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书网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直到春天过去

直到春天过去
更新时间:2020-01-26
关于直到春天过去:2013年6月出版===这世界上有千千万万的人。你在一生中所能遇到的,或许比每晚仰望夜空时所能看见的星星还多。然而好像在北半球难以看到南十字星座,我们便不在意它们是否存在。正如同如果我再也见不到你,便可以若无其事的,在茫茫人海中继续生活下去吧。我曾经说,这一生再也不会想念你。你可知在那一刻,我说了谎。所有坚强,都是伪装。被虐的读者放心吧,风雨过后总会有彩虹amp;   对莫靖言而言,年终岁尾是一年中最为忙碌的一段时间。(www.zshu.net最快更新)````她和朋友合伙开了一家叫做“云舞”的舞蹈工作室。合伙人小马哥是舞蹈系毕业,工作室也有众多的全职兼职教练,...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其他小说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明前雨后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首页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阅读到:第三章 降龙伏虎 第二节 飞龙在天
分享到:

第66章 尾声&番外一则更新时间:2020-01-26

  对莫靖言而言,年终岁尾是一年中最为忙碌的一段时间。(www.zshu.net最快更新)````她和朋友合伙开了一家叫做“云舞”的舞蹈工作室。合伙人小马哥是舞蹈系毕业,工作室也有众多的全职兼职教练,莫靖言不是科班出身,带课不多,多数时间在负责工作室的日常运营和对外联络。云舞平时开设各种舞蹈培训班,也偶尔帮助大型晚会或节目剧组联络舞蹈演员,到了年末,有些大公司便来接洽尾牙晚会的舞蹈排练或演出。几年下来积累了不少老主顾,到了十二月便越发忙碌起来。  工作室接连收到几家公司年会的排舞邀请,各位金主的要求大相径庭,莫靖言一一安排妥当,关上电脑时已经八点多,排练厅里的拉丁课恰好结束。学员们三三两两走向更衣室,有面熟的便笑着向她打个招呼。  “莫莫,怎么最近没有你的课?”梁医生此前跟她学过两个月的藏族舞,每次见面都会问这个问题。  “我跳得不好么。”莫靖言笑,“还是当好大内总管吧。您也很忙吧,好久不见。”  “你跳得不好,那我们这算什么,扭秧歌呀。”梁医生笑,“我是好久不来了,诊室一直忙,最近又年终总结么。(追书网www.zshu.net最快更新)你说医院也搞这一套,多形式主义啊。我是实在头晕了,一定要换换心情,所以才跑过来了。”  莫靖言松口气:“幸亏我们还有点自由度。”  “哦,对了。上次你发短信给我,来看病的那个小男孩,是你家亲戚么?”  “不是,就是朋友,后来他去了?”  “我正要跟你说呢,他今天住院了。”  “川川住院了?”  “是啊,”梁医生点头,“急性支气管炎,但是有肺炎症状了,所以建议住院一周观察治疗。”  “还是只有奶奶在么?”莫靖言想起上次赵阿姨的话,“似乎他爸妈最近不在***。”  “好像是……这两天都只看到***,保姆偶尔来送饭。唉你说这父母,工作能忙到哪儿去啊,孩子住院了也不赶回来。就算不心疼老人,也不心疼儿子?现在谁家不就一个孩儿,宝贝得不得了。”  梁医生又感慨了几句,莫靖言听的多了,开车回家时一路耳边都在回放着,不禁回头望了一下后座,好像那个小男孩还在兴高采烈地趴在她身后说话。(www.zshu.net)进门时看见厨房里放了一盒杂粮礼盒,便喊黄骏:“这杂粮哪儿来的?”  他正埋头修改策划案,头也不抬答道:“就是那家商场给的。”  “你吃么?”  “糙米?”他探头望了一眼:“我只吃肉,拿去喂鸟。”  “那我送人了?”莫靖言也不再多问,顺手放到门边。她想,既然自家不吃,留着也是浪费,不如送给赵阿姨,煮粥给川川。虽然非亲非故,但她总觉得这一老一小,能照应就照应一下。  这段时间天气无常,门诊和住院病人剧增,多亏莫靖言和梁医生打过招呼,川川只住了一晚临时病床便搬入病房。赵阿姨拉着她的手千恩万谢:“要不是你帮忙,真就麻烦了,怎么好意思要你的东西。”  “我们平时也很少做饭,不如给川川熬粥吧。”莫靖言望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小男孩,他脸颊米分红,嘴唇半张...

更新时间:2020-01-26

   对莫靖言而言,年终岁尾是一年中最为忙碌的一段时间。(www.zshu.net最快更新)````她和朋友合伙开了一家叫做“云舞”的舞蹈工作室。合伙人小马哥是舞蹈系毕业,工作室也有众多的全职兼职教练,莫靖言不是科班出身,带课不多,多数时间在负责工作室的日常运营和对外联络。云舞平时开设各种舞蹈培训班,也偶尔帮助大型晚会或节目剧组联络舞蹈演员,到了年末,有些大公司便来接洽尾牙晚会的舞蹈排练或演出。几年下来积累了不少老主顾,到了十二月便越发忙碌起来。  工作室接连收到几家公司年会的排舞邀请,各位金主的要求大相径庭,莫靖言一一安排妥当,关上电脑时已经八点多,排练厅里的拉丁课恰好结束。学员们三三两两走向更衣室,有面熟的便笑着向她打个招呼。  “莫莫,怎么最近没有你的课?”梁医生此前跟她学过两个月的藏族舞,每次见面都会问这个问题。  “我跳得不好么。”莫靖言笑,“还是当好大内总管吧。您也很忙吧,好久不见。”  “你跳得不好,那我们这算什么,扭秧歌呀。”梁医生笑,“我是好久不来了,诊室一直忙,最近又年终总结么。(追书网www.zshu.net最快更新)你说医院也搞这一套,多形式主义啊。我是实在头晕了,一定要换换心情,所以才跑过来了。”  莫靖言松口气:“幸亏我们还有点自由度。”  “哦,对了。上次你发短信给我,来看病的那个小男孩,是你家亲戚么?”  “不是,就是朋友,后来他去了?”  “我正要跟你说呢,他今天住院了。”  “川川住院了?”  “是啊,”梁医生点头,“急性支气管炎,但是有肺炎症状了,所以建议住院一周观察治疗。”  “还是只有奶奶在么?”莫靖言想起上次赵阿姨的话,“似乎他爸妈最近不在***。”  “好像是……这两天都只看到***,保姆偶尔来送饭。唉你说这父母,工作能忙到哪儿去啊,孩子住院了也不赶回来。就算不心疼老人,也不心疼儿子?现在谁家不就一个孩儿,宝贝得不得了。”  梁医生又感慨了几句,莫靖言听的多了,开车回家时一路耳边都在回放着,不禁回头望了一下后座,好像那个小男孩还在兴高采烈地趴在她身后说话。(www.zshu.net)进门时看见厨房里放了一盒杂粮礼盒,便喊黄骏:“这杂粮哪儿来的?”  他正埋头修改策划案,头也不抬答道:“就是那家商场给的。”  “你吃么?”  “糙米?”他探头望了一眼:“我只吃肉,拿去喂鸟。”  “那我送人了?”莫靖言也不再多问,顺手放到门边。她想,既然自家不吃,留着也是浪费,不如送给赵阿姨,煮粥给川川。虽然非亲非故,但她总觉得这一老一小,能照应就照应一下。  这段时间天气无常,门诊和住院病人剧增,多亏莫靖言和梁医生打过招呼,川川只住了一晚临时病床便搬入病房。赵阿姨拉着她的手千恩万谢:“要不是你帮忙,真就麻烦了,怎么好意思要你的东西。”  “我们平时也很少做饭,不如给川川熬粥吧。”莫靖言望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小男孩,他脸颊米分红,嘴唇半张...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