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书网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福尔摩斯同人]贝克街的包租客

[福尔摩斯同人]贝克街的包租客
更新时间:2019-08-21
外表全都是刺,防守严密。内心却像刺猬一样细致,喜欢伪装成懒散的模样。特别爱好孤独,而且非常高雅。——《刺猬的优雅》19世纪的伦敦,雾霾肆虐,蒸汽机车轰鸣不休,妇女运动盛行,理性和宗教碰撞,繁华与贫困交错。作为异乡人的流浪者夏普小姐,最大的理想就是在这个遍布犯罪和商机的地方找到一份吃喝不愁的好工作,于是她敲响了贝克街一扇老屋的房门,成为了这里第二位女性房客。只是,雇主的职业……似乎有点奇怪?此文又名   这一天贝克街221b号来了一位奇怪的客人。.最快更新访问:щщщ.SΗυΗāНА.сОΜ 。  他身材很高大结实,大概三四十岁,体格极为‘肥’胖,拄着一根被打磨得很光滑样式低调的拐...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侦探推理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浮马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首页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阅读到:第三章 降龙伏虎 第二节 飞龙在天
分享到:

第99章 九九更新时间:2019-08-21

  这一天贝克街221b号来了一位奇怪的客人。.最快更新访问:щщщ.SΗυΗāНА.сОΜ 。  他身材很高大结实,大概三四十岁,体格极为‘肥’胖,拄着一根被打磨得很光滑样式低调的拐杖,但奇怪的是他看上去非常健全,毫无残疾的模样。来客翘着‘腿’坐在福尔摩斯平时专用的沙发上,一双眼睛呈现淡灰‘色’,炯炯有神地打量着这里的一切。  诺拉回来的时候正看见郝德森太太在为这位陌生人倒茶,她看了一眼时钟,下午五点半,福尔摩斯应该是不在家——如果他此时在这儿是绝对不会让别人坐他的沙发。诺拉挂好外套,暗自警惕,面上却带着微笑,“这位先生,夏洛克·福尔摩斯此时大概在化验室,你不如去那儿找他,我可以给您地址。”  “恩……事实上,我要找的人是你。”对方拖着特有的伦敦口音,慢吞吞地说。  “哦?”诺拉在他对面坐了下来,饶有兴味,“洗耳恭听。”  “听说,你们在最近破的一件案子里,出现了一个十分棘手的神秘人。”对方放下杯子,一双灰‘色’的眸子似乎含着微笑,语气是一种不太符合年龄的轻松愉悦,“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自称自己为‘m’?”  诺拉心里瞬间警铃大响,关于m这件事不出意料只有福尔摩斯,她以及格莱森知道,再者就是格莱森的上司,而这个人?他看上去根本不像警察,他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诺拉审视地注视他,对方面不改‘色’地微笑,于是她也笑了笑,不动声‘色’,“啊,经您这么说,我倒是有了印象。”顿了顿,“不过……我很好奇,您又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呢?”  “唔……有时候就是这样,你就安安静静地坐在房间里读书,也会有人把一些重要的消息递送给你,这种打扰人安宁的行为,其实‘挺’令人心烦意‘乱’的,不是吗?”  诺拉在他说话的间隙已经打量完毕——受过良好教育,人生经历丰富,家底富裕,而且智商极高,很可能不逊‘色’于夏利,根据他说话的语气和信息来看,应该是身居高位,*感强烈……诺拉眨了眨眼睛,微微‘挺’直腰背,“……您是代表政fǔ来例行问话呢,还是作为一个不寻常的委托人呢?”  对方面上‘露’出一个有些讶异又有些满意的微笑,“啊……您果然和报纸上说的一样,既干练又聪明,难怪夏洛克会作出这样令我惊讶的举动——把一位‘女’士留在身边如此之久。(www.zshu.net)”  “您认识夏洛克?”诺拉惊讶他的亲昵语气。  对方友好地伸出了手,“忘记了自我介绍,请原谅我的无礼——麦克罗夫特·福尔摩斯,下午好,夏普小姐。”  “……”  一个小时后,四个人坐在堆满菜肴的桌子旁边一起用餐。  相对于麦克罗夫特的健谈和热情,夏洛克表现得比寻常较为安静。而他的哥哥——自称为麦克罗夫特·福尔摩斯,目前就职于大英政fǔ的兄弟,正高声和郝德森太太说着夏洛克童年时候的趣事,他很显然擅长语言这‘门’古老的艺术,郝德森太太一直被他逗得哈哈大笑,连她平时最注重的礼仪都顾不上了,满心满眼都是对这位先生的欣赏和赞叹。  诺拉不动...

更新时间:2019-08-21

   这一天贝克街221b号来了一位奇怪的客人。.最快更新访问:щщщ.SΗυΗāНА.сОΜ 。  他身材很高大结实,大概三四十岁,体格极为‘肥’胖,拄着一根被打磨得很光滑样式低调的拐杖,但奇怪的是他看上去非常健全,毫无残疾的模样。来客翘着‘腿’坐在福尔摩斯平时专用的沙发上,一双眼睛呈现淡灰‘色’,炯炯有神地打量着这里的一切。  诺拉回来的时候正看见郝德森太太在为这位陌生人倒茶,她看了一眼时钟,下午五点半,福尔摩斯应该是不在家——如果他此时在这儿是绝对不会让别人坐他的沙发。诺拉挂好外套,暗自警惕,面上却带着微笑,“这位先生,夏洛克·福尔摩斯此时大概在化验室,你不如去那儿找他,我可以给您地址。”  “恩……事实上,我要找的人是你。”对方拖着特有的伦敦口音,慢吞吞地说。  “哦?”诺拉在他对面坐了下来,饶有兴味,“洗耳恭听。”  “听说,你们在最近破的一件案子里,出现了一个十分棘手的神秘人。”对方放下杯子,一双灰‘色’的眸子似乎含着微笑,语气是一种不太符合年龄的轻松愉悦,“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自称自己为‘m’?”  诺拉心里瞬间警铃大响,关于m这件事不出意料只有福尔摩斯,她以及格莱森知道,再者就是格莱森的上司,而这个人?他看上去根本不像警察,他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诺拉审视地注视他,对方面不改‘色’地微笑,于是她也笑了笑,不动声‘色’,“啊,经您这么说,我倒是有了印象。”顿了顿,“不过……我很好奇,您又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呢?”  “唔……有时候就是这样,你就安安静静地坐在房间里读书,也会有人把一些重要的消息递送给你,这种打扰人安宁的行为,其实‘挺’令人心烦意‘乱’的,不是吗?”  诺拉在他说话的间隙已经打量完毕——受过良好教育,人生经历丰富,家底富裕,而且智商极高,很可能不逊‘色’于夏利,根据他说话的语气和信息来看,应该是身居高位,*感强烈……诺拉眨了眨眼睛,微微‘挺’直腰背,“……您是代表政fǔ来例行问话呢,还是作为一个不寻常的委托人呢?”  对方面上‘露’出一个有些讶异又有些满意的微笑,“啊……您果然和报纸上说的一样,既干练又聪明,难怪夏洛克会作出这样令我惊讶的举动——把一位‘女’士留在身边如此之久。(www.zshu.net)”  “您认识夏洛克?”诺拉惊讶他的亲昵语气。  对方友好地伸出了手,“忘记了自我介绍,请原谅我的无礼——麦克罗夫特·福尔摩斯,下午好,夏普小姐。”  “……”  一个小时后,四个人坐在堆满菜肴的桌子旁边一起用餐。  相对于麦克罗夫特的健谈和热情,夏洛克表现得比寻常较为安静。而他的哥哥——自称为麦克罗夫特·福尔摩斯,目前就职于大英政fǔ的兄弟,正高声和郝德森太太说着夏洛克童年时候的趣事,他很显然擅长语言这‘门’古老的艺术,郝德森太太一直被他逗得哈哈大笑,连她平时最注重的礼仪都顾不上了,满心满眼都是对这位先生的欣赏和赞叹。  诺拉不动...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