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书网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东方玄幻 > 剑来
剑来
更新时间:2019-08-22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我陈平安,唯有一剑,可搬山,倒海,降妖,镇魔,敕神,摘星,断江,摧城,开天!  一位仙风道骨的符箓派老真人。  挨了一刀的云上城徐杏酒。  递出一刀却没能成功的赵青纨。  加上一个十分多余的少年,身穿青衫,背着一只大竹箱。  桓云说道:“店家不好好当个包袱斋,非要趟这浑水做什么?见好就收,得利就走,安稳挣钱,才是正道。”  凭借一件黑色法袍,武峮认得出身份,桓云当然更认得出来。  不是陈平安不够谨慎,而是那头炼山大妖的手段太意外,直接让白衣神女和青衣神人拉开山水画卷,让所有访山寻宝之人一览无余。  不过桓云也只是猜测眼前少年身份,是那位在云上城摆摊卖符的包袱斋野修,因为知道...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东方玄幻
  • 授权状态:没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烽火戏诸侯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首页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阅读到:第三章 降龙伏虎 第二节 飞龙在天
分享到:

第六百二十二章 对峙更新时间:2019-08-22

  一位仙风道骨的符箓派老真人。  挨了一刀的云上城徐杏酒。  递出一刀却没能成功的赵青纨。  加上一个十分多余的少年,身穿青衫,背着一只大竹箱。  桓云说道:“店家不好好当个包袱斋,非要趟这浑水做什么?见好就收,得利就走,安稳挣钱,才是正道。”  凭借一件黑色法袍,武峮认得出身份,桓云当然更认得出来。  不是陈平安不够谨慎,而是那头炼山大妖的手段太意外,直接让白衣神女和青衣神人拉开山水画卷,让所有访山寻宝之人一览无余。  不过桓云也只是猜测眼前少年身份,是那位在云上城摆摊卖符的包袱斋野修,因为知道自己身份,还敢出手救人,访山众人当中,估计也就那位藏头藏尾古里古怪的黑袍老者,有这份心气和本事。  山上修士一旦有了自己的猜测,到底是不是真相,反而没那么重要。  陈平安笑道:“山泽野修,山泽野修,可不就是每天忙着跋山涉水,掬清泉而饮,趟浑水而过,有什么奇怪的?”  徐杏酒突然开口说道:“桓真人,此事还有回旋余地。”  桓云摇摇头,“在老夫选择追杀你们的那一刻起,就没有退路了。徐杏酒,你很聪明,聪明人就不要故意说蠢话了。”  徐杏酒其实对此心知肚明。  桓云若真是从头到尾的光风霁月,没有心存半点私欲贪念,便不会赶来追上他和赵青纨。  有大欲则心窄,心窄到只有一条羊肠小道可以走,只能自己一人占道而行。  若是就事论事,徐杏酒其实知道自己先前的选择,也有大错,在桓云交出白玉笔管的那一刻,当时自己就不该以最大恶意揣测桓云,得知方寸物当中仙蜕、法袍两件至宝凭空消失后,更不该藏掖,应该选择坦诚相见,若是那时候桓云将其中曲折解释一番,兴许双方就不是当下的处境。但其实世事人心,远没有这么简单明了,自家云上城许供奉环环相扣的歹毒陷害,让徐杏酒不单单是风声鹤唳,事实上桓云身为他们的护道人,选择了袖手旁观,本身就是一种暗藏的杀机,一份隐蔽的杀心,兴许就是借刀杀人的手段,许供奉杀他们夺宝,那桓云便可以黄雀在后,而且双手干干净净。  桓云没有着急出手。  陈平安便也不着急。  许多事情,许多人,都以为自己脚下没有了回头路,其实是有的。  桓云其实是当下最尴尬的一个,云上城徐杏酒和赵青纨,当然需要斩草除根,可是如何与这位喜好改头换面的包袱斋打交道,危机重重,因为桓云不确定对方的修为高低,甚至连此人是符箓派练气士,还是那山上最难缠的剑修,桓云都不确定。一旦确定了,无非是他桓云身死道消,晓得了对方道行确实是高,或是对方死在自己手上,所有机缘法宝,尽收囊中,该他桓云福泽深厚一回。  陈平安突然说道:“如果我没有记错,你们道家一直在说只修命,不修性,此是修行第一病。”  桓云真人笑了笑,“说得轻巧。”  陈平安说道:“正因为谁说都轻巧,做起来才难,做成了,便是怀藏至宝,道德当身。”  性命双修,万神圭旨。性命双修,大功告成之人,便是道家所谓的无缝塔,佛家尊崇的无漏果。  桓云摇摇头,“老夫知道你岁...

更新时间:2019-08-22

   一位仙风道骨的符箓派老真人。  挨了一刀的云上城徐杏酒。  递出一刀却没能成功的赵青纨。  加上一个十分多余的少年,身穿青衫,背着一只大竹箱。  桓云说道:“店家不好好当个包袱斋,非要趟这浑水做什么?见好就收,得利就走,安稳挣钱,才是正道。”  凭借一件黑色法袍,武峮认得出身份,桓云当然更认得出来。  不是陈平安不够谨慎,而是那头炼山大妖的手段太意外,直接让白衣神女和青衣神人拉开山水画卷,让所有访山寻宝之人一览无余。  不过桓云也只是猜测眼前少年身份,是那位在云上城摆摊卖符的包袱斋野修,因为知道自己身份,还敢出手救人,访山众人当中,估计也就那位藏头藏尾古里古怪的黑袍老者,有这份心气和本事。  山上修士一旦有了自己的猜测,到底是不是真相,反而没那么重要。  陈平安笑道:“山泽野修,山泽野修,可不就是每天忙着跋山涉水,掬清泉而饮,趟浑水而过,有什么奇怪的?”  徐杏酒突然开口说道:“桓真人,此事还有回旋余地。”  桓云摇摇头,“在老夫选择追杀你们的那一刻起,就没有退路了。徐杏酒,你很聪明,聪明人就不要故意说蠢话了。”  徐杏酒其实对此心知肚明。  桓云若真是从头到尾的光风霁月,没有心存半点私欲贪念,便不会赶来追上他和赵青纨。  有大欲则心窄,心窄到只有一条羊肠小道可以走,只能自己一人占道而行。  若是就事论事,徐杏酒其实知道自己先前的选择,也有大错,在桓云交出白玉笔管的那一刻,当时自己就不该以最大恶意揣测桓云,得知方寸物当中仙蜕、法袍两件至宝凭空消失后,更不该藏掖,应该选择坦诚相见,若是那时候桓云将其中曲折解释一番,兴许双方就不是当下的处境。但其实世事人心,远没有这么简单明了,自家云上城许供奉环环相扣的歹毒陷害,让徐杏酒不单单是风声鹤唳,事实上桓云身为他们的护道人,选择了袖手旁观,本身就是一种暗藏的杀机,一份隐蔽的杀心,兴许就是借刀杀人的手段,许供奉杀他们夺宝,那桓云便可以黄雀在后,而且双手干干净净。  桓云没有着急出手。  陈平安便也不着急。  许多事情,许多人,都以为自己脚下没有了回头路,其实是有的。  桓云其实是当下最尴尬的一个,云上城徐杏酒和赵青纨,当然需要斩草除根,可是如何与这位喜好改头换面的包袱斋打交道,危机重重,因为桓云不确定对方的修为高低,甚至连此人是符箓派练气士,还是那山上最难缠的剑修,桓云都不确定。一旦确定了,无非是他桓云身死道消,晓得了对方道行确实是高,或是对方死在自己手上,所有机缘法宝,尽收囊中,该他桓云福泽深厚一回。  陈平安突然说道:“如果我没有记错,你们道家一直在说只修命,不修性,此是修行第一病。”  桓云真人笑了笑,“说得轻巧。”  陈平安说道:“正因为谁说都轻巧,做起来才难,做成了,便是怀藏至宝,道德当身。”  性命双修,万神圭旨。性命双修,大功告成之人,便是道家所谓的无缝塔,佛家尊崇的无漏果。  桓云摇摇头,“老夫知道你岁...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