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书网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帕罗斯日记

帕罗斯日记
更新时间:2020-08-06
【【 “甘当绿叶”千万征文大奖赛】参赛作品】每个人都会游离于现实与幻想之间。 当一个名为 “年轻”的人抛弃了你,扔给了你一具皮壳,那皮壳里不是苍老,而是无限的回忆。 那时你是否会问 “我存在么,我身边的一切是什么,是虚妄的现实么,每个夜晚奇异的探险又是什么”。 我一个每晚梦不停,白天难清醒的宅男,幻想着世界需要我去拯救的疯子,决定将夜晚的探险以日记形式呈现,这本日记不是文字的集合,是一个一个完美而不失缺陷的事实。 我是疯子,一不小心捡到了年轻给我的皮壳,打开皮壳我穿越黑洞抬头看见一颗大树,低头发现一潭绿色,绿幽灵在我身边飞舞。 好浓的苦艾味,好美...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其他小说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0M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曼珠沙耶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首页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阅读到:第三章 降龙伏虎 第二节 飞龙在天
分享到:

第五章 反抗?信仰!T2.5更新时间:2020-08-06

跑着,跑着。我们就像两只面对猎人而受惊的兔子,只会漫无目的的奔逃,不会去想像前面碰到会是什么,是危险? 还是希望?雨滴在我们周围撒欢,大风在周围螺旋。好湿,好冷。陡然间一道光在这昏暗的树林中闪现。 哪怕只有一丝也如此闪亮耀眼。我们豪不犹豫地跑向它, “我叫予禾”身边的女孩兴奋的告诉我她的名字。在我们奋力的奔到光中后,所有期待和向往却在一瞬间崩塌,前面不应该是向往的明媚和温暖么? 但我们感受到到的却是残破与冰冷。毫无生气的植物,冰冷简陋的住宅,现实的骨感,想象的丰满相差的如此悬殊。 “一栋~两栋~三栋。”予禾兴奋的数着这里的住宅。五栋住宅,有大有小,有豪华有简陋,但是它们都有个共通点,老旧昏暗。 尽管我们希望里面有人,可是里面却寂静无声。予禾向着中间住宅跑去,我跟着她。 当我们推开门的一刹那,我被眼前的事物惊呆了,一个长餐桌,两根熄灭的半截蜡烛,三套盛有腐烂事物的银色餐盘。 它们静静地躺在那,哀怨的叙述了主人离开时的匆忙。再往里走,壁炉内熄灭的炭灰,三只染有血迹的沙发,沙发边站立着的立式台灯,倚靠在壁炉边的猎枪,猎枪上悬挂着不知是何生物的头骨。 “猎人”这里的一切都印证了这里是猎人的家。这时,予禾来到了壁炉前似乎看着什么。 “这里曾经住过一家三口,主人爱打猎,小主人喜欢钓鱼,女主人似乎喜欢收集铃铛”予禾慢慢说来。 我看着予禾手里拿着的相框,当我仔细端详照片后,暮然间发现相框后有一行字, “凝视我们的不是虚幻,我们看到的也不再是现实”落款安伯。这是什么意思。 我继续环顾四周,左前方发现个类似冰柜的东西,我走向它打开它,翻出里面的东西了。 两把手枪一些弹药与7张照片。这些照片里记录了主人狩猎的猎物。我一张张翻看着,可是我越看越惊。 其中的三张记录的不是死亡的动物而是被杀戮的人,她们有的披着毛皮有的一丝不挂,有的满身血痕,有的全身弹孔。 当我沉浸在这恐怖的画面时,予禾拍了我一下,拿出了钓鱼线和铃铛, “夜晚了,我们应该布置个防护设施。”予禾淡淡的说道。我拿起鱼线和铃铛走出安伯的住宅,观察了周围的地形,发现刚才跑进来的地方是这里唯一的出口。 一个出口虽然好防护,但是也难以逃脱。我将鱼线系在了两颗树下,鱼线上系着铃铛,将铃铛压在树下的草丛里,随后我触碰下鱼线,铃铛声清脆明亮。 随后我走到安伯住宅前,部上了相似机关,其它几栋房子也做了相似的设计。 搜刮了其它住宅的食物和工具后,掩盖了地上行走的痕迹,我知道久未人居的地面上会覆盖一层厚厚的灰尘,它让你的行迹十分深刻清晰。 当一切都准备就绪后,我回到了安伯住宅。予禾翻出蜡烛。我将找到的武器与弹药也进行了检查。 “逃跑不是结果,反抗才是必然,要主导事情不能被动承受。慢慢长夜我们必须轮流值守,你先去休...

更新时间:2020-08-06

 跑着,跑着。我们就像两只面对猎人而受惊的兔子,只会漫无目的的奔逃,不会去想像前面碰到会是什么,是危险? 还是希望?雨滴在我们周围撒欢,大风在周围螺旋。好湿,好冷。陡然间一道光在这昏暗的树林中闪现。 哪怕只有一丝也如此闪亮耀眼。我们豪不犹豫地跑向它, “我叫予禾”身边的女孩兴奋的告诉我她的名字。在我们奋力的奔到光中后,所有期待和向往却在一瞬间崩塌,前面不应该是向往的明媚和温暖么? 但我们感受到到的却是残破与冰冷。毫无生气的植物,冰冷简陋的住宅,现实的骨感,想象的丰满相差的如此悬殊。 “一栋~两栋~三栋。”予禾兴奋的数着这里的住宅。五栋住宅,有大有小,有豪华有简陋,但是它们都有个共通点,老旧昏暗。 尽管我们希望里面有人,可是里面却寂静无声。予禾向着中间住宅跑去,我跟着她。 当我们推开门的一刹那,我被眼前的事物惊呆了,一个长餐桌,两根熄灭的半截蜡烛,三套盛有腐烂事物的银色餐盘。 它们静静地躺在那,哀怨的叙述了主人离开时的匆忙。再往里走,壁炉内熄灭的炭灰,三只染有血迹的沙发,沙发边站立着的立式台灯,倚靠在壁炉边的猎枪,猎枪上悬挂着不知是何生物的头骨。 “猎人”这里的一切都印证了这里是猎人的家。这时,予禾来到了壁炉前似乎看着什么。 “这里曾经住过一家三口,主人爱打猎,小主人喜欢钓鱼,女主人似乎喜欢收集铃铛”予禾慢慢说来。 我看着予禾手里拿着的相框,当我仔细端详照片后,暮然间发现相框后有一行字, “凝视我们的不是虚幻,我们看到的也不再是现实”落款安伯。这是什么意思。 我继续环顾四周,左前方发现个类似冰柜的东西,我走向它打开它,翻出里面的东西了。 两把手枪一些弹药与7张照片。这些照片里记录了主人狩猎的猎物。我一张张翻看着,可是我越看越惊。 其中的三张记录的不是死亡的动物而是被杀戮的人,她们有的披着毛皮有的一丝不挂,有的满身血痕,有的全身弹孔。 当我沉浸在这恐怖的画面时,予禾拍了我一下,拿出了钓鱼线和铃铛, “夜晚了,我们应该布置个防护设施。”予禾淡淡的说道。我拿起鱼线和铃铛走出安伯的住宅,观察了周围的地形,发现刚才跑进来的地方是这里唯一的出口。 一个出口虽然好防护,但是也难以逃脱。我将鱼线系在了两颗树下,鱼线上系着铃铛,将铃铛压在树下的草丛里,随后我触碰下鱼线,铃铛声清脆明亮。 随后我走到安伯住宅前,部上了相似机关,其它几栋房子也做了相似的设计。 搜刮了其它住宅的食物和工具后,掩盖了地上行走的痕迹,我知道久未人居的地面上会覆盖一层厚厚的灰尘,它让你的行迹十分深刻清晰。 当一切都准备就绪后,我回到了安伯住宅。予禾翻出蜡烛。我将找到的武器与弹药也进行了检查。 “逃跑不是结果,反抗才是必然,要主导事情不能被动承受。慢慢长夜我们必须轮流值守,你先去休...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