了宫,即便宫中如息,但是中秋夜宴的那场刺杀还是被人给泄露了出去,只是碍于皇上从来没有正式表态,朝中众人也就相继沉默,只是,所有人的心中都明白大皇子基本上已经可以确定退出了储位之争。毕竟,如果没有中秋的那场刺杀,他还是有很大的希望,可是现在皇后  绕过立在门前的一幅烟雨江南的屏风,姬昶弈独自走进了里间,房里已灭了烛火,除了外间留了一盏守夜的灯,整间屋子都暗暗的,月光透过纸窗,一点点的洒进来,到为这寒冷的夜添了份诗意。\wwW.qВ5。c0М/妖妖虽是在这京城长大,可是那小小的身子向来都是怕冷的,虽是才十一月,远没有到一年中最冷的光景,可...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古代言情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踏步的Momo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首页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阅读到:第三章 降龙伏虎 第二节 飞龙在天
分享到:

执手问年华 第二百三十九章 大结局更新时间:2019-09-23

  绕过立在门前的一幅烟雨江南的屏风,姬昶弈独自走进了里间,房里已灭了烛火,除了外间留了一盏守夜的灯,整间屋子都暗暗的,月光透过纸窗,一点点的洒进来,到为这寒冷的夜添了份诗意。\wwW.qВ5。c0М/妖妖虽是在这京城长大,可是那小小的身子向来都是怕冷的,虽是才十一月,远没有到一年中最冷的光景,可是房中仍是烧了上好的碳,熏得人晕晕的。姬昶弈本就有内功,虽然房里没有灯,但是借着月光和那微微的炭火,将床上的人儿看得仔仔细细。身上盖着厚厚的被子,一头乌丝散落在床铺上,只露出一个小小的脸庞,给他一室的安稳。  静静退了衣衫,然后就掀开裹在妖妖身上的被子,躺了进去,妖妖本是困得,可是被子突然被掀开来,床上多出一个人还是将她吓得一激灵。姬昶弈感受到妖妖突然僵硬的身子,转了过身去,将她楼了过来“别怕,是朕。”低低的声音带着点魅惑,妖妖有些晕,然后就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姬昶弈抱着沉睡的小丫头一夜好眠,直至第二天清晨。伴着窗外的“啾啾”鸟叫,姬昶弈睁开了双眼。怀中的丫头还没有醒,鼻尖萦绕的微香让一向自制的他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在早上有了**,翻身压了上去,从额头开始,一点点的吻着,到鼻尖、双唇、脖颈、锁骨、双峰然后是肚脐…妖妖在一片瘙痒中睁开了双眼,溢出娇娇的呻吟,让姬昶弈不再克制,连衣服都来不及脱下就带她卷进一片迤逦。  雷历的耳力向来极好,这一日,他捧着姬昶弈的朝服来到翊坤宫,可是可是宫门口明芳,蕊儿她们一个个满脸通红的离的门远远的,然后略一沉吟就知道自家主子正在消受美人恩,这会叫起会死人的。只好等着,但是,离早朝只剩下不到半个时辰了,这可怎么办才好?很纠结啊,叫起的话肯定会被皇上吓死的,对,皇上不会骂他,可是就在那里冷冷的,是会冻死人的;不叫起的话,皇上八成会误掉早朝,自皇上八年前登基开始,他还从未误过早朝啊,到时候估计御史会上折子的,这可怎么办啊?  于是,在贞宁八年皇上万寿的第二天,就现我们大内总管雷公公在翊坤宫的寝宫门口来来回回地走了好多趟,间或有男人的嘶吼和女人的**声作为背景。忽然想起,暗卫好像也是在这里的,赶紧用内力将声音送出,“老朋友,想想办法吧,不然今儿早上就麻烦了。”  翊坤宫门口的一棵树上的某人暗暗翻着白眼,自家主子现在办事,能有什么办法?“不知道。”简洁明了——拒绝了。  “没义气”,雷历口中叫嚣,需知这暗卫平日在宫中的时候并没有太多的事情,尤其是在主子和朝臣议事或是招嫔妃侍寝时,尤其是这位主子,平日里功夫就是很好的,所以在宫里他的事并不多,很多时候找个地儿睡一觉时间就过了。他和雷历都是从小在姬昶弈身边伺候的,日子久了,在姬昶弈忙的时候,两个人没事就这样斗斗嘴,找找乐子,姬昶弈也就当做没有看见,毕竟长久地压抑对一个暗卫并没有什么好处。  听到室中的声音渐渐没了,知道皇上这是完事了,那暗卫又用内力将自己的声音送了出去“好了。”雷历一听,是真的,看样子今...

更新时间:2019-09-23

   绕过立在门前的一幅烟雨江南的屏风,姬昶弈独自走进了里间,房里已灭了烛火,除了外间留了一盏守夜的灯,整间屋子都暗暗的,月光透过纸窗,一点点的洒进来,到为这寒冷的夜添了份诗意。\wwW.qВ5。c0М/妖妖虽是在这京城长大,可是那小小的身子向来都是怕冷的,虽是才十一月,远没有到一年中最冷的光景,可是房中仍是烧了上好的碳,熏得人晕晕的。姬昶弈本就有内功,虽然房里没有灯,但是借着月光和那微微的炭火,将床上的人儿看得仔仔细细。身上盖着厚厚的被子,一头乌丝散落在床铺上,只露出一个小小的脸庞,给他一室的安稳。  静静退了衣衫,然后就掀开裹在妖妖身上的被子,躺了进去,妖妖本是困得,可是被子突然被掀开来,床上多出一个人还是将她吓得一激灵。姬昶弈感受到妖妖突然僵硬的身子,转了过身去,将她楼了过来“别怕,是朕。”低低的声音带着点魅惑,妖妖有些晕,然后就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姬昶弈抱着沉睡的小丫头一夜好眠,直至第二天清晨。伴着窗外的“啾啾”鸟叫,姬昶弈睁开了双眼。怀中的丫头还没有醒,鼻尖萦绕的微香让一向自制的他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在早上有了**,翻身压了上去,从额头开始,一点点的吻着,到鼻尖、双唇、脖颈、锁骨、双峰然后是肚脐…妖妖在一片瘙痒中睁开了双眼,溢出娇娇的呻吟,让姬昶弈不再克制,连衣服都来不及脱下就带她卷进一片迤逦。  雷历的耳力向来极好,这一日,他捧着姬昶弈的朝服来到翊坤宫,可是可是宫门口明芳,蕊儿她们一个个满脸通红的离的门远远的,然后略一沉吟就知道自家主子正在消受美人恩,这会叫起会死人的。只好等着,但是,离早朝只剩下不到半个时辰了,这可怎么办才好?很纠结啊,叫起的话肯定会被皇上吓死的,对,皇上不会骂他,可是就在那里冷冷的,是会冻死人的;不叫起的话,皇上八成会误掉早朝,自皇上八年前登基开始,他还从未误过早朝啊,到时候估计御史会上折子的,这可怎么办啊?  于是,在贞宁八年皇上万寿的第二天,就现我们大内总管雷公公在翊坤宫的寝宫门口来来回回地走了好多趟,间或有男人的嘶吼和女人的**声作为背景。忽然想起,暗卫好像也是在这里的,赶紧用内力将声音送出,“老朋友,想想办法吧,不然今儿早上就麻烦了。”  翊坤宫门口的一棵树上的某人暗暗翻着白眼,自家主子现在办事,能有什么办法?“不知道。”简洁明了——拒绝了。  “没义气”,雷历口中叫嚣,需知这暗卫平日在宫中的时候并没有太多的事情,尤其是在主子和朝臣议事或是招嫔妃侍寝时,尤其是这位主子,平日里功夫就是很好的,所以在宫里他的事并不多,很多时候找个地儿睡一觉时间就过了。他和雷历都是从小在姬昶弈身边伺候的,日子久了,在姬昶弈忙的时候,两个人没事就这样斗斗嘴,找找乐子,姬昶弈也就当做没有看见,毕竟长久地压抑对一个暗卫并没有什么好处。  听到室中的声音渐渐没了,知道皇上这是完事了,那暗卫又用内力将自己的声音送了出去“好了。”雷历一听,是真的,看样子今...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