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书网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飞剑问道

飞剑问道
更新时间:2019-05-15
在这个世界,有狐仙、河神、水怪、大妖,也有求长生的修行者。修行者们,开法眼,可看妖魔鬼怪。炼一口飞剑,可千里杀敌。千里眼、顺风耳,更可探查四方。…… 秦府二公子‘秦云’,便是一位修行者……  焰君煌,你……流氓!”红晕掠过脸颊,飞儿气得找不到词汇来形容这厮,除了流氓,还是流氓!  “你不是说前两炮发的是空的么?咱再来两发,怎么样?”这女人居然敢说他发的那两炮是空的,真是太伤他堂堂铁血军人自尊了,他不发两炮猛的,轰得米妞找不到东南西北,他就不姓焰。(www.zshu.net)爱睍莼璩  这男人就是混蛋+流氓+军痞+土匪+,该死的,她想不出来了,她气得连骂人都词穷了。  他使劲把她裙子往上撩拔,带...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古典仙侠
  • 授权状态:没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我吃西红柿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首页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阅读到:第三章 降龙伏虎 第二节 飞龙在天
分享到:

后记,许多年以后更新时间:2019-05-15

  焰君煌,你……流氓!”红晕掠过脸颊,飞儿气得找不到词汇来形容这厮,除了流氓,还是流氓!  “你不是说前两炮发的是空的么?咱再来两发,怎么样?”这女人居然敢说他发的那两炮是空的,真是太伤他堂堂铁血军人自尊了,他不发两炮猛的,轰得米妞找不到东南西北,他就不姓焰。(www.zshu.net)爱睍莼璩  这男人就是混蛋+流氓+军痞+土匪+,该死的,她想不出来了,她气得连骂人都词穷了。  他使劲把她裙子往上撩拔,带着粗茧的手掌刺得她细腻的肌肤有些微疼,她以为他是开玩笑,以为他不敢在焰家老大婚宴现场给她来真的,可是,她低估了这个男人,也或者说,她根本不了解这个男人。  他抵着她的身体,让她浑身燥热,让她难受,她当然清楚那个灼热如钢铁的东西是什么玩意儿,可是,她从没想过要他再次发生关系。  低垂眉眼,落尽视野的是自己一条雪白水嫩的大腿,被他撩高,黑色的丝质长裙从大腿边缘垂落下去,她与他紧紧相贴,姿势要有多暖昧就有多暖昧!  心一下子就慌了,着急地吞咽了一口口水,她开始挣扎,身体开始扭动,身后却传来了一声饱含**的低咒声,她看不到他的脸,不知道他脸上是何种表情,准又是一副发情的公狗模样,满眸泛着红丝,刚毅的下巴抽搐着,就连是发情也带着说不出来的狂霸,她记得,上次在樱花岛就是,狠不得把她一口吞进肚子里。  “别动。”男人的下巴抵在她的肩头,喷出的气息十分灼热,像煮沸的开水烫着她的肌肤,声音更是浑厚低沉,带着一种苦苦压抑某种**的嘶哑!  飞儿是过来人,自然知道他处于何种濒临疯狂***的边缘,所以,她即刻就停了下来,不敢再惹他,但,已经太迟了。  男人嘶吼一声,将她翻转过来,正欲要攻略城池,不巧垂下的眼眸与女人狭长的丹凤眼对视,女人轻笑,撇唇吐出:“如果你不介意我是你侄子媳妇,你大可继续!”  堂堂空军大校不可能不在乎**的字眼,飞儿从他以前的纠结的心态中,想用阎东浩踩他软胁!  没想到,他的动作果真就僵凝在原地,黑眸的欲色一寸一寸地褪尽,眼眸瞬间成了一口枯井,让人一眼望不到尽头。  “你只能算他前妻而已。”  “离婚协议书,他没签字,你说算前妻吗?”  “是吗?”男人灼热的眸光定定地望着她,似乎想要望入她灵魂深处!  也许是在探测她话中的可信度!  ‘啪’的一声,男人将手上的那卷带子拍到了房间的琉璃台上,火热的眸光在飞儿身上兜转了一圈,最后落到了她平坦的肚腹上!  眸子里流转着矛盾与复杂之色!  “米妞!最好不要再来招惹我,否则,就算你与阎东浩真的还是夫妻,我也照上不误!”  狂霸邪肆地撂下狠话,离开前,毫无教养一脚踢在了薄薄的门板上,代表着***大人滔天的怒气与郁结的心理,望着俊美的身形匆匆消失在门边,还要那不断煽动的门板,飞儿的心打了一个冷颤!  ***,就是臭男人一个,她几时招惹他了,不是他自己追上来的么?  什么照上不误,当她是什么女人,臭男人就该去死,捧着自己的肚子...

更新时间:2019-05-15

   焰君煌,你……流氓!”红晕掠过脸颊,飞儿气得找不到词汇来形容这厮,除了流氓,还是流氓!  “你不是说前两炮发的是空的么?咱再来两发,怎么样?”这女人居然敢说他发的那两炮是空的,真是太伤他堂堂铁血军人自尊了,他不发两炮猛的,轰得米妞找不到东南西北,他就不姓焰。(www.zshu.net)爱睍莼璩  这男人就是混蛋+流氓+军痞+土匪+,该死的,她想不出来了,她气得连骂人都词穷了。  他使劲把她裙子往上撩拔,带着粗茧的手掌刺得她细腻的肌肤有些微疼,她以为他是开玩笑,以为他不敢在焰家老大婚宴现场给她来真的,可是,她低估了这个男人,也或者说,她根本不了解这个男人。  他抵着她的身体,让她浑身燥热,让她难受,她当然清楚那个灼热如钢铁的东西是什么玩意儿,可是,她从没想过要他再次发生关系。  低垂眉眼,落尽视野的是自己一条雪白水嫩的大腿,被他撩高,黑色的丝质长裙从大腿边缘垂落下去,她与他紧紧相贴,姿势要有多暖昧就有多暖昧!  心一下子就慌了,着急地吞咽了一口口水,她开始挣扎,身体开始扭动,身后却传来了一声饱含**的低咒声,她看不到他的脸,不知道他脸上是何种表情,准又是一副发情的公狗模样,满眸泛着红丝,刚毅的下巴抽搐着,就连是发情也带着说不出来的狂霸,她记得,上次在樱花岛就是,狠不得把她一口吞进肚子里。  “别动。”男人的下巴抵在她的肩头,喷出的气息十分灼热,像煮沸的开水烫着她的肌肤,声音更是浑厚低沉,带着一种苦苦压抑某种**的嘶哑!  飞儿是过来人,自然知道他处于何种濒临疯狂***的边缘,所以,她即刻就停了下来,不敢再惹他,但,已经太迟了。  男人嘶吼一声,将她翻转过来,正欲要攻略城池,不巧垂下的眼眸与女人狭长的丹凤眼对视,女人轻笑,撇唇吐出:“如果你不介意我是你侄子媳妇,你大可继续!”  堂堂空军大校不可能不在乎**的字眼,飞儿从他以前的纠结的心态中,想用阎东浩踩他软胁!  没想到,他的动作果真就僵凝在原地,黑眸的欲色一寸一寸地褪尽,眼眸瞬间成了一口枯井,让人一眼望不到尽头。  “你只能算他前妻而已。”  “离婚协议书,他没签字,你说算前妻吗?”  “是吗?”男人灼热的眸光定定地望着她,似乎想要望入她灵魂深处!  也许是在探测她话中的可信度!  ‘啪’的一声,男人将手上的那卷带子拍到了房间的琉璃台上,火热的眸光在飞儿身上兜转了一圈,最后落到了她平坦的肚腹上!  眸子里流转着矛盾与复杂之色!  “米妞!最好不要再来招惹我,否则,就算你与阎东浩真的还是夫妻,我也照上不误!”  狂霸邪肆地撂下狠话,离开前,毫无教养一脚踢在了薄薄的门板上,代表着***大人滔天的怒气与郁结的心理,望着俊美的身形匆匆消失在门边,还要那不断煽动的门板,飞儿的心打了一个冷颤!  ***,就是臭男人一个,她几时招惹他了,不是他自己追上来的么?  什么照上不误,当她是什么女人,臭男人就该去死,捧着自己的肚子...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