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书网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二十三弦何太哀

二十三弦何太哀
更新时间:2018-03-19
《二十三弦何太哀》全集 作者:藤萍 声明:本书由追书网(www.zshu.net)自网络收集整理制作,仅供交流学习使用,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有,如果喜欢,请支持正版. 画扇——藤萍 一、何事秋风悲 "哎,你听说乔家昨晚那件怪事没有?" "啊--嘘--小声点,我也听说乔家小姐新婚之夜发了疯,把姑爷给砍死了......阿弥陀佛,我是念佛 的人,这等造孽的事怎么好端端给乔家老爷遇上了。" "亏得乔老爷吃斋念佛乐善好施那么多年,居然出了这么一个姑娘,当真是造孽哦。" "嘘......乔家的人来了。" 街边窃窃私语的人们转过身去各自依然干各自该做的活儿,面对乔府的轿子依然笑着点头...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侦探推理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85.0 KB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藤萍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首页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阅读到:第三章 降龙伏虎 第二节 飞龙在天
分享到:

更新时间:2018-03-19

"紫芝究竟出了什么事,唐捕头可以说与我听么?"何太哀叹了口气,"他是个心很软的滥好人,出了 这种事我很替他难过。"他口中说的"紫芝"正是被秀秀一斧头劈成两截的新郎官,邹紫芝。 "出了什么事我也不大清楚。"唐大虎自从知道他是"何太哀"以来一股羡慕之情油然而生,对何太哀 大起敬意--这世上能把万贯家财随便送人的人实在不多,他要是送给我唐大虎该多好?"大致是这样的, 昨天晚上秀秀和邹紫芝入洞房不到一炷香时间,还在门外的人就听见里面惨叫的声音,破门而入以后就 看见秀秀拿着斧头新郎官已经死了,那血还留在那里,你可以去......"唐大虎尴尬的笑,何太哀是个瞎 子,要他看也看不见,"呃......你可以去问问别人。我问过了,邹紫芝和秀秀平时相好,从来没见争吵 ,但是你也看见菱菱那样子,说不定秀秀的脑子也有些问题,啊,乔老爷我纯是就事论事,你千万别生 气。" 乔盘石却叹了口气,"我这两个女儿......唉......" "紫芝现在何处?何太哀问。 "在他房里,仵作刚刚检查过,明日就要下葬。不过那有点儿......"唐大虎话还没说完,何太哀微 微一笑,"我去看看他。" 这人似乎不怎么伤心嘛。唐大虎诧异的看着他慢慢摸索着去里屋的背影,心下浮起一个怪异的念头 --莫非何太哀勾结了什么武功高强神秘莫测的江湖高手暗杀了邹紫芝?随即摇摇头,他快被着莫名其妙 的血案逼疯才会这么妄想。 "何公子我带你去。"认出他是何太哀的衙役很是奉承这位年纪轻轻的怪人,两三步赶过去扶住何太 哀,"这里。" 邹紫芝的房内泛着浓重的血腥气。何太哀似乎并不介意的嗅着,突然说:"我可以摸摸他么?" "呃......"唐大虎刚想阻拦,何太哀已经伸手摸了下去,"他被人砍断腰骨......这一下至少要有个 五六百斤的力气,唐捕头你确信秀秀有这个力气么?" "我也怀疑过,但是人若发起疯来有什么力气难说得很,你没见发了疯的秀秀,那跟疯狗似的,见人 就喊砍喊杀,我看就是一头牛也给她分尸了。"唐大虎斜着眼睛看何太哀手指摸着邹紫芝的伤口,那连仵 作都不敢摸。看他一双整齐的手指沾满血迹,看起来甚是恐怖,他自己却瞧不见。 "好锋利的斧头......新房里的斧头......"何太哀喃喃自语,"这是什么?"他从邹紫芝手里摸出了 一个东西。 "那是一块沾满血的破布。"唐大虎接口,"可能是临死太痛苦从哪里撕下来的吧?" "血布?"何太哀慢慢地说,"啊......这就是红盖头......" 红盖头?唐大虎瞄了那块已经变成黑色的破布一眼,果然那布角挂着穗子,真是新娘头上披的红盖 头,下心不由得一阵发毛。"他揪着这东西干什么?" "那只有他和新娘才知道吧?"何太哀终于放弃了摸死人,"我想去洗洗手。" 唐大虎求之不得,看他那一双血手比尸体还令人恶心,带着何太哀出去的时候他忍不住问了一句...

人不可貌相。 更新时间:2018-03-19

 "紫芝究竟出了什么事,唐捕头可以说与我听么?"何太哀叹了口气,"他是个心很软的滥好人,出了 这种事我很替他难过。"他口中说的"紫芝"正是被秀秀一斧头劈成两截的新郎官,邹紫芝。 "出了什么事我也不大清楚。"唐大虎自从知道他是"何太哀"以来一股羡慕之情油然而生,对何太哀 大起敬意--这世上能把万贯家财随便送人的人实在不多,他要是送给我唐大虎该多好?"大致是这样的, 昨天晚上秀秀和邹紫芝入洞房不到一炷香时间,还在门外的人就听见里面惨叫的声音,破门而入以后就 看见秀秀拿着斧头新郎官已经死了,那血还留在那里,你可以去......"唐大虎尴尬的笑,何太哀是个瞎 子,要他看也看不见,"呃......你可以去问问别人。我问过了,邹紫芝和秀秀平时相好,从来没见争吵 ,但是你也看见菱菱那样子,说不定秀秀的脑子也有些问题,啊,乔老爷我纯是就事论事,你千万别生 气。" 乔盘石却叹了口气,"我这两个女儿......唉......" "紫芝现在何处?何太哀问。 "在他房里,仵作刚刚检查过,明日就要下葬。不过那有点儿......"唐大虎话还没说完,何太哀微 微一笑,"我去看看他。" 这人似乎不怎么伤心嘛。唐大虎诧异的看着他慢慢摸索着去里屋的背影,心下浮起一个怪异的念头 --莫非何太哀勾结了什么武功高强神秘莫测的江湖高手暗杀了邹紫芝?随即摇摇头,他快被着莫名其妙 的血案逼疯才会这么妄想。 "何公子我带你去。"认出他是何太哀的衙役很是奉承这位年纪轻轻的怪人,两三步赶过去扶住何太 哀,"这里。" 邹紫芝的房内泛着浓重的血腥气。何太哀似乎并不介意的嗅着,突然说:"我可以摸摸他么?" "呃......"唐大虎刚想阻拦,何太哀已经伸手摸了下去,"他被人砍断腰骨......这一下至少要有个 五六百斤的力气,唐捕头你确信秀秀有这个力气么?" "我也怀疑过,但是人若发起疯来有什么力气难说得很,你没见发了疯的秀秀,那跟疯狗似的,见人 就喊砍喊杀,我看就是一头牛也给她分尸了。"唐大虎斜着眼睛看何太哀手指摸着邹紫芝的伤口,那连仵 作都不敢摸。看他一双整齐的手指沾满血迹,看起来甚是恐怖,他自己却瞧不见。 "好锋利的斧头......新房里的斧头......"何太哀喃喃自语,"这是什么?"他从邹紫芝手里摸出了 一个东西。 "那是一块沾满血的破布。"唐大虎接口,"可能是临死太痛苦从哪里撕下来的吧?" "血布?"何太哀慢慢地说,"啊......这就是红盖头......" 红盖头?唐大虎瞄了那块已经变成黑色的破布一眼,果然那布角挂着穗子,真是新娘头上披的红盖 头,下心不由得一阵发毛。"他揪着这东西干什么?" "那只有他和新娘才知道吧?"何太哀终于放弃了摸死人,"我想去洗洗手。" 唐大虎求之不得,看他那一双血手比尸体还令人恶心,带着何太哀出去的时候他忍不住问了一句...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