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书网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冷少的卧底情人

冷少的卧底情人
更新时间:2019-08-24
新婚之夜,他一脚把她从床上踹到地上,冷冷地说:“傻瓜,你没有资格睡我的床。”看着他带回不同的女人在那张婚床,夜夜狂欢,她无动于衷。他却得意地嘲笑:“听说,傻瓜永远不知道什么叫吃醋。”可他心底清楚,她并不傻,而是在装傻。他一次次试探她,并手段残忍地杀死了她最爱的男友。他是个魔鬼,一代毒枭,她要抓他归案!一场对决开始。rrr...   “来人啊,你们怎么都站在那儿不动?冬哥流血了,冬哥手受伤了,为什么你们还在那里不动?冬哥……”吴媚抱着他一条胳膊哭成泪人,转向乔爷,哭泣着哀求:“daddy,我求你,快点叫人来,帮冬哥包扎……”  她一急,哭得晕厥了过去。  冷秋喉咙一酸,抽动鼻翼想哭...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黑白两道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费慧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首页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阅读到:第三章 降龙伏虎 第二节 飞龙在天
分享到:

第262章更新时间:2019-08-24

  “来人啊,你们怎么都站在那儿不动?冬哥流血了,冬哥手受伤了,为什么你们还在那里不动?冬哥……”吴媚抱着他一条胳膊哭成泪人,转向乔爷,哭泣着哀求:“daddy,我求你,快点叫人来,帮冬哥包扎……”  她一急,哭得晕厥了过去。  冷秋喉咙一酸,抽动鼻翼想哭,可是她忍住了,强逼着自己忍!  她知道,他会想办法救她的,可是没想到,他竟然用自残的办法。  这种局面不是她可以控制的,她根本无力改变,就算左润冬再深爱她,可是总有一天,她还是会伤了他的心。  原来他一直用他的爱在保护她,小心翼翼的保护她,不让她受到一点一滴的伤害,可他自己呢,还有谁可以这么不要命地去深爱他?  冷秋做不到!绝对做不到!  她和他是来自两个不同世界的人,他们之间所拥有的是对抗,只有对抗。  龙帮的老大,都削掉了一个手指头!  还有谁再敢有异议?她依然是大嫂,而且名正言顺!  至于吴媚,左润冬答应乔爷,让她做小。  俄国刚出台的婚姻法律,支持当地男子一夫多妻稳固家庭,一夫多妻对男人而言并不是难事,关键是看与谁领结婚证了。吴媚心知冷秋是主位,与她再争,也争不到一席之位,所以不争,只为留在他身边就好。  女人,像她这样,爱一个男人爱到如此卑微,连冷秋都替她感到可怜。  乔爷下令拉开吴媚,她刚苏醒又哭着要冬哥……  许多人围着左润冬,止血,包扎,缠了一圈厚厚的白色纱布,冷秋一个人出去,坐在车里,摘下戴在头顶的编织帽,发现头发都被冷汗打湿了。  张逸忽然走来,站在敞开的车门边,对她说:“大嫂,冬哥很爱你。”  冷秋点头,“我知道。”  她知道,她比谁都知道,他爱她有多深。  可是爱得这样深,也并不仅仅是她,还有十三的缘故吧。  他把对那个女人所有的爱,延续在她身上,只是因为,她像十三而已。  她从里走出,就看到左润冬眼睛里有一种陌生的寒光,他不想让她呆在那里,所以她才决定出来。她靠在椅背上,忽然感觉好累,累得心力交瘁。  这样的生活,还要过多久,她才能做到如往日那般洒脱?  张逸看着她微闭了眼,似乎疲倦不堪,他一度以为,她只是傻,却不知她的傻只是假装出来,而且装得也很失败。那天看到冬哥脖间的伤痕,张逸认得那是什么利器所留下的,伤是来自冬哥的飞刀,听小虎说起顶楼上那些事,张逸就清楚冷秋的身份了。  他想责问冷秋,可是看到她这样,又觉得纵使有千言万语,都已化为无语。  冬哥的决定,无人能更改。  回去的时候,窗外,雨丝绵绵,冷秋隔着深黑的玻璃,呆望着车外的大街,车如流水马如龙,美人如玉剑如虹。  左润冬揽着吴媚坐在后排,冷秋坐在左侧,紧挨他们的旁边,不管有多么亲密的举动,亲昵的笑语,她也只能假装听不到,看不见。

更新时间:2019-08-24

   “来人啊,你们怎么都站在那儿不动?冬哥流血了,冬哥手受伤了,为什么你们还在那里不动?冬哥……”吴媚抱着他一条胳膊哭成泪人,转向乔爷,哭泣着哀求:“daddy,我求你,快点叫人来,帮冬哥包扎……”  她一急,哭得晕厥了过去。  冷秋喉咙一酸,抽动鼻翼想哭,可是她忍住了,强逼着自己忍!  她知道,他会想办法救她的,可是没想到,他竟然用自残的办法。  这种局面不是她可以控制的,她根本无力改变,就算左润冬再深爱她,可是总有一天,她还是会伤了他的心。  原来他一直用他的爱在保护她,小心翼翼的保护她,不让她受到一点一滴的伤害,可他自己呢,还有谁可以这么不要命地去深爱他?  冷秋做不到!绝对做不到!  她和他是来自两个不同世界的人,他们之间所拥有的是对抗,只有对抗。  龙帮的老大,都削掉了一个手指头!  还有谁再敢有异议?她依然是大嫂,而且名正言顺!  至于吴媚,左润冬答应乔爷,让她做小。  俄国刚出台的婚姻法律,支持当地男子一夫多妻稳固家庭,一夫多妻对男人而言并不是难事,关键是看与谁领结婚证了。吴媚心知冷秋是主位,与她再争,也争不到一席之位,所以不争,只为留在他身边就好。  女人,像她这样,爱一个男人爱到如此卑微,连冷秋都替她感到可怜。  乔爷下令拉开吴媚,她刚苏醒又哭着要冬哥……  许多人围着左润冬,止血,包扎,缠了一圈厚厚的白色纱布,冷秋一个人出去,坐在车里,摘下戴在头顶的编织帽,发现头发都被冷汗打湿了。  张逸忽然走来,站在敞开的车门边,对她说:“大嫂,冬哥很爱你。”  冷秋点头,“我知道。”  她知道,她比谁都知道,他爱她有多深。  可是爱得这样深,也并不仅仅是她,还有十三的缘故吧。  他把对那个女人所有的爱,延续在她身上,只是因为,她像十三而已。  她从里走出,就看到左润冬眼睛里有一种陌生的寒光,他不想让她呆在那里,所以她才决定出来。她靠在椅背上,忽然感觉好累,累得心力交瘁。  这样的生活,还要过多久,她才能做到如往日那般洒脱?  张逸看着她微闭了眼,似乎疲倦不堪,他一度以为,她只是傻,却不知她的傻只是假装出来,而且装得也很失败。那天看到冬哥脖间的伤痕,张逸认得那是什么利器所留下的,伤是来自冬哥的飞刀,听小虎说起顶楼上那些事,张逸就清楚冷秋的身份了。  他想责问冷秋,可是看到她这样,又觉得纵使有千言万语,都已化为无语。  冬哥的决定,无人能更改。  回去的时候,窗外,雨丝绵绵,冷秋隔着深黑的玻璃,呆望着车外的大街,车如流水马如龙,美人如玉剑如虹。  左润冬揽着吴媚坐在后排,冷秋坐在左侧,紧挨他们的旁边,不管有多么亲密的举动,亲昵的笑语,她也只能假装听不到,看不见。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