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书网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注定爱上你

注定爱上你
更新时间:2019-09-23
终曲:向你父母提过亲了 当他回到别墅找不到她时,心脏简直要炸开了一样,江澄的出走他只是担心,而她的不告而别却让他心神俱碎,狂乱无端。他这才发现,他对她根本一无所知。她住哪里?在哪里上班?所有的一切他都不知道,只知道她叫俞晓净。   江景山最后被祥和会馆以绑架、勒索、杀人未遂等罪名送交警局,经过审判,判刑终身监禁,再也不能出来为非作歹了。\\WWw。QΒ5、CoМ\\  但是,这件事界在祥和会馆投下一记令人意想不到的涟漪。  江澄留下一张字条,说要辞去水麒麟的职务,便从医院不告而别了。  丁翊和方腾到医院探望他时才知道这件事,他身负重伤,几乎连行李也没带,就这么离开祥和会馆,打算抛...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青春校园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芃羽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首页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阅读到:第三章 降龙伏虎 第二节 飞龙在天
分享到:

终曲:向你父母提过亲了更新时间:2019-09-23

  江景山最后被祥和会馆以绑架、勒索、杀人未遂等罪名送交警局,经过审判,判刑终身监禁,再也不能出来为非作歹了。\\WWw。QΒ5、CoМ\\  但是,这件事界在祥和会馆投下一记令人意想不到的涟漪。  江澄留下一张字条,说要辞去水麒麟的职务,便从医院不告而别了。  丁翊和方腾到医院探望他时才知道这件事,他身负重伤,几乎连行李也没带,就这么离开祥和会馆,打算抛开所有烦人的一切。  “这个呆子,他到底在想什么?”方腾气得在病房走来走去。  “在为江景山的事自责吧!”丁翊这才想起,他们对不多话的江澄了解得并不够深刻。  “自责?这一点都不关他的事啊!他还没出生,江景山就已经背叛祥和会馆了,这是毫无关联的两件事嘛!”真是的,就不知道他哪一点想不开?方腾撑着额头,直叹气。  “也许理由不是这么单纯。他从没向我们提起他对家族的看法,从他十四岁起,他就是一个人过日子,除了我们,他几乎没什么朋友,就算我们聚在一起,他多半也不吭声,可是,他不说什么就表示他没有心事吗?我怀疑他只是觉得累了。”丁翊看着窗外的蓝天,若有所悟。  “累了?什么意思?”“江澄是被五大家族的包袱给压得喘不过气来才会走的。”“这件事我们五个人不是都有同感?可是我们都忍下来了,不是吗?”方腾斜躺在病床上,不以为然。  “每个人对事情的想法不同,江澄可能忍得太久了,又经过他大伯这么一闹,才会兴起离去的念头。”“但我们不能就这么不管他吧!將面对的麒麟王是圆是扁,够不够格成为咱们的主子,还得要我们五个一起去评占,他怎么能一个人一边凉快去?”方腾不太平衡。这个时候,他也想跑到世界的尽头去图个清静。  “当然不行,所以我们得把他找回来。”丁翊微微一笑。  五人家族与滕家的事他一回来就已经听说了,对即將出现的滕家少爷更是感到兴味。一个乳臭未乾的小伙子能成什么气候?那是相当今人好奇的事。  当然,他们同时都有了想整整这个年轻麒麟王的想法。哼!想当他们五行麒麟的王,还得看看有没有本事才行!  不过这个游戏少了江澄就不好玩了。眼下最重要的,还是把那个愣小子找回来再说。  就这样,一连好几天,丁翊与祥和会馆的人几乎都忙着找江澄,相对的,也冷落了晓净。  自从江景山的事了结之后,她到医院治疗好脸上的伤,就被丁翊带回位于太平山的别墅。丁翊要她在家里养伤,别到处乱跑,可是,这几天下来,她忽然觉得这里不再是她该待下去的地方了。  来到香港,无意间认识了丁翊,也扯进祥和会馆的恩怨之中,一趟香港之行认她领略了前地从未见过的世界,也见识了平凡生活之外的绚烂与危险。  这就够了。  二十八岁的她能有这趟奇遇,该满足了。虽然心底有一个角落早已留给丁翊,但她其实不敢奢望她真的能走进他的生命与世界。  祥和会馆和五行麒麟只适合出现在她的梦中,在现实生活中,他们比月球还要遥远。  因此,在事情纷纷落幕的这一刻,她觉得自己再也没有留下的必要了。她就像看完...

更新时间:2019-09-23

   江景山最后被祥和会馆以绑架、勒索、杀人未遂等罪名送交警局,经过审判,判刑终身监禁,再也不能出来为非作歹了。\\WWw。QΒ5、CoМ\\  但是,这件事界在祥和会馆投下一记令人意想不到的涟漪。  江澄留下一张字条,说要辞去水麒麟的职务,便从医院不告而别了。  丁翊和方腾到医院探望他时才知道这件事,他身负重伤,几乎连行李也没带,就这么离开祥和会馆,打算抛开所有烦人的一切。  “这个呆子,他到底在想什么?”方腾气得在病房走来走去。  “在为江景山的事自责吧!”丁翊这才想起,他们对不多话的江澄了解得并不够深刻。  “自责?这一点都不关他的事啊!他还没出生,江景山就已经背叛祥和会馆了,这是毫无关联的两件事嘛!”真是的,就不知道他哪一点想不开?方腾撑着额头,直叹气。  “也许理由不是这么单纯。他从没向我们提起他对家族的看法,从他十四岁起,他就是一个人过日子,除了我们,他几乎没什么朋友,就算我们聚在一起,他多半也不吭声,可是,他不说什么就表示他没有心事吗?我怀疑他只是觉得累了。”丁翊看着窗外的蓝天,若有所悟。  “累了?什么意思?”“江澄是被五大家族的包袱给压得喘不过气来才会走的。”“这件事我们五个人不是都有同感?可是我们都忍下来了,不是吗?”方腾斜躺在病床上,不以为然。  “每个人对事情的想法不同,江澄可能忍得太久了,又经过他大伯这么一闹,才会兴起离去的念头。”“但我们不能就这么不管他吧!將面对的麒麟王是圆是扁,够不够格成为咱们的主子,还得要我们五个一起去评占,他怎么能一个人一边凉快去?”方腾不太平衡。这个时候,他也想跑到世界的尽头去图个清静。  “当然不行,所以我们得把他找回来。”丁翊微微一笑。  五人家族与滕家的事他一回来就已经听说了,对即將出现的滕家少爷更是感到兴味。一个乳臭未乾的小伙子能成什么气候?那是相当今人好奇的事。  当然,他们同时都有了想整整这个年轻麒麟王的想法。哼!想当他们五行麒麟的王,还得看看有没有本事才行!  不过这个游戏少了江澄就不好玩了。眼下最重要的,还是把那个愣小子找回来再说。  就这样,一连好几天,丁翊与祥和会馆的人几乎都忙着找江澄,相对的,也冷落了晓净。  自从江景山的事了结之后,她到医院治疗好脸上的伤,就被丁翊带回位于太平山的别墅。丁翊要她在家里养伤,别到处乱跑,可是,这几天下来,她忽然觉得这里不再是她该待下去的地方了。  来到香港,无意间认识了丁翊,也扯进祥和会馆的恩怨之中,一趟香港之行认她领略了前地从未见过的世界,也见识了平凡生活之外的绚烂与危险。  这就够了。  二十八岁的她能有这趟奇遇,该满足了。虽然心底有一个角落早已留给丁翊,但她其实不敢奢望她真的能走进他的生命与世界。  祥和会馆和五行麒麟只适合出现在她的梦中,在现实生活中,他们比月球还要遥远。  因此,在事情纷纷落幕的这一刻,她觉得自己再也没有留下的必要了。她就像看完...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