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书网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花月琼琼暗生香

花月琼琼暗生香
更新时间:2021-03-04
本书讲述远古时代,一位上神的三世历劫。她曾不明情为何物,为一个人倾尽所有、步入轮回。 她也曾情窦初开,为一个人伤心难过、不惜一切。当拥有的失去后,她才追悔莫及……菩提本无果,怎奈花月琼琼暗生香。 (原过签日期已过,现在线上签约,只得重启一本。)我点头,催他快去快回。他走后,我就一个人在桥上赏灯。 “姑娘,孔明灯没什么好玩的,我们一起放河灯吧!”宫南去而复返,拎来两盏河灯。 我愣了愣,接过他手中的河灯,不禁想到在月都时常做的事:“可我想放孔明灯。” “我们先放河灯好不好?”他牵过我的手,细细揉捏,似带撒娇的哄我:“孔明灯一会再放。” 生平第一次有人如此待我,我...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东方玄幻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0
  • 总 点 击:487
  • 本月点击:487
  • 本周点击:487
  • 总 红 花:0
  • 本月红花:0
  • 本月打赏:0
  • 总 打 赏:0
作者名:柳絮飘香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首页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阅读到:
分享到:

第六十一章 男女通吃更新时间:2021-03-04

我点头,催他快去快回。他走后,我就一个人在桥上赏灯。 “姑娘,孔明灯没什么好玩的,我们一起放河灯吧!”宫南去而复返,拎来两盏河灯。 我愣了愣,接过他手中的河灯,不禁想到在月都时常做的事:“可我想放孔明灯。” “我们先放河灯好不好?”他牵过我的手,细细揉捏,似带撒娇的哄我:“孔明灯一会再放。” 生平第一次有人如此待我,我哪能不答应?遂傲娇道:“这可是你说的!” “对了,还没请教姑娘芳名呢!”替我点燃手中的河灯,宫南问。 我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却说不上来。眨着眼睛偏头细想,欲言又止名字还没说出口,白云笙便出现在这里。 “宫南师弟。” “白云笙来了,快走!”身旁宫南见到自家大师兄,就跟老鼠遇上猫似的,拽着我就走。 我被他拽得手腕生疼,咬着牙关笃在原地不走,对面前的宫南不悦道:“不就是个白云笙嘛,我都不怕你怕什么,他还能把你吃了!” “你什么都不懂。”宫南满面愁容。 “怎么,为了这姑娘连大师兄都不见了?”桥对面白云笙声音响起。 我使劲的挣脱宫南的束缚,回首怒视已经在桥上的白云笙:“你欺负一个小师弟算什么,有本事冲我来!” 不想,再次被宫南拽走。他注视着我,粗喘着气,语重心长道:“我才是宫南,他是假的!” 什么真的假的?没反应过来,另外一个宫南就一把把我拉开,还怒视将我拽走的宫南:“你是谁?为什么冒充我!” “什么我冒充你?我本来就是宫南,落山弟子!你再不放手,就别怪我不客气!” “你是落山弟子,难道我就不是了么?姑娘,我诚心待你,你要相信我啊!”提着河灯的宫南,希望得到我的回复。 我左顾右看,发现这两个宫南长得一模一样!不由苦恼自己这是招谁惹谁。 “白云笙,你是南宫的大师兄,你可识得出来这两人谁真谁假?” 白云笙神情凝重,视线落在两个拉着我不放的宫南身上,并未理我,反厉声道:“宫南师弟,不过一小小画妖,还用得着大师兄为你善后不成?” “画妖……”一语惊醒梦中人。我瞳孔骤缩,徒然看向先前那个我觉得哪里不对的宫南。 白云笙识出画妖,霎时之间,狠厉的剑穿透着微凉的空气刺来。真正的宫南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我护在身后。 只可惜他这剑还是慢了一步,那画妖反应十分灵敏,临走时对我说了句“姑娘,后会有期。”便无所踪迹。 “大师兄,这里怎么会有妖怪?”宫南仰头四望,疑惑不已。 但凡能来九里墟市的,都是极具仙缘的。当然,神仙除外。 白云笙收剑,审视着他道:“你说呢?方才我还以为,你没大没小呼我名字。” “我怎么可能,大师兄你知道的!”宫南不好意思的笑道。 我知道,白云笙这是拐着弯的说我。本就看不惯他对宫南那样,当下就嘲讽回去:“哎呀,本姑娘还以为这落山大弟子有什么能耐,连人妖都分不清,最后还不是给妖怪跑了!” “姑娘慎言...

更新时间:2021-03-04

 我点头,催他快去快回。他走后,我就一个人在桥上赏灯。 “姑娘,孔明灯没什么好玩的,我们一起放河灯吧!”宫南去而复返,拎来两盏河灯。 我愣了愣,接过他手中的河灯,不禁想到在月都时常做的事:“可我想放孔明灯。” “我们先放河灯好不好?”他牵过我的手,细细揉捏,似带撒娇的哄我:“孔明灯一会再放。” 生平第一次有人如此待我,我哪能不答应?遂傲娇道:“这可是你说的!” “对了,还没请教姑娘芳名呢!”替我点燃手中的河灯,宫南问。 我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却说不上来。眨着眼睛偏头细想,欲言又止名字还没说出口,白云笙便出现在这里。 “宫南师弟。” “白云笙来了,快走!”身旁宫南见到自家大师兄,就跟老鼠遇上猫似的,拽着我就走。 我被他拽得手腕生疼,咬着牙关笃在原地不走,对面前的宫南不悦道:“不就是个白云笙嘛,我都不怕你怕什么,他还能把你吃了!” “你什么都不懂。”宫南满面愁容。 “怎么,为了这姑娘连大师兄都不见了?”桥对面白云笙声音响起。 我使劲的挣脱宫南的束缚,回首怒视已经在桥上的白云笙:“你欺负一个小师弟算什么,有本事冲我来!” 不想,再次被宫南拽走。他注视着我,粗喘着气,语重心长道:“我才是宫南,他是假的!” 什么真的假的?没反应过来,另外一个宫南就一把把我拉开,还怒视将我拽走的宫南:“你是谁?为什么冒充我!” “什么我冒充你?我本来就是宫南,落山弟子!你再不放手,就别怪我不客气!” “你是落山弟子,难道我就不是了么?姑娘,我诚心待你,你要相信我啊!”提着河灯的宫南,希望得到我的回复。 我左顾右看,发现这两个宫南长得一模一样!不由苦恼自己这是招谁惹谁。 “白云笙,你是南宫的大师兄,你可识得出来这两人谁真谁假?” 白云笙神情凝重,视线落在两个拉着我不放的宫南身上,并未理我,反厉声道:“宫南师弟,不过一小小画妖,还用得着大师兄为你善后不成?” “画妖……”一语惊醒梦中人。我瞳孔骤缩,徒然看向先前那个我觉得哪里不对的宫南。 白云笙识出画妖,霎时之间,狠厉的剑穿透着微凉的空气刺来。真正的宫南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我护在身后。 只可惜他这剑还是慢了一步,那画妖反应十分灵敏,临走时对我说了句“姑娘,后会有期。”便无所踪迹。 “大师兄,这里怎么会有妖怪?”宫南仰头四望,疑惑不已。 但凡能来九里墟市的,都是极具仙缘的。当然,神仙除外。 白云笙收剑,审视着他道:“你说呢?方才我还以为,你没大没小呼我名字。” “我怎么可能,大师兄你知道的!”宫南不好意思的笑道。 我知道,白云笙这是拐着弯的说我。本就看不惯他对宫南那样,当下就嘲讽回去:“哎呀,本姑娘还以为这落山大弟子有什么能耐,连人妖都分不清,最后还不是给妖怪跑了!” “姑娘慎言...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