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书网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总裁的私人领域

总裁的私人领域
更新时间:2019-09-22
关于总裁的私人领域:父亲贪污落马,他成为了最佳“救世主”。“救你父亲可以,不过,我有条件。”一纸契约,她从高高在上的嫖客,沦落成他的情人列队之中。夜夜辗转,他温热的气息洒在她耳边“荏兮,知道么?我这辈子的温柔,都用在你身上了。所以,从今以后我只宠你一个。”*******她却想方设法的带球逃脱,在爱情友情双重打击后,还跌入闺蜜陷阱。误进豪车,一   穆世徂最讨厌别人提起他和梅兰的关系。(www.zshu.net)  有些和睦是表演出来的,真正的冷暖只有自己最清楚。就好像他和他的夫人梅兰。  在儿子女儿面前,他们夫妻感情好得很,是恩恩爱爱的典范,在外人面前,他对梅兰爱到了心坎儿里,可...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其他小说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妮千宠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首页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阅读到:第三章 降龙伏虎 第二节 飞龙在天
分享到:

200章 :全文大结局更新时间:2019-09-22

  穆世徂最讨厌别人提起他和梅兰的关系。(www.zshu.net)  有些和睦是表演出来的,真正的冷暖只有自己最清楚。就好像他和他的夫人梅兰。  在儿子女儿面前,他们夫妻感情好得很,是恩恩爱爱的典范,在外人面前,他对梅兰爱到了心坎儿里,可谓万般*溺。  可是,不管他怎么爱,梅兰却像一块永远不能捂暖的冰,人前可以装得很温柔贤惠,人后就是隔了玻璃,淡淡的他永远都碰不到她的真心……  穆堔连知道自己再说下去也没有意义,于是离开书房,留穆世徂一个人安静思考。  不多时,有人敲门。  他有些不耐地揉了揉太阳穴,却并没发作。  进来的是他派出去的手下。  那手下小心翼翼地贴在他耳边叽叽咕咕说了半天,穆世徂突然展颜一笑,“不愧是后起之秀,也担得起沙鹰这个外号了。”赞了一句之后,立刻命令道,“告诉他,务必把人给我送到我指定的地方,事成之后,佣金少不了他的。”  “是,老爷。”  姜荏兮觉得自己醉得惨了,脑子里出现许多混乱的画面,小时候的自己,高中时的自己,长大后的自己。大哭的自己,大笑的自己……  每一个都陌生的她几乎认不出来。  最后,她梦见自己掉进了一个插满刺刀的陷阱里,幸好抓住了陷阱边上的草藤才没掉下去。  她想爬上去去没力气,想松手又怕死。  然后就那么吊在半空苟延残喘……  终于,她快坚持不住地时候,扭头朝脚下看去,忽然发现陷阱底下的刺刀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姜逸林和父母的尸体。  她陡然间被惊醒,浑身大汗淋漓,正想伸手抹汗,动了动手却抽不动。(www.zshu.net最快更新)  低头一看,她目瞪口呆,自己被绑在一个破旧的老木凳子上,扔在破屋子的角落里。  屋子昏暗,上面的顶棚还是那种特别老旧的纸糊顶棚,已经破了好多洞。  蜘蛛丝四处乱飘着,除了自己唯一的生物就是墙角那儿耀武扬威的穿梭来去的耗子!  她非常庆幸自己曾经也是女汉子级别,碰见耗子这生物虽然不敢用手摸,至少还不至于吓得乱叫。  耗子在洞口忙着把掉在地上的半个馒头往洞里拉,很兴奋的样子。  这情形,她明白自己是被绑架了。  从小母亲就教她千万别轻易和陌生人打交道,虽然现在姜母已经将她恨之入骨,但是,那是分外有道理。  现在长大了,她没有在自己身边后,她却把这种忠告完全抛到九霄云外了。  秦景宴是一次血的惨烈教训,她以为自己改长记性了,结果,在这个调酒师这儿,又犯了同样的错误。  不值得同情,没资格抱怨。  她这样对自己说。  因此,她表现得非常镇定,以至于调酒师回来的时候,见她冷静的模样很有些吃惊。  “你不害怕?”  调酒师扯了个破凳子坐在她面前。  这男人脱掉调酒师这个伪装身份之后,动作言行都率直的多。  他翘着二郎腿,手里面的匕首被他耍的特别顺溜。匕首顺着他五根手指来回转悠,居然一点儿都没伤到他。  “当然怕,但是,怕你就会放了我么?”  姜荏兮笑了一下,“我们有什么过节吗?”  调酒师摇了摇头,...

更新时间:2019-09-22

   穆世徂最讨厌别人提起他和梅兰的关系。(www.zshu.net)  有些和睦是表演出来的,真正的冷暖只有自己最清楚。就好像他和他的夫人梅兰。  在儿子女儿面前,他们夫妻感情好得很,是恩恩爱爱的典范,在外人面前,他对梅兰爱到了心坎儿里,可谓万般*溺。  可是,不管他怎么爱,梅兰却像一块永远不能捂暖的冰,人前可以装得很温柔贤惠,人后就是隔了玻璃,淡淡的他永远都碰不到她的真心……  穆堔连知道自己再说下去也没有意义,于是离开书房,留穆世徂一个人安静思考。  不多时,有人敲门。  他有些不耐地揉了揉太阳穴,却并没发作。  进来的是他派出去的手下。  那手下小心翼翼地贴在他耳边叽叽咕咕说了半天,穆世徂突然展颜一笑,“不愧是后起之秀,也担得起沙鹰这个外号了。”赞了一句之后,立刻命令道,“告诉他,务必把人给我送到我指定的地方,事成之后,佣金少不了他的。”  “是,老爷。”  姜荏兮觉得自己醉得惨了,脑子里出现许多混乱的画面,小时候的自己,高中时的自己,长大后的自己。大哭的自己,大笑的自己……  每一个都陌生的她几乎认不出来。  最后,她梦见自己掉进了一个插满刺刀的陷阱里,幸好抓住了陷阱边上的草藤才没掉下去。  她想爬上去去没力气,想松手又怕死。  然后就那么吊在半空苟延残喘……  终于,她快坚持不住地时候,扭头朝脚下看去,忽然发现陷阱底下的刺刀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姜逸林和父母的尸体。  她陡然间被惊醒,浑身大汗淋漓,正想伸手抹汗,动了动手却抽不动。(www.zshu.net最快更新)  低头一看,她目瞪口呆,自己被绑在一个破旧的老木凳子上,扔在破屋子的角落里。  屋子昏暗,上面的顶棚还是那种特别老旧的纸糊顶棚,已经破了好多洞。  蜘蛛丝四处乱飘着,除了自己唯一的生物就是墙角那儿耀武扬威的穿梭来去的耗子!  她非常庆幸自己曾经也是女汉子级别,碰见耗子这生物虽然不敢用手摸,至少还不至于吓得乱叫。  耗子在洞口忙着把掉在地上的半个馒头往洞里拉,很兴奋的样子。  这情形,她明白自己是被绑架了。  从小母亲就教她千万别轻易和陌生人打交道,虽然现在姜母已经将她恨之入骨,但是,那是分外有道理。  现在长大了,她没有在自己身边后,她却把这种忠告完全抛到九霄云外了。  秦景宴是一次血的惨烈教训,她以为自己改长记性了,结果,在这个调酒师这儿,又犯了同样的错误。  不值得同情,没资格抱怨。  她这样对自己说。  因此,她表现得非常镇定,以至于调酒师回来的时候,见她冷静的模样很有些吃惊。  “你不害怕?”  调酒师扯了个破凳子坐在她面前。  这男人脱掉调酒师这个伪装身份之后,动作言行都率直的多。  他翘着二郎腿,手里面的匕首被他耍的特别顺溜。匕首顺着他五根手指来回转悠,居然一点儿都没伤到他。  “当然怕,但是,怕你就会放了我么?”  姜荏兮笑了一下,“我们有什么过节吗?”  调酒师摇了摇头,...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