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书网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嫡女本是天上仙

嫡女本是天上仙
更新时间:2020-07-04
山盟虽在,锦书难托。一怀愁绪,几年离索。 【魏宫纪事】我们在这里度过最开心的童年,也承受最可悲的命运。 “我是齐国质子晏南,一个为屈辱而来到这个世界的人。” “我是魏国国君的私生女妁伊,一个连姓氏都没有的人。” 相识于襁褓之中,没有身份的顾虑,没有国家的纷争,只有怎么顺心怎么来的快意人生! 原本已经溺死的女孩,突然注入了天界逃婚公主的灵魂,护母亲帮姐妹,闹翻魏国皇宫。 【楚国攻略】我们是假夫妻,但是有真感情。 卧薪尝胆只为了杀敌复国,假扮夫妻是因为使命相同。 一个被母国抛弃的人质皇子,一个国家沦陷的亡国公主,在贪得无厌的南楚帝国,又能翻腾起怎样的...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历史传记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0M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南山桐离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首页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阅读到:第三章 降龙伏虎 第二节 飞龙在天
分享到:

关于停更的一些说明更新时间:2020-07-04

什么官职位分,对刘婼而言从来都是过眼云烟。只是周尚宫传完旨后,又专门把她叫了出去,对那日的事很是好奇。 “我知道你机灵,却没有想到你还有这使诈的本事。” 周尚宫想起那时大快人心的场面,不由不对刘婼的临危不乱与灵活应对由衷感叹。刘婼则依旧神色平静,好像这些事都是不值一提的。 “宫中险恶,若自己都乱了阵脚,岂不是很危险。那日众人之中,唯有王司衣与王紫莹神色有异,我也是在赌。赢了便可以脱身,输了则万劫不复。您不也是一次次这么过来的吗?” 刘婼浅浅的一笑,像极了宫墙外那棵随风摇曳的梨花,清纯而美好。 “可是,王紫莹能得皇后首肯,接任司衣,你应该知道是什么意思的。她只会比上一任更难对付。” 这就是今天专门把她叫出来要交代的话,刘婼回首注视着周尚宫的双眸,轻轻地叹了口气。她知道前路不易,但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 “金炉香烬漏声残,剪剪轻风阵阵寒。春色恼人眠不得,月移花影上栏杆。” 大地回暖,夜里也透出些暖意。妁伊的春装宫里送了些来,刘婼又自己做了几身,完全够了。只是南珽长得快,洪嬷嬷与刘婼不得不挑灯,一边闲话一边赶制春装。 头对头的闷坐着终究不是事,洪嬷嬷最近又听得些闲话,此时不说更待何时? “宣夫人的病可是好多了,听说圣上天天去看着呢,当真是天子威仪,连瘟神都望而却步。” 这是一种极其违心的说法,只怕是魏帝天天去过问,想动手的***没有了机会吧。 “这病的起因是什么来着?有一次绾心好像提过一句,但我没大留心。” 洪嬷嬷停下手中的活计,回想了片刻,才道:“听说是除夕那晚宫道上遇到猫所致,说也奇怪,就算怕猫也不至于吓成那般模样啊?” 二人对视一眼,都知道宫中有个不成文的规矩,任何人是不准养猫的。可是,猫......怎么如此熟悉,跟这畜生有联系的还有谁?刘婼的脑子就像断片儿了一般,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是谁。似乎是个女人,跟她说了什么猫怎么的来着。 “发什么呆呢?” 看她半晌不吱声,洪嬷嬷伸手在眼前晃了晃,以为是魔怔了。这一来,刘婼倒有些不好意思了,嘴里说着:“许是事情太多,我这记性是一天不如一天。” “嗨,年纪轻轻的,说什么糊涂话呢。” 将有些钝了的针在头发上擦了擦,洪嬷嬷继续着手中的绣活。她在绣一个扇面,说是马上天气热了自己做一把扇子纳凉。刘婼侧首看了洪嬷嬷的扇面,正是那月下嫦娥之典故,若说绣人物还是洪嬷嬷熟练,眉眼之间跟活得一般。 “这月亮也好看,彩云追月,若即若离,似有似无。” 明月?除夕那夜无月,妁伊被成海抱走,刘婼跟着偷偷前往紫宸宫,这才有了与王司衣的相遇。可是,在遇到王司衣前,她还遇到没有资格赴宴的华美人。无比投入的在找东西,嘴里还学着猫儿的叫唤,刘婼一问才知,她宫里的猫儿走丢了正在找呢。 如今想来,宫中不许人养猫,华美人又怎能特殊。 “她...

更新时间:2020-07-04

 什么官职位分,对刘婼而言从来都是过眼云烟。只是周尚宫传完旨后,又专门把她叫了出去,对那日的事很是好奇。 “我知道你机灵,却没有想到你还有这使诈的本事。” 周尚宫想起那时大快人心的场面,不由不对刘婼的临危不乱与灵活应对由衷感叹。刘婼则依旧神色平静,好像这些事都是不值一提的。 “宫中险恶,若自己都乱了阵脚,岂不是很危险。那日众人之中,唯有王司衣与王紫莹神色有异,我也是在赌。赢了便可以脱身,输了则万劫不复。您不也是一次次这么过来的吗?” 刘婼浅浅的一笑,像极了宫墙外那棵随风摇曳的梨花,清纯而美好。 “可是,王紫莹能得皇后首肯,接任司衣,你应该知道是什么意思的。她只会比上一任更难对付。” 这就是今天专门把她叫出来要交代的话,刘婼回首注视着周尚宫的双眸,轻轻地叹了口气。她知道前路不易,但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 “金炉香烬漏声残,剪剪轻风阵阵寒。春色恼人眠不得,月移花影上栏杆。” 大地回暖,夜里也透出些暖意。妁伊的春装宫里送了些来,刘婼又自己做了几身,完全够了。只是南珽长得快,洪嬷嬷与刘婼不得不挑灯,一边闲话一边赶制春装。 头对头的闷坐着终究不是事,洪嬷嬷最近又听得些闲话,此时不说更待何时? “宣夫人的病可是好多了,听说圣上天天去看着呢,当真是天子威仪,连瘟神都望而却步。” 这是一种极其违心的说法,只怕是魏帝天天去过问,想动手的***没有了机会吧。 “这病的起因是什么来着?有一次绾心好像提过一句,但我没大留心。” 洪嬷嬷停下手中的活计,回想了片刻,才道:“听说是除夕那晚宫道上遇到猫所致,说也奇怪,就算怕猫也不至于吓成那般模样啊?” 二人对视一眼,都知道宫中有个不成文的规矩,任何人是不准养猫的。可是,猫......怎么如此熟悉,跟这畜生有联系的还有谁?刘婼的脑子就像断片儿了一般,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是谁。似乎是个女人,跟她说了什么猫怎么的来着。 “发什么呆呢?” 看她半晌不吱声,洪嬷嬷伸手在眼前晃了晃,以为是魔怔了。这一来,刘婼倒有些不好意思了,嘴里说着:“许是事情太多,我这记性是一天不如一天。” “嗨,年纪轻轻的,说什么糊涂话呢。” 将有些钝了的针在头发上擦了擦,洪嬷嬷继续着手中的绣活。她在绣一个扇面,说是马上天气热了自己做一把扇子纳凉。刘婼侧首看了洪嬷嬷的扇面,正是那月下嫦娥之典故,若说绣人物还是洪嬷嬷熟练,眉眼之间跟活得一般。 “这月亮也好看,彩云追月,若即若离,似有似无。” 明月?除夕那夜无月,妁伊被成海抱走,刘婼跟着偷偷前往紫宸宫,这才有了与王司衣的相遇。可是,在遇到王司衣前,她还遇到没有资格赴宴的华美人。无比投入的在找东西,嘴里还学着猫儿的叫唤,刘婼一问才知,她宫里的猫儿走丢了正在找呢。 如今想来,宫中不许人养猫,华美人又怎能特殊。 “她...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