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书网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我在地府做微商

我在地府做微商
更新时间:2019-12-10
  一个穷�丝,女友跟人跑,工作被开除,开个微商却遇地府黑白无常上门,达成交易,赚取不一般的宝物。为地府鬼众解决难题,获取意想不到的宝物和能力。从此,世界变得格外美好,清纯女总裁,火辣御姐,清纯学生妹,来到他的身边。和黑白无常,牛头马面,十殿阎罗做生意,……赚取各类神奇宝物买跑车,买别墅,泡美女,发家致富,手到擒来。  这条墓道悠长,火折子的光幽幽的闪动着,随着一阵阵的阴风,明灭不定。  陆阳看着周围的环境,墓道里面幽暗潮湿,没有一点儿的水渍。那刚刚的水流应该是这主墓室旁边的一条水流。  这条墓道的两侧都是用青砖堆砌而成的,地面上面是刻着诡异符文的地砖。墓道两旁的墙壁上面,是彩色的壁画,那些壁...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东方玄幻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文大米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首页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阅读到:第三章 降龙伏虎 第二节 飞龙在天
分享到:

第一千八百五十九章 平静的幸福 完更新时间:2019-12-10

  这条墓道悠长,火折子的光幽幽的闪动着,随着一阵阵的阴风,明灭不定。  陆阳看着周围的环境,墓道里面幽暗潮湿,没有一点儿的水渍。那刚刚的水流应该是这主墓室旁边的一条水流。  这条墓道的两侧都是用青砖堆砌而成的,地面上面是刻着诡异符文的地砖。墓道两旁的墙壁上面,是彩色的壁画,那些壁画好像是在讲着一段什么故事。  那壁画上面的人物尤为醒目,正是那个长了八只脚,三头六臂,铜头铁额的蚩尤。他一手拿着斧子,一手拿着长刀,正在跟一个其丑无***女子还有一条巨龙在战斗。  另一幅壁画则是在诉说着一个传说,一个士兵跪倒在受伤的蚩尤面前,不知道是在诉说着什么,然后,蚩尤眼含热泪,脱下了满是鲜血的战袍,那个人穿上了蚩尤的战袍,化身为蚩尤的模样,一头就撞在了山崖之上。  随着他的死亡,那山崖的旁边陡然出现了一片血红色的枫林。蚩尤化作了一道黑雾消失。  这壁画画的非常的传神,就像是把上古的那场争斗直接就给描摹了出来一般,人物更是呼之欲出。随着人脚步的移动,那壁画上面的人物就想要扑下来一般。  这样的一种情景,让陆阳觉得有一种异常压抑的威力直接就威压了下来,让人的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了起来。  林晓飞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一般,她死死的攥着陆阳的手,冰冷的有些颤抖。  又往前走了数十米远,皇蒲野突然就停了下来,原来,在路的尽头,却是一道漆黑色的大门挡住了几个人的去路。那道门上雕刻的是蚩尤的画像,油彩鲜明,呼之欲出。  陆阳和林晓飞也站住了脚步,女萨满也站了下来,她看到了那道大门,显得有些兴奋,说道,“臭老头子,这个地方还真的是魔尊的墓室啊,你看上面写的名字。”  陆阳不觉得微微的蹙起了眉头来,心中画过了无数的问号,却也抬起了头来,看了过去。上面写着四个金字,蚩尤之墓。  追溯历史,可以发现,蚩尤部落应该在逐鹿。逐鹿是在河北的逐鹿县。距离这东北的大山还是有一定的距离的。他又怎么会葬在这里呢?  关于蚩尤的传说很多,有人说蚩尤是上古时代九黎部落的首领,又有人说他是苗族的祖先。之间仍旧有很多的苗人信奉蚩尤,世代供奉。  怎么看,蚩尤的墓穴也是不应该在这个地方啊。这个地方离锦州很近,若是细细的算起来,这个地方应该是红山文化的发现地。这个地方跟蚩尤又有什么联系呢?  那他们的祖先又会是谁呢?难道是蚩尤吗?  皇蒲野看着女萨满骂道,“你特么的是不是傻,这个地方怎么有可能出现蚩尤的坟墓呢?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  “***,这个地方的跟大凌河相连,是红山文化的经过地,这个地方也有五千年的文明,若是细算起来,跟蚩尤也算是同一时期。他怎么就不能到这里来呢?而我们萨满一族也是源于巫术,巫术的始祖便是蚩尤。”女萨满很是不满意的跟皇蒲野争论着。  陆阳和林晓飞一听他们两个人又开始吵了起来,一个个的全都无奈了起来。这要怎么办呢,他们两个总是这样啊。  这个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女混混说话了,她说,“女萨满说的有一定的道...

更新时间:2019-12-10

   这条墓道悠长,火折子的光幽幽的闪动着,随着一阵阵的阴风,明灭不定。  陆阳看着周围的环境,墓道里面幽暗潮湿,没有一点儿的水渍。那刚刚的水流应该是这主墓室旁边的一条水流。  这条墓道的两侧都是用青砖堆砌而成的,地面上面是刻着诡异符文的地砖。墓道两旁的墙壁上面,是彩色的壁画,那些壁画好像是在讲着一段什么故事。  那壁画上面的人物尤为醒目,正是那个长了八只脚,三头六臂,铜头铁额的蚩尤。他一手拿着斧子,一手拿着长刀,正在跟一个其丑无***女子还有一条巨龙在战斗。  另一幅壁画则是在诉说着一个传说,一个士兵跪倒在受伤的蚩尤面前,不知道是在诉说着什么,然后,蚩尤眼含热泪,脱下了满是鲜血的战袍,那个人穿上了蚩尤的战袍,化身为蚩尤的模样,一头就撞在了山崖之上。  随着他的死亡,那山崖的旁边陡然出现了一片血红色的枫林。蚩尤化作了一道黑雾消失。  这壁画画的非常的传神,就像是把上古的那场争斗直接就给描摹了出来一般,人物更是呼之欲出。随着人脚步的移动,那壁画上面的人物就想要扑下来一般。  这样的一种情景,让陆阳觉得有一种异常压抑的威力直接就威压了下来,让人的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了起来。  林晓飞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一般,她死死的攥着陆阳的手,冰冷的有些颤抖。  又往前走了数十米远,皇蒲野突然就停了下来,原来,在路的尽头,却是一道漆黑色的大门挡住了几个人的去路。那道门上雕刻的是蚩尤的画像,油彩鲜明,呼之欲出。  陆阳和林晓飞也站住了脚步,女萨满也站了下来,她看到了那道大门,显得有些兴奋,说道,“臭老头子,这个地方还真的是魔尊的墓室啊,你看上面写的名字。”  陆阳不觉得微微的蹙起了眉头来,心中画过了无数的问号,却也抬起了头来,看了过去。上面写着四个金字,蚩尤之墓。  追溯历史,可以发现,蚩尤部落应该在逐鹿。逐鹿是在河北的逐鹿县。距离这东北的大山还是有一定的距离的。他又怎么会葬在这里呢?  关于蚩尤的传说很多,有人说蚩尤是上古时代九黎部落的首领,又有人说他是苗族的祖先。之间仍旧有很多的苗人信奉蚩尤,世代供奉。  怎么看,蚩尤的墓穴也是不应该在这个地方啊。这个地方离锦州很近,若是细细的算起来,这个地方应该是红山文化的发现地。这个地方跟蚩尤又有什么联系呢?  那他们的祖先又会是谁呢?难道是蚩尤吗?  皇蒲野看着女萨满骂道,“你特么的是不是傻,这个地方怎么有可能出现蚩尤的坟墓呢?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  “***,这个地方的跟大凌河相连,是红山文化的经过地,这个地方也有五千年的文明,若是细算起来,跟蚩尤也算是同一时期。他怎么就不能到这里来呢?而我们萨满一族也是源于巫术,巫术的始祖便是蚩尤。”女萨满很是不满意的跟皇蒲野争论着。  陆阳和林晓飞一听他们两个人又开始吵了起来,一个个的全都无奈了起来。这要怎么办呢,他们两个总是这样啊。  这个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女混混说话了,她说,“女萨满说的有一定的道...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