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书网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网游之太虚神话

网游之太虚神话
更新时间:2019-09-23
缘起缘灭(大结局) 几天后,狂沙坪。作为江湖人决一生死的地方,这里有一种人,从不缺少,那就是赌徒,甚至有人以此为家,以赌为生,而且为数并不少。“今天的太阳是哪边出来的?”一个刚刚睡醒的赌徒踢醒旁边的同伴。 <>   早已是勉力支持的不败神话防线,在月夜带领的人到达战场后,终于崩溃,不败神话也因此战之败,而灭亡了,战火燃烧了三天三夜,死伤无数,一个王朝,一个时代结束了。www。QΒ5、com\\同时,一个传奇的人物也在此战后,销声匿迹,这个人,便是枯草。  “你们没有找到他的踪迹吗?”焦急的芸儿在战后,打探着和枯草有关消息,可是获得的都是令人失望的结果,唯一的答案就是有...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游戏异界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寂寥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首页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阅读到:第三章 降龙伏虎 第二节 飞龙在天
分享到:

第三百零四章 缘起缘灭 大结局更新时间:2019-09-23

  早已是勉力支持的不败神话防线,在月夜带领的人到达战场后,终于崩溃,不败神话也因此战之败,而灭亡了,战火燃烧了三天三夜,死伤无数,一个王朝,一个时代结束了。www。QΒ5、com\\同时,一个传奇的人物也在此战后,销声匿迹,这个人,便是枯草。  “你们没有找到他的踪迹吗?”焦急的芸儿在战后,打探着和枯草有关消息,可是获得的都是令人失望的结果,唯一的答案就是有人看到枯草一身孤入敌阵,至于后面,便无结果了。问到最后,问到小白头上,一个最后见过枯草的人,却问出了一个她不愿意接受的结果:“枯草说他对不起你,他说自己真的累了…想休息一段时间…”  物换星移,太虚世界的时间永不停息,转眼,二十年已过,二十年,对太虚的世界来说,也许只是弹指一瞬,对真实世界来说,也许亦然。时间的流逝,可以叫人忘记许多事,忘记许多人,曾经属于太虚世界的神话,曾经属于这里的传奇,随着时间的推移,也逐渐被人所忘却,许多的新人并不知道也并不关心过去曾发生过什么,也不会在意之前曾有过什么样的人物。因为无论传奇,还是神话,亦或者是历史,每一个时刻都在发生着,演变着。  昆仑台,白雪覆盖,寒风依然,一个身着紫衣白裘的女子踏雪而来,俊美不老的容颜,眉宇间夹着难掩的哀愁,闭目呼吸着昆山的微风,更添几许沧桑,此人正是芸儿。  “还是没有前辈的消息吗?”一个男子出现在芸儿的身后,芸儿微微点了点头。道:“青寒,现在的你,听说你已是昆仑首席,在江湖上地名望也非常的高了,果是山河代有才人出,现在,已经是属于你们的时代了…”  “哪里…与枯草前辈比,我还差的远呢。若他肯出现应战,我是万万拿不到这个首席的。”男子倒是恭敬十分。  “是吗…”芸儿叹息一声,其实这答案在她心中比谁都要强烈。  青寒忽然好象想起来什么。从口袋中翻出两个物事,递到芸儿的面前:“对了。昔日枯草前辈曾借我一块赏善罚恶令,使我因此有了上侠客岛的机会,进而得窥高深武学,吾亦曾言,要以双倍归还,可枯草前辈却自那场大战后。便不知所踪,青心寒中一直难平,我想,这令牌还于前辈,与还给枯草前辈,是一样的吧,万勿推托,以了青寒夙愿。”芸儿轻轻地叹了口气,收下了两块令牌。  “前辈若无要事,晚辈先行告退了!”青寒说着。一声呼哨,白鹤飞出,他纵身一跃,乘鹤归去。  “痴仇阿姊,你总说枯草不会放弃太虚。我也能感觉到他真的存在,可是为什么…”芸儿仰天自问,泪已成冰。  再次失望地芸儿,独自一人下了昆仑山,有些累了,在嘉峪关附近的一个酒肆中略为休息。也许是情绪所至。自斟自饮,一杯一杯。已不知喝了多少。就在饮酒之时,在他不远地桌子上,来了三个江湖客,两男一女。  “你说,咱们跑出这么远,是为了什么?”三人中的女子,刚刚坐下,便抱怨而道。  “当然是助拳了,大姐在灵鹫被人欺负,难道咱们就可以袖手不管吗?”年轻的男子一拍桌子,大义凛然的样子。  那女子却是不屑,道;“灵鹫的规矩你...

更新时间:2019-09-23

   早已是勉力支持的不败神话防线,在月夜带领的人到达战场后,终于崩溃,不败神话也因此战之败,而灭亡了,战火燃烧了三天三夜,死伤无数,一个王朝,一个时代结束了。www。QΒ5、com\\同时,一个传奇的人物也在此战后,销声匿迹,这个人,便是枯草。  “你们没有找到他的踪迹吗?”焦急的芸儿在战后,打探着和枯草有关消息,可是获得的都是令人失望的结果,唯一的答案就是有人看到枯草一身孤入敌阵,至于后面,便无结果了。问到最后,问到小白头上,一个最后见过枯草的人,却问出了一个她不愿意接受的结果:“枯草说他对不起你,他说自己真的累了…想休息一段时间…”  物换星移,太虚世界的时间永不停息,转眼,二十年已过,二十年,对太虚的世界来说,也许只是弹指一瞬,对真实世界来说,也许亦然。时间的流逝,可以叫人忘记许多事,忘记许多人,曾经属于太虚世界的神话,曾经属于这里的传奇,随着时间的推移,也逐渐被人所忘却,许多的新人并不知道也并不关心过去曾发生过什么,也不会在意之前曾有过什么样的人物。因为无论传奇,还是神话,亦或者是历史,每一个时刻都在发生着,演变着。  昆仑台,白雪覆盖,寒风依然,一个身着紫衣白裘的女子踏雪而来,俊美不老的容颜,眉宇间夹着难掩的哀愁,闭目呼吸着昆山的微风,更添几许沧桑,此人正是芸儿。  “还是没有前辈的消息吗?”一个男子出现在芸儿的身后,芸儿微微点了点头。道:“青寒,现在的你,听说你已是昆仑首席,在江湖上地名望也非常的高了,果是山河代有才人出,现在,已经是属于你们的时代了…”  “哪里…与枯草前辈比,我还差的远呢。若他肯出现应战,我是万万拿不到这个首席的。”男子倒是恭敬十分。  “是吗…”芸儿叹息一声,其实这答案在她心中比谁都要强烈。  青寒忽然好象想起来什么。从口袋中翻出两个物事,递到芸儿的面前:“对了。昔日枯草前辈曾借我一块赏善罚恶令,使我因此有了上侠客岛的机会,进而得窥高深武学,吾亦曾言,要以双倍归还,可枯草前辈却自那场大战后。便不知所踪,青心寒中一直难平,我想,这令牌还于前辈,与还给枯草前辈,是一样的吧,万勿推托,以了青寒夙愿。”芸儿轻轻地叹了口气,收下了两块令牌。  “前辈若无要事,晚辈先行告退了!”青寒说着。一声呼哨,白鹤飞出,他纵身一跃,乘鹤归去。  “痴仇阿姊,你总说枯草不会放弃太虚。我也能感觉到他真的存在,可是为什么…”芸儿仰天自问,泪已成冰。  再次失望地芸儿,独自一人下了昆仑山,有些累了,在嘉峪关附近的一个酒肆中略为休息。也许是情绪所至。自斟自饮,一杯一杯。已不知喝了多少。就在饮酒之时,在他不远地桌子上,来了三个江湖客,两男一女。  “你说,咱们跑出这么远,是为了什么?”三人中的女子,刚刚坐下,便抱怨而道。  “当然是助拳了,大姐在灵鹫被人欺负,难道咱们就可以袖手不管吗?”年轻的男子一拍桌子,大义凛然的样子。  那女子却是不屑,道;“灵鹫的规矩你...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