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书网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小说 > 疫不容辞

疫不容辞

疫不容辞
更新时间:2020-08-06
新型冠状病毒来袭,全国拉响警报。赵家洲的村民们在赵小河等村干部的带领下,积极响应,共同抗疫,谱写了一曲曲感人篇章。 疫情面前没有人能独善其身。并肩抗疫,义不容辞!此时院子里摆放开了八把椅子,每把椅子都隔开了两米来的距离,中间也摆着一张椅子。一笔阁 中间坐着的正是赵家洲村今年新任的总族长赵有根,其他均为各房房族长的位置。 赵三福有些无奈地看了眼赵小河,没再出声,因为院子里摆满了椅子,赵三福没把代步车开进院子,随意在靠边停了。 赵小河也将电动车停在了一边,紧随赵三福进去。 众族长看见他俩进院子,都射来喷火的目光。 赵三福忽略大家的神色,陪着笑请大家坐下,一边解释...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其他小说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0M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梅儿若雪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首页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阅读到:第三章 降龙伏虎 第二节 飞龙在天
分享到:

第099章 解封更新时间:2020-08-06

此时院子里摆放开了八把椅子,每把椅子都隔开了两米来的距离,中间也摆着一张椅子。一笔阁 中间坐着的正是赵家洲村今年新任的总族长赵有根,其他均为各房房族长的位置。 赵三福有些无奈地看了眼赵小河,没再出声,因为院子里摆满了椅子,赵三福没把代步车开进院子,随意在靠边停了。 赵小河也将电动车停在了一边,紧随赵三福进去。 众族长看见他俩进院子,都射来喷火的目光。 赵三福忽略大家的神色,陪着笑请大家坐下,一边解释请他们来这里的目的。 众房族长嘟嘟囔囔地坐下。 很有族长范的赵有根一直坐在中间的椅子上,没拿正眼看他们,冷冷地哼了一声,算是打招呼。 “小河,你站那儿。” “好。” 赵小河点点头。 这院子里除了赵三福,别的人他至少也得喊一声太公,连赵三福都得站着,所以他这个小辈很自觉地走到最下边的外围站着。 赵三福陪笑看着赵有根:“有根太公,今天我请你们几位长辈来这里是因为……” “赵家洲正月初三的年祭必须按时举行!否则我们绝不答应!”赵有根疾言厉色地打断赵三福的话。 “对!我们绝不答应!”其他几位房族长坚决附和。 “赵家洲的年祭可是有七百多年的历史,打鬼子的年代都没中断过,所以这次也不能取消!” “赵家洲的年祭没有取消的先例!” “这可是赵家洲的老传统!” “就是!” 房族长们七嘴八舌发表意见的时候,赵小河发现前面空了一张椅子。 顺眼一扫,才发现只来了七位房族长,至于少了哪位房族长,他突然一下对不上号。 这群太公们对族里的事向来都是非常重视的,但凡召开族长会议,他们都会排除万难来参加。这位太公今天没来,莫不是……他和这群族长的看法不一致?或许他对取消年祭是支持的? 赵小河心下蓦地一喜。 要知道赵家洲一共八房,有一位房族长持支持态度,就意味着取消年祭减少了八分之一的难度,这可省了很多事儿。 如果有哪房先开了头,再突破别房或许会容易些。 “赵三福!你这样做就是赵家洲的不肖子孙!” 赵有根一声厉喝打断了赵小河的思忖,也把他才长出来的那点乐观吓跑了。 “我再说一遍:年祭一定不能取消!该有的礼节仪式也一样都不能少!这是对整个赵家洲负责!” 因为过于激动,原本一直坐着的赵有根站了起来,“你们还记得吧?九八年村里没买到纯黑的神猪,用花黑的神猪替代,九八年就发了大水,整个赵家洲都差点被淹!零七年的正月初三下雨,有人怕淋湿衣服,就取消了抬先祖菩萨出来游村插路烛的仪式,结果当年腊月整个赵家洲冻得人出不了村,停电停公交车,愣是过了个蜡烛年!直到第二年正月初三把仪式补上,才来电通公交,才恢复正常!这些可都是老祖宗给不肖子孙施的教训!” 赵家洲年祭中有一个项目是杀猪祭祀。杀的猪必须是全身纯黑、无一点杂色的猪,赵家洲人称其为神猪。头年...

更新时间:2020-08-06

 此时院子里摆放开了八把椅子,每把椅子都隔开了两米来的距离,中间也摆着一张椅子。一笔阁 中间坐着的正是赵家洲村今年新任的总族长赵有根,其他均为各房房族长的位置。 赵三福有些无奈地看了眼赵小河,没再出声,因为院子里摆满了椅子,赵三福没把代步车开进院子,随意在靠边停了。 赵小河也将电动车停在了一边,紧随赵三福进去。 众族长看见他俩进院子,都射来喷火的目光。 赵三福忽略大家的神色,陪着笑请大家坐下,一边解释请他们来这里的目的。 众房族长嘟嘟囔囔地坐下。 很有族长范的赵有根一直坐在中间的椅子上,没拿正眼看他们,冷冷地哼了一声,算是打招呼。 “小河,你站那儿。” “好。” 赵小河点点头。 这院子里除了赵三福,别的人他至少也得喊一声太公,连赵三福都得站着,所以他这个小辈很自觉地走到最下边的外围站着。 赵三福陪笑看着赵有根:“有根太公,今天我请你们几位长辈来这里是因为……” “赵家洲正月初三的年祭必须按时举行!否则我们绝不答应!”赵有根疾言厉色地打断赵三福的话。 “对!我们绝不答应!”其他几位房族长坚决附和。 “赵家洲的年祭可是有七百多年的历史,打鬼子的年代都没中断过,所以这次也不能取消!” “赵家洲的年祭没有取消的先例!” “这可是赵家洲的老传统!” “就是!” 房族长们七嘴八舌发表意见的时候,赵小河发现前面空了一张椅子。 顺眼一扫,才发现只来了七位房族长,至于少了哪位房族长,他突然一下对不上号。 这群太公们对族里的事向来都是非常重视的,但凡召开族长会议,他们都会排除万难来参加。这位太公今天没来,莫不是……他和这群族长的看法不一致?或许他对取消年祭是支持的? 赵小河心下蓦地一喜。 要知道赵家洲一共八房,有一位房族长持支持态度,就意味着取消年祭减少了八分之一的难度,这可省了很多事儿。 如果有哪房先开了头,再突破别房或许会容易些。 “赵三福!你这样做就是赵家洲的不肖子孙!” 赵有根一声厉喝打断了赵小河的思忖,也把他才长出来的那点乐观吓跑了。 “我再说一遍:年祭一定不能取消!该有的礼节仪式也一样都不能少!这是对整个赵家洲负责!” 因为过于激动,原本一直坐着的赵有根站了起来,“你们还记得吧?九八年村里没买到纯黑的神猪,用花黑的神猪替代,九八年就发了大水,整个赵家洲都差点被淹!零七年的正月初三下雨,有人怕淋湿衣服,就取消了抬先祖菩萨出来游村插路烛的仪式,结果当年腊月整个赵家洲冻得人出不了村,停电停公交车,愣是过了个蜡烛年!直到第二年正月初三把仪式补上,才来电通公交,才恢复正常!这些可都是老祖宗给不肖子孙施的教训!” 赵家洲年祭中有一个项目是杀猪祭祀。杀的猪必须是全身纯黑、无一点杂色的猪,赵家洲人称其为神猪。头年...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