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书网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注定爱上你

注定爱上你
更新时间:2020-05-29
终曲:向你父母提过亲了 当他回到别墅找不到她时,心脏简直要炸开了一样,江澄的出走他只是担心,而她的不告而别却让他心神俱碎,狂乱无端。他这才发现,他对她根本一无所知。她住哪里?在哪里上班?所有的一切他都不知道,只知道她叫俞晓净。   阳光穿过明净的玻璃,洒向曲身睡在一张大床上的晓净身上,刺眼的光芒干扰她的好梦,她紧皱着眉,不太悄愿地揉揉眼睛,醒了过来。Www.qВ⑤、COm//  奇怪,今天早上饭店怎么没有MorningCall?不是要搭飞机回台北吗?她还有一半神智飘在太虚之境,只用另一半大脑在怀疑。  低头看着腕表,时间是差一分七点,她的睡虫在这一刹那被吓跑。  九点五十九分?飞...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青春校园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芃羽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首页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阅读到:第三章 降龙伏虎 第二节 飞龙在天
分享到:

曲终曲:向你父母提过亲了更新时间:2020-05-29

  阳光穿过明净的玻璃,洒向曲身睡在一张大床上的晓净身上,刺眼的光芒干扰她的好梦,她紧皱着眉,不太悄愿地揉揉眼睛,醒了过来。Www.qВ⑤、COm//  奇怪,今天早上饭店怎么没有MorningCall?不是要搭飞机回台北吗?她还有一半神智飘在太虚之境,只用另一半大脑在怀疑。  低头看着腕表,时间是差一分七点,她的睡虫在这一刹那被吓跑。  九点五十九分?飞机是十点起飞,剩下的一分钟她就算用飞的也飞不到机场!  为什么小吴没叫她?其他的团员呢?慌乱间,她大步**床,习惯地要找自己的皮箱,才蓦然被这个陌生的房间骇得动弹不得。  这是哪里?不是她住的饭店啊!  她焦虑地左右看着,二十坪大小的房间,摆饰高雅简单,有一整面墙是落地窗,正好可以远眺整个维名利亚港。  她现在到底身在何处?还是,这只是个恶梦?“你醒了?”丁翊在这时出现在房门外,棉质的薄衬衫和一条米色休闲裤,神清气爽的样子正好和晓净的灰头土脸成对比。  “是你?”晓净倒抽一口气,开始回想起昨夜的拷问案。“我怎么会在这里?”“昨晚你醉了,所以我把你带来我的住处。”丁翊走进房内,在床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来。  “你的住处?”她更慌了,连忙低头有着自己的衣服,幸好还是昨天那件。  “别瞄了,你以为我会有兴致非礼一个喝醉的丑女?”丁翊笑着一手撑住左腮。  晓净被他损得怒气顿生,骂道:“你…你把我带来这里做什么?说好要送我回饭店的,这下好了,我预定搭十点的飞机回台北,现在…我会被你们害惨。”“谁教你昨晚不乾脆一点,把事情说清楚。”丁翊不动气,沉稳地看着她。  “我不是说了吗?”晓净皱着眉,一时想不起昨夜最后自己是怎么睡着的。  “你说到重点之前就倒下了。”丁翊提醒她。  “是吗?”她有点茫然。  “现在,你把张马文要你去哪里拿束西说出来,我就马上让你回台北。”丁翊双手手指交握,静静等待。  “拿东西?拿什么柬西?”晓净根本想不起来。  “麒麟玉玺啊!”“什么是麒麟玉玺?是张马文偷的东西吗!”丁翊一早的好脾气又飞了,他站起来大步走近她,一手扯住她的手肘怒道:“我没时间跟你花了,说,你要多少?开个价吧!”“你…丁先生,就算你给我一百亿我也无法给你答案。我真的没將张马文在我身边说的废话记住,你到底要怎样才甘心?”晓净摔开他的手,大声地说道。  “哦?”丁翊挑高了眉,衡量着她的话的可信度。或者,他们是找错了方向,她真的和麒麟玉玺一点关系都没有。  “虽然我不知道你们急着要找的什么玉玺有多重要,不过很抱歉,我帮不了你们。”晓净拢一拢长发,提起皮包就想离开。  “慢着,你还不能走。”丁翊冷冷地道。  晓净条地转身。“为什么?我都说得那么清楚了…”“因为你现在随时会有生命危险。”丁翊不是唬她。刘伯伟的人可能也在找她,她就这样闯出去,他们是不会放过她的。  “什么?”晓净瞠目结舌。  “你已经搅进张马文的事中了,最好别单独行动。”“我什...

更新时间:2020-05-29

   阳光穿过明净的玻璃,洒向曲身睡在一张大床上的晓净身上,刺眼的光芒干扰她的好梦,她紧皱着眉,不太悄愿地揉揉眼睛,醒了过来。Www.qВ⑤、COm//  奇怪,今天早上饭店怎么没有MorningCall?不是要搭飞机回台北吗?她还有一半神智飘在太虚之境,只用另一半大脑在怀疑。  低头看着腕表,时间是差一分七点,她的睡虫在这一刹那被吓跑。  九点五十九分?飞机是十点起飞,剩下的一分钟她就算用飞的也飞不到机场!  为什么小吴没叫她?其他的团员呢?慌乱间,她大步**床,习惯地要找自己的皮箱,才蓦然被这个陌生的房间骇得动弹不得。  这是哪里?不是她住的饭店啊!  她焦虑地左右看着,二十坪大小的房间,摆饰高雅简单,有一整面墙是落地窗,正好可以远眺整个维名利亚港。  她现在到底身在何处?还是,这只是个恶梦?“你醒了?”丁翊在这时出现在房门外,棉质的薄衬衫和一条米色休闲裤,神清气爽的样子正好和晓净的灰头土脸成对比。  “是你?”晓净倒抽一口气,开始回想起昨夜的拷问案。“我怎么会在这里?”“昨晚你醉了,所以我把你带来我的住处。”丁翊走进房内,在床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来。  “你的住处?”她更慌了,连忙低头有着自己的衣服,幸好还是昨天那件。  “别瞄了,你以为我会有兴致非礼一个喝醉的丑女?”丁翊笑着一手撑住左腮。  晓净被他损得怒气顿生,骂道:“你…你把我带来这里做什么?说好要送我回饭店的,这下好了,我预定搭十点的飞机回台北,现在…我会被你们害惨。”“谁教你昨晚不乾脆一点,把事情说清楚。”丁翊不动气,沉稳地看着她。  “我不是说了吗?”晓净皱着眉,一时想不起昨夜最后自己是怎么睡着的。  “你说到重点之前就倒下了。”丁翊提醒她。  “是吗?”她有点茫然。  “现在,你把张马文要你去哪里拿束西说出来,我就马上让你回台北。”丁翊双手手指交握,静静等待。  “拿东西?拿什么柬西?”晓净根本想不起来。  “麒麟玉玺啊!”“什么是麒麟玉玺?是张马文偷的东西吗!”丁翊一早的好脾气又飞了,他站起来大步走近她,一手扯住她的手肘怒道:“我没时间跟你花了,说,你要多少?开个价吧!”“你…丁先生,就算你给我一百亿我也无法给你答案。我真的没將张马文在我身边说的废话记住,你到底要怎样才甘心?”晓净摔开他的手,大声地说道。  “哦?”丁翊挑高了眉,衡量着她的话的可信度。或者,他们是找错了方向,她真的和麒麟玉玺一点关系都没有。  “虽然我不知道你们急着要找的什么玉玺有多重要,不过很抱歉,我帮不了你们。”晓净拢一拢长发,提起皮包就想离开。  “慢着,你还不能走。”丁翊冷冷地道。  晓净条地转身。“为什么?我都说得那么清楚了…”“因为你现在随时会有生命危险。”丁翊不是唬她。刘伯伟的人可能也在找她,她就这样闯出去,他们是不会放过她的。  “什么?”晓净瞠目结舌。  “你已经搅进张马文的事中了,最好别单独行动。”“我什...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