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追书网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小说 > 英雄有愧

英雄有愧

英雄有愧
更新时间:2020-07-04
时间可上溯至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由于战乱和饥荒,民不聊生、饿殍遍野,卖儿鬻女、啃食树皮草根已是司空见惯之事,很多老百姓只能坐等死,但只要生命尚有一息,就对生活有美好的憧憬,濮英绝带着全部的希望,开始了背井离乡之旅,现实一次次击碎梦想,直至饿晕在荒野,是幸运,亦或是悲剧,开始了其漫长的山匪人生,人性的丑恶、内斗的凶险,以及个人的觉醒,在一次次挣扎后,终于逃离了匪窝,躲进原始丛林开始了世外桃源般的隐居生活。 英雄将老矣,但英雄梦从未间断,是偶然亦或是注定,郭飞的到来,又重新激活了生命的希望,英雄识英雄,濮英绝决定为郭飞提供一个可以施展才华的舞台,送郭飞走出山林,在正义的舞台,开启其正义的人生...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其他小说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0M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武子夫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首页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您上次阅读到:第三章 降龙伏虎 第二节 飞龙在天
分享到:

第59章 决心报复更新时间:2020-07-04

第二天,迎着西沉太阳的余辉,两个人、两只猎犬由远及近逐渐清晰起来。 “黄姐”和大黄似乎有先见之明,早已跑到木栅栏门前欢快地吠叫,屋里的***都闻讯赶来,站在门前翘首以待。 见两个年青人从远处阔步走来,所有人都兴奋了,慌忙拉开木栅栏门,濮英绝和黄鹤年在外门又开始了谈笑风生,宫晓萱意味深长地注视着前面,有深情,也有幸福。唯独濮悠,脸突然间变得滚烫,一片红晕瞬间爬上脸庞,内心却好像刀割了一下,痉挛般颤栗起来,偷偷地挪动步子站在后面。 陈立敏见黄教授神清气爽地站在门外迎接他们,快步走上前,兴奋道:“老师,你的身体痊愈了?” 黄鹤年活动了一下手脚,爽朗地笑道:“这要归功于你濮大叔,多亏了他的神丹妙药,哈哈。” “那里,都是教授身子骨健朗,快进屋吧,悠儿,快准备晚饭。”说完,大家便忙着往门内走去,濮飞还是像往常一样,憨憨地注视着众人,只有看到濮悠的背影时,眼眸才深情一闪。 晚饭准备得很匆忙,再加之濮悠有些心不在焉,但这并不影响大家的兴致。 晚饭时,陈立敏开始发挥其语言修饰的魅力,添枝加叶地把昨晚的事情又描绘了一番,特别说到濮飞惊心动魄战蟒蛇那一刻时,更是声情并茂和手舞足蹈,并不时朝宫晓萱深情款款地望去,没有令其失望,秋波及时传递过来了。在其得意之时,也没有忘了向黄教授表达敬意和愧谦。 濮飞在那里憨憨地笑着,仿佛这一切都与自己无关。 濮英绝望着眼前这个坦荡荡的青年,更加坚定了自己想法,只是那不无遗憾的往事挑动了敏感的神经,眼眶不知为何湿润了。 这夜,对濮悠来说却是煎熬,爱情、失去汹涌而至,但又无法抗拒,只能埋藏在心里。 短暂的晚饭时光,陈立敏似乎意犹未尽,拉住黄教授的手继续他的表演,宫晓萱幸福地跟在后面。 濮英绝把濮飞留下了,两人在昏暗的院子里默默地坐着,不是父子,却胜似父子,没有血脉相连,但每一根神经都能触动到对方。 晚饭一结束,濮悠就把执意帮忙的宫晓萱打发走了,此刻,还在忙着收拾碗筷,偶尔,会魔怔般停下来,落寞地望着这两个男人,心里有说不上的滋味。 “飞儿,你现在已经长大了,更加成熟稳重了,干事情也更加有分寸了,我很欣慰,也很为你感到骄傲。”濮英绝慈祥地看着濮飞。 濮飞忸怩地笑了笑,动情地说道:“英伯,您今天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还是我又犯错了,惹你不高兴了?” 濮英绝尴尬地笑了笑,长吁了一口气,深情地望着濮飞说道:“没,没有,孩子你想多了,看着你长大了,我真的很高兴,还记得你刚来的时候吗?一个小愣头青,一转眼,就变成了一个大愣头青,嘿,就像这茫茫丛林一样,我老了,你们都没有变化。”说完便痴痴地望着外面黑洞洞的丛林。 “英伯,你还年轻着呢?”濮飞也顺着濮英绝看的方向看去,也是怔怔地望着。 “我老了,我自己清楚,我已没有了年青时的冲动和梦想了,懒得动了,孩子,你...

更新时间:2020-07-04

 第二天,迎着西沉太阳的余辉,两个人、两只猎犬由远及近逐渐清晰起来。 “黄姐”和大黄似乎有先见之明,早已跑到木栅栏门前欢快地吠叫,屋里的***都闻讯赶来,站在门前翘首以待。 见两个年青人从远处阔步走来,所有人都兴奋了,慌忙拉开木栅栏门,濮英绝和黄鹤年在外门又开始了谈笑风生,宫晓萱意味深长地注视着前面,有深情,也有幸福。唯独濮悠,脸突然间变得滚烫,一片红晕瞬间爬上脸庞,内心却好像刀割了一下,痉挛般颤栗起来,偷偷地挪动步子站在后面。 陈立敏见黄教授神清气爽地站在门外迎接他们,快步走上前,兴奋道:“老师,你的身体痊愈了?” 黄鹤年活动了一下手脚,爽朗地笑道:“这要归功于你濮大叔,多亏了他的神丹妙药,哈哈。” “那里,都是教授身子骨健朗,快进屋吧,悠儿,快准备晚饭。”说完,大家便忙着往门内走去,濮飞还是像往常一样,憨憨地注视着众人,只有看到濮悠的背影时,眼眸才深情一闪。 晚饭准备得很匆忙,再加之濮悠有些心不在焉,但这并不影响大家的兴致。 晚饭时,陈立敏开始发挥其语言修饰的魅力,添枝加叶地把昨晚的事情又描绘了一番,特别说到濮飞惊心动魄战蟒蛇那一刻时,更是声情并茂和手舞足蹈,并不时朝宫晓萱深情款款地望去,没有令其失望,秋波及时传递过来了。在其得意之时,也没有忘了向黄教授表达敬意和愧谦。 濮飞在那里憨憨地笑着,仿佛这一切都与自己无关。 濮英绝望着眼前这个坦荡荡的青年,更加坚定了自己想法,只是那不无遗憾的往事挑动了敏感的神经,眼眶不知为何湿润了。 这夜,对濮悠来说却是煎熬,爱情、失去汹涌而至,但又无法抗拒,只能埋藏在心里。 短暂的晚饭时光,陈立敏似乎意犹未尽,拉住黄教授的手继续他的表演,宫晓萱幸福地跟在后面。 濮英绝把濮飞留下了,两人在昏暗的院子里默默地坐着,不是父子,却胜似父子,没有血脉相连,但每一根神经都能触动到对方。 晚饭一结束,濮悠就把执意帮忙的宫晓萱打发走了,此刻,还在忙着收拾碗筷,偶尔,会魔怔般停下来,落寞地望着这两个男人,心里有说不上的滋味。 “飞儿,你现在已经长大了,更加成熟稳重了,干事情也更加有分寸了,我很欣慰,也很为你感到骄傲。”濮英绝慈祥地看着濮飞。 濮飞忸怩地笑了笑,动情地说道:“英伯,您今天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还是我又犯错了,惹你不高兴了?” 濮英绝尴尬地笑了笑,长吁了一口气,深情地望着濮飞说道:“没,没有,孩子你想多了,看着你长大了,我真的很高兴,还记得你刚来的时候吗?一个小愣头青,一转眼,就变成了一个大愣头青,嘿,就像这茫茫丛林一样,我老了,你们都没有变化。”说完便痴痴地望着外面黑洞洞的丛林。 “英伯,你还年轻着呢?”濮飞也顺着濮英绝看的方向看去,也是怔怔地望着。 “我老了,我自己清楚,我已没有了年青时的冲动和梦想了,懒得动了,孩子,你...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