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书网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史上第一佛修

史上第一佛修
更新时间:2020-01-19
闻春湘身为一代魔修宗师,自认见多识广,修为高深,唯独在一个人身上遭了秧。那便是明明顶着一头青丝,却笑眯眯说自己是佛修的谢征鸿。↑↑↑大概是貌似纯良吃人不吐骨头的佛修攻★和貌似阴险实际纯良的魔修受?的故事。谢谢基友酥可的封面,棒棒哒╭(╯3╰)╮文和现实的佛教没有半毛钱关系,若出现什么佛教术语,那纯属作者为了提高逼格用的。信佛的妹子或者考据的妹子一定不要较真哦(づ ̄3 ̄)づ╭?~嗯,题材看题目就知道   “谢道友真是客气,快快请坐。雅文﹎8 ﹏ w·w·w`.-·w-·8`.-c-o·m”时以彤受足了谢征鸿的礼,心情十分舒畅。  谢征鸿不疑有他,自然而然的坐直了身体。  不得不说,...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传统武侠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青丘千夜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首页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阅读到:第三章 降龙伏虎 第二节 飞龙在天
分享到:

308.第 308 章更新时间:2020-01-19

  “谢道友真是客气,快快请坐。雅文﹎8 ﹏ w·w·w`.-·w-·8`.-c-o·m”时以彤受足了谢征鸿的礼,心情十分舒畅。  谢征鸿不疑有他,自然而然的坐直了身体。  不得不说,谢征鸿微笑着看人的时候,正是他最有魅力的时候。  哪怕是对谢征鸿心里不满的时以彤,对谢征鸿的人品气度也挑不出一点毛病来。  头发对人的修饰作用还是十分重要的,虽说修士哪怕成了光头也难看不到哪里去,但无疑,有头发和没头发给人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不然闻春湘也不会因为谢征鸿有没有头发态度大变。  “谢道友乃是一等一的人才,怎么会突然光顾小店?”时以彤面对着谢征鸿坐下,把玩着酒杯微笑着问道。  “贫僧听闻彩衣阁制衣一绝,想要进来买件法衣。”谢征鸿又不傻,时以彤的态度虽然隐藏的好,但谢征鸿还是微妙的察觉出一些不友好的气氛来。只是他是初次来到彩衣阁,和这阁主也是第一次见,实在不知道在上面地方得罪了她。  殊不知,这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根本毫无道理可言。  “妾身真是受宠若惊,没想到区区薄名还能入了道友的耳朵?”时以彤微微睁大了美目,看上去似乎真的在惊讶一般,只是眉宇间的自豪和骄傲却掩饰不去。  “本来道友亲自上门,于情于理,妾身都该亲自为道友制作才是。只是道友来的实在是不巧,妾身最近正为了一件法衣弄的焦头烂额,实在是分不出精力来。”时以彤顿了顿,又借着看向谢征鸿,微微侧过头,巧笑道,“不知道友可曾听说过弘善大师?”  “华严宗的执法长老,名声在外。”弘善长老乃是华严宗的执法长老之一,出窍期修为,名声在外,更重要的是,他是圣心佛君三思的师父。  “妾身和三思有些交情,弘善长老于佛诞大会上穿的僧衣正是由妾身制作。如今佛诞大会将近,妾身实在是分不出心神来做别的法衣,还请道友谅解一二。”时以彤假意为难道。  她也不怕谢征鸿去求证,因为这件事本来就是真的。  只是弘善长老是何等人物,他哪怕穿着一身粗布麻衣也能穿出天阶法衣的气势来。时以彤能够得了这样的差事,还是多沾了三思的光,弘善又为人温和,疼爱自己的弟子,对于时以彤借机提出的做衣之事,自然是不好拒绝。三思虽然没有想到这位忘年交会当面这样和师父提出请求,但终究看在多年交情的面子上,又知道时以彤经营不易,便忍着没有说。  时以彤知道攀附华严宗十分不易,故而早在十年前就开始费尽心思制作那法衣,光是样式就足足改了上百遍。储物戒指里的僧衣多的几乎满出来,件件都是天阶还不重样。随意拿出一件来应付谢征鸿都足够了。只是她却不愿意这么便宜了谢征鸿,忍不住想要再为难他。  或许,以后她再也没有机会为难一下这样的天之骄子,难得的机会她并不想放弃。  难道堂堂一个佛修真人还会因为一件法衣去为难一个独自经营商铺的女修么,还要脸不要?  时以彤也不敢做的过分,因此还“好心”的解释了一二。  “既是如此,那么贫僧就去其他地方看看好了。”谢征鸿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他是客人,这家店没有...

更新时间:2020-01-19

   “谢道友真是客气,快快请坐。雅文﹎8 ﹏ w·w·w`.-·w-·8`.-c-o·m”时以彤受足了谢征鸿的礼,心情十分舒畅。  谢征鸿不疑有他,自然而然的坐直了身体。  不得不说,谢征鸿微笑着看人的时候,正是他最有魅力的时候。  哪怕是对谢征鸿心里不满的时以彤,对谢征鸿的人品气度也挑不出一点毛病来。  头发对人的修饰作用还是十分重要的,虽说修士哪怕成了光头也难看不到哪里去,但无疑,有头发和没头发给人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不然闻春湘也不会因为谢征鸿有没有头发态度大变。  “谢道友乃是一等一的人才,怎么会突然光顾小店?”时以彤面对着谢征鸿坐下,把玩着酒杯微笑着问道。  “贫僧听闻彩衣阁制衣一绝,想要进来买件法衣。”谢征鸿又不傻,时以彤的态度虽然隐藏的好,但谢征鸿还是微妙的察觉出一些不友好的气氛来。只是他是初次来到彩衣阁,和这阁主也是第一次见,实在不知道在上面地方得罪了她。  殊不知,这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根本毫无道理可言。  “妾身真是受宠若惊,没想到区区薄名还能入了道友的耳朵?”时以彤微微睁大了美目,看上去似乎真的在惊讶一般,只是眉宇间的自豪和骄傲却掩饰不去。  “本来道友亲自上门,于情于理,妾身都该亲自为道友制作才是。只是道友来的实在是不巧,妾身最近正为了一件法衣弄的焦头烂额,实在是分不出精力来。”时以彤顿了顿,又借着看向谢征鸿,微微侧过头,巧笑道,“不知道友可曾听说过弘善大师?”  “华严宗的执法长老,名声在外。”弘善长老乃是华严宗的执法长老之一,出窍期修为,名声在外,更重要的是,他是圣心佛君三思的师父。  “妾身和三思有些交情,弘善长老于佛诞大会上穿的僧衣正是由妾身制作。如今佛诞大会将近,妾身实在是分不出心神来做别的法衣,还请道友谅解一二。”时以彤假意为难道。  她也不怕谢征鸿去求证,因为这件事本来就是真的。  只是弘善长老是何等人物,他哪怕穿着一身粗布麻衣也能穿出天阶法衣的气势来。时以彤能够得了这样的差事,还是多沾了三思的光,弘善又为人温和,疼爱自己的弟子,对于时以彤借机提出的做衣之事,自然是不好拒绝。三思虽然没有想到这位忘年交会当面这样和师父提出请求,但终究看在多年交情的面子上,又知道时以彤经营不易,便忍着没有说。  时以彤知道攀附华严宗十分不易,故而早在十年前就开始费尽心思制作那法衣,光是样式就足足改了上百遍。储物戒指里的僧衣多的几乎满出来,件件都是天阶还不重样。随意拿出一件来应付谢征鸿都足够了。只是她却不愿意这么便宜了谢征鸿,忍不住想要再为难他。  或许,以后她再也没有机会为难一下这样的天之骄子,难得的机会她并不想放弃。  难道堂堂一个佛修真人还会因为一件法衣去为难一个独自经营商铺的女修么,还要脸不要?  时以彤也不敢做的过分,因此还“好心”的解释了一二。  “既是如此,那么贫僧就去其他地方看看好了。”谢征鸿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他是客人,这家店没有...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