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书网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庆余年

庆余年
更新时间:2021-01-19
因为故事发生在庆国,而那位病人很奢侈地拥有了多出来的一截生命,所以取名为:庆余年--很有乡土气息的名字。年轻的病人,因为一次毫不意外的经历,重生到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成为未来庆国伯爵府一个并不光彩的私生子。修行无名功诀,踏足京都官场,继承庞大商团……范闲,包裹在他最外面的是一层金光闪闪的纸衣,纸衣下面是非常刺眼使人流泪的芥末,芥末下面是甜得发腻的奶油,奶油下面是苦涩无比的毒药壳,壳的中间却有那么一抹亮光……人都是复杂的, 对于庆国的百姓来说,看到的是他金光闪闪的外衣,对于范闲的敌人来说,看到的却是这层外衣下面辛辣的芥末。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留余庆,留余庆,忽遇恩人;幸娘亲,幸娘亲,积得阴功。劝...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架空穿越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0
  • 总 点 击:893
  • 本月点击:893
  • 本周点击:893
  • 总 红 花:0
  • 本月红花:0
  • 本月打赏:0
  • 总 打 赏:0
作者名:猫腻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首页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阅读到:
分享到:

庆庙一日游更新时间:2021-01-19

第一百零八章白云自高山上起 第二日天蒙蒙亮,一行队伍便离开了澹州港。既然是圣驾,阵势自然非同一般,虽然各式仪仗未出,可是前后拖了近三里地的队伍,密密麻麻的人群,拱卫着正中间那辆贵气十足的大型马车,看上去声势惊人。 澹州城的百姓们跪在地上,恭敬地向离开的皇帝陛下磕头,或许这是他们这一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见到皇帝的机会,身为庆国的子民,谁也不愿意错过。 范闲骑着马,拖在队伍的后方,面带忧『色』地看着远处行走在官道之上的队伍。他马上就要随侍陛下去大东山庙祭天,然而他的心中充满了不安与惘然。 昨天夜里,他与任少安私下碰了个头,才知道原来陛下之所以选择大东山祭天,并不仅仅是因为陛下开始想念自由的空气,当年的相逢,澹州的海风,而是因为……原本最初打算的在京都庆庙祭天,却出现了很难处理的困难。 什么困难?――京都庆庙里没有人有资格主持这么大的祭天仪式! 这真是一个很荒谬的理由。庆国向来信仰刀兵,虽敬畏鬼神却远之,尤其是在当今陛下的影响下,神庙一系的苦修士力量在庆国日渐衰弱,北齐苦荷为首的正宗天一道更是无法进入庆国的庙宇体系。 而唯一剩下的几个德高望重的大祭祀却在这几年里接连出了问题。首先是那位大祭祀自南荒传道归京后,不足一月,便因为年老体衰,感染风疾死亡。 而二祭祀三石大师,却是惨死在京都郊外地树林里。 范闲隐约能够猜到。庆庙大祭祀的死亡应该是陛下暗中所为,只是这样一来,如果要祭天,还真能去大东山了,那里毕竟是号称最像神庙的世间地,最玄妙的所在,天下香火最盛的地方。 可……仅仅就是因为这样一个有些荒唐的原因吗? 范闲一夹马腹,皱着眉头跟上了队伍。圣驾的护卫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并不需要他『操』太多心,尤其是看着那些夹在禁军之中,多达百人以上的长刀虎卫,他更应该放心。 七名虎卫可敌海棠朵朵,一百名虎卫是什么概念? 他应该放心,可他依然不放心。在很多人地概念中,范闲大约是个玩弄阴谋诡计的好手,但自家人知自家事。他明白自己的算计实在称不上如何厉害,以往之所以能够在南庆北齐战无不胜,那是因为他有言冰云帮衬,有陈萍萍照拂,最关键的是……他最大的后台是皇帝。以此为靠山,遇山开山,哪里会真正害怕什么。 可如果一个阴谋的对象针对的就是自己的靠山,范闲自忖自己并没有足够地智慧去应付这种大场面。 他把自己看的很清楚。所以格外小心敏感,想到那椿从昨天起一直盘桓心中的疑问,更是感到了丝丝警惕。 皇上出巡,这是何等样的大事,就算自己当时在海上飘『荡』,断了与监察院之间的情报网络,可是……主持京都院务地言冰云一定有办*****自己,启年小组的内部线路一直保持着畅通。为什么言冰云没有事先***自己? 他召来王启年,问了几句什么,得到了院报一应如常的回报,忍不住挠了挠头,没有再说什么,自嘲一笑,觉得自己太多疑...

更新时间:2021-01-19

 第一百零八章白云自高山上起 第二日天蒙蒙亮,一行队伍便离开了澹州港。既然是圣驾,阵势自然非同一般,虽然各式仪仗未出,可是前后拖了近三里地的队伍,密密麻麻的人群,拱卫着正中间那辆贵气十足的大型马车,看上去声势惊人。 澹州城的百姓们跪在地上,恭敬地向离开的皇帝陛下磕头,或许这是他们这一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见到皇帝的机会,身为庆国的子民,谁也不愿意错过。 范闲骑着马,拖在队伍的后方,面带忧『色』地看着远处行走在官道之上的队伍。他马上就要随侍陛下去大东山庙祭天,然而他的心中充满了不安与惘然。 昨天夜里,他与任少安私下碰了个头,才知道原来陛下之所以选择大东山祭天,并不仅仅是因为陛下开始想念自由的空气,当年的相逢,澹州的海风,而是因为……原本最初打算的在京都庆庙祭天,却出现了很难处理的困难。 什么困难?――京都庆庙里没有人有资格主持这么大的祭天仪式! 这真是一个很荒谬的理由。庆国向来信仰刀兵,虽敬畏鬼神却远之,尤其是在当今陛下的影响下,神庙一系的苦修士力量在庆国日渐衰弱,北齐苦荷为首的正宗天一道更是无法进入庆国的庙宇体系。 而唯一剩下的几个德高望重的大祭祀却在这几年里接连出了问题。首先是那位大祭祀自南荒传道归京后,不足一月,便因为年老体衰,感染风疾死亡。 而二祭祀三石大师,却是惨死在京都郊外地树林里。 范闲隐约能够猜到。庆庙大祭祀的死亡应该是陛下暗中所为,只是这样一来,如果要祭天,还真能去大东山了,那里毕竟是号称最像神庙的世间地,最玄妙的所在,天下香火最盛的地方。 可……仅仅就是因为这样一个有些荒唐的原因吗? 范闲一夹马腹,皱着眉头跟上了队伍。圣驾的护卫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并不需要他『操』太多心,尤其是看着那些夹在禁军之中,多达百人以上的长刀虎卫,他更应该放心。 七名虎卫可敌海棠朵朵,一百名虎卫是什么概念? 他应该放心,可他依然不放心。在很多人地概念中,范闲大约是个玩弄阴谋诡计的好手,但自家人知自家事。他明白自己的算计实在称不上如何厉害,以往之所以能够在南庆北齐战无不胜,那是因为他有言冰云帮衬,有陈萍萍照拂,最关键的是……他最大的后台是皇帝。以此为靠山,遇山开山,哪里会真正害怕什么。 可如果一个阴谋的对象针对的就是自己的靠山,范闲自忖自己并没有足够地智慧去应付这种大场面。 他把自己看的很清楚。所以格外小心敏感,想到那椿从昨天起一直盘桓心中的疑问,更是感到了丝丝警惕。 皇上出巡,这是何等样的大事,就算自己当时在海上飘『荡』,断了与监察院之间的情报网络,可是……主持京都院务地言冰云一定有办*****自己,启年小组的内部线路一直保持着畅通。为什么言冰云没有事先***自己? 他召来王启年,问了几句什么,得到了院报一应如常的回报,忍不住挠了挠头,没有再说什么,自嘲一笑,觉得自己太多疑...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