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书网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历史传记 > 帝师

帝师

帝师
更新时间:2021-04-19
荀子弟子刘宣,被齐湣王打断双腿。机缘之下,刘宣得到战国名将廉颇相助,从而踏上了复仇之路。和庄子坐而论剑、助乐毅破灭齐国、与蔺相如完璧归赵、扶田单执掌齐国、助李牧大破匈奴,收秦始皇为弟子,看一代帝师强势崛起。教师是份高尚的职业,帝师则是高危职业。尤其当学生是某个爱玩的皇帝,陪读是锦衣卫指挥使,端茶倒水的是东、西两厂厂公,另有内阁三学士、六部尚书轮班旁听,一众御史言官虎视眈眈,随时准备撸袖子“以礼服人”,压力当真是非同一般。站在文华殿的讲台上,杨瓒无语望天,目光明媚而忧伤。苍天在上,真心穿错了,求重穿!淘宝预售:抛开心中疑惑,站定御阶下,杨瓒再行礼。三百明经的目光刺来,如芒在背。想要泰然自若,实是...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历史传记
  • 授权状态:没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0
  • 总 点 击:581
  • 本月点击:581
  • 本周点击:581
  • 总 红 花:0
  • 本月红花:0
  • 本月打赏:0
  • 总 打 赏:0
作者名:来自远方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首页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阅读到:
分享到:

第172章 番外四更新时间:2021-04-19

抛开心中疑惑,站定御阶下,杨瓒再行礼。三百明经的目光刺来,如芒在背。想要泰然自若,实是相当不易。翻开杨瓒的策论,弘治帝开口,第一句话并非表扬,而是询问。“朕问子诸治国之论,子不言边患政令,户籍民生,反大谈商道,其为何故?”话一出口,十四名读卷官不动声色,多数贡士已是讶然。落在杨瓒身上的目光,渐由羡妒变成轻蔑,甚者更带几分鄙夷。士农工商,商在最末。商人逐利,有悭吝之名,多为世人所轻。天子垂询治国良策,纵然身居乡野见识浅陋,不晓得北疆鞑靼、南疆土司,也该阐述政令兴弊,民间匪患,流民逃户。大殿之上,天子之前,大谈商道,简直不知,不知所谓!胡贡士之流更是冷笑不已。甘与末流为伍,不知羞耻,实是丢尽了读书人的脸!天子圣明,宣其问话,非是青眼有加,必是不满其文,视其为庸碌,欲当众斥责。这般胸无点墨、滥竽充数之辈,将其当殿黜落,方可大快人心。杨瓒被大汉将军拖下去的情形,仿佛已呈现眼前,胡贡士笑得愈发得意。李淳等人面带忧色,却是帮不上忙。谢丕一扫方才的笃定,视线落在杨瓒身上,也有几分担心。天子之意,实难以揣测。果不喜杨瓒之言,当殿斥问,该当如何?面对天子的询问,读卷官的不动声色,众明经的质疑,杨瓒目光平视,气韵沉稳,不见半点忐忑。见其表现,弘治帝只拂过长须,未做表示。宁瑾靠得近,自然捕捉到天子一闪而过的神情。两个字:满意。天子尚等着回话,杨瓒不能耽搁。深吸一口气,开口言道:“回陛下,小民言商,实为论民生。”“哦?”“《尚书》著:民惟邦本,本固邦宁。太史公论管子,通货积财,富国强兵。”殿中又是一静,弘治帝神情微动,十四名读卷官亦变得肃然。管仲乃春秋大家,通政、商、兵,助齐桓公成就霸业,被誉“圣人之师”。太史公笔下,其为国之柱石,治世能臣。孔圣人亦赞其有尊王攘夷,一匡天下之德。“桓公九合诸侯,不以兵车,管仲之力也!”此言出自孔圣人之口,纵使朱圣人再生,也无立场可以争辩。先贤之言为正,太史公之论为辅。两者并举,刘健谢迁等人不能不重视。尚未入朝拜官的贡士更不敢轻忽。士农工商,商为最末。然春秋名相,同乐毅并举的管仲,为富国强兵,助齐桓公成就霸业,却十分重视商道。史有明载,谁可强辩?“小民祖籍宣府,世居涿鹿。出身乡野,故见识浅陋。蒙天子之恩,御前奏对,不敢妄言军--国-政-事,唯民生略有拙见,斗胆一言。”话至此,杨瓒故意顿了顿,重新组织语言。“圣人言,民为国本。”“士为国扛鼎,农为国筑基,商人则如江河水流,往来贯通。水流行经之处,荒漠亦可生出草木。”“民生之需,衣食为先。蚕桑棉麻,需商。农耕稼轩疏以财资,需商。船货往来流通,自北疆至南地,何者不需商?”“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壤壤,皆为利往。商人逐利不假,然商道亦可聚财。”杨瓒微微仰头,仍看不清天子的面容,语气却愈发坚定。“小民斗胆,举圣人之言。实为民富则财丰,财丰则军壮,军壮而国强。”“天子圣德,诸公扶鼎,民富军壮,何言国之不强!”不...

更新时间:2021-04-19

 抛开心中疑惑,站定御阶下,杨瓒再行礼。三百明经的目光刺来,如芒在背。想要泰然自若,实是相当不易。翻开杨瓒的策论,弘治帝开口,第一句话并非表扬,而是询问。“朕问子诸治国之论,子不言边患政令,户籍民生,反大谈商道,其为何故?”话一出口,十四名读卷官不动声色,多数贡士已是讶然。落在杨瓒身上的目光,渐由羡妒变成轻蔑,甚者更带几分鄙夷。士农工商,商在最末。商人逐利,有悭吝之名,多为世人所轻。天子垂询治国良策,纵然身居乡野见识浅陋,不晓得北疆鞑靼、南疆土司,也该阐述政令兴弊,民间匪患,流民逃户。大殿之上,天子之前,大谈商道,简直不知,不知所谓!胡贡士之流更是冷笑不已。甘与末流为伍,不知羞耻,实是丢尽了读书人的脸!天子圣明,宣其问话,非是青眼有加,必是不满其文,视其为庸碌,欲当众斥责。这般胸无点墨、滥竽充数之辈,将其当殿黜落,方可大快人心。杨瓒被大汉将军拖下去的情形,仿佛已呈现眼前,胡贡士笑得愈发得意。李淳等人面带忧色,却是帮不上忙。谢丕一扫方才的笃定,视线落在杨瓒身上,也有几分担心。天子之意,实难以揣测。果不喜杨瓒之言,当殿斥问,该当如何?面对天子的询问,读卷官的不动声色,众明经的质疑,杨瓒目光平视,气韵沉稳,不见半点忐忑。见其表现,弘治帝只拂过长须,未做表示。宁瑾靠得近,自然捕捉到天子一闪而过的神情。两个字:满意。天子尚等着回话,杨瓒不能耽搁。深吸一口气,开口言道:“回陛下,小民言商,实为论民生。”“哦?”“《尚书》著:民惟邦本,本固邦宁。太史公论管子,通货积财,富国强兵。”殿中又是一静,弘治帝神情微动,十四名读卷官亦变得肃然。管仲乃春秋大家,通政、商、兵,助齐桓公成就霸业,被誉“圣人之师”。太史公笔下,其为国之柱石,治世能臣。孔圣人亦赞其有尊王攘夷,一匡天下之德。“桓公九合诸侯,不以兵车,管仲之力也!”此言出自孔圣人之口,纵使朱圣人再生,也无立场可以争辩。先贤之言为正,太史公之论为辅。两者并举,刘健谢迁等人不能不重视。尚未入朝拜官的贡士更不敢轻忽。士农工商,商为最末。然春秋名相,同乐毅并举的管仲,为富国强兵,助齐桓公成就霸业,却十分重视商道。史有明载,谁可强辩?“小民祖籍宣府,世居涿鹿。出身乡野,故见识浅陋。蒙天子之恩,御前奏对,不敢妄言军--国-政-事,唯民生略有拙见,斗胆一言。”话至此,杨瓒故意顿了顿,重新组织语言。“圣人言,民为国本。”“士为国扛鼎,农为国筑基,商人则如江河水流,往来贯通。水流行经之处,荒漠亦可生出草木。”“民生之需,衣食为先。蚕桑棉麻,需商。农耕稼轩疏以财资,需商。船货往来流通,自北疆至南地,何者不需商?”“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壤壤,皆为利往。商人逐利不假,然商道亦可聚财。”杨瓒微微仰头,仍看不清天子的面容,语气却愈发坚定。“小民斗胆,举圣人之言。实为民富则财丰,财丰则军壮,军壮而国强。”“天子圣德,诸公扶鼎,民富军壮,何言国之不强!”不...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