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书网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参商(GL探险)

参商(GL探险)
更新时间:2019-09-21
半生执念残局里,一醉一醒故人稀。桃花笑暖春风处,淘尽枯骨空余泥。情若比目,离如参商。你怀带阴谋而来,而我依然爱你。文案无能,探险,少量盗墓情节。正在连载系列——已完结系列——离别以前,未知相对当日那么好。君莫思归第二部已完结~以我寂寞,衣你嫁裳。御姐amp;amp;gt;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姐妹爱,温情纯爱风格,有虐,已完   逃跑这种事,总是宜晚不宜早的。(www.zshu.net最快更新)  在裤兜里,钱包在外套里,车钥匙呢!呃,车钥匙在手里。ood,走起!  唐小软鬼鬼祟祟地开了房门,吱呀一声怪响吓得她掩耳盗铃地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听不见听不见!”再做贼心虚地左右张望一...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其他小说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洛儿殷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首页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阅读到:第三章 降龙伏虎 第二节 飞龙在天
分享到:

第147章 最是一年春好处 番外下更新时间:2019-09-21

  逃跑这种事,总是宜晚不宜早的。(www.zshu.net最快更新)  在裤兜里,钱包在外套里,车钥匙呢!呃,车钥匙在手里。ood,走起!  唐小软鬼鬼祟祟地开了房门,吱呀一声怪响吓得她掩耳盗铃地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听不见听不见!”再做贼心虚地左右张望一番,眼见果然是万籁俱寂杳无人声,她这才安心地踏出了逃离太奶奶家计划的第一步。开什么玩笑,才来一天就要她去盗墓了,再待下去还怎么得了!  夜色清凉如水,严重的环境不熟系导致唐小软花费了五分钟的时间才七里八拐地来到了墙根下,十分艰难地一边抖一边爬上了一颗矮脖柳树,再双腿颤抖地踩着枝桠爬到了围墙上。  “这么高!要死了!”蹲在近三米高的墙头上,唐小软简直欲哭无泪。怎么办,是跳下去呢还是跳下去呢?怎么看都没得选了吧,那,是睁着眼睛跳下去呢还是闭着眼睛跳下去呢?  “唉,连翻个墙头都这么艰难,槿衣啊,看来日后真是要你多多费心了。”唐云氏立在窗下,冷眼看着园里围墙上蹲着的那个熟悉的小身影,一脸哀其不争。  “不拦吗?”沐槿衣平静地看一眼围墙上的身影,面无表情地问。  “不,不用。”唐云氏淡淡道,“让她回去一趟,最迟三天,她一定会回来的。”  沐槿衣没再多问,只若有所思地蹙了蹙眉尖。再望过去时,却见那围墙上的身影已经开始抡胳膊踢腿地做热身运动了。  “哎,槿衣,你说这丫头会跳下去吗?”热身运动做了近两分钟还没做完,唐云氏终于忍不住又开了口。  “……”  “唉,我也就随便问问,我老人家了,平日里也没个能说知心话的人,好容易遇到你能多说两句,你倒好,只比哑巴多了点人气。”唐云氏看一眼身旁静默无声的女,默默叹道。“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见你第一面,我就觉得你可以相信。或许这就是佛家所讲的所谓缘法吧。槿衣,未来诸事难料,无论如何就都拜托给你了。”  “老夫人请放心。”沐槿衣不甚自在地撇过了脸去,不由自主又望住了那围墙上的身影。热身运动想是做完了,此刻便如木桩一般定在了乌沉沉的夜色中,一动不动,却不知是又在盘算些什么。(www.zshu.net)  “等她回来,恐怕你们一时半刻还不能启程。”唐云氏道。  “她需要训练。”沐槿衣微微颔,略微狭长的眼眸最后撇过那身影一眼,抬手掠一掠颈间一绺过长的丝。  “可眼下情况紧急,怕是等不了太久。”唐云氏斟酌着。“半个月。”  见沐槿衣不答,她干干地笑道:“我也知道是紧了些,只是——”  话未说完,不远处咚得一声钝响已然划破夜色,紧跟着是一道尖细的小嗓明显失控的怒吼:“*!”  唐云氏看一眼沐槿衣,见后者正一脸淡静地望着窗外,她默默叹一口气。“还是一个月吧。”  早知道这么辛苦爬墙出去又摸黑开车回家找老爹哭诉得到的竟然是一样的答案和新鲜出炉的两口老血——这又是何苦呢!  唐勤之背靠在软枕上,一旁的陶瓷罐里是他新咳出的血,那深红的一滩看在唐小软眼底当真是如受火焚。“爸爸,我……我是不是做错了,我不该...

更新时间:2019-09-21

   逃跑这种事,总是宜晚不宜早的。(www.zshu.net最快更新)  在裤兜里,钱包在外套里,车钥匙呢!呃,车钥匙在手里。ood,走起!  唐小软鬼鬼祟祟地开了房门,吱呀一声怪响吓得她掩耳盗铃地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听不见听不见!”再做贼心虚地左右张望一番,眼见果然是万籁俱寂杳无人声,她这才安心地踏出了逃离太奶奶家计划的第一步。开什么玩笑,才来一天就要她去盗墓了,再待下去还怎么得了!  夜色清凉如水,严重的环境不熟系导致唐小软花费了五分钟的时间才七里八拐地来到了墙根下,十分艰难地一边抖一边爬上了一颗矮脖柳树,再双腿颤抖地踩着枝桠爬到了围墙上。  “这么高!要死了!”蹲在近三米高的墙头上,唐小软简直欲哭无泪。怎么办,是跳下去呢还是跳下去呢?怎么看都没得选了吧,那,是睁着眼睛跳下去呢还是闭着眼睛跳下去呢?  “唉,连翻个墙头都这么艰难,槿衣啊,看来日后真是要你多多费心了。”唐云氏立在窗下,冷眼看着园里围墙上蹲着的那个熟悉的小身影,一脸哀其不争。  “不拦吗?”沐槿衣平静地看一眼围墙上的身影,面无表情地问。  “不,不用。”唐云氏淡淡道,“让她回去一趟,最迟三天,她一定会回来的。”  沐槿衣没再多问,只若有所思地蹙了蹙眉尖。再望过去时,却见那围墙上的身影已经开始抡胳膊踢腿地做热身运动了。  “哎,槿衣,你说这丫头会跳下去吗?”热身运动做了近两分钟还没做完,唐云氏终于忍不住又开了口。  “……”  “唉,我也就随便问问,我老人家了,平日里也没个能说知心话的人,好容易遇到你能多说两句,你倒好,只比哑巴多了点人气。”唐云氏看一眼身旁静默无声的女,默默叹道。“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见你第一面,我就觉得你可以相信。或许这就是佛家所讲的所谓缘法吧。槿衣,未来诸事难料,无论如何就都拜托给你了。”  “老夫人请放心。”沐槿衣不甚自在地撇过了脸去,不由自主又望住了那围墙上的身影。热身运动想是做完了,此刻便如木桩一般定在了乌沉沉的夜色中,一动不动,却不知是又在盘算些什么。(www.zshu.net)  “等她回来,恐怕你们一时半刻还不能启程。”唐云氏道。  “她需要训练。”沐槿衣微微颔,略微狭长的眼眸最后撇过那身影一眼,抬手掠一掠颈间一绺过长的丝。  “可眼下情况紧急,怕是等不了太久。”唐云氏斟酌着。“半个月。”  见沐槿衣不答,她干干地笑道:“我也知道是紧了些,只是——”  话未说完,不远处咚得一声钝响已然划破夜色,紧跟着是一道尖细的小嗓明显失控的怒吼:“*!”  唐云氏看一眼沐槿衣,见后者正一脸淡静地望着窗外,她默默叹一口气。“还是一个月吧。”  早知道这么辛苦爬墙出去又摸黑开车回家找老爹哭诉得到的竟然是一样的答案和新鲜出炉的两口老血——这又是何苦呢!  唐勤之背靠在软枕上,一旁的陶瓷罐里是他新咳出的血,那深红的一滩看在唐小软眼底当真是如受火焚。“爸爸,我……我是不是做错了,我不该...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