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书网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庆余年

庆余年
更新时间:2020-10-01
因为故事发生在庆国,而那位病人很奢侈地拥有了多出来的一截生命,所以取名为:庆余年--很有乡土气息的名字。年轻的病人,因为一次毫不意外的经历,重生到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成为未来庆国伯爵府一个并不光彩的私生子。修行无名功诀,踏足京都官场,继承庞大商团……范闲,包裹在他最外面的是一层金光闪闪的纸衣,纸衣下面是非常刺眼使人流泪的芥末,芥末下面是甜得发腻的奶油,奶油下面是苦涩无比的毒药壳,壳的中间却有那么一抹亮光……人都是复杂的, 对于庆国的百姓来说,看到的是他金光闪闪的外衣,对于范闲的敌人来说,看到的却是这层外衣下面辛辣的芥末。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留余庆,留余庆,忽遇恩人;幸娘亲,幸娘亲,积得阴功。劝...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架空穿越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16M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猫腻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首页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阅读到:第三章 降龙伏虎 第二节 飞龙在天
分享到:

庆庙一日游更新时间:2020-10-01

第一百二十章伤心小箭 正是盛夏之末,整个大陆都笼罩在高温之中,这片苍茫群山虽然邻近大海,却因为地势的原因,无法接纳海风所挟来的湿润与凉意,只是一味的闷热,所以山林中才会有那样浓烈腐烂的气味,那么多令人心悸的危险。 山顶上的这片草甸因为直临天空,反而要显得干燥一些,加之地势奇险,没有什么大型的食肉动物。 此时已近正午,白耀的太阳拼命地喷洒着热量,慷慨的将大部分都赠予到了这片草甸之上,***十分炽烈,以至于原本是青『色』的草杆,此时都开始反耀起白『色』的光芒,可想而知温度有多高。 小动物们都已经进入土中避暑,飞鸟们也已经回到山腰中林梢的窝,等着明天清晨再来寻觅草籽做为食物。 整个草甸一片安静,静悄悄的,只是偶被山风一拂,才会掀起时青时白的波浪,天下瓷蓝的底『色』与舒坦的白云,温柔地注视着这些波浪,整个世界,十分美丽。 如果没有那两个人类和那些人类身上流出来的鲜血,那就更完美了。 一声呻『吟』,范闲缓缓睁开了被汗水和血水糊住的眼帘,他眯着眼睛看着天上,发现眼瞳里似乎有一个光点总是驱之不去,他没有反应过来,这是被炽烈的太阳照『射』久了之后的问题,下意识里伸手去挥,却发现右手十分沉重,原来手里还紧紧握着那把重狙。 他又换左手去挥,然后一阵深入骨髓的痛苦,让他忍不住大声地叫了起来! 疼痛让他清醒了过来,他微垂眼帘。看着左胸上那枝羽箭发呆,羽箭全数扎了进去,只剩最后的箭羽还遗留在身体外,鲜血不停地汩汩流出,将黑『色』的羽『毛』染的更加血腥。 微微屈起左腿,很勉强地用右手『摸』出靴子里的黑『色』匕首,极其缓慢而小心地伸到了背下,顺着身体与草甸间极微小的缝隙。轻轻一割。 深埋在泥土中地箭杆被割断,他的身子顿时轻松了一些,却被这轻微的震动惹得胸口一阵剧痛,脸『色』惨白,险些又叫了出来。 强忍着疼痛,他又用匕首将探出胸口的箭羽除却大部分,只留下一个小小的头子,方便日后拔箭。 做完这一切。疼痛已经让他流了无数冷汗,那些汗水甚至将他脸上的血水都清洗的一干二净。 他仰面朝天,大口地呼吸着,眼神有些焕散地看着天上的蓝天白云,甚至连那刺眼地阳光都懒得躲开。因为他觉得世界上再也没有比活着更好的事情了,如果以后再看不到这太阳,自己该有多后悔。 范闲的运气很好,燕小乙那一箭准确地『射』中了他的左胸。但箭锋及体时,范闲正好抠动了扳机,m82a1的后座力虽然不大,却依然让他的身体往后动了一下。 就是这一下,让燕小乙的那一箭『射』中的位置,比预计中要偏上了一些,避开了心脏地要害,『插』入了左肩下。 至于燕小乙死了没有。他根本不想理会,他只是觉得很累,很想就这样躺下去,躺在这松软的草甸上,与世隔绝的山顶上,享受难得的休息。再说,如果燕小乙没死,以他此时这种状态。也只有被杀的份儿。 既然如此。何必再去...

更新时间:2020-10-01

 第一百二十章伤心小箭 正是盛夏之末,整个大陆都笼罩在高温之中,这片苍茫群山虽然邻近大海,却因为地势的原因,无法接纳海风所挟来的湿润与凉意,只是一味的闷热,所以山林中才会有那样浓烈腐烂的气味,那么多令人心悸的危险。 山顶上的这片草甸因为直临天空,反而要显得干燥一些,加之地势奇险,没有什么大型的食肉动物。 此时已近正午,白耀的太阳拼命地喷洒着热量,慷慨的将大部分都赠予到了这片草甸之上,***十分炽烈,以至于原本是青『色』的草杆,此时都开始反耀起白『色』的光芒,可想而知温度有多高。 小动物们都已经进入土中避暑,飞鸟们也已经回到山腰中林梢的窝,等着明天清晨再来寻觅草籽做为食物。 整个草甸一片安静,静悄悄的,只是偶被山风一拂,才会掀起时青时白的波浪,天下瓷蓝的底『色』与舒坦的白云,温柔地注视着这些波浪,整个世界,十分美丽。 如果没有那两个人类和那些人类身上流出来的鲜血,那就更完美了。 一声呻『吟』,范闲缓缓睁开了被汗水和血水糊住的眼帘,他眯着眼睛看着天上,发现眼瞳里似乎有一个光点总是驱之不去,他没有反应过来,这是被炽烈的太阳照『射』久了之后的问题,下意识里伸手去挥,却发现右手十分沉重,原来手里还紧紧握着那把重狙。 他又换左手去挥,然后一阵深入骨髓的痛苦,让他忍不住大声地叫了起来! 疼痛让他清醒了过来,他微垂眼帘。看着左胸上那枝羽箭发呆,羽箭全数扎了进去,只剩最后的箭羽还遗留在身体外,鲜血不停地汩汩流出,将黑『色』的羽『毛』染的更加血腥。 微微屈起左腿,很勉强地用右手『摸』出靴子里的黑『色』匕首,极其缓慢而小心地伸到了背下,顺着身体与草甸间极微小的缝隙。轻轻一割。 深埋在泥土中地箭杆被割断,他的身子顿时轻松了一些,却被这轻微的震动惹得胸口一阵剧痛,脸『色』惨白,险些又叫了出来。 强忍着疼痛,他又用匕首将探出胸口的箭羽除却大部分,只留下一个小小的头子,方便日后拔箭。 做完这一切。疼痛已经让他流了无数冷汗,那些汗水甚至将他脸上的血水都清洗的一干二净。 他仰面朝天,大口地呼吸着,眼神有些焕散地看着天上的蓝天白云,甚至连那刺眼地阳光都懒得躲开。因为他觉得世界上再也没有比活着更好的事情了,如果以后再看不到这太阳,自己该有多后悔。 范闲的运气很好,燕小乙那一箭准确地『射』中了他的左胸。但箭锋及体时,范闲正好抠动了扳机,m82a1的后座力虽然不大,却依然让他的身体往后动了一下。 就是这一下,让燕小乙的那一箭『射』中的位置,比预计中要偏上了一些,避开了心脏地要害,『插』入了左肩下。 至于燕小乙死了没有。他根本不想理会,他只是觉得很累,很想就这样躺下去,躺在这松软的草甸上,与世隔绝的山顶上,享受难得的休息。再说,如果燕小乙没死,以他此时这种状态。也只有被杀的份儿。 既然如此。何必再去...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