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书网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二十三弦何太哀

二十三弦何太哀
更新时间:2018-03-19
《二十三弦何太哀》全集 作者:藤萍 声明:本书由追书网(www.zshu.net)自网络收集整理制作,仅供交流学习使用,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有,如果喜欢,请支持正版. 画扇——藤萍 一、何事秋风悲 "哎,你听说乔家昨晚那件怪事没有?" "啊--嘘--小声点,我也听说乔家小姐新婚之夜发了疯,把姑爷给砍死了......阿弥陀佛,我是念佛 的人,这等造孽的事怎么好端端给乔家老爷遇上了。" "亏得乔老爷吃斋念佛乐善好施那么多年,居然出了这么一个姑娘,当真是造孽哦。" "嘘......乔家的人来了。" 街边窃窃私语的人们转过身去各自依然干各自该做的活儿,面对乔府的轿子依然笑着点头...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侦探推理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85.0 KB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藤萍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首页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阅读到:第三章 降龙伏虎 第二节 飞龙在天
分享到:

更新时间:2018-03-19

心女儿但在何太哀之前还勉强保持风度,"何公子若通周易,帮我看看这房子是否能留、否则我就要兴土 木拆了它了,秀秀出了事、我不能再害了菱菱。" "嗯......"何太哀慢慢的应了一声,不知他究竟是赞同、还是反对。 新婚的房内已经一切清洗干净。但在何太哀鼻中宛然还可嗅到那夜香艳诡异又充满血腥的气息,分 成两截的尸身、鲜血和新郎的红袍同色--新郎手中还牢牢握着新娘的红盖头。那夜的情景似乎清晰可见 ,充满喜悦的新郎揭开旖旎的红布,布下出现的不是娇艳如花充满娇羞的新娘子,却是手持斧头面目狰 狞的鬼怪......满屋血迹,鲜血与喜服相映......***后发疯的新娘子......这一切想起来都让人毛骨 悚然。 "老爷好。"屋内仍在泼水清洗的两个丫头给乔盘石让路,何太哀虽然瞧不见[奇·书·网]也听见了她们瑟瑟发抖 的声音。 "何公子目不能视,不知要如何看卦?" 何太哀静静在屋里站着,似乎在感觉穿窗而过的微风,突然他嘴角泛起一丝耐人寻味的微笑,答了 一句耐人寻味的话,"看不见的人有时候可以看见一些常人看不见的东西。"他向着西边的窗口慢慢的走 去,细细的抚摸窗户的花纹,手指顺着窗口的一道痕迹划下,"这是什么?" "是大小姐斧头砍的。"丫头之一回答,"南窗也有、柱子上也有,那对面的墙上也有。屋里到处都是 。" "可以让我摸一下对面墙上的斧头痕迹吗?"何太哀人长得不错,除了那一双眼睛幽黑得有些吓人之 外基本上是个美男子,因此那丫头脸上一红,拉着他的手引他慢慢走到墙那边,"这里。" 这是一道深深的斧痕,劈下的时候干净利落没有丝毫犹豫,这如果是劈在人身上的确有可能要人性 命,但要说把一个大男人一劈为二却似乎仍嫌不足。何太哀细细摸了一阵,"乔伯父,这墙上本来有什么 东西,被一斧头劈去了吧?" 乔盘石一怔,"何公子心细如发,这墙上本有个木雕龙头,你看......你摸这墙是木墙,墙上雕有九 龙,这个龙头是浮出来的。" "好木头,如此纹路,当是长白冷杉。"何太哀一笑,手指慢慢离开了那被断头的龙雕,"乔伯父,这 屋里没有夫人的鬼魂,我想......乔伯父如果当真想为紫芝鸣冤为闺女做主,你当去长汀县衙击鼓。" "何公子此话从何说起?"乔盘石变色,"秀秀已然疯了,难道你还要她抵命不成?她一个弱女子中邪 发疯本已可怜,我已死了一个女婿,难道你还要逼死我女儿不成?" "紫芝不是被秀秀砍死的。"何太哀慢慢的说,"长汀县衙此时有我一个朋友,他的名字也许你曾听过 ,他姓石,单名一个犀字。" 乔盘石的脸色突然变得十分苍白,"石青天......" 何太哀依然笑得很平静温和,"嗯,福建一路转运副使石犀石大人。" 长汀县衙。 石犀已经在这里等了五天了。 这几天一直在下雨,说实话他的心情并不太好--他本在自己衙门里喂鸟,他很喜欢养鸟,更喜欢养 猫养狗只可...

乔盘石虽然伤 更新时间:2018-03-19

 心女儿但在何太哀之前还勉强保持风度,"何公子若通周易,帮我看看这房子是否能留、否则我就要兴土 木拆了它了,秀秀出了事、我不能再害了菱菱。" "嗯......"何太哀慢慢的应了一声,不知他究竟是赞同、还是反对。 新婚的房内已经一切清洗干净。但在何太哀鼻中宛然还可嗅到那夜香艳诡异又充满血腥的气息,分 成两截的尸身、鲜血和新郎的红袍同色--新郎手中还牢牢握着新娘的红盖头。那夜的情景似乎清晰可见 ,充满喜悦的新郎揭开旖旎的红布,布下出现的不是娇艳如花充满娇羞的新娘子,却是手持斧头面目狰 狞的鬼怪......满屋血迹,鲜血与喜服相映......***后发疯的新娘子......这一切想起来都让人毛骨 悚然。 "老爷好。"屋内仍在泼水清洗的两个丫头给乔盘石让路,何太哀虽然瞧不见[奇·书·网]也听见了她们瑟瑟发抖 的声音。 "何公子目不能视,不知要如何看卦?" 何太哀静静在屋里站着,似乎在感觉穿窗而过的微风,突然他嘴角泛起一丝耐人寻味的微笑,答了 一句耐人寻味的话,"看不见的人有时候可以看见一些常人看不见的东西。"他向着西边的窗口慢慢的走 去,细细的抚摸窗户的花纹,手指顺着窗口的一道痕迹划下,"这是什么?" "是大小姐斧头砍的。"丫头之一回答,"南窗也有、柱子上也有,那对面的墙上也有。屋里到处都是 。" "可以让我摸一下对面墙上的斧头痕迹吗?"何太哀人长得不错,除了那一双眼睛幽黑得有些吓人之 外基本上是个美男子,因此那丫头脸上一红,拉着他的手引他慢慢走到墙那边,"这里。" 这是一道深深的斧痕,劈下的时候干净利落没有丝毫犹豫,这如果是劈在人身上的确有可能要人性 命,但要说把一个大男人一劈为二却似乎仍嫌不足。何太哀细细摸了一阵,"乔伯父,这墙上本来有什么 东西,被一斧头劈去了吧?" 乔盘石一怔,"何公子心细如发,这墙上本有个木雕龙头,你看......你摸这墙是木墙,墙上雕有九 龙,这个龙头是浮出来的。" "好木头,如此纹路,当是长白冷杉。"何太哀一笑,手指慢慢离开了那被断头的龙雕,"乔伯父,这 屋里没有夫人的鬼魂,我想......乔伯父如果当真想为紫芝鸣冤为闺女做主,你当去长汀县衙击鼓。" "何公子此话从何说起?"乔盘石变色,"秀秀已然疯了,难道你还要她抵命不成?她一个弱女子中邪 发疯本已可怜,我已死了一个女婿,难道你还要逼死我女儿不成?" "紫芝不是被秀秀砍死的。"何太哀慢慢的说,"长汀县衙此时有我一个朋友,他的名字也许你曾听过 ,他姓石,单名一个犀字。" 乔盘石的脸色突然变得十分苍白,"石青天......" 何太哀依然笑得很平静温和,"嗯,福建一路转运副使石犀石大人。" 长汀县衙。 石犀已经在这里等了五天了。 这几天一直在下雨,说实话他的心情并不太好--他本在自己衙门里喂鸟,他很喜欢养鸟,更喜欢养 猫养狗只可...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