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书网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薄情总裁:女人,偷你上瘾

薄情总裁:女人,偷你上瘾
更新时间:2019-08-24
“你的喘息声可真动听!”那夜,她被他压在身下抵死缠绵。她以为,他会应却誓言,娶她为妻。却不知……第二日,她醒来,枕边除了一张巨额支票,什么也没有。他的不告而别令她伤心欲绝,她暗自发誓,若再遇见,一定会施加报复。五年前,他一声不吭的离开,恼羞成怒的她愤然离开。仇恨的心和爱情播洒的种子比肩同长。五年后,她优雅转身,带着宝宝回到那座充满悲伤的城市,在绯闻老公的聚会上与他不期而遇,她对他,冷眼相对,装作漠   “妈妈咪,怪叔叔,你们在上演脱衣秀么?”一个稚嫩的声音将谢晚晴从沉睡中惊醒,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身上一阵寒流一阵滚热交替,惊奇之间,她跃起身子,才猛然警觉此时正窝在何以烈的怀中,更...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都市暧昧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邢嘉仪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首页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阅读到:第三章 降龙伏虎 第二节 飞龙在天
分享到:

第一百三十八章大结局更新时间:2019-08-24

  “妈妈咪,怪叔叔,你们在上演脱衣秀么?”一个稚嫩的声音将谢晚晴从沉睡中惊醒,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身上一阵寒流一阵滚热交替,惊奇之间,她跃起身子,才猛然警觉此时正窝在何以烈的怀中,更要命的是,此人还衣不蔽体,“烈?!”谢晚晴不禁大呼一声。光露露的坚实胸膛,如热浪来袭,将谢晚晴清凉的肌肤致以温暖,可是背脊传来阵阵寒意让她冷不丁地打了个寒战,然后又慵懒地缩进了何以烈温暖的怀抱。  “别动!”何以烈闭着眼,很不耐烦地将谢晚晴蠕动的身体压在怀里,一种强制的温暖感将她填充得厚厚实实,俨然不见此时小谢谢奇异的目光。谢晚晴想要动弹却被何以烈抱得更紧,她几乎喘不过气来,头被何以烈紧紧埋在他的胸膛上,没有丝毫活动的空档。她只得沉闷地说:“你想让我活活窒息而死么……”  刚一说完,何以烈如弹簧般将禁锢在怀中的谢晚晴放开,然后睁开双眼,眼里有惊惑和恐慌,生怕谢晚晴有什么不对劲。  “一大早,你这样不安分,是不是想勾引出我的不老实?”何以烈带着深深倦意,雾霭蒙蒙地说,压根不知道一旁安安静静仔细观察的谢谢。  “烈!”谢晚晴羞愧难当,只好大声震喝。希望何以烈能有所默契的有所收敛。  可何以烈哪会想到谢晚晴语气里的意味,更加无遮拦地问道:“你们女人都是这么口是心非,善用欲擒故纵这一招么?”何以烈一边说着,手开始不老实起来。谢晚晴因为羞怯和全身光洁得一干二净,所以只好整个人缩在何以烈的身旁,不想给谢谢带来困扰,那孩子人小鬼大,指不定到时候要问十万个为什么呢?谢晚晴委屈不堪,咬着牙,无比惊恐地感受着那双大手给身体上带来的刺激与挑衅。  “晴儿,你是疲倦了么?”何以烈察觉到谢晚晴脸上的异样,不禁停下手,原地抚摸地关切道。  “唔……没有……”谢晚晴急忙否定,然后慌忙摇头,喏喏的语气与表现完全不相符。让何以烈诧异不已,性感的唇与谢晚晴的脸近在咫尺,那种拥有彼此的幸福,让何以烈忽然觉得一切是多么完好。  “那你的言外之意是你很难喂饱了?”何以烈继续无下限地调笑。这让谢晚晴一张通红的脸无处安放,只好表情僵硬,满眼呆滞地望着那张盛满心疼的脸。  “不许欺负我妈妈咪!”小谢谢终于观赏不下去,一声正气道。这让正欲霸上身的何以烈背脊僵硬,表情惊恐万状,以为自己听错了,他退下阵来,转眼,表瞧见杵在身后的小谢谢,一种情何以堪的尴尬袭上心头,他连忙将谢晚晴的身体护住,生怕谢晚晴偷窥到半点隐私般。谢晚晴不禁纳闷皱眉,不可思议何以烈此时此刻为什么不惊反得寸进尺。  “我的宝贝儿子,你什么时候出现的,爸爸妈妈说的话,你该没听见吧?”何以烈一手护住谢晚晴,一边扭着头对身后的小谢谢悲哀道。  “我全都听见了!哼!你才不是我爸爸呢!你是怪叔叔,专欺负我妈妈咪的怪叔叔!”小谢谢稚嫩地声音诉说着内心对何以烈的种种不满。  “晴儿!”何以烈一脸憋屈,责备谢晚晴不提醒他。  “我都暗示你几次,谁让你那么没默契……”谢晚晴嘟着嘴,...

更新时间:2019-08-24

   “妈妈咪,怪叔叔,你们在上演脱衣秀么?”一个稚嫩的声音将谢晚晴从沉睡中惊醒,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身上一阵寒流一阵滚热交替,惊奇之间,她跃起身子,才猛然警觉此时正窝在何以烈的怀中,更要命的是,此人还衣不蔽体,“烈?!”谢晚晴不禁大呼一声。光露露的坚实胸膛,如热浪来袭,将谢晚晴清凉的肌肤致以温暖,可是背脊传来阵阵寒意让她冷不丁地打了个寒战,然后又慵懒地缩进了何以烈温暖的怀抱。  “别动!”何以烈闭着眼,很不耐烦地将谢晚晴蠕动的身体压在怀里,一种强制的温暖感将她填充得厚厚实实,俨然不见此时小谢谢奇异的目光。谢晚晴想要动弹却被何以烈抱得更紧,她几乎喘不过气来,头被何以烈紧紧埋在他的胸膛上,没有丝毫活动的空档。她只得沉闷地说:“你想让我活活窒息而死么……”  刚一说完,何以烈如弹簧般将禁锢在怀中的谢晚晴放开,然后睁开双眼,眼里有惊惑和恐慌,生怕谢晚晴有什么不对劲。  “一大早,你这样不安分,是不是想勾引出我的不老实?”何以烈带着深深倦意,雾霭蒙蒙地说,压根不知道一旁安安静静仔细观察的谢谢。  “烈!”谢晚晴羞愧难当,只好大声震喝。希望何以烈能有所默契的有所收敛。  可何以烈哪会想到谢晚晴语气里的意味,更加无遮拦地问道:“你们女人都是这么口是心非,善用欲擒故纵这一招么?”何以烈一边说着,手开始不老实起来。谢晚晴因为羞怯和全身光洁得一干二净,所以只好整个人缩在何以烈的身旁,不想给谢谢带来困扰,那孩子人小鬼大,指不定到时候要问十万个为什么呢?谢晚晴委屈不堪,咬着牙,无比惊恐地感受着那双大手给身体上带来的刺激与挑衅。  “晴儿,你是疲倦了么?”何以烈察觉到谢晚晴脸上的异样,不禁停下手,原地抚摸地关切道。  “唔……没有……”谢晚晴急忙否定,然后慌忙摇头,喏喏的语气与表现完全不相符。让何以烈诧异不已,性感的唇与谢晚晴的脸近在咫尺,那种拥有彼此的幸福,让何以烈忽然觉得一切是多么完好。  “那你的言外之意是你很难喂饱了?”何以烈继续无下限地调笑。这让谢晚晴一张通红的脸无处安放,只好表情僵硬,满眼呆滞地望着那张盛满心疼的脸。  “不许欺负我妈妈咪!”小谢谢终于观赏不下去,一声正气道。这让正欲霸上身的何以烈背脊僵硬,表情惊恐万状,以为自己听错了,他退下阵来,转眼,表瞧见杵在身后的小谢谢,一种情何以堪的尴尬袭上心头,他连忙将谢晚晴的身体护住,生怕谢晚晴偷窥到半点隐私般。谢晚晴不禁纳闷皱眉,不可思议何以烈此时此刻为什么不惊反得寸进尺。  “我的宝贝儿子,你什么时候出现的,爸爸妈妈说的话,你该没听见吧?”何以烈一手护住谢晚晴,一边扭着头对身后的小谢谢悲哀道。  “我全都听见了!哼!你才不是我爸爸呢!你是怪叔叔,专欺负我妈妈咪的怪叔叔!”小谢谢稚嫩地声音诉说着内心对何以烈的种种不满。  “晴儿!”何以烈一脸憋屈,责备谢晚晴不提醒他。  “我都暗示你几次,谁让你那么没默契……”谢晚晴嘟着嘴,...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