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书网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直到春天过去

直到春天过去
更新时间:2019-08-24
关于直到春天过去:2013年6月出版===这世界上有千千万万的人。你在一生中所能遇到的,或许比每晚仰望夜空时所能看见的星星还多。然而好像在北半球难以看到南十字星座,我们便不在意它们是否存在。正如同如果我再也见不到你,便可以若无其事的,在茫茫人海中继续生活下去吧。我曾经说,这一生再也不会想念你。你可知在那一刻,我说了谎。所有坚强,都是伪装。被虐的读者放心吧,风雨过后总会有彩虹amp;   邵声一直在楼梯间坐着,他不想回到人群中,不想面对众人的种种问题。(追书网www.zshu.net最快更新)樂文小說|直到莫靖言半蹲在他面前,拍着他的小臂,颤抖这声音问,“他,知道了?”他才点了点头...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其他小说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明前雨后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首页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阅读到:第三章 降龙伏虎 第二节 飞龙在天
分享到:

第66章 尾声&番外一则更新时间:2019-08-24

  邵声一直在楼梯间坐着,他不想回到人群中,不想面对众人的种种问题。(追书网www.zshu.net最快更新)樂文小說|直到莫靖言半蹲在他面前,拍着他的小臂,颤抖这声音问,“他,知道了?”他才点了点头,然后神色茫然地看着她,仿佛不认识一般。  “怎么会……”莫靖言才一开口,眼泪便大颗大颗地滚落下来,她握着邵声的手臂,哽咽道,“不会有事的,昭阳哥一定不会有事的。”  邵声想要抹去她脸上的泪水,抬起手,看到指甲缝仍凝着暗红的血痕。他一时停滞,指尖碰了碰莫靖言的脸颊,便悬在半空,又缓缓地收了回去。  她看出他的迟疑,泪水一下又涌到眼底,连忙转身用手背挡在眼前,“咱们先去大厅吧……大家都在等着。”  楚羚已经向徐老师了解了傅昭阳的急救方案;几位岩友自愿回现场清理,并对事故原因进行详细核查;思睿倚在何仕身上抽泣着,他面色不好,时而揪着头发骂自己疏忽大意;大周站在一旁束手无策,只能哀声叹气。  一众人乱哄哄的,被大厅里的小护士提醒了几次。楚羚神色疲惫,缓缓说道:“医生说,如果第一轮手术顺利,没有生命危险,会尽快安排转院回市里。傅伯伯和阿姨的飞机半夜到,徐老师去医院附近帮他们预定住处。比较麻烦的是,傅师兄已经毕业了,徐老师说费用系里可先垫付一部分,但真要动用大额资金,不知手续是否繁琐。他爸妈来得急,不一定有准备。我一会儿给爸爸打个电话商量一下。”  她又转向何仕,“岩友们回现场去了,如果你状态好,可以和他们一起去;要不然,就按刚才说的,等手术结果出来,你和思睿、大周一起,搭我家亲戚的车回学校吧,联络一下其他的队员。”  说完她走到莫靖言身边,轻声道:“就当我拜托你了,哪儿都不要去,待在医院,成么?”她声音颤抖,“千万不要走……”  “师姐,我不走……”莫靖言微微颔首,“我就在这儿,哪儿都不去。”  楚羚看了她一眼,目光中尽是凄然和无奈,她抽噎了一声,回身时撞到邵声身上。他沉默着,拍了拍她的肩膀。楚羚“哇”一声哭出来,扑到他怀里,泣不成声,“其实,我、我比谁都害怕,怕、怕他再也、再也醒不过来了……可这、这没有用啊……我还得、还得逼着自己,去想应该、该做什么,想能帮他、帮他做点什么。我心里,真是、真是怕死了,脑袋里一团糟,只想躲、躲起来。我就想,我、我得镇定,如果换了昭阳他、他在这儿,他会怎么、怎么做……”  邵声神色黯然,拍着她的背,喃喃念着,“老傅不会有事的。都怪我,都是我的错。”  莫靖言木然站在一旁,她担心着傅昭阳的安危,但心中也有更深一层的恐惧。之前的一切太顺利太如意,以致今时今日要面对更严酷的现实,此时她和邵声之间,真如彼时想过的一般,山高路远、道阻且长。  第一次开颅手术在傍晚时分结束,傅昭阳的情况暂时稳定,何仕、思睿和大周随车返回市区。楚羚本想回家和母亲商议,但她走到医院门前便踌躇不前,又返身留了下来。过了一个多小时,傅昭阳颅压忽然再次升高,通过ct检查在脑中...

更新时间:2019-08-24

   邵声一直在楼梯间坐着,他不想回到人群中,不想面对众人的种种问题。(追书网www.zshu.net最快更新)樂文小說|直到莫靖言半蹲在他面前,拍着他的小臂,颤抖这声音问,“他,知道了?”他才点了点头,然后神色茫然地看着她,仿佛不认识一般。  “怎么会……”莫靖言才一开口,眼泪便大颗大颗地滚落下来,她握着邵声的手臂,哽咽道,“不会有事的,昭阳哥一定不会有事的。”  邵声想要抹去她脸上的泪水,抬起手,看到指甲缝仍凝着暗红的血痕。他一时停滞,指尖碰了碰莫靖言的脸颊,便悬在半空,又缓缓地收了回去。  她看出他的迟疑,泪水一下又涌到眼底,连忙转身用手背挡在眼前,“咱们先去大厅吧……大家都在等着。”  楚羚已经向徐老师了解了傅昭阳的急救方案;几位岩友自愿回现场清理,并对事故原因进行详细核查;思睿倚在何仕身上抽泣着,他面色不好,时而揪着头发骂自己疏忽大意;大周站在一旁束手无策,只能哀声叹气。  一众人乱哄哄的,被大厅里的小护士提醒了几次。楚羚神色疲惫,缓缓说道:“医生说,如果第一轮手术顺利,没有生命危险,会尽快安排转院回市里。傅伯伯和阿姨的飞机半夜到,徐老师去医院附近帮他们预定住处。比较麻烦的是,傅师兄已经毕业了,徐老师说费用系里可先垫付一部分,但真要动用大额资金,不知手续是否繁琐。他爸妈来得急,不一定有准备。我一会儿给爸爸打个电话商量一下。”  她又转向何仕,“岩友们回现场去了,如果你状态好,可以和他们一起去;要不然,就按刚才说的,等手术结果出来,你和思睿、大周一起,搭我家亲戚的车回学校吧,联络一下其他的队员。”  说完她走到莫靖言身边,轻声道:“就当我拜托你了,哪儿都不要去,待在医院,成么?”她声音颤抖,“千万不要走……”  “师姐,我不走……”莫靖言微微颔首,“我就在这儿,哪儿都不去。”  楚羚看了她一眼,目光中尽是凄然和无奈,她抽噎了一声,回身时撞到邵声身上。他沉默着,拍了拍她的肩膀。楚羚“哇”一声哭出来,扑到他怀里,泣不成声,“其实,我、我比谁都害怕,怕、怕他再也、再也醒不过来了……可这、这没有用啊……我还得、还得逼着自己,去想应该、该做什么,想能帮他、帮他做点什么。我心里,真是、真是怕死了,脑袋里一团糟,只想躲、躲起来。我就想,我、我得镇定,如果换了昭阳他、他在这儿,他会怎么、怎么做……”  邵声神色黯然,拍着她的背,喃喃念着,“老傅不会有事的。都怪我,都是我的错。”  莫靖言木然站在一旁,她担心着傅昭阳的安危,但心中也有更深一层的恐惧。之前的一切太顺利太如意,以致今时今日要面对更严酷的现实,此时她和邵声之间,真如彼时想过的一般,山高路远、道阻且长。  第一次开颅手术在傍晚时分结束,傅昭阳的情况暂时稳定,何仕、思睿和大周随车返回市区。楚羚本想回家和母亲商议,但她走到医院门前便踌躇不前,又返身留了下来。过了一个多小时,傅昭阳颅压忽然再次升高,通过ct检查在脑中...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