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书网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东方玄幻 > 剑来
剑来
更新时间:2021-01-19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我陈平安,唯有一剑,可搬山,倒海,降妖,镇魔,敕神,摘星,断江,摧城,开天!陈平安来到大门口,摘了斗笠。 宋老前辈依然是身穿一袭黑色长衫,只是如今不再佩剑了,而且老了许多。 这位梳水国剑圣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以浓重口音问道:“瓜娃儿?” 陈平安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最后还是点头。 宋雨烧爽朗大笑,一巴掌重重拍在陈平安肩头,“好家伙,个头窜得真快,都认不出了。咋不穿草鞋背竹箱了?说不定一眼就认得你小子。” 陈平安笑问道:“吃火锅去?” 宋雨烧没有回答问题,反问道:“小镇那边怎么回事,苏琅的剑气突然就断了,跟你小子有关系?” 陈平安...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东方玄幻
  • 授权状态:没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0
  • 总 点 击:279
  • 本月点击:279
  • 本周点击:279
  • 总 红 花:0
  • 本月红花:0
  • 本月打赏:0
  • 总 打 赏:0
作者名:烽火戏诸侯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首页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阅读到:
分享到:

第八百五十二章 大概更新时间:2021-01-19

陈平安来到大门口,摘了斗笠。 宋老前辈依然是身穿一袭黑色长衫,只是如今不再佩剑了,而且老了许多。 这位梳水国剑圣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以浓重口音问道:“瓜娃儿?” 陈平安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最后还是点头。 宋雨烧爽朗大笑,一巴掌重重拍在陈平安肩头,“好家伙,个头窜得真快,都认不出了。咋不穿草鞋背竹箱了?说不定一眼就认得你小子。” 陈平安笑问道:“吃火锅去?” 宋雨烧没有回答问题,反问道:“小镇那边怎么回事,苏琅的剑气突然就断了,跟你小子有关系?” 陈平安点头道:“给我拦下了,将那个苏琅打回了小镇,应该不会再来找老前辈的麻烦。” 他没有随便编个理由,毕竟宋老前辈是他极其佩服的***湖,很难糊弄。 只是世事往往真话很假,假话很真。 老门房就不信,宋雨烧的嫡孙宋凤山,与他妻子柳倩,也不太信。 唯独宋雨烧就相信了,拉着陈平安的手臂,“既然事情已了,走,去里边坐,火锅有什么好着急的,吃完了火锅,你小子还清了账,拍拍***就要走人,我好意思拦着不让你走?再说也拦不住嘛。” 宋凤山和柳倩面面相觑。 老门房更是偷偷咽了口唾沫。 陈平安与老门房即将擦肩而过的时候,停下脚步,后退一步,笑道:“看吧,就说我跟你们庄子很熟,下次可别拦着我了,不然我直接翻墙。” 老门房哭笑不得,抱拳告罪,“陈公子,先前是我眼拙,多有冒犯。” 陈平安做了个仰头饮酒的手势。 老门房心领神会,朝陈平安竖起大拇指。 宋雨烧拉着陈平安就走。 宋凤山没有立即跟上,轻声问道:“老祁,怎么回事?” 老门房便将先前的笑话事,给说了一遍,把一桩自己的糗事说得很乐呵。 宋凤山伸出一根手指,揉了揉眉心。 柳倩笑道:“不挺好的,传出去就是一桩天大的江湖美谈了。” 老门房笑得很不含蓄。 在山庄厅堂那边,纷纷落座,柳倩亲自倒茶。 陈平安喝了口茶水,好奇问道:“当年楚濠没死?” 宋凤山摇头道:“死得不能再死了,只是被韩元善顶替了身份,韩元善一向擅长易容。” 陈平安恍然。 当年最早的梳水国四煞,古寺女鬼韦蔚,韩元善,那位被书院贤人周矩杀死于剑水山庄的魔教人物,最后一个,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正是宋凤山的妻子,柳倩。 柳倩是为了丈夫宋凤山,为了将剑水山庄的江湖声誉,推向更高处。 至于那位小重山韩氏贵公子,韩元善却是野心勃勃,城府深厚,手段更是不差,想要挟一国江湖之势,跻身庙堂中枢,再往后韩元善到底想要做什么,无法想象。 韩元善能够做成这么大的事情,以楚濠的面容和身份,当下在梳水国庙堂和江湖只手遮天,陈平安并不奇怪,但是宋凤山、柳倩夫妇,既然掌握着这么大的把柄,韩元善不是真的楚濠,如此咄咄逼人针对剑水山庄,剑水山庄为何毫无还手之力?韩元善真不怕山庄这边彻底撕...

更新时间:2021-01-19

 陈平安来到大门口,摘了斗笠。 宋老前辈依然是身穿一袭黑色长衫,只是如今不再佩剑了,而且老了许多。 这位梳水国剑圣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以浓重口音问道:“瓜娃儿?” 陈平安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最后还是点头。 宋雨烧爽朗大笑,一巴掌重重拍在陈平安肩头,“好家伙,个头窜得真快,都认不出了。咋不穿草鞋背竹箱了?说不定一眼就认得你小子。” 陈平安笑问道:“吃火锅去?” 宋雨烧没有回答问题,反问道:“小镇那边怎么回事,苏琅的剑气突然就断了,跟你小子有关系?” 陈平安点头道:“给我拦下了,将那个苏琅打回了小镇,应该不会再来找老前辈的麻烦。” 他没有随便编个理由,毕竟宋老前辈是他极其佩服的***湖,很难糊弄。 只是世事往往真话很假,假话很真。 老门房就不信,宋雨烧的嫡孙宋凤山,与他妻子柳倩,也不太信。 唯独宋雨烧就相信了,拉着陈平安的手臂,“既然事情已了,走,去里边坐,火锅有什么好着急的,吃完了火锅,你小子还清了账,拍拍***就要走人,我好意思拦着不让你走?再说也拦不住嘛。” 宋凤山和柳倩面面相觑。 老门房更是偷偷咽了口唾沫。 陈平安与老门房即将擦肩而过的时候,停下脚步,后退一步,笑道:“看吧,就说我跟你们庄子很熟,下次可别拦着我了,不然我直接翻墙。” 老门房哭笑不得,抱拳告罪,“陈公子,先前是我眼拙,多有冒犯。” 陈平安做了个仰头饮酒的手势。 老门房心领神会,朝陈平安竖起大拇指。 宋雨烧拉着陈平安就走。 宋凤山没有立即跟上,轻声问道:“老祁,怎么回事?” 老门房便将先前的笑话事,给说了一遍,把一桩自己的糗事说得很乐呵。 宋凤山伸出一根手指,揉了揉眉心。 柳倩笑道:“不挺好的,传出去就是一桩天大的江湖美谈了。” 老门房笑得很不含蓄。 在山庄厅堂那边,纷纷落座,柳倩亲自倒茶。 陈平安喝了口茶水,好奇问道:“当年楚濠没死?” 宋凤山摇头道:“死得不能再死了,只是被韩元善顶替了身份,韩元善一向擅长易容。” 陈平安恍然。 当年最早的梳水国四煞,古寺女鬼韦蔚,韩元善,那位被书院贤人周矩杀死于剑水山庄的魔教人物,最后一个,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正是宋凤山的妻子,柳倩。 柳倩是为了丈夫宋凤山,为了将剑水山庄的江湖声誉,推向更高处。 至于那位小重山韩氏贵公子,韩元善却是野心勃勃,城府深厚,手段更是不差,想要挟一国江湖之势,跻身庙堂中枢,再往后韩元善到底想要做什么,无法想象。 韩元善能够做成这么大的事情,以楚濠的面容和身份,当下在梳水国庙堂和江湖只手遮天,陈平安并不奇怪,但是宋凤山、柳倩夫妇,既然掌握着这么大的把柄,韩元善不是真的楚濠,如此咄咄逼人针对剑水山庄,剑水山庄为何毫无还手之力?韩元善真不怕山庄这边彻底撕...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