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书网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历史传记 > 帝师

帝师

帝师
更新时间:2020-11-13
荀子弟子刘宣,被齐湣王打断双腿。机缘之下,刘宣得到战国名将廉颇相助,从而踏上了复仇之路。和庄子坐而论剑、助乐毅破灭齐国、与蔺相如完璧归赵、扶田单执掌齐国、助李牧大破匈奴,收秦始皇为弟子,看一代帝师强势崛起。教师是份高尚的职业,帝师则是高危职业。尤其当学生是某个爱玩的皇帝,陪读是锦衣卫指挥使,端茶倒水的是东、西两厂厂公,另有内阁三学士、六部尚书轮班旁听,一众御史言官虎视眈眈,随时准备撸袖子“以礼服人”,压力当真是非同一般。站在文华殿的讲台上,杨瓒无语望天,目光明媚而忧伤。苍天在上,真心穿错了,求重穿!淘宝预售:足足两盏茶的时间,杨土才冷静下来。虽不哭了,却是一个接着一个打嗝,话都说不明白。“四郎...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历史传记
  • 授权状态:没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0
  • 总 点 击:661
  • 本月点击:661
  • 本周点击:661
  • 总 红 花:0
  • 本月红花:0
  • 本月打赏:0
  • 总 打 赏:0
作者名:来自远方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首页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阅读到:
分享到:

第172章 番外四更新时间:2020-11-13

足足两盏茶的时间,杨土才冷静下来。虽不哭了,却是一个接着一个打嗝,话都说不明白。“四郎……嗝!”杨瓒无奈,只得倒了半盏温水,让杨土捏着鼻子喝下去。土办法,是否能起效,杨瓒也拿不准。连灌两盏温水,杨土终于能利索说话。抹抹嘴角,自怀中取出一封家书。“四郎,族里来信了。前日送来,我一直揣着。”“可是快脚?”杨土摇头,道:“是和族里有往来的行商,按照快脚留的地址,将信送到福来楼。”“我在诏狱的事,你可说了?”“四郎放心,我都没说。”“对方也没问?”“问了。”杨土道,“我说四郎在翰林院点卯,不巧错开。他还要往南边走货,急着赶路,就没多问。临走留下两只箱子,说是给四郎的表礼,族里都晓得,不能推辞。四郎不在,我也没敢打开。”给他的表礼,族里都知道?杨瓒接过家书,将桌上的两碟点心推到杨土面前,道:“这是宫里的点心,我不喜甜,你都用了吧。”宫里的?杨土很是惊讶,盯着盘里的糕点,一个不到两指头宽,印着花纹,样子极是精致。拿起一块,不确定的看向杨瓒,牢房怎么会有宫里的点心?“别多问,现下不好告诉你。待我出了这里,自会同你说。”太子殿下到诏狱的次数越来越多,停留的时辰也越来越长。狱中的茶水点心不能轻易入口,伺候的中官便从宫里提来食盒,每次都要为杨瓒多带上两碟。“这里清净,茶水膳食却不好。待孤回宫之后,让御膳房给杨编修送来。”朱厚照纯粹出于好心,杨瓒死活不敢接受。无论出于何种因由,表面上,他都是诏狱里的犯官。太子殿下三天两头跑来,足够惹人眼。从宫里送来膳食,明摆着告诉旁人,诏狱里有猫腻。思及种种后果,尤其言官撸袖子上言的场景,杨瓒生生打了个激灵。杨瓒坚拒好意,朱厚照没辙,只得打消念头。张永知机,干脆在点心上下功夫,次次换着花样,琢磨着杨瓒的口味,甜口咸口一样一碟,还带来宫里的香茶。“杨编修既然伤好了,茶该换一换。”茶叶和御膳不同,杨瓒爽快收下。朱厚照了结一桩心事,终于有了笑脸。由此事,杨瓒对太子殿下的性格又多出几分把握。心思单纯,喜怒形于色,看谁顺眼,必是一门心思的对谁好,当真是个孩子。换成寻常人家,还能夸上几句。在天家,却是不能忽视的隐患。每次留下的点心,杨瓒都只动两块,余下的多送给狱卒。捧着碟子,狱卒千恩万谢,就差把杨瓒当做玉佛供起来。其他的狱卒自然是眼热,暗地里嘀咕:这老小子交了鸿运,不过收拾出一回囚室,托人搜罗一箱杂书,就得了这般好处。宫里的点心,哪怕不入口,只看上两眼,也是天大的福气!狱卒间的碎嘴,自然传不到杨瓒耳中。顾卿得校尉回禀,令人传来狱中班头。隔日,诏狱中的气氛便为之一变,再无人暗中私语,先时得意的狱卒也收敛不少。这些变化,杨瓒察觉到几分。有人就有江湖。哪怕是小吏,彼此之间也会争-权-夺-利,分出个高低。自那之后,太子留下的点心,哪怕再不能入口,他也会就着茶水吞下去。给狱卒的好处多换成银角和笔墨。狱卒之子不能进学科举,能识字会算账,他日子承父业,也是极大的优势。杨瓒...

更新时间:2020-11-13

 足足两盏茶的时间,杨土才冷静下来。虽不哭了,却是一个接着一个打嗝,话都说不明白。“四郎……嗝!”杨瓒无奈,只得倒了半盏温水,让杨土捏着鼻子喝下去。土办法,是否能起效,杨瓒也拿不准。连灌两盏温水,杨土终于能利索说话。抹抹嘴角,自怀中取出一封家书。“四郎,族里来信了。前日送来,我一直揣着。”“可是快脚?”杨土摇头,道:“是和族里有往来的行商,按照快脚留的地址,将信送到福来楼。”“我在诏狱的事,你可说了?”“四郎放心,我都没说。”“对方也没问?”“问了。”杨土道,“我说四郎在翰林院点卯,不巧错开。他还要往南边走货,急着赶路,就没多问。临走留下两只箱子,说是给四郎的表礼,族里都晓得,不能推辞。四郎不在,我也没敢打开。”给他的表礼,族里都知道?杨瓒接过家书,将桌上的两碟点心推到杨土面前,道:“这是宫里的点心,我不喜甜,你都用了吧。”宫里的?杨土很是惊讶,盯着盘里的糕点,一个不到两指头宽,印着花纹,样子极是精致。拿起一块,不确定的看向杨瓒,牢房怎么会有宫里的点心?“别多问,现下不好告诉你。待我出了这里,自会同你说。”太子殿下到诏狱的次数越来越多,停留的时辰也越来越长。狱中的茶水点心不能轻易入口,伺候的中官便从宫里提来食盒,每次都要为杨瓒多带上两碟。“这里清净,茶水膳食却不好。待孤回宫之后,让御膳房给杨编修送来。”朱厚照纯粹出于好心,杨瓒死活不敢接受。无论出于何种因由,表面上,他都是诏狱里的犯官。太子殿下三天两头跑来,足够惹人眼。从宫里送来膳食,明摆着告诉旁人,诏狱里有猫腻。思及种种后果,尤其言官撸袖子上言的场景,杨瓒生生打了个激灵。杨瓒坚拒好意,朱厚照没辙,只得打消念头。张永知机,干脆在点心上下功夫,次次换着花样,琢磨着杨瓒的口味,甜口咸口一样一碟,还带来宫里的香茶。“杨编修既然伤好了,茶该换一换。”茶叶和御膳不同,杨瓒爽快收下。朱厚照了结一桩心事,终于有了笑脸。由此事,杨瓒对太子殿下的性格又多出几分把握。心思单纯,喜怒形于色,看谁顺眼,必是一门心思的对谁好,当真是个孩子。换成寻常人家,还能夸上几句。在天家,却是不能忽视的隐患。每次留下的点心,杨瓒都只动两块,余下的多送给狱卒。捧着碟子,狱卒千恩万谢,就差把杨瓒当做玉佛供起来。其他的狱卒自然是眼热,暗地里嘀咕:这老小子交了鸿运,不过收拾出一回囚室,托人搜罗一箱杂书,就得了这般好处。宫里的点心,哪怕不入口,只看上两眼,也是天大的福气!狱卒间的碎嘴,自然传不到杨瓒耳中。顾卿得校尉回禀,令人传来狱中班头。隔日,诏狱中的气氛便为之一变,再无人暗中私语,先时得意的狱卒也收敛不少。这些变化,杨瓒察觉到几分。有人就有江湖。哪怕是小吏,彼此之间也会争-权-夺-利,分出个高低。自那之后,太子留下的点心,哪怕再不能入口,他也会就着茶水吞下去。给狱卒的好处多换成银角和笔墨。狱卒之子不能进学科举,能识字会算账,他日子承父业,也是极大的优势。杨瓒...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